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梅花相师 > 第640章 两个女人

第640章 两个女人

    第六百四十章两个女人

    慢慢的黑气终于没有了,在这里没有用“散尽”一词就知道此时黄争的震惊了,虽然刚才他已经有所预料,但当看到这一幕时,再听着石清流不合时宜的狂笑时,黄争可以说是十分惊骇不已。

    这一幕有点像金老先生的小说《倚天屠龙记》电视版本当周芷若施展九阴白骨爪的那个场景。

    但此刻的石清流并非施展“九阴白骨爪”,手法上还是不一样的。

    她是吸,把白狼的百年修为从天眼之处吸干了。

    所以刚才才不用散尽,因为代表着阴灵之气的黑气已完全进入到石清流体内。

    白狼做梦也没有想到石清流速度比她更快,而且重生后根本不怕阴灵之气。

    她一出手就多制住了白狼,再催其逼出所有修为,再一点一点的吸干净,直到最后死去。

    可想而知白狼死时得意的笑布在脸上,但现在却变得异常恐怖了。

    “你,你怎么吸干了他的修为?”

    黄争还是多此一问。

    “是和本来的计划有点差别,还要谢谢你提醒我。

    你说你刚才所做就是要让他阴阳气相互消耗最后点他死穴而死。

    我在想他百年修为来之不易,而且他们都是我的后世子孙,阴灵术本也是我传给他们的,现在他们死了再还给我也是理所当然了。

    所以我才让他养精蓄锐,吃好喝好,而且不给他任何压力,让他可以恢复元气。

    其实你不用疑惑,我们是打通了玄关之人,可以感悟到天地之间的灵气,当然也可以把这些灵气吸为己有了。”

    石清流说完恢复原样,最后的话像是在提醒黄争,她用了“我们”两字,意思是她和莫静梅。

    那么言外之意就是她会的其实莫静梅也会,那么除了今天还有什么时候发生过这种事呢?

    青龙洞,马乘风的死,死后元气修为也是被吸干的。

    “清流,其实他命数如此,死也就死了,并没有什么不妥。

    大道修行盗天地日月精华为己所用无可厚非,毕竟天地自然精华生生不息。

    但人的修为精元不一样,它们可以随灵魂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我们人的一生都在走两条路,一条是生命由生到死的命运之路,第二条是灵魂修行之路,第一条经历生到死死到生,第二条则是漫漫的长路。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施展这种邪术,他们既然已经死了,该他们带走的就由他们带走,任何人都无权剥夺。”

    黄争不想过多指责石清流,但还是讲明了自己的原则。

    “看你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事一样,如果换作她你还会这么指责吗?

    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也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有权管教他们。

    你呆着干什么,还不快来按计划处理。”石清流显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黄争知道青龙洞的事就是莫静梅做的,而相信当时石清流就在暗中观看,所以后来石清流才会十分疑惑不解的(读者们可以回想当时章节其实有很多细节留下)。

    黄争无可奈何只得走了过去抱起白狼的尸身来布置一下白狼自然死亡的现场。

    而石清流看了一眼黄争心有不忍,她知道黄争心里的纠结与矛盾,但善良的本意还是很快被欲望所吞噬,她转身就朝外走,这些小事并不需要她亲手来做,有黄争就可以了。

    一个百多岁老人的死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就算不生病睡一觉可能就与世长辞了。

    而且对一个才死了亲侄儿,倍受打击的老人,独自在祠堂烧纸祭奠已故亲人,再独自喝酒,最后悲痛而死就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黄争忙完这些还是独自坐下看着祠堂里油灯后白云天的遗像,再看看歪倒在地的白狼,心里充满了巨大的讽刺。

    叔叔杀侄儿在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大宋大明就有典型的例子,那是为了皇位。

    普通人和皇家争位相对而言其实都是一个样的,都是欲望吞噬了善,而无视了道。

    现在石清流亲手杀了白狼其实还是一个道,似乎也是轮回报应而已。

    黄争胸口依然很疼,他知道这也是石清流的一个计谋。

    因为黄争受了伤,实力就会大打折扣,自保不足。

    明天就去天门山,进了洞后会发生什么已经无法预料,更不敢去预料,纵然他是梅花相师,但他怕算到不好的结果。

    刚才石清流的好意提醒已经暴露出了对莫静梅的敌意,如何化解两个女人的矛盾还真不是黄争这个身处漩涡中心的人能一时想到的。

    不过当黄争看着外面渐白的东方时,他心里的纠结也慢慢释然,毕竟人世间小小的恩怨情仇在大自然面前都微不足道。

    太阳每天都会升起,又每天都落下,一天之内阳光照耀下的人世变化相当于没有变。

    面对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就安之若命吧!

    ……

    ……

    “江城子,他们走了,我们也走吧!”

    大郎还是征询着后排的江城子。

    他们三人也准备开车去天门山,当然也监视着黄争一行人的行踪,刚才黄争一行人两辆车已经从加油站开走了。

    “不急,他们是去办苗王墓的事,与我们无关,再等等。”

    江城子眼晴看着车窗外过往的车辆显得有些犹豫。

    “江城子,你不会真的喜欢上黄争了吧?”坐在副驾的二郎忽然间冒出一句不合时宜的话来。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不过只是觉得像他这样敢担当又睿智的男人现在社会实在太少了。”江城子还是一口否认自己会喜欢黄争,但语气却不像见到黄争时了。

    有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恨也会变成莫名其妙的爱。

    “如果一个杀手有了感情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大郎好心提醒江城子。

    “不用你提醒,我们跟上刘黑龙的车。”江城子看着两辆豪车路过。

    “为什么,不是答应了黄争吗?”

    “你觉得我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吗?”江城子反问大郎,言外之意就是说自己是一个不守信用的人,这其实很反常,坏人从来也不说自己坏的。

    “那好吧,走了。”

    大郎一脚油门车子还是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