第8章-蝙蝠-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蝙蝠 > 第8章

第8章

    他走路的样子很狼狈,像某些零件故障且电池快没电的机器人。

    “这么多人送你花呀。”我很惊讶。

    “这些花不是别人送我的。”他从花束间探出脸,“很多人嫌麻烦,不想把花带回家,便随意丢弃。我觉得很可惜,所以……”

    “这么多束花,你怎么带回去?”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耶。”他笑得有些尴尬,“我只是觉得这些花很漂亮,如果不好好珍惜,花会很可怜的。”

    那瞬间,我知道我已遇见了阿爸所说的,世界上最幸运的男生。

    因为懂得珍惜花的人,一定也会珍惜像花一般的女孩。

    “你缺女朋友吗?”我问。

    “什么?”他似乎吓了一跳。

    “你缺女朋友吗?”我又问一次。

    “很缺啊。”

    “那我做你的女朋友好吗?”

    “当然好啊。”他笑得很开心。

    文贤毕业后两个月要去当兵,而我毕业后半个月便找到工作。

    当兵前两个礼拜,文贤带我回他家去看他阿嬷。

    从他家回台北后隔天,他对我说:“我阿嬷要我们早点结婚。”

    “呀?”我大吃一惊,“我们才认识几个月而已耶。”

    “我知道。”他说,“不过阿嬷说如果我们认识越久,对我越不利。”

    “怎么说?”

    “因为妳认识我越久,越会发现我的缺点。”他笑了。

    我知道文贤是开玩笑的,但无论如何,我六年内不可能结婚。

    我大学刚毕业,阿弟也准备升大一,他得唸四年书再加上两年兵役。

    等阿弟可以真正独立自主了,我才可能考虑结婚。

    大学四年来的助学贷款,我欠了政府十几万,我得先还这笔钱。

    我也得帮阿弟缴学费和生活费,更得帮阿母偿还家里的债务。

    在未来的六年内,我一心只想在台北努力工作赚钱。

    毕业后这六年来,阿母、文贤的阿嬷、甚至阿弟都催促我快点结婚,文贤反而从没催过我。

    因为我说过了,文贤是个细心体贴的人。

    六年工作下来,助学贷款早已还清,家里的债务也偿还了一大半。

    不过阿弟退伍后又考上研究所,还得再唸两年书。

    “可不可以……”我看着文贤,吞吞吐吐,“再等我两年?”

    “什么?”他睁大眼睛,叫了一声,“再等两年?”

    “很抱歉。”我低下头,轻声说:“阿弟刚考上研究所……”

    “我是开玩笑的。”他笑了起来,“阿嬷说像妳这样的好女孩,等了八辈子都未必等得到。现在我只需等八年,很划算。”

    “谢谢。”我很感动,“我真的很抱歉。”

    “傻瓜。”文贤笑了笑,搂了搂我的肩膀。

    阿弟研究所毕业后到新竹上班,一个月后他从新竹跑来台北找我。

    “阿姐。”阿弟很兴奋地摊开一本银行存摺,“妳看。”

    我凑近看了看,有一笔几万块的薪资入帐。

    “我已经开始赚钱了喔。”阿弟的语气依旧兴奋。

    “很好。”我说,“不过工作要好好做,要脚踏实地,要努力……”

    “阿姐,我知道。我一定会努力工作。”阿弟打断我,“我只是想说,妳可以跟文贤哥结婚了。”

    “这个嘛……”

    “阿姐。”阿弟说,“我很抱歉拖累了妳,让妳迟迟不能结婚。现在我已经开始赚钱了,请妳快点结婚吧。”

    “我不结婚不是因为你。”我说,“我是因为想当老处女才不结婚。”

    “阿姐30岁了,确实算是老女孩。”阿弟说,“但妳还是处女吗?”

    “阿弟!”我脸颊发烫,叫了一声。

    阿弟哈哈大笑,没想到阿弟26岁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调皮。

    “阿姐。”阿弟停止笑声,拉着我的手,“这些年来辛苦妳了。”

    “唉呀,说这些干嘛。”

    “阿姐。我唸大学和研究所时的所有花费,都是用妳辛苦赚来的钱。

    我真的很感谢妳。我……”阿弟的眼眶红了,“阿姐,多谢妳。”

    “我们是姐弟,不要说客气话。”

    “阿姐。”阿弟揉了揉眼角,“阿姐……”

    阿弟虽然长大了,但他现在这样子让我想起阿爸刚过世那几个月。

    那时阿弟常在半夜哭着醒来,跑到我床边把我摇醒。

    “阿姐。”阿弟边哭边揉眼睛,“阿爸去哪里了?”

    我只能强忍悲痛,挤出笑容,温柔地拍拍他的背安抚他。

    然后抱着他入睡。

    阿爸,那个常在半夜哭醒的小孩终于长大了。

    阿爸,阿弟开始工作赚钱了,你一定很开心吧。

    阿弟唸研究所那两年,我几乎已帮阿母还清所有债务。

    或许真的到了可以结婚的时候了。

    阿弟回新竹后隔天,文贤约我吃饭,我想顺便问问文贤的想法。

    “可不可以再等一年?”文贤说。

    “嗯?”我微微一愣,“为什么?”

    “妳阿弟才刚开始工作,我们再等一年,等他稳定了再结婚。”

    我突然觉得,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不是他,而是我。

    阿弟工作满一年后,有天夜里文贤来找我。

    “静慧。”他一开口便说,“请妳嫁给我吧。”

    “我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依妳。”

    “请你答应我,你一定……”我哽咽了,“你一定要活得很久很久。”

    “我答应妳。”他用力点头,“我会不择手段、死皮赖脸地活下去。”

    认识文贤九年后,在我31岁那年秋天,我和他终于结婚。

    今年我34岁,年初我的孩子——小杰诞生,现在已经七个多月大,而我和文贤也刚好结婚满三年。

    阿爸,阿母总说我眼睛像你,而文贤说小杰的眼睛像我。

    那么小杰的眼睛应该很像你吧。

    阿爸,你一定很想看看小杰。对不对?

    阿爸,你一定也想看看文贤。对不对?

    “阿爸,前面有棵秃树,过了秃树要左转。阿爸,我们左转了,进入一间三层楼的殿宇,你要跟好。阿爸,这里有楼梯,要爬上楼梯到二楼。阿爸,我们在爬楼梯了,你要跟好。阿爸,已经到二楼了,接下来要左转,你要跟好。阿爸,我们左转了,前面是一条走廊,走廊上有尊地藏菩萨。阿爸,走到这个走廊尽头时要右转。阿爸,我们右转了,你要跟好。阿爸,我们到了。阿爸,我们到了。”

    法师引领我们在西如寺内行走,沿路上我仍然不断叫阿爸跟好。

    终于到了安置骨灰的灵骨塔,我们才停下脚步。

    当法师伸手要接下我怀中的骨灰罈时,我突然很不舍。

    “阿爸。”我低头叫了一声,眼泪同时滑落。

    阿爸的骨灰罈端正摆放好后,我们三人双手合十拜了拜。

    我想再跟阿爸说些话,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才刚止住的眼泪又滑落。

    “静慧。”阿母低声叫我,“我们走吧。”

    “嗯。”我点点头,擦了擦眼角。

    往回走的路上,经过地藏菩萨的佛像前。

    “跟地藏菩萨上炷香吧。”阿母说,“求菩萨保佑妳阿爸。”

    我们三人各点了炷香,跪在菩萨面前。我在心里默唸:“信女张静慧,参拜地藏菩萨。信女的阿爸叫张仁祥,民国40年四月初八酉时生。现在阿爸的骨灰安置在这,求菩萨度化,使阿爸免受轮迴之苦,往生西方极乐。感恩菩萨。感恩。”

    我和阿弟同时站起身,但阿母仍跪在地上,口中唸唸有词。

    我等了一会,直到阿母的眼角开始有泪光,神情也开始激动。

    “阿母。”我低声说,“菩萨一定会保佑阿爸。”

    我和阿弟一左一右扶阿母起身,然后下了楼梯,离开这座殿宇。

    来西如寺的一个多小时车程里,我几乎回顾了我的一生。

    人们总说人生无常,我现在才有深刻体会。

    “静慧。”阿母说,“我想交代妳一件事。”

    “什么事?”

    “以后我死了,妳把我烧一烧,骨灰也放在西如寺。”

    “阿母。”我皱了皱眉,“现在说这个太早了。”

    “人生是很难讲的,妳阿爸还不是说走就走。”阿母叹口气。

    “阿母……”

    “人一定都会死,只是早晚而已。”阿母说,“总之妳一定要记好。

    知不知道?”

    “嗯。”我点点头。

    “这样我就放心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们三人不约而同,都讲起阿爸生前的种种。

    我们三人印象最深的部分都不太一样,不过这样反而更好,可以拼凑出更完整的阿爸。

    “死去的亲人或爱人会化身成蝙蝠,飞回家看他生前所挂念的人。”

    我突然想起那个蝙蝠的传说,便问:“阿母,妳听过这种传说吗?”

    “我曾听老一辈的人说过。”阿母说。

    “真的吗?”我眼睛一亮。

    “嗯。”阿母点点头。

    “那么阿爸过世后,有蝙蝠飞进家里吗?”我问。

    “有呀。难道妳忘了吗?”阿母似乎很疑惑,“那时妳看到蝙蝠后,哭了好久,怎么安慰都没用,妳只是一直哭。”

    “呀?”我大吃一惊,“我看到蝙蝠应该是阿爸生前的事吧。”

    “不。”阿母摇摇头,“那是妳阿爸过世后的事。”

    “可是……”我因惊讶以致结巴,“我记得是……”

    “妳记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