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蝙蝠-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蝙蝠 > 第11章

第11章

    我只能期待筱惠在仔细考虑过后,会觉得养狗只是她的一时冲动。

    接下来几天,我在门上加了副新锁,下班后也尽快回家,希望能让筱惠安心点,然后打消养狗的念头。

    有天下班回家时,打开门突然听到小狗细碎的叫声。

    “我好像听见狗叫声。”我问,“妳听见了吗?”

    “在那里。”筱惠右手遥指墙角的一个纸箱子。

    我走近纸箱,看见一隻小狗。小狗看见我,又叫了几声。

    “怎麽会有隻小狗?”我很惊讶。

    “同事家里的母狗上个月生出一窝小狗,她问我要不要养一隻。”

    筱惠越说声音越小,“所以我就……”

    不知道该说这是劫数还是缘分,我看着那隻小狗,久久说不出话。

    筱惠说今天回家的路程很惊险,下班后她先陪同事回家看狗。

    当她看到一窝小狗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便想打消养狗的念头。

    但事已至此,同事又很热心帮她挑狗,她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同事抱起小狗要交给她时,她却吓了一跳,又起了鸡皮疙瘩。

    即使是可爱的幼犬,她还是不敢摸,更别说抱了。

    同事只好将小狗装进纸箱内,再将纸箱放在筱惠的机车上。

    骑机车回家的路上,筱惠根本不敢低头看狗,全身的神经绷到最紧,握住手把的双手也微微颤抖,好不容易才安全回家。

    我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筱惠,她拉着棉被盖住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的眼神流露出不安和些微恐惧,像闯祸的小孩正等着被责罚。

    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既然这麽怕狗,干嘛非得养狗?

    “牠断奶了吗?”我问。

    “同事说牠刚断奶。”

    “我弄点东西给牠吃吧。”

    “好。”筱惠的声音很细,“谢谢。”

    “既然养了狗,就要好好照顾牠。”我说,“知道了吗?”

    “嗯。”她的声音更细了。

    隔天下班回家时,除了听到小狗叫声外,竟然还听到筱惠的尖叫声。

    “发生什麽事?”我急忙打开门,心跳瞬间加速。

    我没看见筱惠,只见小狗在关上门的浴室外头勐叫。

    “你……”筱惠发抖的声音从浴室内传出,“你赶快把牠抱走。”

    我把小狗抱在怀里,敲了敲浴室的门,说:“没事了,妳出来吧。”

    筱惠缓缓打开浴室的门,门只开了三分之一,便侧身闪出跳到床上。

    “有这麽夸张吗?”我叹了口气。

    筱惠说小狗突然舔了她的脚趾头,她又惊又怕,反射似的闪躲。

    但小狗却一直跟着她,情急之下她只好冲进浴室锁上门。

    于是小狗在浴室门外勐叫,她在浴室内尖叫回应。

    “即使再怎麽怕狗,也应该保留最后一丝人的尊严。”我说。

    “什麽尊严?”

    “应该是小狗被关在浴室,人在浴室外面才对。”

    “无聊。”筱惠看我抱着小狗向她走近,急忙挥挥手:“不要过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先让筱惠不怕狗才行。

    我抱着小狗,开始训练筱惠用一根手指头轻轻碰触小狗身体,然后再用一根手指头抚摸小狗身体。

    一根手指头的训练课程结束后,接下来便是两根手指头。

    最后筱惠已经敢用整隻手掌抚摸小狗身体。

    “妳真是厉害,竟然只花三天就敢用手摸小狗了。”

    “你这是讚美?”筱惠白了我一眼,“还是讽刺?”

    我笑了笑,将怀中的小狗作势要递给她。

    筱惠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接下来的训练课程是让筱惠从小狗背后抱起小狗。

    当她习惯了以后,便要尝试看着小狗眼睛,从小狗正面抱起小狗。

    这部份最难,筱惠迟迟不敢动手,我怎麽鼓励都没用。

    “妳做不到的话,我就不娶妳了。”

    “你敢?”

    “妳敢不抱小狗,我就敢不娶妳。”

    “抱就抱。”筱惠别过脸、闭上眼睛,终于从小狗正面抱起小狗。

    “眼睛要张开。”

    “知道啦!”筱惠睁开眼睛,转头面对小狗。

    小狗突然叫了一声,伸出舌头,表情看起来像是在微笑。

    筱惠先是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开心。

    可能是筱惠太开心了,也可能是一时冲动,她竟然将小狗抱进怀里。

    “你逃不掉了。”筱惠抚摸怀中的小狗,笑着说:“你得娶我了。”

    “这是我的荣幸。”我也笑了。

    经过了六天,筱惠终于不再怕狗。

    筱惠开始用“狗狗”称呼小狗,也开始喂牠吃饭。

    她还会问狗狗“吃饱了吗?”、“好吃吗?”之类的蠢问题。

    晚上我们在阳台聊天时,筱惠总是将牠抱在怀中。

    “应该要帮狗狗取名字了。”筱惠说。

    狗狗的毛色以白色为底,掺杂着黄褐色,很难用传统的颜色命名法。

    我和筱惠只好想些名字,但想了几天,所想到的名字都不甚满意。

    直到第一次抱着狗狗去打预防针时,才决定把牠取名为“米克斯”。

    两天后再改叫“米克”。

    米克是隻活泼好动的公狗,常常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精力十分充沛。

    有时我嫌牠吵,便会斥责:“米克!安静点。”

    “米克是狮子座,活泼好动是牠的本性。”筱惠立刻回嘴。

    “米克是狮子座?”我很纳闷。

    “米克是在8月出生的呀,当然是狮子座。”

    “不。我的意思是狗也有星座吗?”

    “星座学是利用天体的位置来解释人的性格和命运。如果星座学可以适用于地球上的人,那麽狗当然也适用。因为狗也在地球上呀。”

    我看着筱惠和米克,完全不知道该说什麽。

    为了训练米克不能在房间内大小便,我不得不施加一点暴力。

    筱惠看到我打米克时会很心疼,总是阻止我,甚至一把抱走米克。

    在她的干扰下,训练米克便毫无成效,米克依然在房间内大小便。

    有天早上我起床时,发现裤子竟然湿了,我吓了一跳,莫非尿床了?

    但我不可能尿床,而且我早已过了青春期,也不会在梦里遗失了什麽。

    后来才发现那是米克的尿。

    “如果妳要把米克抱上床一起睡,就得让我训练牠到阳台大小便。”

    我指着裤子上那滩尿渍,神情有点严肃。

    “好吧。”筱惠抱起米克,似乎怕我打牠,“不过你不可以打太重。”

    “我会轻一点打,妳放心。”我说,“妳只要忍耐几天就好。”

    接下来几天,我只要一逮到米克在房间内尿尿,便当场打牠。

    筱惠总是别过脸、摀住耳朵,不敢看也不敢听牠的哀叫声。

    然后我用卫生纸擦乾牠的尿,再将卫生纸团放在阳台角落。

    到了第四天,米克终于知道要到阳台上放了一堆纸团的地方大小便。

    筱惠很宠爱米克,喂食和洗澡也都一手包办。

    当她发现米克的碗内还有剩下的食物时,便会抱着米克,把剩下的食物放在掌心,让米克慢慢舔着她的手掌。

    米克在洗澡时很安静,偶尔会举起前脚,露出腋下,让筱惠刷洗。

    筱惠总是一面帮牠洗澡,一面哼着歌。

    洗完澡后她会拿吹风机吹乾牠全身每一根毛,不管是白色还是黄褐色。

    毛吹乾后,米克便会兴奋地在房间内绕圈子,然后在筱惠的脚边磨蹭。

    米克的出现或许激发了筱惠的母性,于是筱惠把米克当儿子般对待。

    筱惠开始对米克自称“妈妈”,并把我称为米克的“爸爸”。

    于是在牠的认知里,“米克”是自己,“妈妈”是筱惠,“爸爸”是我。

    记得第二次带米克去打预防针时,当晚米克竟然出现了过敏反应。

    米克全身发痒,满脸都是红疹,拼命用后脚勐抓脸,抓出几道血痕。

    筱惠又慌又心疼,整晚抱着米克不睡,并朝牠脸上勐吹气希望能止痒。

    “米克乖,不要乱抓。”她几乎快哭了,“妈妈吹吹就不痒了。”

    第二天筱惠请了假,早上带牠去给兽医诊治,下午也在家陪着牠。

    因为心里还深埋着小黄离去时的痛苦记忆,所以我很努力控制情感,不断提醒自己米克只是宠物,决不能把牠视为亲人。

    但当我对米克自称“爸爸”时,才惊觉这是一条不归路,我回不去了。

    我无法再单纯扮演主人的角色,因为米克早已成为我的亲人。

    米克不知不觉间进入我和筱惠的生活,牠是家里的一份子,无法排除。

    狗长到一岁多,就是成犬。米克也不例外。

    由体型看来,米克是中型犬,体重约15公斤。

    但即使米克已是成犬,牠仍然保有狮子座的活泼好动本性。

    平时我会陪牠在阳台追逐、拔河、丢棍子,还有空中接球。

    拔河是牠的最爱,牠咬住旧衣服一端、我抓住另一端,互不相让。wωw奇Qìsuu書còm网

    偶尔我会带牠到公园遛遛,当牠知道要出门时,总是兴奋地又叫又跳。

    如果狗的世界里也有乐透,那麽米克的反应就像中了乐透头奖。

    可惜这城市对狗并不友善,很多公园禁止狗进入。

    《精武门》里,上海租界内的公园挂着“狗与华人不得进入”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