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竞技 > 我是剑仙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心态最稳的人

第九百一十六章 心态最稳的人

    恐惧心魔,可谓是天外天的心魔之首。

    那些来自于世人心中最深处的恐惧,不断凝结,化为了心魔中的至尊,甚至就连凶残暴虐的不败心魔也以恐惧心魔马首是瞻。

    丁牧宸驭动一抹剑光乘风破浪的穿过眼前的万丈深渊,他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多,天魔深渊中的心魔多不胜数,而他却只有一人,剑术再高,剑意再强又如何,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嗤!”

    一缕炽盛深邃的剑光之下,十多名火焰缭绕的不败心魔直接在他的剑光之下化为了飞灰,但就在不败心魔的后方,一缕紫色光辉疾驰而至,重重的轰向了丁牧宸的心口,震碎了三重浓郁剑罡之后,被丁牧宸一拳打散。

    两头恐惧心魔兵分两路而来,幽暗的光辉之中,传来了他们狰狞桀骜的声音。

    “啧啧,兵圣啊!”

    “厉害厉害,那个一人一剑就能镇住天外天的男人,确实不得了啊!”

    “可惜,今天就要丧生于此了,刚刚好,跟那王老道做个伴!”

    丁牧宸眉头紧锁,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两头恐惧心魔竟然深谙这种兵法之道,姑且不说王老道死没死,他们这些话一出口,无形中就让丁牧宸的心态上再次增加一重压力了。

    毕竟,这天魔深渊实在是太深邃了,丁牧宸已经深入万丈,没有回头路了,如果真的一口气接不上的话,兴许他就真要在这里身死道消了。

    堂堂的十四境兵圣,丁牧宸太清楚自己的殉界意味着什么了,意味着,人族核心力量的倒塌,上界与天外天之间实力天平的正式倾斜,真到了那一刻,可能上界、人间,就都完了。

    所以,他不能死!

    “来啊!”

    丁牧宸禁不住哈哈大笑,道:“让我看看你们这些恐惧心魔的心田深处,到底种着的是什么样的歪瓜裂枣!”

    说着,他手中扶苏剑一晃,一剑劈向了左侧的恐惧心魔,同时蕴剑湖嗡嗡颤鸣,第一把本命飞剑冲出蕴剑湖,化为一片灿烂若星河般的剑光,转眼间就将那恐惧心魔的身躯撕成了千万道,直接湮灭掉了。

    丁牧宸的本命飞剑,不到生死之间绝不会祭出,但一旦祭出,就必分生死!

    而这第一把本命飞剑,  名为“希然”。

    扶苏剑剑光暴涨,丁牧宸一声低喝,几乎将扶苏剑给压弯了,旋即一剑落下,将另一个恐惧心魔给一剑斩杀,漫天紫色血雨落下。

    “丁小子……”

    忽地,一道声音在丁牧宸的心中响起,是王老道的声音。

    当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丁牧宸立刻眼圈一红,真的完了,这声音之中阴气远胜于阳气,是王老道的一缕残魂发出的声音。

    堂堂的纵横家、兵家鼻祖,难道就这么悄无声息身死道消了吗?

    “临界,开道!”

    丁牧宸有些心乱,再也顾不得藏私,第二把本命飞剑冲出蕴剑湖,“唰”一声化为一缕缕密集剑光朝着深渊底部贯穿而去,而丁牧宸则驭动一缕剑光,笔直的朝着下方沉了下去。

    飞剑“临界”爆发出漫天光辉,带着丁牧宸笔直下沉近千丈,终于来到了天魔深渊的底部,上方,无数心魔桀骜怒吼,但却被丁牧宸挥出的一道剑罡尽数抵挡在外。

    “唰~~~”

    他一袭青衫,背着空剑鞘,身形飘然落在了深渊底部,前方,一具具恐惧心魔的尸体横亘,周围的岩壁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剑痕,显然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而就在尽头,一个宛若枯木般的身躯靠着岩壁殉界了。

    “老道……”

    丁牧宸身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目中泪水滚滚,单膝跪在了王老道尸体的前方:“我来迟了,对不起……”

    他看向王老道的尸体,尸体上纵横交错着许多伤痕,一半的身子都被烧成了灰烬,另一条手臂则被恐惧心魔也一口咬碎了,死状极为惨烈。

    “唉!”

    不远处,传来一声叹息,只见一具恐惧心魔的尸体之上,坐着一道虚影,正是王老道的残魂,他一脸坦然的坐在那里,拧开酒葫芦,咕咚咕咚的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笑道:“冬藏姑娘的杏花酒,真是回味余长啊……”

    丁牧宸猛然起身,泄愤般的一拳扫过,拳风激荡,老道的虚影缓缓有些摇曳。

    他带着哭腔怒道:“为什么不跟我一起来,这上界就你王诩一个人能打是不是?如今死了,还死得这么难看,这就是你王老道想要的结局?”

    “哼!”

    王老道依旧一口一口的喝着酒,笑道:“堂堂兵圣,哭什么鼻子,丢人不丢人啊……死就死了呗,反正也活了许多年月了,就是有点可惜,再也喝不到人间的酒了……”

    丁牧宸身躯微微一颤,在王老道面前坐下,也摘下了腰间的红葫芦,一大口酒下肚,眼眶里泪水盘旋,道:“不用担心,老子以后每年清明给你烧几坛酒过去。”

    “无所谓了。”

    王老道笑道:“吾乃人间豪杰,去了地府也能凭着三十六口剑将地府搅得天翻地覆,我就不信那阎王老儿能不送几坛酒。”

    丁牧宸青衫飘飘,又喝了一口酒,但就在大口饮酒的时候,眼角泪水滚滚滑落,他有些想不明白,王老道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也会死,堂堂的纵横家、兵家、道家鼻祖之一,论世上谁的学问最高,恐怕都绕不开这老道。

    这样的人,就这么寂然无声的死在了这种鬼地方,苍天真的睁眼了吗?

    “行了行了。”

    王老道一脸嫌弃:“少给老子惺惺作态了,这般的儿女之态可不太像是你丁牧宸,你能一人一剑闯到这里还没死,说明你确实比老子能打,但也就能打罢了,论心态,老子王诩可比你丁牧宸稳太多了。”

    丁牧宸哈哈一笑,擦了把泪水,道:“行,你心态最好!”

    说着,他看着王老道风中的残魂,在这种天魔深渊、心魔气息膨胀的地方,根本保持不了多久恐怕就要魂飞魄散了。

    他皱眉道:“行啦,还有什么遗言,赶紧说,别等到一会想说都没机会说了。”

    “也是。”

    王老道拍拍腰间的酒葫芦,笑道:“这人间的酒啊,就喝到这里,下辈子再喝吧。”

    说着,王老道起身,以残魂之力一脚踢开了一具不败心魔的尸体,道:“丁牧宸,你看看这边,算是我王老道死前对人族最大的贡献。”

    “嗯?”

    丁牧宸急忙飘然而至,却发现天魔深渊的底部竟然有一道不起眼的裂纹,当他眯起眼眸洞察的时候,就发现这裂纹深处竟然有一缕缕的心魔气息残痕,一时间,丁牧宸心神大震:“怎么会这样?天外天与上界的界壁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缝隙?”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王老道沉声道:“天外天的心魔无孔不入,我们本以为守着一座远古诸神时代的封神台就能镇得住万千心魔了,却不想他们早就另辟蹊径,在天魔深渊中找到一条前往三界的入口了。”

    说着,老道抬起一根手指,剑指一落而下,顿时推衍出了时光流逝的速度,将时光向前追溯,转眼间,丁牧宸就看到了一道道手持油纸伞的血色萤火不断从缝隙之间离开天外天,潜入上界去了。

    “执伞心魔?”

    丁牧宸皱着眉头。

    “嗯。”

    王老道淡然道:“我回溯看过了,至少有一百万头执伞心魔已经潜入上界了,但缝隙的另外一头我身在此地是看不透的,只知道已经有上百万心魔进入了上界,却不知道在何处。”

    丁牧宸神色凝重:“我坐镇封神台已久,上界各山也皆有飞升境坐镇,如此庞大数量的执伞心魔必然有人能发现,可偏偏没人发现,说明有人在接引这些执伞心魔。”

    “玄机就在这里了。”

    王老道皱眉道:“上界已经有人与天外心魔勾结了,至于所谋划的是什么,不得而知。”

    丁牧宸目光冷冽:“区区的执伞心魔,我一拳能轰杀上千个,就算是百万执伞心魔真的到了上界也有诸多十三境、十四境坐镇,我们有何足惧?”

    “如果他们的目标不是上界呢?”

    王老道目光淡然。

    一时间,丁牧宸眉头紧锁:“你是怀疑……他们是想以百万执伞心魔倾泻到下界,再以下界的动乱来倒逼上界,使得我们这些坐镇上界的圣贤不得不重新洗牌?”

    “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路数。”

    王老道似乎有些疲惫,道:“我已经没有心力再为上界推衍谋划了,好在……儒家还有至圣先师,道家还有道祖,你们兵家有你和兵祖,有诸位圣贤在,我王诩也就再无牵挂了,剩下的那些棘手事,就与我无关了。”

    “丁牧宸啊……”

    王老道怀抱着黄葫芦,抬头看向那位年轻兵圣,笑道:“其实啊,林昭送我的这只黄葫芦,我一直都很喜欢的……可惜,这缝隙得有人来堵上,最后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忙?”丁牧宸皱眉。

    王老道咧嘴一笑:“一剑砍碎黄葫芦和里面的剑泥,我王诩要效仿一下女娲补天,用自己一生的大道来堵上天魔深渊中的这个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