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历史军事 > 九千岁,女帝她又纳妃了 > 第876章 人界的浩劫

第876章 人界的浩劫

    “我要去北荒!”

    楚君玉一字一句,说的前所未有的郑重。

    一听这话,青云长老皆是一阵沉默。

    足足过了许久,才深吸一口气,语气一如往常那般的开口了,“天下归一确实刻不容缓,但你身上还有更重的任务,人,仙,神,甚至是更为高纬度的世界,还有着广阔的天地等待你们去探索。”

    “玉儿,如今你身为上阴学宫宫主,身上肩负的不仅仅是上阴学宫的兴衰,还有人界的气运,希望这两件至宝能够在将来的浩劫之中,为你们,更是为人界觅得一丝生机!”

    “浩劫?师叔人界之中即将迎来一场浩劫吗?”楚君玉沉声问道。

    青云长老点头,抬眸凝视着头顶的虚空,神色郑重,美目之中更是晦暗不明,让人看不出情绪。

    “此事还远非你们这种境界能够触及到的,等到时机成熟,自然会有人将这一切原委都一一告知给你们!”

    “而人界之中的这场浩劫,乃是我等根据帝尊当年所留下的真言结合人界近来的异变推断而出,尽管如此,却也只是一些细枝末节,仅是知道些皮毛罢了,至于这浩劫究竟是因何而起,何时出现都不得而知。”

    “如今,我们唯一所能够知道的便是,这将会是一场震惊三界乃至于第三世界甚至是更高维度的灾难,而那唯一能够解决浩劫人,却还未曾出现!”

    “此人是谁,晚辈这就去找!”唐枫当即开口,眉头紧皱,。

    人界兴衰,不仅仅关乎着他一个人安危,更关乎着三界之间能否继续平衡共处。

    仙,神两界已然是占据榜首千万年之久,羽化飞升的传说也在人界之中流传了千百年之久,只是直到现在才被证实仙界的真实存在罢了。

    对于唐枫而言,人界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的界面,更是这芸芸众生,万千生命的栖身之所。

    而青云口中的那场浩劫,他也略有耳闻,无论是在固伦和孝还是在身为地藏王转世的青冥口中,皆是听到过。

    而他们如今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阻止这场浩劫的发生。

    如今听得有人能够阻止灾难的发生,又怎能不心急。

    青云长老微微摇头,“不知道,此人的身世一无所知,而天地之间,也未曾有过任何异变来警醒世人,这些不过都是我等的猜测罢了。”

    唐枫眉头紧皱,“看来这场浩劫还真是声势浩大,竟连上阴学宫这种上古宗门都惊动了。”

    空云长老摇头,面带无奈之色,“所谓上古五大宗门之首,不过是世人同上阴学宫所施加的一道枷锁罢了。”

    “人皇,玉儿便托付给你了,在北荒之中,还望你们能够携手同心,其利断金!”

    唐枫郑重点头,将目光落在了众人的身上,“诸位前辈放心,晚辈定会竭力保护陛下!”

    青云点头,又满是担忧的看了楚君玉一眼,“如今你有两件至宝护身,又在这阴差阳错之下,到了破心初期之境,也算是有了机缘,想必日后天门大开之时,定是有极大的机会能够飞升成仙的。”

    “若是你飞升仙界,大可去仙界之中寻上阴学宫的分院所在之处,你有两件至宝在手,无论到了何处,都是上阴学宫的主人,只要你一声令下,上阴学宫定会倾巢而出,为你出生入死!”

    楚君玉点头,旋即疑惑开口,“上阴学宫竟在仙界之中也有院落?”

    青云点头,接着同众人相视一眼,皆是神秘一笑,“待你飞升之后便知道了。”

    踏空长老上前一步,“人皇,如今至宝认主,我上阴学宫自然是要广招天下英雄,将这喜讯广为传播,你可愿在这上阴学宫多留几日,待到宫主大典结束之后再和玉儿一同返回大夏?”

    唐枫点头, “晚辈自然是愿意的,不知这大典,可还需要晚辈做些什么?”

    踏空摆手,“一切由我们,你和玉儿安心等候即可。”

    唐枫点头,和楚君玉相视一眼,眼底皆是难以言说的震惊和喜悦。

    青云长老又拉着楚君玉嘱咐了几句,这才同空云等人踏云而去。

    霎时间,整座空云山便仅剩下唐枫和楚君玉二人。

    二人目视着青云等人离去的方向,皆是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足足过了许久,楚君玉才露出一抹笑容,素白指尖摩挲着胸前的青莲玉佩,顿时便感到一股极为清凉的气息同自己的内力真气共鸣起来。

    这一刻,楚君玉甚至能够感到这两件至宝就恍若是同她融为一体一般,心意相通。

    握着青莲古玉,楚君玉便能感受到其上散发而出的浓厚而又古老的气息。

    看来,在这两件至宝的身上,还有一段极大的机缘在等待着自己的发掘!

    想到这里,楚君玉不由得轻笑一声,旋即将目光落在了唐枫的身上,打趣到,“小枫子,为何朕以前没发现,你竟还藏着如此之多的宝物?”

    “可是私藏小金库了?速速如实交代!”

    唐枫连连苦笑,“天地良心,这些宝物可都是臣日积月累辛辛苦苦存下来的血汗钱,陛下,您不能冤枉好人啊!”

    “哼。”

    楚君玉轻哼一声,“冤枉好人?你与赵月容之事瞒着朕,若不是师父,朕怕是还被你蒙在鼓中,此事难道也是朕冤枉了你不成?”

    提到赵月容,唐枫顿时脸色一变,一阵苦笑,“陛下,赵月容之事并非是臣有意隐瞒,而是情况紧急且事出突然,臣那是无奈之举……”

    “罢了,你的那些风流事,朕不想知道,只是你若是同朕成婚,定不可行如此之事,要与你外面那些女人断个干净!否则,就休怪朕翻脸无情!”

    一听这话,唐枫当即点头,“陛下放心,日后臣定不会做那种风流之事。”

    楚君玉轻哼一声,面上寒意逐渐消退,接着话锋一转,继续道,“适才师叔所说之事你也听到了,可有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