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最强经纪人:糊咖别怕,我带你红 > 第152章 红豆面包和果汁酒

第152章 红豆面包和果汁酒

    “知心小爹爹,哈哈,不是大哥哥。”我噗嗤一笑。

    “你还敢说,是不是从来没叫过我哥哥?你的哥哥,是不是从来都只能是你隔壁那位?我只是爹爹,对吧?”他又开始起范儿了。

    “爹爹,哥哥,辈分上也是你占便宜啊!”我很有道理的样子。

    “强词夺理!不接受!”

    和他聊了半个小时,直到那边听到大喇叭喊着卫栩的名字,进入下一场戏,才结束了通话。

    半瓶红酒下肚,和他也聊得开心,入睡还挺容易的。

    第二天睡到上午十点半,我决定带着大婶和画儿出去玩。

    黄舸开着车,带我们来到了郊外的一个小山坡旁,那里野花很多。

    我用狗尾草给画儿扎了个小狗,逗得她哈哈笑。

    大婶也很开心,每天都是待在家里照顾孩子,她也希望能出来走走。

    “大婶,你记得,半山别墅曾经有过一个叫魏茗的女人吗?”我突然想起,大婶也是在半山别墅长大的。

    “魏茗?当然记得!她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可后来,她独自离开了,我再也没见过她。”大婶转过头看我。

    “那您知道她的身世嘛?”

    “我,只知道,她不是全叔的孩子。是我妈妈有一次说漏了嘴,被我听到的。”

    “那,她的事,半山别墅的老人儿们,其实都是知道的,对吗?”大婶的妈妈都知道,说明这并不是个秘密。

    “怎么说呢?我们的上一代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件事,老夫人走之后,原本在那儿干活的人,有一大半被老爷子辞退了,留下的这些人都是他觉得不会出卖他的,所以即便都知道,大家也没有外传过。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呃,这个说来话长,我只是想知道,她会是老头儿的人嘛?”

    “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大概率不会。她从小个性就很强,也有些虚荣,虽说是个司机的女儿,但每每和同学讲起,都说她的爸爸是个富豪的秘书,很有实权。她知道自己身世的那天,我并不在别墅,我听我妈说,她一开始哭闹了一阵,后来在老爷子屋里呆了两个多小时,再然后就提着箱子离开了。从此再也没出现过。”

    “那她和全叔的关系怎么样?”

    “上一辈的事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全叔不怎么管她,从小到大,我妈妈反倒是最经常管她的人,每次换季买衣服,我妈都带着我们两个一起出去买,她的生日,我妈妈也会特意给她做个小蛋糕庆祝。全叔,只是在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才能出面。她跟全叔也不亲近,要么就在别墅后院和我们一起玩,要么就是自己呆在房间里。”

    “全叔是个什么样的人?”

    “年轻的时候也很八面玲珑的,他是老夫人的父亲派给老爷子的司机,据说是当过兵,我很少见他笑,就算是笑,也是给人一种凉凉的感觉,不好亲近。我妈说,魏茗的妈妈是个很温柔的女人,长得一般,但笑容很温暖。她和全叔好像是真的有过一段感情,但是是在那件事之前还是之后,我就不太清楚了。”

    “那全叔,就任由老头儿这么恶心他?”

    “倒也不算恶心他,没有这个机会,他恐怕只能是个司机。替老板背个锅,换来钱财和地位,他可能觉得很值吧,就像是现在的马家卿。”

    “嗯?那怎么一样呢?”

    “怎么不一样?还是说,你觉得马家卿这么帮你跟着你,是因为对你余情未了?有时候人啊,就是这么复杂,别人终究不懂,或者说,连他自己都不懂到底为什么。”

    画儿玩累了,趴在我身上睡了一觉。

    回到家,大婶给她做着饭,我又陪着她玩了一会儿,就回公寓了。

    刚下电梯,看见了马家卿。

    他也才回来,看见我还递了个袋子给我。

    “下午出去走走,买了点吃的,这红豆面包给你,啊,还有这个,果汁酒,这玩意适合女孩喝。”

    我接过,哦了一声,开门进屋。

    也就是刚进屋,电话就响起来。

    屏幕上显示着“小云”,但我知道,一定是卫栩。

    “拍戏空档找我聊天?”我接起直接发问。

    “对啊,觉得你这个时间应该是到家了。”他笑嘻嘻说。

    “那我合理怀疑,你监控了我的生活,我才刚进门。”

    “是吗?那只能说,我们很默契。今天去哪儿了?不是说放假了嘛,怎么还这个时间回家?”

    “陪画儿去郊外玩了会儿,她一直吵着找爸爸,后来就哭了,哭累了就睡了。”

    “你是不是知道等会儿我要拍哭戏?惹我流眼泪是不是?”

    “我说的是真的!不过,你为什么还有哭戏?大侠怎么能哭呢?”

    “不是说了吗,失忆大侠,失忆了,就郁闷啊。”

    “那你可得好好演,别把失忆大侠演成失智大侠,咧开嘴一顿哭,丑死了。哈哈哈。”

    “这个情节,说的是他失忆了,但是对女主始终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就是想不起来,女主眼看就要被远嫁了,他自己在荒野里无助哭泣。这个,我有体会,我能演好。”他语气突然沉下来。

    我沉默了,确实,在无数个夜晚,监控里的他,在黑暗中呜咽着的样子,和男主的心境好像。

    “怎么了?被我说得心情不好了吗?那我们换个话题。你吃饭了吗?跟你说哦,这个剧组的盒饭,还挺好吃的。”他干笑了两声。

    “我有个红豆面包。”我顺手拿起手边的袋子,还摇了摇,好像他能看见一样。

    “怎么不吃饭?还买面包吃了?”

    “刚刚马家卿给我的,还给了我两瓶果汁酒。”说完这句话,我有些后悔,马上抿紧嘴唇等着被骂。

    “哦,行,我不在,有人照顾你,我也能放心。”他很平静地说。

    这,不合常理,以往他都会暴跳如雷的。

    “卫栩……”

    “你别解释,我就带着现在这个心情去拍戏,一准能一次过。你等我,拍完了再给你打电话。”他立马挂了电话。

    “我……”

    我错愕地放下手机,缓了一下,去倒了杯温水,打开电视,开始刷剧。

    搜索引擎不自觉就输入了卫栩的名字,打开的界面里,好几部玛丽苏泡沫剧。

    我不在的时候,他自己都不把把关吗?

    这女主一个个的,都长得这么网红,如果忽略掉名字,乍一看还以为都是同一个人呢!

    这种片子,即使是卫栩演的,我也看不下去。

    扒拉扒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还没决定要不要挑一部看看,抑制下食欲,好好减减肥。

    “这么快就拍完了?”小云的电话打过来,我接起,诧异于这戏果然是一次过的?

    “那你看看,有你给的情绪加持,我这眼泪哗哗的。全场鼓掌呢,你听见没?”他刻意不出声,让我听听背景掌声伴奏。

    “厉害,不愧是未来的影帝。”我果断吹捧。

    “行了,重头戏拍完了,咱们来聊聊啊,红豆面包和果汁酒,是怎么个事儿?好好说道说道!”他回来了,真正的他虽迟但到。

    我正措辞解释着,他那边喊他过去补几个镜头,他将手机递还给小云赶了过去。

    “你跟他说什么了?这戏拍的,太漂亮了!我都看哭了。”小云对我发问。

    “呃……嗯……就也没说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情绪加持是怎么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