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狼人杀开局拥有上帝视野 > 第171章 破局

第171章 破局

    红叶挑眉:“看来我们想到一处了,要不这样,上次是我把卡牌给你,这次换你把三个诡异道具给我,怎么样?”

    苏培眉头一皱。

    这女人想得挺美的。

    自己拥有三个诡异道具,她就拥有一个。

    少数给多数的原则,也是该她给自己,而不是自己给她。

    苏培开口:“我习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再说我手上三个诡异道具,你才只有一个,你给我怎么样。”

    红叶这次却是点点头:“可以,那我们交换,你也看到,我是用一个道具才换来手上的诡异道具,总不可能平白无故就这么给你吧,你看看拿什么来跟我换。”

    苏培能拿得出来换的道具还真的没有什么,总不能拿个加时卡来换吧。

    瞅了一眼自己兑换的积分,让白团子去买一个性价比高的诡异道具。

    一伸手,一双金色的耳环掉了出来,诡异道具,可以听到诡异的心跳声,阻挡三次无差别精神攻击。

    红叶把道具拿了出来。

    两人约定一起扔给对方。

    出卖灵魂的玩家想要抢,奈何他们下半身都动不了,抢都抢不到。

    “该死的人类。”

    其他人类玩家看着那四个玩家,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类玩家了,那就是诡异玩家。

    诡异道具入手后,苏培就知道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因为四个诡异道具开始融合。

    游戏没有必死的局。

    要是四个诡异道具在四个玩家手里,说不定还要有一番讨价还价,再说,要不是有白团子,四个诡异道具能不能集齐都是个问题。

    红叶看到苏培的脸色,心中定了一下,问道:“妥了?”

    苏培微微点头:“应该是,只是诡异道具在融合,时间不够了。”

    就在这时,倒计时结束。

    惊悚游戏声音响起。

    “鉴于玩家申请再战,现在重新分配身份,请各位玩家好好对待这轮游戏,输了,将接受惩罚。”

    玩家申请再战?

    苏培看向笑得阴恻恻的四个诡异玩家。

    他们的心声已经听不到了。

    这一轮身份未定。

    他心里有些悬,忍不住对话白团子。

    “系统,你快点帮我兑换增加气运的道具,直接买直接用,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白团子也知道事情紧急,怕是惊悚游戏想要全军覆没,也不耽误,直接去用积分换了增加气运的道具,一条红绳出现在苏培手腕里面,被衣服挡住,无人看见。

    身份发放中。

    苏培身份底牌:女巫。

    一张强神卡牌。

    “天黑闭眼。”

    黑雾降临。

    苏培看不见其他玩家。

    手上的红绳闪了一下,他听到了预言家的心声。

    朱清:验谁?诡异玩家吗?

    朱清是想要验诡异玩家的,可是他不想,诡异玩家就做为抗推就好,查验5号玩家就好,5号是好人,这个6号就不要了,直接当抗推位。

    “女巫睁眼。”

    苏培睁开了眼睛,看着倒牌的2号玩家。

    选择了使用解药。

    至于狼人的心声,苏培是一句都没有听到。

    “天亮了。”

    玩家选择上警。

    苏培考虑了一下,选择不上警。

    有四个诡异玩家,他们不想要人类玩家好,他们肯定会上警的,就算不上警,说不定也是给狼预上票,还不如在警下待着,多看看机会。

    跟苏培同想法的人不少,以至于警上跟警下的玩家一样多。

    1、5、6、7、9、10上警。

    警下玩家:2、3、4、8、11、12

    6号发言,逆序发言,5号是下一个发言的玩家。

    白光打在周生身上,他的脸色比白光都要白,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前方。

    “6预5杀,5号是查杀狼。”

    他的声音很平稳,可能是因为缺乏了灵魂,看着是行尸走肉,连情绪波动都消失了。

    “5号是狼,为什么验5号,他在我前面,我就验了,他跳不出任何身份,我看他也不敢跳身份,跳个平民认出就是了,我要这个警徽。

    我这轮是张预言家卡牌,跟着我走,赢了,我就自由了。”

    说到自由,他的脸上嘴角拉开,咧开的弧度比正常人都要大。

    他是在笑吗?

    “警徽流1、8顺验,一张警上一张警下的牌,这个1号不要起跳再给5号甩个金,我告诉你,就算是这样,你也保不住这个5号牌,他跳不出什么身份,要是原地起跳,把警徽给我,第一轮就出这个5号。

    5号玩家,你让你的狼队友出来救你吧,不要打算取巧,因为的你取巧,我都能抿出来,我灵魂升天了,脑子可灵活了,桀桀桀。”

    最后三个字,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真不想认这个预言家。

    白光打在5号玩家身上。

    黄猛目光沉沉开口:“我这里是张平民牌,这个6号拿狼了。”

    “我第一轮可以抗出,警徽给后面的预言家就行,这个6号要么是在搏杀,我说一下我的好人面,首先,我没有起跳任何神职,不存在找神的情况,第二,我没有原地起跳预言家,回手给6号一个查杀。

    你可以说我不卖视野,起码我要是狼,我还能掩护其他狼队友,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是张好人牌,就一张平民牌,第一天为真预抗一下,我愿意,警徽给到我的盖世预言家就可以。

    我盘出我的好人面,警下6张牌看投票,我上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帮预言家抗搏杀的,也完成了,我可以出局。”

    白光打在1号玩家身上。

    朱清开口:“1预5金,我这里是真预言家,昨晚就验了5号,5号是金水。”

    “我说一下我为什么验这个5号,因为我看6号已经成为了没有灵魂的玩家,我不想验他,于是我就验了5号,5号要是好人,这个6号是不要的。

    果然6号是狼,直接起跳,往后面博杀了,可以说这个5号是替我挨了一杀,我要这个警徽,我才能对得起这个5号牌,警徽流3、9顺验,验一张警上验一张警下的牌。

    5号是我的金水,他报了平民,我要这个警徽,把警徽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