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炮灰穿越异世 > 倒霉鬼的请求10

倒霉鬼的请求10

    “对,就是被子。毛毯也可以,纱布也可以。就是要你脱光光,然后把身体盖住。美人姐姐不用担心,刚刚都清场了。我也不看,真的。我发誓。”易小安继续说,然后转身背对着金卿卿。

    “有意思。”金卿卿心里想,这孩子怕是真不知道自己是谁。背对着人,很明显她现在还算信任他。

    手虚虚在空中一按,亭子四周升起围墙,亭子变成了小房子。睡袍一扯,从空间里翻出一床薄被。

    “好了。”金卿卿躺好。

    “嗯,那个美人姐姐,可能会有些痒,那个你不要抗拒我的能量进入体内,会影响我治疗的。”易小安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就看见一幅美人春睡图。来不及多想为啥美人的胸这么平,找了个凳子坐下,开始使用“电网”了,重复之前给伊利亚老师治疗的步骤。现在以她的能力,一次可以坚持3个小时。

    “嗯.....”金卿卿没想到,治疗方式原来是电击,酥酥麻麻的还挺舒服的,就是不知道为何要脱衣服。金卿卿舒服得睡着了,临睡前给自己的暗卫下了一道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清苑”。

    三个小时后,易小安累死了,看着眼前的大床,也没多想就爬了上去,卷吧卷吧把自己卷成蝉蛹,睡着了。在易小安爬床的时候就清醒的金卿卿,哭笑不得。

    “原来要被子是这个意思。”金卿卿的内衣化成渣了,床单上有个人字形的窟窿,被子被人抢走了。看得累得打呼噜的小姑娘,没说什么。自己穿上衣服,将床榻让给小姑娘。

    “不过,真的好多了。真是,惊喜啊。”金卿卿感受了一下魔力的运转,和身体里的力量。手上的红点少了2颗。

    而被金艾拉着问东问西的伊利亚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以前给给那些轻微症状的人祛除黑暗能量的时候,怎么没这么多问题。而且,易小安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有事。伊利亚忘了,之前那些病人都是 隔着一堵墙的,就伸一只手见不到人。

    “不用担心,卿儿有分寸,不会吃了你的学生。”金艾得到暗卫通知,终于不问了。

    “城主大人。”伊利亚实在着急了。

    “安心。只要你的学生救了我的继承人,那么没有谁敢伤害她。”金艾给出承诺。

    ”可恶,我担心的是小安自己把自己给卖了。”伊利亚心想。也没想到金家继承人那么美,而且自己那个笨徒弟还认错性别了。

    “没事了,你的学生只是睡着了。既然有疗效,我们接下来就开始谈交易的事情吧。。”金艾得知自己乖孙有好转了,不管什么原因,他希望曾可以抱上孙曾孙女了。说什么也要把人留住。

    就在易小安睡得香甜的时候,金卿卿处理完之前累积的事务,听手下人汇报这师徒两人的情况。

    “沐秋秋?沐家的小丫头啊!都长这么大了。”

    “这几个人关系还真不错。灵儿,真让人怀念呢?”

    金卿卿想起心上人和跟自己一样遭遇的队友们。一张张纸条被手轻轻一点,化身灵蝶飞走了。他对小女孩没啥感觉,他早已有了心上人。

    奥赛罗王国6个大型城池,20多个中小型城池,若干个乡镇。算是这个魔法世界面积比较大的国家。除了国家高等魔法学院外,另外5个大型城池都有高等魔法学院,除了基础魔法外,还有各自的兼修方向。新野城高等魔法学院兼修阵法,古城高等魔法学院兼修炼金术,弘农高等魔法学院兼修魔药制作,天水高等魔法学院兼修魔药种植,襄平高等魔法学院兼修剑术。

    洛洛城、凯德城、知南城、峰谷城位于魔幻山与无妄森林之间,算是20多个中小型城池的一员。

    金卿卿等五个人刚刚好是金木水火土中级魔法师,都是奥赛罗王国国家高等魔法学院的一员,是至交好友。

    金卿卿,金系中级魔法师,身份洛洛城城主之子。洛洛城继承人。高级炼金师。

    沐灵儿,土木双系中级魔法师,身份洛洛城魔药药师协会副会长之女。高级魔药师,高级治疗师。书房正皱眉翻书的沐家家主之女,沐灵儿接到信息。掩面而泣,恋人好转有希望。

    李慕楠,土系中级魔法师,身份凯德城最大的水果生产基地、药材基地的实际掌控者。重病缠身的李慕楠,挣扎起身,面露喜色。高级魔药师,高级治疗师。

    玉知仁,火木双系中级魔法师,身份知南城玉家旁支天才。吐出一大口血的玉知仁抹干净嘴角笑得猖狂。

    风非凡,风系中级魔法师,身份峰谷城风之谷的继承人,阵法高手。在风之谷的密室里,看着刚刚完成一半的血液净化魔法阵设计图。

    金卿卿、玉知仁、李慕楠三个武力输出中招了,最严重的玉知仁就剩一个红点没有点亮了。

    一天后,玉知仁、李慕楠被抬入洛洛城城主府,沐灵儿也在同一时间到了清苑。

    呼呼大睡的易小安,仍然在睡觉。因为第二天醒来后吃完饭又是三个小时的治疗时间,易小安每次将魔力压榨到极限,所以她对她的精神力和控制力要求非常高。自然而然就是很累,很累。不过效果是喜人的。又一次的治疗,金卿卿又消去了一颗红点,报废了一套衣服。

    越到后面消耗的净化异能和雷系能量越多,越要小心黑暗能量的反击,易小安特别特别小心谨慎,和刚刚开始傻愣愣的印象完全不一样。

    “阿仁,没死就快点滚过来。”金卿卿看着要死不活的慢悠悠飞过来的玉知仁,恨铁不成钢道。要不是他一直在找什么梦中女孩,他们几个也不会中招。

    “卿卿,别那么暴躁。你家灵儿可不喜欢看见喷火龙。火可是我的最爱。”玉知仁不后悔自己找错人了,但是后悔连累了好友。

    “晚上你先治疗,慕楠刚刚已经作了一次治疗,医生累了。我可不管你那什么月亮女孩,还是太阳女孩的。下次再遇上那个沙加大人,绝对新仇旧恨一起报。”金卿卿靠着自家未婚妻身上,懒洋洋的说,眼底的寒光刺骨。

    晚上,李慕楠清醒了,看着最为严重的玉知仁也只是叹口气。他知道玉知仁是个缺爱的孩子,自小受主家打压,自己一个人出来打拼,才成为木火双系中级魔法师。因为这一次受暗算大家原本有望冲击高级魔法师的愿望破灭了,也许生命也即将消散。也不知道为何,阿仁从小就梦见一个女孩,他们相知相爱互相扶持,所以才那么容易中了幻术。

    金卿卿将玉知仁送进清苑治疗室,光溜溜的躺在特制的床上,盖着被子只露出鼻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