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蝙蝠-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蝙蝠 > 第21章

第21章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机费很贵,别再玩了。”她说,“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哦。”

    “什么事?”

    “我找到工作了。”她很兴奋,“在餐厅。”

    “恭喜恭喜。”我说,“但是……”

    “不说了。我该准备上班了。”她说,“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整个人呆住,久久无法动弹。

    “谁打来的?”同事问。

    “喔。”我回过神,“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

    “你不认识?”他很纳闷,“那你还可以跟她哈拉?”

    “因为她说她认识我啊。”

    “什么?”轮到他呆住了。

    我跟他说起这女孩打电话给我的经过,也简单说了我们通话的内容。

    “这是诈骗电话。”他说,“现在的诈骗手法层出不穷,你要当心。”

    “诈骗电话?”我吓了一跳。

    他说最近流行声音嗲的女生打电话给男生假装认识或乾脆直接搭讪,然后约男生出来见面,见面后通常会带去莫名其妙的美容护肤中心。

    进去后她立刻拿出几瓶保养品,告诉他做半套保养三万二,全套六万。

    如果男生不付钱消费,几个彪形大汉便围过来。

    我听了冷汗直流。

    其实我知道的最新诈骗手法是有人打手机给你后很快就挂掉,如果你好奇回拨,对方会跟你拖拖拉拉,想尽办法延长通话时间。

    因为这种电话是贵死人的付费电话,你收到帐单后会想跳楼。

    诈骗手法跟电脑病毒一样,随时会有新病毒出现,而且越来越厉害。

    各式各样的诈骗手法其实已经逐渐摧毁人性,为了避免受骗上当,只能把所有人都当成贼来防。

    我认为同事说的有道理,那个声音甜美的女孩应该是诈骗集团。

    只要我不回拨、不跟她见面,她大概也不能骗走我的钱。

    好可惜啊,声音这么好听的女孩,如果不骗钱而改骗感情,我倒是很乐意被骗。

    在一个假日下午,我午睡正酣时,突然被手机响声吵醒。

    “喂。”我迷迷煳煳,躺在床上按键接听。

    “我明天就换新手机了,我唸号码给你,你拿支笔记下来。”

    “嗯?”

    “快去拿笔。”她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我等你。”

    我醒了一半,是那个自称韩英雅的诈骗女。

    “等等。”我假装拿了笔,但其实我还躺着,动也没动,“好了。”

    “你要仔细听好哦。”

    她放慢速度把号码唸了两遍,然后再逐字唸了一遍。

    “要记得哦,这是我的新门号。”她说。

    “嗯。我记下了。”

    “那你唸一遍给我听听。”

    “啊?”我完全清醒了。

    “你唸呀。”

    “0968……”我坐起身,努力回想刚刚听到的号码。

    “是0986。”

    “喔。”我说,“0986……519……嗯……”

    “592才对。”她的声音突然变冷,“你为什么没拿笔记下来?”

    我当场被抓包,不禁满脸通红,说不出话。

    我和她都没说话,气氛变得静默而诡异。

    “为什么要骗我?”过了一会,她终于打破沉默。

    “我……”我还是说不出话。

    “再见。”

    她说完后,立刻挂上手机。

    即使她是诈骗女,我也应该光明正大告诉她不要再骗了、我不会受骗,而不是虚与委蛇、敷衍应付。我这样的行径,也是一种欺骗。

    而且她说再见时,似乎带着一点哭泣的声音,她应该很伤心吧?

    为什么我要伤害她呢?

    我很羞愧也很自责,心情突然变得非常糟。

    我呆坐在床上,不想再躺下,也不想下床。

    没想到十分钟后,手机又响起。来电显示仍是陌生的号码,是她吗?

    “喂。”我有些紧张。

    “对不起。”她说,“我刚刚的口气不好。”

    “不。是我的错。”我说,“我刚睡醒,有点迷煳,请妳原谅。”

    “你没错。”她说,“我换新号码,你原本就不一定非得记下不可。”

    “不。我想记下来。”我说,“妳可不可以再给我妳的新门号?”

    “你不必安慰我。”

    “这不是安慰,我是真的想知道。”

    “真的吗?”

    “嗯。请说吧。”我赶紧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笔。

    她低声快速唸过一遍,我立刻写在手上。

    “我唸一遍,妳听听看有没有错。”我唸出写在手上的号码。

    “没错。”

    “现在我倒过来唸。”我把手上的号码由右向左唸一遍,“对吗?”

    “对。”

    “zero nine eight six five nine two……”

    “你在干嘛?”

    “用英文唸妳的门号啊。”我说,“接下来是台语。控告贝留……”

    “够了。”她终于笑了,“别再唸了。”

    “刚刚是我的错,请妳别难过。”

    “嗯。”

    “那么妳原谅我了吗?”

    “嗯。”

    我鬆了一口气。然而我随即想起,我不认识她啊。

    “韩小姐……”

    “叫韩小姐很怪,叫我英雅就好了。”

    “英……”我顿了顿,“英雅小姐,我真的不是妳认识的那个人。”

    “叫英雅小姐更怪。”她笑了。

    “重点不是小姐不小姐。”我急了,“重点是我应该不认识妳。”

    “你又来了。”她停止笑声,“你还想再惹我生气吗?”

    “这……”

    “这什么这。”她说,“先这样。我要去上班了。bye-bye。”

    她挂了手机,我根本来不及继续解释。

    看来她应该不是诈骗集团,但这样更糟。

    因为我不能再继续让她误认下去啊。

    怎么办呢?不管我说了多少遍我不认识她,她始终都不相信。

    难道只能让她看到我本人,这样她就会知道她认错人了?

    见面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有必要搞得这么複杂吗?

    之后一个月,她还是会每隔三天左右便打电话给我。

    我有时还是会强调我根本不认识她,但她几乎完全不理我。

    后来我就懒得再解释了。

    至于她的新手机,我从没打过,不是因为我担心那是诈骗电话,而是因为如果我打了,那我就没立场说我真的不认识她了。

    渐渐的,我习惯接到她的电话,而且还能跟她聊上几句。

    聊到后来,我甚至几乎会忘了我根本不认识她这个人。

    我很想让她知道我不是她认识的人,但又担心真相大白后,便再也听不到这么甜美的声音。

    而且一旦她知道我并不是那个人,她会有什么反应?

    她会伤心难过吗?心里会受伤吗?

    我该怎么办?

    4.

    不知不觉间,我跟她通话已经三个月了。

    即使三个月前我们并不认识,但这段时间我们透过手机通话,也许可以算认识了吧?

    以前有笔友,现在有网友,而我和她之间大概算手友或机友吧。

    只可惜在她心里,我是以另一个人的形象存活着。

    我正看着电视里重播n遍的《魔鬼终结者》,手机又响了。

    “你在做什么?”

    “我在思考人生。”

    “你少来。”她说,“你只是无聊到爆而已。”

    “妳猜对了。”我说,“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她很兴奋,“我确定可以毕业了。”

    “毕业?”我很纳闷,“从什么地方毕业?”

    “当然是大学呀。”

    “啊?”我几乎从沙发上跳起来。

    “怎么了?”

    “妳还是大学生?”我开始结巴,“妳……妳才22岁?”

    “我23囉。”她笑了,“你忘了吗?我延毕一年。”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握着手机的右手瞬间僵硬。

    可能是因为我今年35岁的关係,我一直以为她是30岁左右。

    因此即使她的声音甜美而稚嫩、即使她几个月前还是酒促辣妹,我却竟然从没想过她可能才20出头。

    原来我也把心目中另一半的形象,投射在她身上。

    “干嘛突然不说话?”

    “妳……”我喉间乾涩,“妳好年轻啊。”

    “你应该只比我大几岁。”她笑了,“干嘛倚老卖老。”

    不是几岁,是十几岁啊小妹妹,妳都可以叫我大叔了。

    这女孩才23岁,年轻又迷人,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也应该要幸福。

    如果因为我的关係,她错过了他,那我就罪孽深重了。

    我想,该是良心发现的时候了。

    “韩小姐。”

    “你又来了。”她说,“叫我英雅。”

    “好。英雅。”我说,“我们可以见个面吗?”

    “好呀。”她笑得很开心。

    我却感动得快哭出来了。

    这几年在电话中约过几个女孩子出来见面,但她们总说:“哇,真是不巧,刚好有事耶,改天吧。再联络囉。”

    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刚好没事,更别说只有乾脆的一句“好呀”。

    虽然她应该是对着她真正认识的人所说,不是对着我这个人,但起码她给了我她答应跟我见面的错觉。

    我跟她约好了时间和地点,晚上八点在台南德安百货楼下的星巴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