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相亲当天和豪门大佬闪婚了 > 第834章 强行占有

第834章 强行占有

    夜色下,乔尔年带着一腔委屈与怒意,将车子停在了秦家别墅门口。

    可他并没有进去。

    因为秦蓁蓁离开的前一晚跟他打过招呼。

    她恳求他不要将他们两那晚的事情,告诉长辈们。

    这代表她并不愿意和他在一起。

    他这么气冲冲地去质问她,只会让她更加讨厌他。

    但凡是让她讨厌的事情,他都不愿意做。

    车子在秦家别墅停了一会儿,最终又在夜色下调了个头,开回了自己家的别墅。

    停在自家别墅下的车库时,乔尔年并没有立即进门。

    他坐在驾驶室里,从西装里兜里掏出一条手链。

    那是那天晚上,秦蓁蓁落在他车上的手链。

    正回忆着那晚的种种细节,车窗前突然响起一阵敲打声。

    抬头一看,是两个月未见的父亲商陆。

    他赶紧把手链藏起来,开门下车,与父亲面对面地站在了一起,“爸,你怎么来了?”

    “发呆想什么事情?”商陆打量着儿子带着些忧郁的神情,“你刚刚藏的什么?”

    “没有啊。”他的心事,并不打算告诉父亲,“你怎么来了?”

    商陆叹了一口气。

    自己在外面已经住了很长一段日子了,乔荞就是不原谅他。

    他想乔荞,想回家了。

    乔尔年大概是看出他的心思了,问,“你想我妈了?”

    “一会儿能不能帮爸爸说说好话?”商陆掌着儿子的肩,和他一起往电梯方向走。

    乔尔年推开父亲搭在肩上的手,“自己老婆自己哄。”

    “就当爸拜托你了。”商陆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乔尔年也有些同情,“平时我没少在妈面前帮你说好话,是你自己不会哄老婆。你服个软,认个错,以后别那么大男子主义,什么事都跟妈妈好好商量不就行了吗。”

    两父子一边说着,一边进了电梯。

    乔荞见商陆跟着儿子一起进了门,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爸,爸睡了吗?”商陆的眼睛落在乔荞身上。

    两月没见,她好像瘦了些,不知道是不是公司的事情太忙了,把她累着了。

    商陆是关心和心疼的,可嘴上就是没说出口。

    这让旁边的乔尔年看了,有些着急,索性帮他说了,“妈,我爸不是回来看爷爷的,他是专程回来看你的。他刚刚在外面还跟我说,他想你了。”

    “是吧,爸。”乔尔年站在商陆的身后,用手肘推了他一下,示意他爱要表达出来。

    商陆倒不是不好意思开口,而是乔荞根本没把他当一回事。

    但他还是在乔荞面前,表达出了自己的思念之情,“乔荞,我确实是想你才回来看看的。你什么时候能让我回家啊?”

    正要应声的乔荞,被进门喊了她一声乔姨的秦蓁蓁吸引了目光。

    她望过去,见宋薇和秦蓁蓁一起进了门。

    秦蓁蓁手里拎了好几袋礼品袋,提上来一一送到大家的手里,说是从英国给大家带的礼物。

    “我的呢?”乔尔年见大家都有礼物,唯独他没有。

    秦蓁蓁尴尬一笑,“不好意思啊胖子,我买东西的时候,好像把你的那份给忘了。”

    她赶紧又说,“胖子,我听说最近林家千金追你追得厉害,那姑娘人品挺好的,而且又是大长腿美女,你就答应人家呗,多好的人呀,别错过了。”

    这件事情,秦蓁蓁是听宋薇说的。

    最近林家千金追乔尔年,确实是追得挺厉害的,闹得许多人都知道这事儿。

    乔荞也去了解过林家千金的为人,确实是个靠谱的姑娘。

    她顺着秦蓁蓁的话题,应了一句,“是啊,尔年,妈也觉得林雪漫那姑娘挺好的。”

    此时此刻的乔尔年,内心是怒火灼烧的。

    他的眼神也仿佛是要将秦蓁蓁给吃掉。

    这个女人,到底把他当什么了。

    一个在她情绪低落时的发泄工具?

    秦蓁蓁急忙闪躲开目光,望向众位长辈,“商叔叔,乔姨,我在鹏城演出结束后,又要回英国。想请大家吃个饭,明晚你们有空吗?”

    商陆赶紧应声,“行啊,蓁蓁请吃饭,我随时有空。”

    其实啊,商陆是想借着秦蓁蓁请客吃饭的功夫,多看乔荞几眼,多和乔荞呆一会儿。

    第二天,秦蓁蓁是在自家别墅宴请的大家。

    秦森从外面请来了好几个厨师。

    秦蓁蓁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特意给大家做了一道在英国新学的西点。

    晚饭没有开始之前,大家提议让她给大家来一曲她获奖的曲子,让大家也欣赏欣赏。

    她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笑道,“那我去换套衣服,很快就来。”

    上楼后,秦蓁蓁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刚做西点时,身上的衣服也弄脏了。

    她匆忙洗了个澡。

    正在衣帽间换衣服,有人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

    先是又惊又怕,可是闻着乔尔年身上那熟悉的气味时,便没那么怕了。

    只是很不适应这样被乔尔年搂着,而且她身上的衣服只穿了一半,裙子还拎在手上,“胖子,你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乔尔年扳着她的肩,把她拉过来,与他正面相对,“去英国的时候,为什么招呼都不跟我打一声?”

    她赶紧捂着敞开的衣衫,捂着胸前的那片雪白,咬唇,瞪向他,“你放开我。”

    “我问你话。”乔尔年脸上盛着怒意,“那天晚上,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了?”

    “胖子,我不是跟你说过……”

    “不要叫我胖子。”乔尔年低吼了一声,他最讨厌她叫他胖子。

    她不知道他这些年饮食自律,天天健身,练得一身又瘦又有力的身材,全都是为了她能够正眼看他一眼。

    “乔尔年,林家千金挺好的。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她就喜欢你,你为什么非要纠结那一晚。把那一晚的事情忘了,好不好?林家千金比我好一百倍一千倍。”

    “是。”乔尔年哼声,“她确实比你好,身材也比你好,样貌比你好,也比你识趣。”

    嘴上夸赞着别的女人好,可是乔尔年的身体很诚实,将她抵到角落里后,大掌从她的后背入侵,解开了她的那排扣子。

    黑色的内衣落在地毯上。

    随即,一条纤薄的小短裤从秦蓁蓁细长雪白的双腿落下来。

    愤怒和痛苦,让乔尔年失去了理智。

    他攻城掠池,强行侵入了秦蓁蓁的领地。

    纤细白皙的双掌被他用力按在衣柜上,那撞击声一声又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