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鉴宝实录:我混古玩那些年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意外情况

第三百一十七章 意外情况

    “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洪阳点头道,“刚刚有个外地的老板慕名而来,我要跟他谈谈。”

    说着他便转身离开。

    我知道,在富民花鸟内部组建堂口的联合公司势在必行。

    毕竟安路经过这段时间对于古玩运货这些流程也熟悉很多。

    当天晚上,我找到苏雨和周建国。

    “苏雨,我觉得现在我们三家的堂口经营的都不错。”

    坐在椅子上我缓缓开口道,“我觉得,应该找那些老板再谈谈了。”

    “我也这么觉得。”

    苏雨看着这段时间三家的经营情况微微点头,“不过我听洪叔叔说,散布消息和反对的那些人情况查到了?”

    “查到了。”

    我点头道,“相关证据已经在我这儿了。”

    “还是先清算他们吧?”

    苏雨眉头紧皱,“如果不除掉他们,富民花鸟很难一条心共渡难关……”

    “不,不除掉他们也会共渡难关的。”

    我刚想继续说,一个电话打来,我被打断。

    “喂?”

    我看到是安路打来的电话,因此有些疑惑。

    “沈哥,出问题了!”

    电话里的安路声音有些惊慌。

    “你先别急,慢慢来。”

    我说着就听到电话那头深呼了一口。

    “我们有一批货丢了。”

    虽然安路冷静了一些,但声音还是很焦急。

    “地点,我先过来,你不要着急。”

    随后我又安慰了两句,带着陈橙来到了古玩市场边上的仓库。

    安路和吴军就在门口等着,他们显得很焦急。

    看到我之后他们立刻迎了上来。

    “具体的情况。”

    我没有多废话,开门见山问道。

    “有批货昨今天早上六点送出去的,开到你堂口后门的时候发现是空的。”

    安路不断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货单。”

    我微微点头,并不打算责怪安路和吴军。

    就算现在追究所谓的责任,也不可能让货回来。

    “沈哥,跟我来。”

    安路微微点头,便和吴军一起带着我和陈橙往里走。

    “沈哥,你要怪就怪我就好了。”

    “是我疏忽了,没有检查。”

    “怪我,不管安路的事情……”

    他们两个相互揽责,至少让我觉得,他们两个没什么问题。

    “不用争了。”

    “就算惩罚你们怪你们,能让货回来么?”

    我这么一说,他们马上闭上了嘴。

    来到了数据室,他们打开了今天早上那一单相关的信息。

    当然那,他们也大印了文件出来。

    我看了一眼,这批货里面可不简单。

    因为这批货是我亲自看,不是刘家豪和陆云川、陈泽彬负责的,所以我的印象特别深刻。

    当时我发现了一个绝对真品,而且保存完好品相俱佳的南宋天青釉纸槌瓶,当然还有少见的双层釉青花碗。

    单子里面还有几件洪阳手上的贵重东西,本来要跟大老板交易的。

    送货的流程主要是先到我的堂口后门,全部拿出以后,在根据分好的单子送到洪江古玩和李明白的堂口。

    算了算总价,这批货如果卖出去,总价应该在三百万左右——贵重的就那几件,其他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古玩和所谓艺术品。

    “我看一下那辆车。”

    光待在这儿看,总不能靠着什么特殊感应找到那批货。

    我打算看看车上有什么猫腻。

    “运货的车都是我之前检查过的,应该没有问题。”

    虽然吴军这么说,还是带着我和陈橙到了车库,找到了那辆出事的车。

    “车子的轨迹是今天早上五点装货,然后六点半确认过单子和货物后出发,经过高速七点半在你的堂口停下……”

    安路将车的轨迹一同查了,“不过到那儿以后,就发现货不见了。”

    “司机找来问话,还有同行的副驾驶。”

    我说着,开始检查货车。

    驾驶室里基本没有问题,货车我也是懂一些的。

    而且我看的出来吴军把车调整的很好。

    那么有问题的就是后面装货的部分。

    可惜,我还是看不出什么猫腻。

    正在后面车厢里面坐着,我就接到了另外一通电话。

    “喂,沈凡,你是不是很心急?”

    “是不是丢了一批货?”

    电话那头是赵天赐的声音。

    “你想干什么。”

    我眉头一皱,谨慎问道。

    “爽快,那我就直说了。”

    赵天赐缓缓开口道,“我要钱和地盘。”

    “继续。”

    我嘴里吐出这两个字就开始思索对策。

    既然他打电话过来,应该就是勒索。

    这件事我打算从治安管理处解决,当然前提是我要知道他们用的什么手法——八成物流公司里面混进了内鬼。

    “你觉得你这批货值多少钱?”

    赵天赐故意问道,“别说不值钱,我跟你一样都是做过古玩的。”

    “三百万。”

    我冷冷回答道,“要求你直接说。”

    “我要一百万,还有呢……就是你再中心商场的堂口。”

    赵天赐的语气里带着嘲笑,“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

    我当然不会相信他的话,何种事情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这次要我一个堂口,下一次要我一个堂口,无穷无尽。

    “赵天赐,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缓缓开口道,“有两个流浪汉在打牌,他们互相把一张牌送到对方的口袋里。”

    “谁能先猜出那张牌是什么,谁就赢了。”

    在我补充之后,赵天赐也意识到了什么。

    “不要拿这个来吓唬我!”

    赵天赐开口道,“我的人都是我精挑细选的!”

    “那走着瞧,看看是我先找到这批货,还是你先找到我安插的人。”

    我说着故意冷笑一声。

    我自己是只在马元和马义手下安插了章子建,但徐进赫可是安插了不少人进去。

    其实我也想过,经过这么多天,赵天赐不可能一点动作都没有。

    他能安插人进来本身就是我没有多注意。

    我很清楚,之后他应该会有什么动作,所以现在故意偷走一批货,让我吧关注点全部放在这上面。

    “司机找来了!”

    安路说着,把司机逮到了车边上。

    “沈哥……”

    司机是个大胡子,但看起来有几分年轻。

    他看我的时候有些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被发现还是害怕因为丢货而被责罚。

    “不要紧张,我就是问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