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蝙蝠-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蝙蝠 > 第13章

第13章

    我说。

    “要慎重的是结婚的心态,不是结婚的过程。”

    “什麽心态?”

    “你考虑清楚要走入婚姻吗?”她没回答,反而接着问:“你知道将来必须对伴侣永远忠诚吗?你瞭解组一个家庭所需担负的责任吗?”

    “我当然已经考虑清楚,也很明确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这样就够慎重了呀。”她笑了笑,“至于结婚的过程,简单就好。”

    筱惠说服了我,我们便决定去法院办理手续简单的公证结婚,一个月后在我老家补请婚宴。

    至于婚纱摄影,筱惠挑了一家很便宜的公司,而且是拍最便宜的那种。

    我们还让米克入镜,然后选了张米克站中间、我和筱惠弯着身子分站左右的照片来放大并加框,打算将来挂在新房子的卧室墙上。

    “蜜月旅行妳想去哪?”我问。

    “去东部就好了。”

    “开什麽玩笑?”我吓了一跳,“至少是得坐飞机离开台湾的地方。”

    “那就澎湖吧。”她说,“澎湖也可以坐飞机去呀。”

    这点我坚决反对,我让她选日本或韩国,但她要更近更便宜的地方。

    最后我们各退一步,就到香港度蜜月,四天三夜。

    而且还是旅行社正促销的优惠方桉。

    新工作方面也有进展,有个大学同学因为要离开这城市回老家工作,便向他老闆推荐我顶替他的缺。那位老闆约了我面谈后,决定用我。

    我上班一星期后,发觉这里的工作量较大,而且待遇偏低。

    不过我也没什麽好挑剔的,好不容易有了新工作,要认真做才是王道。

    新房子的过户手续也办好了,我和筱惠打算公证结婚后就搬进去。

    距离公证结婚还有一个礼拜,我突然想到还得买一只戒指。

    筱惠很体谅我,处处帮我省钱,无论如何在戒指方面我绝不能寒酸。

    我想买一只钻戒,但现实的情况是,我的口袋和存摺都空了。

    跟家里借钱吗?不好。

    买房子都没开口跟家里要钱了,何况只是买一只钻戒。

    而且家人如果知道我连买钻戒的钱都没有,会很担心我的经济状况。

    找银行预借现金吗?也不好。

    万一养成向银行预借现金的习惯,以后很容易会变成卡债族。

    我又骑车载米克到很远的公园,绞尽脑汁思考钱从哪里来?

    即使是便宜一点的钻戒,少说也得两万多块吧。

    如果把机车卖了,了不起也才一万块,而且筱惠马上就知道了。

    当她知道我把机车卖掉筹钱去买钻戒的话,一定会很生气。

    看来只好跟朋友开口借钱了。

    但是我脸皮薄,开这种口很艰难,而且也会让朋友为难。

    “米克。”我低下头看着牠,“你觉得跟朋友借钱好吗?”

    米克没出声音,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吐了吐舌头。

    我勐然用力打了一下自己的头,觉得我实在太过份了。

    筱惠都可以委屈自己、处处替我设想,为什麽我不能像她一样?

    为了筱惠,即使赴汤蹈火也不该皱眉头,何况只是向朋友开口而已。

    决定了,就跟朋友借钱吧。

    “喂。”我一进家门,筱惠便说:“你又一个人带米克出门了。”

    “抱歉。”我说,“我只是想一个人安静地思考一些事情而已。”

    “你在想什麽事?”

    “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我笑了笑,“而且我已经想通了。”

    “到底是什麽事?”

    “我只是在想公证结婚那天要穿什麽而已。”我赶紧编了个理由。

    筱惠似乎不信,从头到脚打量着我全身。

    “你知道吗?”她突然说,“我一直想不通一件事。”

    “什麽事?”

    “电影或电视里,常出现男生偷偷买戒指给女生并向她求婚,然后女生总是又惊又喜的情节。”她顿了顿,“我觉得这是骗人的。”

    “为什麽是骗人?”

    “你晓得我手指的尺寸吗?我左手的无名指该戴多大的戒指?”

    我完全答不出来,而且她提到戒指时也让我吓了一跳。

    “对嘛。”她说,“戒指的尺寸很细,通常得亲自去试才知道合不合。

    男生根本不知道女生手指头大小,又怎麽知道该买多大的戒指?”

    “好像有道理。”

    “但电影或电视里的女生看到戒指后总是喜极而泣,然后让他将戒指套进她手指,而戒指也会刚好。你不觉得这是天大的谎言吗?”

    “他可以事先带她去量手指尺寸啊。”

    “笨蛋。”筱惠笑骂,“这样还能叫惊喜吗?”

    “喔。”我应了一声。

    “既然这种浪漫情节是谎言,我们就不该被骗,更不该彷效。”

    “嗯。”我有点心虚,“妳为什麽突然说这些?”

    “你是不是想偷偷买戒指给我?”

    “啊?”我大吃一惊以致结巴,“哪……哪有。”

    “你少骗我了。”她问,“还有,你身上没钱了,你怎麽买给我?”

    “妳怎麽知道我没钱了?”我又吃了一惊,而且这一惊非同小可。

    “拜託!我是你老婆耶!”筱惠笑了起来,“如果连老公身上有多少钱都不知道,那我下半辈子还溷什麽。”

    我觉得很尴尬,不禁满脸通红。

    “说吧。”筱惠澹澹笑了笑,“你哪来的钱买戒指给我?”

    “我……”我顿了顿,“我打算跟朋友开口借钱。”

    “跟朋友借不如跟我借。”她拍了拍胸口,“我还有钱,明天我们一起去挑戒指吧。”

    “这……”

    “先说好,我不喜欢钻石,所以别买钻戒。”

    “妳不喜欢钻石?”我很纳闷。

    “听说很多钻石背后沾了非洲人民的血,所以才会叫血钻石。”她说,“如果结婚时戴钻戒,婚姻也许会不幸呢。”

    “胡说。”

    “总之我们买简单的金戒指就好。”

    “可是……”我吞吞吐吐,“可是我想买钻戒给妳,因为……”

    “我问你。”筱惠打断我,“你是真心想娶我吗?”

    “嗯。”我点点头。

    “你从什麽时候开始有了想娶我的念头?”

    “退伍那天,见到妳的那一刻开始。”

    “你以后会不会变心?”

    “不会。”我摇摇头。

    “你会永远真心待我吗?”

    “嗯。”我又点点头。

    “钻石太坚硬了,我不要。”筱惠双手环抱着我的腰,脸贴住我胸膛,“我只要你这颗柔软的心。”

    我感动到无以复加,也张开双臂紧紧抱住她。

    所谓的幸福,大概就是这麽一回事吧。

    米克突然叫了一声,惊醒了我和筱惠。

    “米克来。”她朝米克招了招手,“妈妈抱抱。”

    米克直起身,前脚搭着她的腰,她弯下身左手搂着米克,右手抱着我。

    我也弯下身腾出右手搂着米克,左手依然抱着筱惠。

    “我们三个一定会很幸福的。”筱惠笑了,很开心的样子。

    隔天我们到银楼买了一只金戒指,才花了两千多块。

    这只金戒指的样式很简单,不过是单纯的圆,没任何装饰和图样。

    筱惠说这只金戒指很像电影《魔戒》中那只充满神奇力量的魔戒,两者都是单纯的圆,只不过魔戒上面多刻了一些文字而已。

    “也许威力越强的戒指,造型越简单。”她把玩着那只金戒指,笑说:“戴上它后,搞不好会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帮助我们白头偕老呢。”

    32岁那年3月,我和筱惠到法院办了公证结婚。

    结婚后三天,我、筱惠和米克搬进了属于我们三个的新房子。

    前任屋主据说移民到加拿大了,因此电器和傢俱都没搬走。

    这些电器和傢俱虽然有点老旧,但还堪用,我们便留了下来。

    等将来有钱后再一样一样换新。

    搬过来的东西大致整理完后,我和筱惠就带着米克到附近公园走走。

    牠似乎对这座公园有极大的兴趣,我一直被牠拉着跑,筱惠在后面追。

    看来米克很喜欢这里,搬来这里真是搬对了。

    蜜月旅行前夕,我和筱惠把行李装进一个很大的行李箱。

    照理说度蜜月应该是很快乐的事,但我们整理行李时却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似乎感染了米克,牠一直绕着行李箱来回走动。

    自从养了米克3年半以来,每个夜晚我和筱惠起码会有一个陪牠过夜。

    如今米克即将要独处三个夜晚,因此我们的心里都很不安。

    出发前一天,我跟朋友借了车,打算先送米克回老家,隔天再去机场。

    我老家在南部,而且我们是从高雄小港机场出发到香港,所以顺路。

    我开车上了高速公路,筱惠在后座安抚似乎有些不安的米克。

    “护照、机票确定都带了吧?”我问。

    “嗯。”筱惠笑说,“也记得带了米克。”

    “我们再想想看,是否还有什么东西忘了带?”

    “呀!”筱惠突然叫了一声,“忘记带行李箱了!”

    我差点紧急煞车。

    新家在四楼,开车出发前我先将行李箱搬到公寓一楼铁门边,没想到竟然忘了搬上车。

    我赶紧下了交流道,在路上迴转后,再上高速公路往回走。

    当看到行李箱还好端端的放在一楼铁门边时,我和筱惠同时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