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蝙蝠-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蝙蝠 > 第15章

第15章

    “米克。”筱惠指着照片,“这是你的弟弟或妹妹哦。”

    米克嗅了嗅那张照片,抬起头看着筱惠,吐出舌头像是在微笑。

    在台湾,女性34岁怀孕就算高龄产妇,所以筱惠刚好算是高龄产妇。

    我们很小心,上下楼梯时我都会牵着她的手,在公园散步时也是。

    第二次产检时,医生刚照完超音波,便澹澹地说:“胎儿不健康,我建议刮除。这是很简单的小手术。”

    我和筱惠一听便傻了,面面相觑,说不出话。

    “不管多么不健康……”过了一会,我终于开口,“我都会抚养他。”

    “抱歉,我刚刚没表达清楚。”医生看了我一眼,“胚胎停止发育了,没多久便会排出母体。为避免排不乾净,我才建议动手术刮除。”

    我和筱惠无法做决定,因为我们还抱着胎儿可能会再长大的微薄可能。

    医生要我们回去考虑,再约时间进行刮除手术。

    如果这期间内胎儿排出母体,可能会伴随大量的血,要我们别惊慌。

    走出医院,我觉得阳光好刺眼,眼睛根本睁不开。

    我和筱惠一路上只说中午吃什么之类的话,没提到胎儿。

    “刚刚你跟医生说,不管胎儿健不健康,你都会抚养他。”

    一回到家,筱惠笑了笑,说:“我很感动呢。”

    “我可能只是一时冲动吧。”我勉强挤出微笑。

    电话响了,筱惠接听。应该是筱惠的妈妈打来询问产检结果。

    筱惠先跟她妈简单聊了几句,语气很平澹,听不出情绪反应。

    “孩子……”筱惠突然哽咽,泪水迅速滑落,“医生说孩子没了。”

    直到此时,我才开始有了痛觉,而且越来越痛。

    米克似乎察觉到气氛变得诡异,慢慢走近筱惠,筱惠低头摸了摸牠。

    然后她抱起米克,将脸埋进牠的身体。

    一个礼拜后,果然如医生所说,筱惠排出大量的血。

    到了医院检查,医生说排得很乾净,不需要再动手术。

    根据台湾的法律,怀孕二个月以上未满三个月流产者,有一星期产假。

    我让筱惠好好休息一个礼拜,米克就由我负责带去公园散步。

    但有天我却发现她瞒着我,偷偷带着米克出门。

    或许她跟我一样,很难过又不想让人担心时,便会一个人带米克出门。

    我难过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试着找待遇较高的新工作,但没找着。

    虽然工作的理由是为了养家餬口,但多少也有点专业的骨气在里头。

    我总是很敬业,把事情做到最好,有时会希望别人看到我的用心。

    可惜在这份工作上我只能得到薪水,因此我做得不太开心。

    每当觉得鬱闷时,我总会逗弄米克,藉着跟牠在地上翻滚嬉闹,我的心情也找到抒发的出口。

    筱惠也因此常说我是长不大的小孩,都这么大了还在地上跟狗玩。

    “难怪你的衣服上都是米克的毛。”她说。

    屋子里到处是米克掉落的毛,墙角、桌脚和沙发底下也常出现毛团。

    如果我穿深色衬衫,衬衫上会出现很多细细的条纹,那便是米克的毛。

    我得拿出胶带,把毛一根根黏掉。

    35岁那年夏天,米克满7岁,牠的中年时期应该快结束了。

    但我感觉不出米克的变化,每天下班回家我跟牠追逐抢拖鞋时,牠依然精力充沛,反倒是我开始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有天我在小房间内工作到深夜,终于忙完后走进卧室想睡觉时,看到筱惠偷偷擦拭眼泪。我猜想或许她又想起流产的事。

    “别难过了。”我拍拍她肩膀,“我们都还年轻,孩子再生就有了。”

    “我不是因为这个而难过。”

    “喔?”我很疑惑,“那妳为什么难过?”

    “我看到你的白头髮了。”

    “这个年纪出现几根白头髮很正常。”我笑了笑,“帮我拔掉吧。”

    我低下头想让她帮我拔白头髮,但她迟迟没有动作。我只好抬起头。

    “刚认识你时,我们都是24岁,好年轻呢。”筱惠说,“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看到你有白头髮。”

    “头髮总会变白的,这就是岁月。”我说。

    “你的压力一定很大,需要烦心的事情也很多吧。”她看了看我,“我很抱歉让你这么操劳,也很心疼你不再年轻了。”

    “别胡思乱想。”我摸摸她头髮,“睡吧,明天我们都还要上班。”

    在拥挤的城市里,大多数人都像蚂蚁般淼小,为了生活只能勤奋工作。

    我和筱惠也是两隻蚂蚁,只知道要努力。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无关对与错,反正日子总是要过,不要想太多。

    36岁那年秋天刚到来时,筱惠又怀孕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们去产检时更紧张了。

    医生说怀孕6週左右,就可检测到胎儿的心跳,但筱惠已怀孕10週,还是没有检测出胎儿的心跳。

    “这次可能是胚胎萎缩。你们还是要有动刮除手术的心理准备。”

    我和筱惠一语不发走出医院。

    我很努力想说些话来安慰筱惠,却发现我根本说不出话来。

    “听朋友说,有人怀孕13週,胎儿才有心跳呢。”她打破沉默。

    “真的吗?”我看到一线希望,“那我们等等看吧。”

    “嗯。”她笑了笑。

    我突然发觉,我好像被筱惠安慰了,也好像正在等待奇蹟。

    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奇蹟,那么当然可以在孕育生命的过程中期待奇蹟。

    还没等到奇蹟,意外却先发生。

    公司老闆涉嫌在某件招标桉中贿赂承办官员与审查桉件的审查委员。

    除了老闆外,公司大部分的员工也被调查员约谈,我也不例外。

    几天后老闆被收押禁见,还好没有任何一位员工被牵连。

    不过员工们都很清楚,这公司是待不下去了,得趁早另谋出路。

    于是我再度失业。

    怀孕12週时,筱惠又排出大量的血,医生还是说不需要再动手术。

    “很幸运呢。”筱惠笑了,“两次都排得很乾净,省了手术费。”

    “嗯。”我只能简单应了一声。

    认识她十多年了,从我入伍那天在月台上竟然看见她的笑容开始,我就知道她是个很逞强的女孩。对于这样的筱惠,我只有更加不舍。

    我想,我的白头髮恐怕又要变多了吧。

    这次筱惠仍然有一星期产假,反正我暂时不用上班,便租了辆车,开车载筱惠和米克回老家,让筱惠静养身体。

    回老家后,我一个人到小时候常去的庙里拜拜。

    手拿着香,跪在观音菩萨面前,想开口祈求保佑,突然百感交集。

    无缘的两位孩儿、筱惠的身体、未来的工作,我不知道要先求什么?

    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都求?

    我说不出话,眼眶慢慢潮湿,然后眼前模煳一片,最后滑下两行清泪。

    “求菩萨保佑筱惠身体健康。感恩菩萨。感恩。”

    我赶紧默唸完,磕了个头,随即起身以免被别人看见。

    朋友劝我们考虑是否该弃养米克?因为狗是很会嫉妒的动物。

    我和筱惠一向把米克当孩子般对待,米克便想独佔我们的爱。

    一旦发现即将有孩子诞生,牠可能不再被宠爱或必须跟别人分享爱,于是狗灵作祟或是利用念力之类的能量,让孩子不会诞生。

    我知道朋友是好意,但我和筱惠对这种说法颇不以为然。

    事实上在筱惠刚流产时,米克似乎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悲伤气氛,因此特别安静与懂事。

    牠会静静趴在筱惠脚边,筱惠起身时牠也会起身,然后默默跟随。

    如果我忘了要带牠去公园,牠也不会来提醒我,更不会发出呜呜声。

    米克的视线,只集中在筱惠一人身上。

    “如果我们这辈子没小孩,就把米克当成亲生的小孩吧。”筱惠说。

    “米克8岁多了,算是开始进入老年时期。”我顿了顿,说:“狗的寿命最多只有十几年,恐怕……”

    “胡说!”筱惠突然很激动抱住米克,“米克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米克,你说对不对?对不对?”

    米克摇了摇尾巴,轻轻舔着筱惠的脸颊。

    “我说错了,抱歉。”我说,“米克一定会永远陪在我们身边。”

    幸好米克的存在安慰了筱惠,不然我非常担心连续流产两次的筱惠。

    而我也可放心把筱惠交给米克,专心找新工作。

    37岁那年春节刚结束,当了一个月的失业族后,我终于找到新工作。

    这公司的规模小多了,应该会正派经营,因为没有财力去做非法的事。

    虽然待遇比前一个工作更少,但在现实社会中打滚多年,我早已懂得不抱怨并且珍惜。

    这时米克8岁半,似乎开始有了老化的迹象。

    扑人的动作很少见了,大概只是把前脚搭在我或筱惠的腰上。

    刚下班回家的追逐,牠开始改用小跑步,不像以前几乎是全力奔跑。

    由于家里很小,以前牠奔跑时总是伴随着跳跃,以便越过障碍物。

    现在牠也不再跳跃了。

    我怀疑现在的米克是否还有能力大战三隻黑狗?

    至于我,还未满40岁,要说老还太早。

    而且孩子还没出生,说什么我也得让自己保持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