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卖身后,我成了一家之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家信

第一百三十二章 家信

    杨盛垂着眸,身形颓败,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真像。

    和芸娘小时候一般。

    “婶娘怎么会让你来的。”

    两人之间的气氛冷了许久,最后还是冯淑珍率先开口问了话。

    只要一想到那人,冯淑珍就会不自觉的两手发颤。

    若不是她,自己也不会到千里之外的清水镇来。

    就算老天眷顾让她遇见了孩子他爹,可自己到底十五年没能再看见爹娘一面。

    心里还是怨恨的。

    “我娘半年前已经病逝了。”

    杨盛抿着唇开口说道,只微微抬了抬头,却又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嗯。”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冷了下来。

    正尴尬着,只听见脚步声过来,张婶已经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走了出来。

    “面好了,先吃吧。”

    将面碗放在了桌旁,她这才朝着冯淑珍看了过去。

    只用眼神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上她的视线,冯淑珍只摇了摇头,随后抱着收拾好的东西进了后院。

    “你且先吃着,若是不够,再开口就好。”

    丢下一句话,张婶便赶忙跟在了冯淑珍的后头,只留下杨盛一个人坐在铺面里。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面条,杨盛鼻尖又是一酸,这么些年他一直从未忘记过芸娘一日。

    即便他心里知道自己的阿娘是横在两人之间的那根尖刺,可他还是来了。

    他不愿意当真与芸娘再无交集。

    即便是与她此生无缘,那自己就在这边上买下一套宅子,往后能日日瞧着她,那也是好的。

    “淑珍,你这是怎么了?”

    “张姐姐,我没事。”

    冯淑珍摇摇头,面上十分勉强。

    “不愿说就不说了,你就只告诉我一句,外头那人是好是坏,若是坏的,我这就去找你张大哥回来将人赶走,若是认得的……”

    话说到这儿,张婶也微微犹豫起来。

    那男人看着淑珍的眼神实在熟悉,只怕两人之间也有渊源。

    如今苏老二已经走了小半年了,她自然也想淑珍能有个归宿。

    光是这两个月里在面馆中偷瞄淑珍的浪荡子就不下五个。

    若是能有个人护着,也是好的。

    “是故人。”

    冯淑珍望着一旁玩耍的两个女儿,微微叹了口气。

    是故人又如何呢?

    如今已然是物是人非。

    只当不认识便好了。

    “如今临到过年,他怎得还往这清水镇来?莫不是特意来寻你的?”

    张婶微微蹙眉,余光瞥向了冯淑珍。

    两人之间定有关系。

    就是不知道淑珍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家里如今该是没人了吧……”冯淑珍淡淡开口,心里却还带着些怨恨。

    若是那日,他没有离开家,也不会变成如今这般了吧……

    “阿娘,阿娘,要抱抱!”

    苏晴突然小跑过来抱住了冯淑珍的腰,怀中女儿玩闹之后两颊酡红,额头上的细碎短发被汗打湿,看起来更添几分可爱。

    冯淑珍也一下子软了心肠。

    “慢些跑,莫摔了。”

    捏着帕子给女儿擦了汗,冯淑珍这才又拉着苏静给她擦了擦脸。

    “既然这样,那就先莫要赶人走了。我瞧他那样子,应该也是一路辛苦着过来的。

    而且你这十多年都没能碰见个故人,也正好问问你家里的事情。”

    她们只知道淑珍是外乡人,家里遇见了事情被苏老二救下,这才跟着他来了清水镇。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也都并不清楚。

    只是这十几年里也没听她说起过娘家的事情。

    最开始那两年还能看见她托人写家书送回去,后来就再没见过了。

    听她如此说,冯淑珍这才回过了神。

    可一想到自家的那些人,她又微微低下了头。

    她还能奢望什么呢?

    一开始她们将自己送去杨家,自己就不该再奢望所谓亲情的。

    只是后来杨盛对自己好,杨家人也没有提过去衙门入籍的事情,她才能一直是个良籍。

    “淑珍……”

    看出她的情绪有些不对,张婶也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淑珍嫁来十几年,她那娘家人不说来瞧瞧,可家书总该送一封来的。

    既然没有,那只能说明淑珍在他们的心里并不重要。

    既然是这样的家人,自己又何必提起?

    “想姐姐我没事,我会去同他说清楚的,到时候咱们快些收拾了铺子,也好等着过年。”

    冯淑珍笑得勉强,看见她的表情,张婶还想再说什么,却是开不了口了。

    淑珍与那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她并不清楚,不该再多嘴多问的。

    “好。有什么事再叫我就是了,小晴和小静我会看着的。”

    “麻烦姐姐了。”

    与张婶道了谢,冯淑珍这才回了铺面。

    杨盛正狼吞虎咽吃着面条,听见门帘被人掀开,这才赶忙停下了动作。

    一扭头瞧见是冯淑珍过来,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慌乱。

    “芸娘。”

    胡乱的擦了把脸,他这才有些拘谨的坐直了身子。

    三十多岁的男人再不是少年。

    当初的清润也已经被岁月打磨变得沉稳。

    可面对年少时的爱人时。

    他依旧平添了几分慌乱。

    “你吃了面就走吧,这是我姐姐的铺子,她们还要收拾着准备过年,不好在这儿多待。”

    “好,我知道了。”杨盛赶忙点头应下,吃面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见他如此慌乱狼狈,冯淑珍一时间心头滋味翻涌,说不出的闷。

    他又做什么要来清水镇呢?

    “芸娘,我还没问你,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一碗面吃了个溜干净,杨盛这才抬头看着冯淑珍问道。

    他怕芸娘这些年过得不好,这样的话他会心疼内疚。

    又怕芸娘会忘记自己。

    他本不该如此贪心的。

    “挺好的。”冯淑珍拉开了一旁的凳子,却没抬眼看他。

    “那就好,那就好。”杨盛点点头,低声呢喃道。

    好就行,好就行。

    “还是要谢谢婶娘,若不是她,我也不会和孩子他爹认识。就是可惜,这么多年也没能当面与她说一声谢谢。”

    “芸娘……”

    看她神色冷淡,杨盛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

    他看过了芸娘托人送回去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