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被逼嫁奸臣,她破罐破摔了 > 第210章 杀不死就下毒

第210章 杀不死就下毒

    苏晓第二天出宫去找李神医。

    他从李神医那儿取了一些毒药。既然派人暗杀不行,那就在吴若兰的饭食中下毒。

    她微服出宫,为了不暴露李神医的所在,通常坐马车到李神医的住处附近下车,然后步行一段路。

    但这一次她的行踪被人盯梢了,她完全不知道。

    暴露苏晓行踪的人是卢迟。

    他告诉邵灵涓只要在李神医的住处附近派人盯着,早晚能等到苏晓。

    卢迟因为成功摧毁了苏晓与太后之间的联盟,韩瑜然让秀秀给他把余毒全解了。

    所以卢迟现在很想苏晓死。

    他深知她的恶毒与残忍,如果她不死,自己说不定哪天就死在她手上了。

    苏晓从李神医的宅子出来之后,立即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是一条偏僻的巷子,当时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替李神医找了这处偏僻的宅院。

    偏僻的巷子,七拐八绕,幽深阴暗。

    她似乎听到身后有沙沙的脚步声。

    她猛地掉头,大喝一声:“谁?”

    这时就见她的前后方出现了十来条身影。

    其中一人喊道:“杀了她!”

    十来个人举着刀向她扑来。

    与此同时,巷子中又冲进来数十条黑影,其中一条黑影喊道:“快,保护主人!”

    这些人是苏晓的的暗卫。

    此时,韩瑜然和顾大嫂正趴在某个墙头看热闹。

    卢迟同样将李神医的住处透露给韩瑜然,所以她让胡雪牛派乞丐们在附近盯着,如果有情况就给她报告。

    “夫人,咱们是看戏,还是要帮着哪一边?”顾大嫂问。

    韩瑜然答:“看戏吧!”

    如果邵灵涓的人杀了苏晓,那就是她命中该绝,如果苏晓不死,得知邵灵涓要杀她,底下一定有好戏看。

    她一定知道卢迟已背叛她,以她睚眦必报的性格,邵灵涓和卢迟都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自己才会帮卢迟解毒,还轻易地放过了他。

    善恶到头终有报,他一定逃不掉的!

    巷子里二十多条人影打成一团,刀剑之声不绝于耳。

    苏晓被她的暗卫严密地保护在他们中央。

    打斗过程中,不断有人惨叫着倒下,

    最后,苏晓的暗卫更胜一筹,邵灵涓的人死的死,跑的跑,伤的伤。

    “不用追了!”苏晓喝止,指着地上两名伤员,说道:“带回去审问一下是谁派他们来的!”

    一行人背起那两名伤员,保护着苏晓快速出了巷子。

    韩瑜然拍拍顾大嫂,“咱们也回去吧!我得安排秀秀进宫,让她在兰馨宫待着。”

    苏晓来找李神医,保不齐是想害顾寒的母亲,有秀秀在兰馨宫守着,她就不怕了。

    苏晓回宫时,已经审出要杀自己的人是邵灵涓。

    她早就觉得邵灵涓异常,这回坐实了。

    邵灵涓要杀她,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卢迟叛变了,想脱离自己的控制,他一定和邵灵涓说了实话。 所以太后和邵灵涓才会突然对她翻脸,甚至邵灵涓恨她入骨,要杀她。

    该死的卢迟,一件事情没做成,反倒成了个累赘。当初真不该救他!

    但卢迟这种贪生怕死的人中了李神医的“不死不休”,还敢背叛她,看来是体内毒已解了。

    她拿出一个小纸包,递给贴身宫女,吩咐:“送给御厨房的黄嬷嬷,加到兰馨宫那边的饭食中!”

    贴身宫女走后,她展开纸,提笔写了一封信。写完封好信封,吩咐另一名宫女,“出宫给邵灵涓送信。”

    秀秀进了兰馨宫。

    第二天到了午膳时间,几个小太监给兰馨宫送来饭菜。

    摆了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看起来十分诱人。

    小太监们摆好菜刚想走,被秀秀叫住了。“别走,还没试毒呢!试完没毒再走不迟!”

    宫女芳草赶紧拿出试毒的银针,往每只菜盘里戳了一遍。

    所有的菜戳完,银针还是银灿灿的。

    小太监们又想走,秀秀说道:“银针试不出毒不代表没毒!”

    几个小太监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宫内都这么试毒,难道你还能有什么新花招?

    只见秀秀拿起一双筷子和一只空盘子,将每种菜都煎了一些放在盘中。

    然后端着盘子吃了起来。

    才吃了几口,秀秀就杏眼圆睁,喝道:“这菜有毒!你们快交代,是你们谁下的毒?”

    两个小太监吓得浑身一抖,赶紧跪下叩头,“姑娘饶命啊!我们两个只负责送饭菜,这饭菜有毒,我们一点儿也不知道!”

    “哦!那是谁让你们送来的,这饭菜又是谁做的?”

    小太监们把知道地都老实交代了一番。

    目标锁定到了御厨房的黄嬷嬷身上。

    晚饭时,御厨房的黄嬷嬷突然失踪了。

    夜晚,韩瑜然又悄悄到了兰馨宫。

    “母亲,黄嬷嬷交代了,是苏晓让她在饭食中下的毒。要毒死兰馨宫的人。”韩瑜然说道。

    吴若兰抹眼泪,“晓晓怎么变成这样了?”

    韩瑜然宽慰她,“母亲,你想想,她十岁那年,就能欺骗顾寒,说是他的救命恩人。之后她的所作所为更是越发变本加厉。她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她不配你为她伤心!”

    韩瑜然心想,你还同情她,上辈子你儿子为了她鞠躬尽瘁,却死那么惨。

    吴若兰点点头,彻悟地说道:“母亲明白。她这种性情一旦得了高位,不会让我们一家子有好下场!”

    韩瑜然赞许地点头,“母亲说得太对了。我和顾寒的意思。既然皇帝有意立简儿为皇长孙,母亲不妨推进一步。顾寒的西北军曾被迫与大夏的朝廷军为敌,任何一位皇子称帝,将来都会对我们一家起杀心。所以唯有简儿坐上这个位子,我们才是安全的!”

    “母亲支持你们!”吴若兰说道:“我明日就求见皇上。” 话虽说得直爽,但吴若兰心中却有些迟疑,她对顾寒没有尽过一天的抚养责任,心中愧对无比,想设法弥补,可是她不愿再和皇帝复合,她的心里横亘着吴家满门的鲜血和死亡,皇帝只会让她感到厌恶,不再有丝毫爱意。

    韩瑜然看出她的犹豫,“母亲,我和顾寒不会要求你为了简儿的皇长孙之位做出唯心之事。明天只是一个试探!”

    韩瑜然和顾寒早就商议好,如果皇上能直接封简儿为皇太孙那再好不过。如果皇帝对母亲有所要求作为交换,他们不会答应。

    现在顾寒重归西北军,若以西北军的实力与大夏对峙,大夏绝不敢轻易动西北。

    将来,顾寒父子三人好好经营西北,和齐地的叶霁远以及西越的木玉秀联合,西北必然越来越强盛。

    大夏不期西北,西北就与大夏并存。

    大夏若欺西北,则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