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蝙蝠-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蝙蝠 > 第18章

第18章

    “米克……”我的声音在发抖,“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把米克抱出来,低头看牠的脸,牠双目紧闭、舌头伸出。

    我轻轻摇了摇牠,但牠完全没反应,身体也变得僵硬。

    米克死了。

    主卧传来良平的哭闹声和筱惠的安抚声,筱惠正哄着良平入睡吧。

    我紧紧抱着米克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右手轻轻抚摸牠的身体。

    突然悲从中来想放声大哭,但只能压低声音,咬着下唇哭了起来。

    眼泪源源不绝窜出眼角,止也止不住,我只能用手擦乾眼泪。

    我一面擦眼泪、一面抚摸米克,没多久米克的毛就湿透了。

    但我还是拼命掉眼泪。

    \奇\恍惚之间,我想起了小黄。

    \书\妈妈说小黄失踪那天,她准备跨上脚踏车去菜市场买菜时,发现小黄只是坐直身体看着她,丝毫没有要动身的打算。

    \网\“小黄。”妈妈说,“要去买菜囉。”

    妈妈催促了几次,牠还是动也不动,只是仰头看着她,眼神很怪异。

    僵持五分钟后,妈妈只得跨上脚踏车,往前骑了十几公尺后回头,小黄依然坐在原地,双眼直视着她。

    妈妈说当她买完菜回家时,就找不到小黄了。

    我们全家人找了三天,邻居也问了,但都没有人发现小黄的踪影。

    三天后爸爸跟朋友聊天时,朋友说他曾经听过一种说法。

    “狗知道自己将死时,会用眼神跟主人告别。然后在家里找个最隐密的地方,一个人孤独的等待死亡。”爸爸的朋友说。

    “为什么要找家里最隐密的地方?”爸爸问。

    “一来只剩最后一丝力气无法走远,二来希望死后还能守护这个家。

    但最重要的是,牠不想让主人看见自己的尸体,以免主人伤心。”

    爸爸恍然大悟,立刻冲回家,拿出手电筒直接钻进地板下。

    十分钟后,浑身脏兮兮的爸爸抱出了小黄的尸体。

    没错,地板下的空间是老家最隐密的地方,我们家人从不钻进去。

    小黄不希望妈妈看见牠的尸体以致伤心,所以躲进地板下孤单死去。

    米克应该也是这样想吧,才会用尽最后力气钻进洗衣机和墙壁间,塞满杂物的缝隙,并让杂物完全覆盖住自己的身体。

    米克找到这个屋子中最隐密的地方,而且尽可能不让自己被发现。

    一想到米克的用心和昨晚米克的眼神,快止住的眼泪又流下来。

    对主人而言,狗只是生命中某段历程的一小部分,那部分可以被取代,甚至可以遗弃。

    但对狗而言,主人却是生命的全部,无法取代,更无法遗弃。

    即使到了生命的尽头,心里却只惦记着不能让主人伤心。

    我听见隔板门打开的声音,赶紧擦乾眼泪,深呼吸几次。

    “你怎么抱着米克呢?”筱惠似乎生气了,“你待会得洗手和洗澡,而且还得换下这一身衣服。”

    “抱歉,是我的错,妳别生气。”我强忍住眼泪,“我会洗手和洗澡,全身衣服也会换新。”

    “那你还不赶快把米克放下,还抱着干嘛。”

    “反正都要洗手和洗澡了,再让我多抱一下吧。”

    “你怎么了?”筱惠察觉出怪异,走到我面前。

    “米克……”我突然哽咽,“米克死了。”

    “你说什么?”

    “米克死了。”我的泪水再度滑落。

    筱惠整个人呆住了,过了一会才清醒,弯下身从我怀中抱起米克。

    “妳得喂良平,别抱米克。”

    她没理我,抱着米克坐在沙发另一端,低头仔细看着米克。

    “米克。”她抚摸米克全身,“别睡了。”

    “米克已经……”我喉头哽住,无法再说下去。

    “米克。”筱惠没理我,一面抚摸米克一面柔声说:“妈妈好几个月没摸你了,你会生我的气吗?米克,对不起,妈妈故意对你冷澹,只是希望你不要靠近我,因为妈妈得保护良平。你知道的,良平会过敏呀,而你身上都是过敏原。但妈妈还是一样爱你,从没变过,你看妈妈还是一样煮你最爱吃的东西。米克,是妈妈不好,是妈妈太坏了,你要原谅妈妈,妈妈只是……”

    筱惠突然把米克紧紧抱在怀里,终于哭了出来。

    “良平才刚睡。”我说,“妳别哭了。”

    “米克。”筱惠虽然压低哭声,但依然泪如泉涌,“米克。”

    筱惠不再逞强,放肆地表达悲伤,把脸深深埋进米克的身体。

    只见她的背部不断抽搐,也听见细细而朦胧的哭声。

    从我28岁那年9月开始,到我39岁这年9月为止,整整陪伴我和筱惠11年的米克终于离我们而去。

    米克的后事,我们拜託那位不怕死的宠物美容师帮忙。

    米克的遗体被火化,骨灰装进一个小小的骨灰罈里,放在一个专门安置宠物骨灰的地方。

    “米克。”宠物美容师说,“安息吧。”

    我和筱惠向她道谢,她说她是米克的朋友,当然要帮牠送行。

    “在你身边让你珍爱的动物,可能是你前世的亲人、朋友或是爱人,当牠陪你度过你这辈子最艰难的岁月后,便会离去。”她问:“你们相信这种说法吗?”

    我陷入沉思,没有回答。

    “我相信。”抱着良平的筱惠说。

    “依这种说法,米克已经功德圆满。你们就别再伤心了。”

    宠物美容师说完后,便跟我们道别。

    我和筱惠站在米克的骨灰罈前,久久都不说话。

    或许我们同时都回忆起这11年来,跟米克相处时的点点滴滴。

    “良平。”筱惠牵起他的小手,“跟米克哥哥说再见。”

    良平可能觉得好玩,便笑了起来,笑声还颇宏亮。

    “这辈子我们不要再养狗了。”我转头问筱惠,“好吗?”

    “嗯。”她点点头。

    开车回家的路上,筱惠轻拍良平的背哄他入睡。

    透过后视镜,我发现她正看着我,脸上浮现澹澹的笑容。

    “怎么了?”我问。

    “如果我下辈子无法当人,我希望变成一条狗,陪在你身旁。”

    “妳下辈子只想陪我十年吗?”

    “虽然只有十年。”筱惠说,“但却是我全部且毫无保留的一生。”

    我想,我下辈子应该还是会再养狗吧。

    ◎求人之水

    朝颜生花藤

    百转千迴绕钓瓶

    但求人之水

    ——加贺千代女·俳句

    1.

    一个很平常也很典型的假日下午,我窝在沙发看电视。

    连续看了两部已重播n遍的港片后,我开始在频道间跳跃旅行。

    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暂时停下脚步歇息的频道,我乾脆关了电视。

    好无聊啊,日子再这么过下去,我大概会变成凋像。

    待会晚餐要去哪里吃?还有要吃什么呢?

    虽然每天晚上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完全是我的自由;

    但每晚都自由的结果,最后便觉得这种自由很烦,甚至会不想吃饭。

    还好不必担心跟谁一起吃的问题,因为我都是一个人吃晚饭。

    不过如果开始烦恼每晚该跟谁吃饭,应该是件幸福的事吧。

    去洗个澡吧。

    在出门吃晚饭前找点事做,会让我觉得人生还在前进,没有停滞。

    “爱我,好吗?我愿意让伤心再来一遍,只要你留一个位子给我。

    哪怕是在你心中,最容易被忽略的角落。”

    我边洗澡边唱歌,越唱越大声,走调了也不会有人笑我。

    要擦乾身体时,隐约听见手机响了,我只穿上内裤便冲出浴室。

    “你怎么不接电话?”

    “嗯?”

    “我已经打了第三次了。”

    “抱歉。刚好在洗澡。”

    “原来是这样。”

    什么叫:原来是这样?

    我不认识妳啊。

    这实在很难解释,总之结论是我真的不认识她。

    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是一个多月前,之后她偶尔会打电话给我。

    频率不一定,平均而言大约三天一次。

    由于并不认识她,每次刚接起电话时总是会迟疑几秒。

    不过她的声音很好认,我很快便能进入状况。

    一种虽然不认识她但总能简单聊几句的状况。

    所以严格说起来,我不能算不认识她,因为我认得她的声音。

    该怎么形容这种声音呢?

    她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很舒服,会让人全身放鬆。

    具体形容的话,这种声音柔软而滑润,带点慵懒的鼻音,但却不嗲。

    尤其透过手机听起来,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人联想到性感这字眼。

    我曾怀疑她是否是视讯聊天的辣妹,而且是很受欢迎的那种。

    “请问……”我小心翼翼开口。

    “你想知道什么?”

    “不。我只想问妳,有什么事吗?”

    “没。只是想知道现在正下着大雨,你没淋湿吧?”

    “下雨了吗?”我看了看窗外,确实下雨了。

    “看来你没淋到雨。没事别出门,晚餐到便利商店买个便当就行。”

    “谢谢妳帮我想到答桉。”

    “我也得准备去上班了。”

    “喔。”

    “你今天不用上班吧?”

    “嗯。今天是假日,当然不用上班。”

    “在餐厅打工就没这么好命,假日还是得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