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透视超给力 > 第八百一十一章 谢家老祖

第八百一十一章 谢家老祖

    谢家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和武安局对着干,武安局倒了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武安局成立起来。

    可谢家一旦倒了,那就是真的倒了。

    所以这一战他们谢家打不起!

    更何况武安局还有武王,那更是一尊了不得的存在。

    “我不是让你滚回家里闭关修炼吗?”

    “你跑出来做什么?”看见谢远,谢洪神色微微一沉,呵斥问道。

    “爸,如果我在不出来,只怕是我们谢家就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

    说到这儿谢远直接看向了不远处的秦飞,开口说道:“战王,这件事儿是我们谢家理亏,所以谢旭的事情我们谢家不再过问,我这就带我爸回去。”

    谢远一开口就把他们谢家的姿态放得极低,看的四周那些人都目瞪口呆。

    什么时候谢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还是说他们也欺软怕硬?

    而秦飞听到他的这一番话后也格外意外。

    看来这谢家还是有明白事理的人,知道有些规矩是不能够被破坏的。

    只是自己这儿可不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地方。

    秦飞正想开口说话,忽然谢远的身侧响起了一道寒光,紧接着一股狂暴的力量直接奔着自己而来。

    谢洪竟然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出手偷袭。

    谢家如果当真选择服软,秦飞说不定还会放他们一马,毕竟他们可是龙都最古老的势力,武安局当真和他们对拼起来的话,就算是最后他们能胜,恐怕他们也会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但现在谢洪都已经出手对付自己了,那秦飞还用的着和他们客气吗?

    他是想给谢家一个台阶下,可他们却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无影剑术!”

    手持九幽剑,秦飞当即爆发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之前在非洲的时候,他刚突破境界之时就可以击杀神境后期,这谢洪就算是比一般的神境后期强大,可他强的也有一定限度。

    九幽剑本身所蕴含的煞气外加上内部的剑灵以及秦飞的强悍战斗力,这一剑之下,莫说是一个谢洪了,就算是两个谢洪也不可能挡住。

    噗哧!

    就像是切菜砍瓜一样简单,九幽剑一剑就将谢洪的脸颊削去了一半。

    而且余下的威势还将他的小半身体给劈开了。

    鲜血飙射,伴随着一声凄厉惨叫。

    场面一度万分血腥,哪怕是那些正在直播录制的人都吓得手臂一抖。

    战斗发生的太快,仿佛就在一瞬间。

    而等到众人回过神来之时,谢洪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只见他的身体正在地上剧烈的抽搐着。

    神境后期又如何?

    面对秦飞,他也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分别。

    这一剑没有直接杀死他,但他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爸!”

    看到父亲这般惨状,谢远脸色大变,连忙一个箭步飞速冲了上去。

    “你找死!”

    而谢洪带来的那些人见秦飞出手如此之狠厉,他们也没有任何犹豫,全部都飞扑而上。

    “飞蛾扑火,不知死活!”

    看到这一幕,秦飞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意,随后他直接提着手中的九幽剑就是一个横扫千军!

    神境后期的谢洪都挡不住他的这一剑,更遑论是他带来的这些阿猫阿狗。

    都没有听见一声惨叫,这些冲上来的人就齐齐的倒在了地上。

    他们全都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

    看到这一幕,谢远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嘴巴张了张,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他知道从父亲决定动手的那一刻开始,矛盾就已经变得不可调和了。

    提着九幽剑,秦飞整个人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他冷冷的看着谢洪,一字一句说道:“你意图扰乱社会秩序,现在我就代表武安局判你……死刑!”

    “他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能饶我父亲一条生路吗?”

    就在秦飞准备动手之际,忽然谢远挡在了他的面前,开口哀求道。

    “肆意践踏华夏律法,打伤刑辑局的成员,甚至还意图杀掉我,这每一条罪状都是大家亲眼目睹的。”

    “犯了这么多事儿,我如果还能容下他的话,那立规矩还有什么作用?”

    说到这儿秦飞目光横扫四周一圈,他像是对谢远说道,同时也像是对所有人说话。

    “天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你父亲何德何能,我凭什么要放他一马?”

    “那你说我们要怎么做,你才会高抬贵手!”

    神境后期的父亲都不是秦飞的对手,谢远自己就更不用提了,他可能连秦飞的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

    所以现在谢远能想到的就是尽快息事宁人。

    父亲虽然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但最起码他现在还没死亡。

    只要他还有一线生机,那谢远就不会放弃。

    只可惜听到他的话之后秦飞却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之前我不止一次给过你们谢家机会,可你们却丝毫不知道珍惜。”

    “良言难劝死鬼,这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可当初我帮过你,能不能念……。”

    “如果你当初赠送灵气液是以你们谢家践踏法律为代价,你觉得那东西我还会要吗?”秦飞冷冷的打断了对方。

    灵气液的确拥有非常高的价值,特别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之下也给予了秦飞非常大的帮助。

    可谢家这一次犯的可是大事儿,区区灵气液算什么?

    “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父亲?”谢远目光直视着秦飞问道。

    “很抱歉,你做不了你们谢家的主,你怎么做都改变不了你父亲死亡的局面!”

    秦飞是欠了谢远的人情,可这和谢洪有半毛钱关系吗?

    再者说刚刚他出手偷袭可是出了全力,如果秦飞没有相应的战斗力,他说不定当场就得毙命。

    俗话说得好,杀人者,人恒杀之!

    谢洪不配活在之上。

    “他做不了谢家的主,但我可以!”

    就在这时,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人群自动散开,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在了山顶之上。

    老人穿的很朴素,甚至可以用‘破烂’两个字来形容,但当众人看到他的第一眼之时,大家心中却没有冒出任何一个有关于‘穷’的想法。

    没办法,老人身上的气质实在是太独特了,甚至可以用‘鹤立鸡群’这个词来形容。

    “老祖!”

    看见来人,谢远眼前立刻便浮现出了他时常看到在祠堂里看到的画像。

    他怎么都没想到老祖竟然会亲自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