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教你如何一把烂牌打出王者的气势 > 第155章 古韵新风

第155章 古韵新风

    裘媛看着马上就是饭点儿,却依然赖着不走的罗奕亭和顾知舟,再次委婉的说,“罗总,顾总,你们看时间都不早,二位也挺忙的。我就不多留两位了。”

    顾知舟纹丝不动,罗奕亭看了顾知舟一眼。心想,面子还得是丢我的呀。笑眯眯的对裘媛说,“不忙,不忙。我俩也是难得清闲,想到时装秀的盛况,我这后一期的节目都卡顿了。所以,想找你帮帮忙,看看能不能激发什么灵感。不然我这‘造星’的节目怕是要自己‘腰斩’。”

    裘媛在两人不注意的角度,撇撇嘴,心说,“你们这清闲的倒是挺巧合的。”虽是这样想,但是还是很认真的考虑了罗奕亭的话。

    裘媛戏谑的说,“两位是想马上开始第二轮的合作。”

    顾知舟一愣,继而笑了。

    罗奕亭看了一下顾知舟的神情,也笑着说,“裘总有好点子,我们也不是不考虑。”

    裘媛也没再卖关子,直接了当的说,“要不,咱们从古代传统文化的‘四艺’开始。”

    罗奕亭和顾知舟相视一笑,眼中都闪过一丝好奇。他们知道,裘媛的这个提议并非随口说说,而是有着深思熟虑的内涵。古代传统文化的“四艺”,指的是琴、棋、书、画,这是中国古代文人雅士修养身性的重要方式,也是他们社交、表达情感的媒介。

    “从中国古典文化中汲取灵感,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想法。”顾知舟说道,眼神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对裘媛的提议表示出极高的兴趣,这也让罗奕亭心中的期待愈发浓厚。

    “是的,我觉得这个方向非常值得探索。”罗奕亭点头赞同,“我们可以将古代四艺与现代时尚相结合,打造出别具一格的设计作品。这样的时装秀,一定会让观众眼前一亮。”

    裘媛看着两人的反应,心中暗自窃喜。她知道,自己这个提议的成功率越来越大。于是,她提出了一个具体的方案:“我们可以设立一个主题,比如‘古韵新风’,然后在设计中融入古代四艺的元素。不仅可以体现在服装设计上,还可以在舞台布置、音乐、舞蹈等方面都有所体现。”听到这里,罗奕亭和顾知舟的眼睛更加亮了起来。他们看到了这个提议的巨大潜力,也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充满创意的时装秀的雏形。

    他们认为这个方案既保留了传统文化的精髓,又具有时尚的创新,必定能引发观众的共鸣。于是,三人开始详细讨论起实施步骤来。

    首先,他们决定以“古韵新风”为主题,分为四个系列,分别对应琴、棋、书、画四艺。接着,他们着手挑选设计师,以确保每个系列都有足够的专业水准和创新思维。为了更好地传达主题,他们还计划与音乐、舞蹈团队合作,为时装秀打造全方位的感官体验。

    为了寻找灵感,力求将古代与现代的美感完美融合。他们更是顺势翻阅起大量古书籍,研究古代服饰、艺术品和建筑风格,以期在设计中充分展现传统文化的韵味。

    一时间屋里静了下来,只余偶尔沙沙的书写声。过了许久,裘媛从书里抬起头来,揉了揉酸涩的颈部,说,“这样安静的学习一两个小时,还真是惬意。就是这肩颈有些受不了。”然后扭头俏皮的对两位男士说,“所以,两位老板,咱们下一个主题是不是也悄然诞生了,你们觉得策划一期‘五禽戏’怎么样?”

    顾知舟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着裘媛说,“‘五禽戏’过后,你是不是还想弄个‘十二生肖’?”

    裘媛看了看顾知舟刚刚看的书,噗嗤一下笑了,“我在勤勤恳恳的查阅资料,你倒好,拿着《十二生肖的故事》绘本自娱自乐。”

    顾知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了看裘媛这21平米的大书架,说:“我只是想找些轻松的话题,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毕竟,我们现在研究的主题可是传统文化,太过严肃可不好。”

    裘媛点头赞同道:“你说得对。咱们应该在传承文化的同时,也让更多人感受到其中的乐趣。不然,传统文化就显得太枯燥了。”裘媛指了指自己刚刚摘录的笔记,继续说,“古代提倡的文化是一种修炼文化,它倡导人们在生活、艺术、道德等方面不断提升自己,追求心灵的升华。这种文化精神在今天依然具有现实意义,值得我们去传承和发扬。在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我们也应该学会放缓脚步,审视内心,寻找心灵的寄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保持一份恬淡与宁静。”

    “单一的抚琴,我觉得我们即便是找到大家来抚琴,我们的受众估计也品不出哪个是《高山流水》,哪个是《平沙落雁》,更不能理解为什么古人会将《凤求凰》说成靡靡之音。不如这样,我们以《警世通言》中记载,琴的由来,专做一期“木元素”的舞台剧,这和我的工作室也契合。”裘媛逐页翻着笔记说道,“你们想想看,在现代社会,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越来越难以停下脚步,去品味这份清雅。古琴,这一千年古韵,似乎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然而,我们不能忘记,正是这份古老的琴艺,滋养了我们民族的灵魂,塑造了我们民族的性格。”

    “我们通过舞台剧的形式展现出来,既有故事性,符合当下人的审美,又可以达到追本溯源的效果,而且还弥补了我们找不到大师的尴尬,不好吗?”裘媛基本不给顾知舟和罗奕亭反驳的机会,赶紧补充说明道。

    顾知舟看她急扯白脸的着急样子,不由哑然失笑,将目光转向罗奕亭。罗奕亭本来就翻了几眼书,觉得裘媛家的这些书虽说透古通今,但是对于他这种学五渣的人来说,左右图史更显途穷路断。他刚刚从最旮旯的地方找到一本比较有兴趣的《小将呼延庆》看的正起劲,就被顾知舟的笑声打断,不由看了过来。

    “嘿,罗奕亭,你觉得呢?舞台剧这个主意怎么样?”顾知舟笑着问道。

    等听裘媛再次简单叙述了一下,关于“琴文化”的宣传方式要用舞台剧形式时,罗奕亭犹豫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书,清了清嗓子说:“嗯,我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虽然我对古琴不是很了解,但舞台剧的形式确实能让人更觉得耳目一新,那我们就试试吧。”

    “不过。。”罗奕亭想到裘媛还说了,“木元素”的方案宣传要融合到这次的“琴文化”里,不由商人本色尽显,戏谑的说,“只是裘总这‘一箭双雕’的方案,是不是?”

    裘媛看罗奕亭大有另外算账的意思,心中不由腹诽,“还真是‘无奸不商’,这亲兄弟明算账的样子,真是。。。‘一言难尽’。”

    裘媛觉得和罗奕亭另算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边上还有顾知舟。如果顾知舟再玩一出“见者有份”的戏码,自己这次岂不是又要白赚吆喝,所以,裘媛很为难的看向顾知舟。

    顾知舟看着裘媛和罗奕亭的表情,心中已然明了,他拿起《十二生肖的故事》绘本,轻轻敲打掌心,微笑着说:“看来,我们的裘总真是深思熟虑,已经有了分配的方案。既然如此,我就不再插一脚了,以免打扰到你们的计划。”

    听到顾知舟的话,裘媛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她感激地看着顾知舟:“谢谢你,顾知舟。我知道你一直都是支持我的,这次也不例外。”

    罗奕亭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中不禁感叹,这两个人的默契真是让人佩服。他笑着摇摇头,也放下了手中的书:“好吧,既然你们都已经有了决定,那我就全力支持。只是,裘总,这次的舞台剧,我们要怎么策划呢?”

    顾知舟保持着沉默,没有再说话,但是他实际的心思,罗奕亭是再清楚不过,于是罗奕亭又笑着说:“其实吧,第二轮合作早就在我们的计划之中了,只是这次我们希望你能更加深入地参与到我们的节目中来,为我们的节目注入新的活力。”

    裘媛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她微微低头,思索片刻后说:“既然你们这么诚恳,那我就答应你们吧。不过,我希望你们能给我更多的自主权,让我可以尽情发挥。”

    听到裘媛答应,顾知舟终于开口:“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放心了。我相信你的实力,一定能为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罗奕亭已无力吐槽,但还是附和地说:“没错,我们期待你的加入。有了你的加入,我们的节目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裘媛马上约了刘燕和尚翀到自己家来,并在电话里告诉了两个人,刚刚和罗奕亭、顾知舟讨论出来的方案。

    两人因为“水元素”和“花语”、“茶韵”服装秀的大火,心得意满的两人又跑去芬兰滑雪了,回来就听说裘媛最近又迷上了烹饪,要过来蹭饭的,所以激光般的速度赶到。两人对裘媛提出的方案自是没有异议的。刘燕是对裘媛多年的了解,知道裘媛是个内秀的人,而尚翀,现在对裘媛,应该就是单纯的“迷信”。

    刘燕揽住裘媛的肩膀,说,“我俩总不能来了,啥也不干。不如几个人把后面的三项一并讨论出个初选方案。”刘燕还是建议道,“这样,由一过渡到四,前后连贯形成一个系列,正好和‘古韵新风’这个主题对应上吧。”

    裘媛微笑着点头,深入的解释道:“古代的文人墨客们崇尚的琴棋书画,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情趣,更是对内心世界的修炼和对人生境界的提升。琴,代表着对音乐的热爱和修养,是文人雅士们抒发情感、传达心意的工具;棋,代表着对策略和智慧的锻炼,下棋可以使人的思维更加敏捷、谋略更加深远;书,代表着对知识和文学的追求,书法是我国独特的艺术形式,通过笔墨的运用,展现出个人的心境和性格;画,则代表了对自然和美的鉴赏,画家们通过笔墨色彩,描绘出心中的山水意境。

    在这四艺中,文人墨客们将自己的情感、意境与技艺融为一体,寻求心灵的寄托与升华。他们以琴棋书画为载体,传递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的追求,以及对人生哲理的感悟。这四种艺术形式,既独立又相互关联,共同构成了我国古代文人丰富的精神世界。

    然而,琴棋书画的现场展示却有一定的局限性。书画本出同源,两者皆重视‘形神兼备’的特点,但现场作画却无法展现出书画的全部魅力。不说能否请来大师,就算现场画这个形式也无法施展。现场作画,大师们总不能直接给观众来个速写,否则就会救经引足,失了本意。毕竟,这两项传统文化和茶艺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茶艺表演,能让人们观看一个行云流水的过程,但书法和画最终的表现形式还是要看作品。

    因此,我们要追求宣传效果,不妨让文卿来,我们就来一个“书画武舞”。她本身画技不俗,还会功夫,之前殷素素又找老师给她补习过古典舞。上次表演的飞天舞就很受欢迎,我们可以在此基础上转变一下,不管是用鞋作画,还是借助什么道具,我想表现形式也会很不错。”

    裘媛看着在场的几个人,尤其是着重看着罗奕亭,继续说,“要不将殷素素和文卿也喊来吧。”

    刘燕一听裘媛的建议,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光看裘媛这别扭到要死的大力“推销”裘文卿,就知道这是家里同意裘文卿进圈了。裘媛作为亲姑姑,自然是给自己亲侄女制造机会,少让她走弯路了。

    刘燕乐见其成,于是看着尚翀,微笑着说:“我觉得裘媛的建议很好,我们可以给书画这部分多一些时间,让尚翀同志充分展示她的才华。至于‘木元素’和‘琴文化’,我们可以慢慢策划,不用担心时间问题。”

    尚翀早就忙不迭地在构思“木元素”的相关内容,以及查询《警世通言》中关于琴的由来的资料。她看都没看裘媛一眼,举手说:“我同意媛姐的意见,但是请你们给我时间,我觉得光‘木元素’和‘琴文化’可能就会让我灵感枯竭。所以,请老板们疼惜则个,书画这部分咱们给富裕点儿时间,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