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历史军事 > 穿越医妃要和离,战神王爷悔哭了 > 第260章 丞相夫人

第260章 丞相夫人

    当然,丞相夫人权衡之下,最后还是选择了林丞相。

    毕竟当时朝中局势不稳,不论是选择哪一个皇子或者王爷,最后都很有可能被扯入夺嫡的风波。

    不如挑选一个有潜力的臣子,未来的地位也不会太低。

    如今看来,丞相夫人确实有些头脑。

    “丞相夫人说笑了,我们……我们方才只是说王妃将王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多亏了出阁之前丞相夫人的教导,并没说其他的话。”

    为首的妇人立刻解释,生怕会惹怒丞相夫人,到时候自己找苦头吃。

    丞相夫人面容平静,“那就多谢这位夫人夸奖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直接抬脚向前,没有片刻停留,最后消失在了花丛处。

    玄千宸和林清晚赶到时,宾客们还未曾做到自己的席位上,元敏郡主要先给他们二人敬茶,等到把她送走后,才能正式开席。

    原本吵嚷的前院在看到二人出现的那一刻,瞬间安静下来,谁也没有再出声,目光更是全被林清晚吸引去。

    “我怎么记得林清晚出嫁之前没有这么漂亮,不过是平平无奇的女子罢了,今日为何这般光彩夺目,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有人反应过来,率先惊叹出声。

    “是呀是呀,怎么还是那张面容,却仿佛换了气场?你看她身上穿的那衣服,裙摆镶嵌的都是上好的宝石,倘若没有王爷的许可,大概不会做出这样的阵仗吧?难道……林清晚和战王殿下不和的传闻是假的?”

    议论声音再次炸开,林清晚听不真切,却也知道这群人一定是在议论自己和玄千宸。

    她用手指轻轻捏了捏眉心,唇瓣略微向上,做出一副轻松自在的模样。

    “各位今日能够来到王府,我和王爷十分感激,还请各位稍等片刻,等到侯府的人来把郡主接走后,我们在好生招待。”

    女子的声音脆生生的,听起来很是爽利,说话时嘴角带着微笑,不卑不亢,瞬间与众人拉开距离。

    一群人已经看呆了,“王爷今日穿的也是湖蓝色衣衫,两个人站在一起很是相配呢。”

    此刻一些年轻女子已经从林清晚美貌的震惊中脱离出来,听到这话后没忍住啧了一声,“相配什么相配?真以为自己穿了一身华贵的衣服就能和王爷并肩了?当初是用什么手段嫁到的王府,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吗?”

    “这种场合你说这些话做什么?平白无故找些不痛快。”

    有人立刻制止,不想让那女子再继续说下去,于是所有的宾客都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厌恶林清晚的,而另一派则是为林清晚说话。

    不过这些细节林清晚也没有听清楚,因为门外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显然是侯府的人来了。

    “姑爷来了!”门外婢女欢天喜地的呼出一声,所有人都齐齐回头,林清晚也缓慢转身,目光看向远方。

    迎亲的队伍很长,都穿着红色的衣服,前面的人把彩礼抬到了院子里,而徐子长骑着高头大马,等到了门口后从马背上下来。

    他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神色十分轻松的样子,行为举止如沐春风,一步步朝着院子里进来。

    “新郎官可真俊俏呀!”

    大家的目光瞬间被徐子长吸引过去,夸赞声音不绝于耳。

    很快到了厅内,林清晚和玄千宸一起做到了屋子里的椅子上,一左一右,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元敏郡主身穿喜服,被人搀扶着从后侧出来,一步步朝着二人靠近。

    “新娘子来了!”

    嬷嬷呼出一声,随即朝着身后的婢女使了个眼色,那婢女立刻端着托盘向前。

    元敏郡主拿起其中一杯,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玄千宸身前,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方,其中似乎有些许泪光,“兄长请喝茶。”

    玄千宸面不改色的接过,轻轻抿了一口后放了回去。

    元敏郡主再拿起另一杯,到林清晚跟前面色就已经发生变化了,她眉头动了动,显然没了刚才的柔情,“嫂嫂,请喝茶。”

    这句话也是从牙缝里说出来的,和那天演练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此刻林清晚并不准备给她使绊子,双手接过后轻抿一口,然后从衣袖里掏出一根发簪,“郡主出嫁后一定要好生照顾丈夫,恪守夫德,开枝散叶,做好一个妻子和母亲。”

    这话是王嬷嬷让林清晚说的,不然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定然不会说出这种封锁思想的话语。

    元敏郡主点了点头,“多谢嫂嫂教诲。”

    “这根发簪是我进宫时皇后娘娘所赏赐,皇后娘娘说了上面的宝石是从外域,整个京城只有这一根,今日送给郡主,还请郡主莫要嫌弃。”

    这番话语实在太过客气,旁侧为官之人没忍住互相对视。

    曾经林清晚和元敏郡主之间的矛盾,京城中人人皆知,二人闹过不少笑话,甚至打到昏天黑地,现如今林清晚摇身一变变成战王妃,竟然能够这么知书达理?

    还有元敏郡主竟然就这样接受了林清晚的好意,不闹出点什么幺蛾子来?

    一些年轻女子心中略微有些不甘,毕竟今日过来就是为了看戏,谁知二人竟然这么和谐。

    元敏郡主抬头,正准备双手接过发簪时,林清晚手指巧妙一动,发簪咚一声掉到了地上。

    偏偏这番动作在宾客看来完全是元敏郡主没有接住,和林清晚并没有半点关系,一群人瞬间屏住呼吸,互相看看,谁也没有出声。

    林清晚则是轻轻皱眉,“郡主……”

    说出这两个字后声音就戛然而止,并没有继续下去。

    有时候说多错多,不如言简意赅,还能给围观之人留出遐想的空间。

    “嫂嫂……嫂嫂若是不想给我大可以也不给我,这可是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怎么能掉到地上呢?”

    元敏郡主显然没有想到林清晚会直接动手,脑子还来不及转动,就直接脱口而出说出这样一句。

    这是下意识的污蔑,也是从前元敏郡主在多次同林清晚斗法的过程中养成的习惯,可在此时此刻,正是这个习惯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