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全宗反派听我心声后,集体发疯了 > 第256章 强制行为

第256章 强制行为

    笙笙四人继续如法炮制,忙活到第三天中午,差不多解决了四波兽潮。

    但是峡谷里的妖兽、魔兽数量有限,第一次动手,反而是收获最多的一次。

    后面三波的兽潮总共加起来,也就一千二百多积分,四个人平分,每个人大概分得了三百多的积分,满打满算,他们四个现在每人的积分都是五百积分出头。

    笙笙再看看玉牌上显示的前一百名,心情一降。

    很好,非常好!

    最后一名又换了一个人,这一次,变成了两千积分,完全是他们的四倍之多。

    “我们在拼命杀妖兽,别人也在到处攒积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去,这一次的竞争真是好激烈啊!”

    陆凌霄叹为观止,直接让飞霄在峡谷里探测。

    只要它害怕地缩回自己的“鸟窝”,那必然是有出窍期的妖兽,大家得避开着走,换个地方继续引兽潮,杀妖兽,攒积分。

    “啾啾啾!”

    就在飞霄再次探测回来之时,一连串的啾啾声响个不停,不像是以往遇到危险时的惊慌失措,而是一种听起来非常愉悦的啾啾声。

    陆凌云看了一眼,摸着趴在怀里的暗影豹,询问:“这是遇到了什么好事,还是发现了天材地宝,怎么叫得这么开心啊?”

    “听起来真得好开心啊。”

    笙笙也是第一次听到飞霄用这么欢快的叫声。

    它甚至落在陆凌霄的肩膀上,旋转跳舞,不停地蹭他的脸,喜悦之情不言而喻。

    “额……”

    陆凌霄认真地听完飞霄的啾啾声,突然陷入一阵莫名的沉默之中,小眼神没忍住朝着关元白看去。

    “看我做什么?”关元白不解,正擦拭着炎阳剑的剑鞘。

    【唔,估计和三师兄有关。】

    关元白擦拭的动作一顿,这句心声能够别入耳吗?

    笙笙不知道关元白的想法,她发现一件事,自从五师兄和三师兄大吵一架之后,一向吵闹的炎阳剑很难得的陷入了沉默。

    以往每次关元白只要想使用它,炎阳剑虽然会配合,但配合之后,就会大闹一场,折磨关元白,让他知道,谁才是老大!

    陆凌霄轻咳两声,摸了摸飞霄的小肚子,它咕啾一下,吐出了一个妖兽丹。

    一瞬间,浑厚的妖气弥漫,光是感受到这个灵气,就能够知道,这玩意儿起码是元婴之上的妖兽丹!

    陆凌云一把抱住蠢蠢欲动的暗影豹,惊呼道:“我去,飞霄从哪里拿到的好东西啊!”

    居然是出窍期的妖兽丹!

    难怪小影的眼睛都绿了,想抢劫的心蠢蠢欲动!

    陆凌霄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道:“飞霄蹭别人的,昨晚上试图攻击,吓到咱们的那只出窍期妖兽已经被宰杀了。”

    昨晚他们刚干完一波,离开的时候,被一只敏锐的出窍期妖兽感应到了,好在飞霄及时发现,四人一阵狂奔,脱离它的狩猎范围之内。

    结果没有想到,今天那只妖兽居然被人宰杀了!

    而且那人还把这么珍贵的出窍期妖兽丹,随手送给了路过的飞霄。

    “……飞霄没控制好自己的脚,‘一不小心’踩了几脚那只死掉的出窍期妖兽的尸体。”

    昨天被吓到太厉害,今天就发现对方死翘翘了,飞霄怎么可能不耀武扬威一番。

    但是身为伙伴,陆凌霄当然得委婉地维持自家本命灵兽的面子,免得显得像是一个小人得志的灵兽,丢鸟脸。

    “那人是谁?飞霄一般看到这种场景,应该会逃得远远的吧?”

    陆凌云一听就知道不对,毕竟她了解飞霄的胆子小,撞上修士解决妖兽,它一般有多远就跑多远,哪会掺和进去。

    毕竟它还是很聪明,妖兽惹不起,修士也惹不起,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对它心生歹念。

    飞霄既然能获得别人赠送的妖兽丹,那就说明它可能不害怕动手的人,它知道没有危险,所以它才敢去踩尸体,顺便撒娇,蹭走了出窍期的妖兽丹。

    陆凌霄的眼神变得更加漂浮不定:“额额……是陈长生。”

    他说得有些小声,目光隐晦地打量着关元白,发现他擦拭剑鞘的手指停了下来。

    “笙笙,这东西有点珍贵,你拿回去吧。”

    陆凌霄不知道那个不在天骄榜上,看似元婴期修士陈长生是怎么杀掉出窍期妖兽,但不妨碍他强行从快要落泪、啾啾声极其悲惨的飞霄嘴里拿走妖兽丹。

    笙笙看着小眼睛都快落泪的飞霄,连忙摆手:“三师兄给的,陆师兄你就让飞霄拿着呗!”

    “而且,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对待飞霄呀!”

    笙笙一脸谴责地盯着陆凌霄:“三师兄是给飞霄,又不是给你,你怎么能够抢走飞霄的东西,还拿给我,真是太霸道了!”

    简直和笙笙听说过的某些霸道父母一个德性,把孩子的东西当成自己的,随意乱处置!

    居然都不看一眼这么可怜的飞霄!

    陆师兄的爱真肤浅!

    陆凌霄:“……”

    他差点泪流满面,要不是这玩意儿太贵重了,我能鸟口夺食吗?

    飞霄可以不懂事,但他陆凌霄不行啊!

    真是家里太穷,连想给孩子一个好东西,都做不到!

    “他给你,你就收着。”

    关元白把剑别在腰上,站起身,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此刻他们正在峡谷之上,风沙有点大,但有灵力阻挡,倒也无碍。

    “我们接下来换个地方吧,天堑峡谷里的妖兽群太少,强大的又不敢惹,倒不如换个好地方,反正大家练手也练得差不多了,我觉得可以稍微试一下元婴期的妖兽潮。”

    沙子被隔绝在灵气罩之外,风却没有,关元白的吸收速度越来越快,昭然剑仙留下的灵气已经被他吸收,身形渐渐变得修长。

    黑金色的宗门制服也随着变化,红色短发这段时间没怎么修理过,稍微有些长,风吹起之时,耀眼夺目的红发随风张扬。

    关元白望着天堑峡谷另一边的沼泽之地,回首看着三人,脸上露出一个肆意张扬的笑容:“去那边试试怎么样?”

    “我觉得那里打起来,一定会非常爽!”

    其他三人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休整得差不多,便准备出发。

    离开之时,笙笙总能感觉到身后有一道目光似有若无地落在他们身上。

    三师兄,从未远离过他们,只是在给五师兄思考的时间。

    如果他再想不清楚,笙笙觉得,三师兄可能会采取强制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