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天衣无缝(最从容计划)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要发生什么事了?”玛丽安问。

    “别着急。”达娜告诉她,“你会得到保护的。”她迅速做出决定:“玛丽安,我们将要做一个实况访谈,我会把录音移交给联邦调查局。等我们一完成访谈,我就会让你离开这里。”

    外边,有急速停车的刺耳尖叫声。

    玛丽安匆忙走到窗前:“噢,我的上帝!”

    达娜走到她身边:“怎么啦?”

    西默。伦巴多正在下车,他看看房子,然后,朝门口走来。

    玛丽安结结巴巴地说:“那就是——那——那个人,在卡尔被杀的那天,来这里找卡尔。我确信是他做的谋杀。”

    达娜抓起电话,迫不及待地拨号。

    “霍金斯先生办公室。”

    “纳丁,我必须要立刻跟他说。”

    “他不在,他应该会回来了,大约——”

    “那让我与奈特。埃里克逊谈谈。”

    霍金斯的助手奈特。埃里克逊来接电话:“达娜?”

    “奈特——我需要尽快获得救助,我有一个爆炸性新闻消息,我想要你来保护我的生命安全,立刻就来。”

    “我不能那么做。”埃里克逊拒绝,“必须要汤姆批准。”

    “没有时间那么做了。”达娜发火了。

    窗子外边,达娜看见西默。伦巴多朝前门口走来。

    在新闻大篷车上,弗农。米尔斯看看表:“我们还要不要做这个访谈?我有约会。”

    在屋子里边,达娜在说:“这是生死攸关的事,奈特,你必须要让我生,看在上帝份上,现在就要!”她砰地放下话筒,走到电视机前,调到六频道。

    播放的节目是一个肥皂剧,一个年老的男人正在对一个年轻妇女说:

    “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我,不是吗,克里斯蒂?”

    “事实上,我是太了解你了,那就是为什么我想要离婚,乔治。”

    “有其他人吧?”

    达娜匆忙走进卧室,把那里的电视机也打开。

    西默。伦巴多已经到了前门,开始敲门。

    “不要开门。”达娜警告玛丽安。达娜查验确信她的麦克风开着。门上的敲击声更大了。

    “我们出去。”玛丽安悄悄说,“后面——”

    片刻后,前门被打破,西默冲进屋子,把门在身后关上。他在屋子里找寻两个女人:“女士们,我已经看见你们两个了。”

    达娜不顾一切地朝电视机瞥了一眼。

    “要是有其他什么人,那也是你的错,乔治。”

    “也许我是有错,克里斯蒂。”

    西默。伦巴多从口袋里取出一支22口径半自动手枪,开始调节消音筒。

    “不!”达娜说,“你不能——”

    西默抬起枪:“闭嘴,到卧室里来——来呀。”

    玛丽安喃喃自语:“噢,我的上帝!”

    “听着……”达娜说,“我们可以——”

    “我叫你闭嘴,现在出来。”

    达娜看着电视机。

    “我总是相信第二次机会,克里斯蒂,我不想失去我们曾经拥有过的——我们还能再拥有。”

    同样的声音从卧室的电视机上传出回声。

    西默命令:“我叫你们两个出来!让我们了结。”

    在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试探着朝卧室走时,角落里摄像机上的红灯突然亮了,克里斯蒂和乔治的图像从屏幕上隐去,一个播音员的声音在说:“现在,我们中断节目,给你插播一段惠斯登地区发生的实况新闻。”

    肥皂剧褪去,戈曼起居室突然呈现在屏幕上。达娜和玛丽安出现在前景,西默在背景。等西默在电视上看到自己时,他莫名其妙地停下来。

    “什么——见鬼了,这是什么?”

    在大蓬车上,技术员们看着新闻图像在屏幕上闪现。“我的上帝。”弗农。米尔斯惊骇地说,“我们还活着!”

    达娜瞥了一眼屏幕,默默祈祷,她转脸面对摄像机:“这是达娜。埃文斯,从几天前被谋杀的卡尔。戈曼的家中给你报道实况。我们正在访谈一个人,他有一些关于谋杀的信息。”她转脸面对着他,“那么——你愿意告诉我们确切发生了什么吗?”

    西默在那里呆立着,看着屏幕上的自己不能动弹。他惶恐地舔舔嘴唇:“嗨!”

    从电视机里,他听到自己在说:“嗨!”接着,当他朝着达娜移动时,他看到他的图像也在动:“什么——见鬼了,你在做什么?这是哪出诡计?”

    “这不是诡计,是我们在播音,实况转播,有两百万人在看着我们。”

    伦巴多看着他在屏幕上的图像,慌忙把枪放回口袋里。

    达娜瞥了一眼玛丽安。戈曼,然后,又朝眼角里的西默。伦巴多看过去:“彼得。塔吉是谋杀卡尔。戈曼的后台吧,不是吗?”

    在戴利楼里,尼克。里斯正在办公室里,一个助手匆忙冲进来:“快!快看这个!他们在戈曼的房子里。”他把电视调到六频道,图像在屏幕上闪现。

    “是彼得。塔吉叫你杀卡尔。戈曼的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关掉见鬼的电视机,在我——”

    “在你什么?你要在两百万人面前杀我们吗?”

    “上帝呀!”尼克。里斯大喊起来,“快发出巡逻车去那里,快!”

    在白宫的蓝屋里,奥里弗和珍目瞪口呆地正在看着“wte”电视台。

    “彼得?”奥里弗愚钝地说,“这我不能相信!”

    彼得。塔吉的秘书匆忙跑进他的办公室:“塔吉先生,我想,你最好打开六频道。”她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又匆忙走出去。彼得。塔吉迷惑不解地目送着她,拿起遥控器,按下键,开启电视。

    达娜正在说:“……彼得。塔吉也要为克洛伊。休斯顿的死负责吗?”

    “有关那个,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必须去问塔吉。”

    彼得。塔吉看着电视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可能发生啊!上帝不会对我这样做啊!”他一下子跳起来,匆忙向门口扑去:“我不会让他们抓到我,我要藏起来!”可是接着,他又停下来:“去哪里?我能藏到哪里去?”他慢慢走回桌子,瘫倒在椅子里,等待着。

    在办公室里,莱斯丽。斯图尔特正在震惊地看访谈。

    “彼得。塔吉?不!不!不!不!”莱斯丽迅即抄起电话,按了一个号码:“莱尔,停止新闻报道!不必播放这个!你听到我说了吗?这——”

    通过电话,她听见他说:“斯图尔特小姐,半小时前,报纸袭卷街道,你说过……”

    莱斯丽垂头丧气地慢慢放回话筒,看着《华盛顿论坛》的头条大字标题:“对拉塞尔总统宣读谋杀授权”。

    接着,她抬头看到墙上挂着的那幅首页画框:“杜威挫败杜鲁门”。

    “你甚至会比现在还要著名,斯图尔特小姐,整个世界都将知道你的名字。”

    明天,她将是世界的笑柄。

    在戈曼家中,西默。伦巴多终于得出一个结论,他发狂地盯着电视屏幕上的自己说:“我要从这里出去。”

    他仓忙扑到前门,打开。已经有半打车队厉声呼啸着停在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