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麒麟符 > 第209章 下饵

第209章 下饵

    石兰花关上门往左走了数百步,一个黑影落在石兰花身边,“你查的怎么样了?”

    “回少主,麒麟符就在李坤身上。”

    “你亲眼看到的?”

    石兰花把李坤在酒局上掉落麒麟符一事跟她主子说了。

    黑影思索片刻说道,“这几天你不要轻举妄动,我怀疑李坤请人喝酒是设的一个局,掉落麒麟符是故意给人看的。”

    石兰花往前一步,“少主的意思是李坤故意下饵,等着鱼来咬钩。”

    石兰花的主子点了点头。

    “我们怎么办?”石兰花问道。

    “等,这几天肯定会有人来李坤家,你只要盯好了就行。”

    “知道了少主。”

    “你进去吧,一定要小心,别暴露身份,我回去了。”黑影说完如鬼魅一般消失在黑夜里。

    石兰花走进院子轻轻关上门回了屋里……。

    金鸡报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李坤起身走到院子练起了《慕容心法》……。

    石兰花小腹胀痛,赶紧下床走到院子,李坤正练到《慕容心法》最后一层,整个人悬浮在空中,石兰花看到李坤身旁的石桌,石凳在抖动,而且越斗动越厉害,石兰花感觉到有一股气流直扑面门,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推力,石兰花后退两步,“李公子练的什么功?这么厉害。”

    李坤睁开双眼,双臂用力一展,石兰花砰的一声撞到了墙上,石兰花疼的哭爹喊娘,李坤转过身,“石姑娘你怎么了?”

    石兰花捂着腰,“你练的什么功这么厉害?差点把我摔死?”

    李坤扶起石兰花,“你没事吧?”

    石兰花咧着嘴,“还好,差点让你崩的我小便失禁。”

    “咳,咳,”李坤轻咳两声,“石姑娘要去茅房赶紧去吧。”

    石兰花知道自己失言了,红着脸,捂着腰往门口跑去。

    石兰花拉开大门往外冲,咣的一声又被撞了进来,石兰花捂着胸口喊道,“今天早上这是怎么了?”

    唐倩扶住石兰花,“没事吧石姑娘?”

    “我没事,你先进屋。”石兰花说完就往外冲。

    唐倩一把拽住石兰花,“你干嘛去?”

    “我撒尿,来不及了。”石兰花大声喊道。

    唐倩赶紧松开石兰花,石兰花拔腿往外面跑去。

    李坤看的心里直乐,“你怎么来了?”

    唐倩瞪着李坤,“你会不会说话?你就不会说见到我,你好开心,只要一见面就问我怎么来了,我是不应该来你家?还是不能见你?”

    李坤挠了挠额头,“不是,不是,就是你来了,我感到很意外,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好了,好了,我就随便说说,你别跟我解释这么多。”

    李坤笑道,“好,不解释了,对了,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唐倩使劲砸了李坤两下,“刚才问完,现在又问,我睡不着,想你了行不行?可不可以?”

    李坤揉了揉肩膀,“不问了,不问了,几天不见,力气这么大,砸的我肩膀钻心的疼。”

    唐倩笑眼如花,“是吗?我给你揉揉。”

    李坤抓住唐倩的手,“不用,不用,我们进屋吧,早晨天气凉,别冻着你了。”

    唐倩笑道,“这还像句人话。”

    小铃铛掀开门帘,“你怎么来了?”

    唐倩眼睛一瞪,“你们什么意思?老是问我怎么来了,那我回去了,活的这么不让人待见,太没面子了,以后不来了。”唐倩说完气呼呼的往大门走去,李坤赶紧一把拽住唐倩,“好了,我的唐大小姐别闹了,进屋吧。”

    小铃铛跑到唐倩身边,“唐倩姐姐,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我只是感觉到意外。”

    唐倩一脸不解,“你们有那么多意外吗?”

    小铃铛挠了挠头发,“你们聊,我去下茅房。”小铃铛说完往门口跑去,刚转过门墩咣的一声被撞了回来。

    “今天这是怎么了?要被你们给撞死啊!”石兰花捂着胸口喊道。

    “不好意思兰花姐姐,我急着去茅房。”小铃铛说完跑开了。

    石兰花捂着胸口边走,边嘀咕,“疼死了,疼死了。”

    “哪里疼?我给你揉揉。”李坤问道。

    石兰花停住手,眼睛瞪的像鸡蛋一样,“你确定要帮我揉?”

    李坤刚要说话,唐倩捏紧拳头就砸,“揉你个大头鬼,几天没见变的这么坏。”

    李坤捂着头,“我也是好心啊?”

    唐倩放下手,“我看你是色心泛滥,欠揍。”

    唐倩说完还要打。

    “唐倩姑娘来了,快进屋里坐,早晨外面那么凉。”

    唐倩赶紧放下手,立马一副乖乖女的模样,“伯母,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苏若兰笑道,“没事,我早醒了,进屋里坐,有日子没看到你了。”

    唐倩赶紧跑到苏若兰身边,比见了她亲妈还要亲,小铃铛走进院子看到气的直跺脚。

    石兰花拽了拽小铃铛,“你怎么了?”

    “我,我有病。”小铃铛说完跑进了房间。

    石兰花揉着胸口嘀咕道,“有病?有病还这么大力气?撞的我好疼。”

    “姑娘,要不要清油?上好的清油。”

    石兰花转身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