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乱世:从照顾嫂嫂开始修行 > 二十九 捕快到来

二十九 捕快到来

    在农村里就是这样,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乱嚼舌根。

    只要没有农事,闲下来的时候,好多村里人便会围坐在一起,男的跟男的坐一起,女的跟女的坐一起,大家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尤其是村里的那些婆姨,最喜欢聊些八卦,风言风语的。

    陈墨对此是深有所感,就比如有一次他回老家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以前的初中同学,是个女的,两人好多年没有见过面,陈墨就请她回去做客。

    结果第二天村里就传她有女朋友了,甚至有一些老者直接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而现在,陈大和原身的父母都已经走了,就剩下他和美艳的嫂嫂朝夕相处的。

    孤男寡女,村里人不议论才怪了。

    尤其是这种兄终弟及的事,在民间很常见。

    甚至有的偏僻乡村,家里穷,还有兄弟两娶一个妻子的,共用...

    甚至,陈墨之前考取童生的时候,还听人说,现在的天子,把先帝的两个妃子纳入后宫,还生了孩子。

    而且陈墨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在网上什么肮脏事没有见过,接受能力肯定是比这个世界的人强的。

    自然,脸皮也比较厚。

    况且民间风俗允许,只不过睡了自家嫂嫂,有什么坏名声的。

    陈墨不在乎,一手搂住韩安娘的腰肢不松,一手在其磨盘上轻拍了下:“只要能和嫂嫂在一起,名声什么的也不在乎。

    有一点嫂嫂恐怕不知道,当时娘让你给老大为妻,除了冲喜外,若是老大没有挺住,就让我……”

    陈墨摘着硕果,低声的在韩安娘的耳边说着。

    “叔叔...”韩安娘娇躯扭动着,她想起了婆婆离去前,叮嘱她的话,让她好好照顾叔叔。

    是这个照顾吗?

    不过来不及给她多思考,只见一阵阵雄性气息滚滚袭来,韩安娘顿觉娇躯颤栗,芳心生出一股羞臊:“叔叔,不要...”

    ……

    陈墨总算明白“女人会影响男人拔刀”这句话的真正意思了。

    这具身体终归是对“爱情”太过渴望了,又是最具战斗力的年纪,使得他早饭都没吃,刀也没挥,一上午就光和韩安娘探讨人生哲理了。

    可谓是此间乐,不思刀。

    而这就导致...

    韩安娘可怜的抱着被子,蜷缩在炕角落里,一双秋眸盯着陈墨,成熟的脸蛋上有些委屈、紧张和害怕。

    想起刚才陈墨那模样,她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他就像是一头大饿狼,而她就是小白兔,恨不得把她吃干净,骨头都不吐。

    陈墨不是什么感情小白,看到她的样子,顿时明白了什么。

    当即一把强硬的将韩安娘搂入怀中,各种情话张口就来。

    没读过书,字都认识不多的韩安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顿时被哄的服服帖帖的。

    ……

    两天后。

    陈墨在院子里挥着刀,韩安娘在屋里鞣制着熊皮,头上发髻上插着陈墨所送的玉簪,面前摆着一盆炭火,偶尔抬头看一眼院里练刀的陈墨,被发现后,立马便会害羞的低下头,心跳加快,一副已然坠入爱河的场景。

    对此,陈墨只是笑了笑。

    想必各位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都体验过这种画面,几乎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陈墨曾创下过连续一周没出过门,往死里造的那种。

    现在只过了两天,可见陈墨想要变强的毅力有多么坚定。

    【挥刀次数+1,破魔刀法经验+1。】

    【挥刀次数+1,破魔刀法经验+1。】

    ...

    他的伤口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结痂,两天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因此挥刀起来,没有一点影响。

    这时的他,已经能够自由收放破魔刀法所带来的“刀气”了。

    这样能够避免练刀的时候,刀气外放,无故伤人了。

    【姓名:陈墨。】

    【年龄:16。】

    【功法:养血术(小成112.1\/500)。】

    【境界:炼皮(九品)】

    【力量:38+31。】

    【技能:破魔刀法(中级\/)。】

    陈墨喘了口气,回屋喝口茶水后,继续出来练。

    就在这时,他敏锐的听到踩雪的声音传入耳中。

    很快,四名身穿灰衣,胸口上画着一个“捕”字的捕快出现在院外。

    坐在屋里偷看陈墨的韩安娘,率先发现院外的捕快,吓得唰的一下站起身来,面露恐慌。

    官差进村的时候,村里可有不少人看到了,得知是去陈家的时候,顿时三三五五的凑着,远远的望着陈家,各自小声议论,但声音很小,生怕被其他人听到似的。

    有不少人幸灾乐祸,毕竟现在全村就陈墨过的最好。

    总有人是看不得别人好的。

    陈家院外。

    带头的捕快趾高气扬,带着一股傲气,道:“谁是陈墨?”

    结果话音刚落。

    只听得的“嘭”的一声巨响。

    四名捕快只见得院中正在挥刀的少年,猛的挥出一刀,然后那少年面前的篱笆,好似被一股力量击中,顿时四分五裂,竹屑、积雪纷飞。

    陈墨收刀,目光看向院门口的捕快,平静道:“我就是陈墨,你们找我有事吗?”

    “咕噜...”四名捕快不由的吞了口唾沫,手下意识的放在刀柄上。

    带头的捕快深吸了口气,上前一步,语气都弱了下来:“那个...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来向你了解一些事。”

    “哦。”陈墨露出笑容:“那几位大人里面请。”

    随后,陈墨对着屋里的嫂嫂吆喝一声,道:“嫂嫂,有贵客上门,看茶。”

    “啊...好...好。”韩安娘慌张的放下手中的兽皮,小跑进厨房。

    四名捕快一进屋,就看到了地上的熊皮,浑身不由得再次一震,带头捕快下意识的说道:“这是...”

    “哦,这是熊瞎子的皮毛。”陈墨随手将地上的黑熊皮捡了起来,扔到角落里,道:“前几天上山打猎,不小心遇到了黑熊。

    大人,你们也知道,冬天的熊瞎子脾气最是暴躁,总追着咱不放,没办法,咱只能将它打死,扒了皮毛。”

    四名捕快:“……”

    “大人别站着,请坐。”陈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