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捆龙索:海兽来袭 > 第1章 援军——周清

第1章 援军——周清

    人山人海,火器不停歇地发射着。

    围攻天元山的敌人,如同秋风落叶一般纷纷倒下。

    夜幕虽已经降临,但是这些人仍旧不知疲倦地进攻着。

    第三防线的流民与山民,交替着防守。

    天元山与来犯之敌的火力差距甚大,可终究架不住人家数量多。

    一天的战斗下来,不少山民与流民身受重伤。

    “吱嘎。”

    监视器房的门被打开了。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张文海摇晃着身躯走入房内。

    “怎么样了?”张文海问道。

    老山主侧了一下脸说:“正在按计划行事,只不过——”

    “数量太多了?”

    “没错,估计你们边海国所有人都来进攻了吧。”

    “造孽啊。”

    “总好过默默地等待死亡,至少为明天努力过。”

    “……”张文海无言以对。

    他坐到了一旁的角落,时不时抬头看看监视器画面。

    没过多久,海红、海兔两姐妹也来到了监视器房。

    她们静静地靠在墙边,关注着这场战斗。

    由于天色黯淡的缘故,并不十分能看清敌军攻势。

    可是第三防线却是异常明亮,因为火花的迸发,所以看得一清二楚。

    “南林的还没来吗?”海兔盯着监视器画面说。

    老山主说:“还没看见。”

    “第三剑阴险狡诈,算是智将。”

    “不见得,再耗下去——边海的就要死光了。”

    “还是防着点吧。”

    “哼,不都是你们惹得麻烦,自己不上,要我天元山给你处理。”

    “这是交出捆龙索的条件,莫非你要反悔。”

    “那倒不至于,只是抱怨几句。”老山主说。

    闲聊几句后,房间内再次寂然。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战斗已是持续到了后半夜。

    天元山内的人进进出出,不间断地与第三防线的人进行交换。

    如此强力的天元山人,都尚且需要休息。

    可是普通的边海国人前仆后继,完全看不出疲惫姿态。

    清晨时分,战局僵局被打破了。

    无数柄飞剑,从天空中刺向第三防线。

    好在十三反应迅速,带领数百名南林人抵挡住了袭击。

    战场格局发生了变化。

    原本边海国单调的冲锋,变成了辅助南林国的佯攻。

    只要一个不注意,便会有数柄飞剑刺中防线中的人。

    天元山伤亡人数顿时激增,一时无法破局。

    “砰”。

    一声爆炸声响起。

    众人将目光转移过去,发现那竟是叛徒秦喧。

    他也接受了强化,可他为什么没有像秦桦一样变得痴呆呢?

    “麻烦了,让十三去收拾他。”老山主对一个山民说道。

    话音刚落,山民冲出房门直奔一层而去。

    片刻之后,战场上的十三便踏剑而飞,冲向秦喧。

    少了十三的第三防线,短时间内似乎不会有什么问题。

    “有多人呢?”老山主喃喃道。

    对啊,究竟有多少人?

    这次战斗的规模无法想象,人数更是源源不断的从山林中涌出。

    十三那边的战斗已经打响。

    他与秦喧有来有回的战斗着,但是显然十三更胜一筹。

    话说白苟也不擅长对付长剑,应该力量型的都难以应付吧?

    东边的太阳,已经悄然升起。

    厮杀声没有丝毫减退的迹象,对方没有撤退的打算。

    攻势的确很猛,可我并不觉得他们有攻破天元山的可能性。

    我们有拳圣叶明月,以及无数强战力。

    这种战力,哪怕是整个奇异大陆的人都攻打过来,也不会有胜算。

    “都去吃饭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别聚在这了。”老山主说。

    话音刚落,房间内的人几乎都已离去。

    张文海、海兔、海红,还有我都留在了原地。

    “你的目的是什么?”海红问道。

    老山主看了看四周:“问我吗?”

    “是的——”

    “你算老几,我用得着跟你解释吗?”老山主瞪着她说。

    海红咽了咽口水,不再言语。

    一向温和的老山主,为何突然充满戾气?

    不,或许他本就不温和,只是我见到的都是温和一面。

    我看着不敢插话,只是静静地待着。

    海兔看向老山主,也没有开口说话。

    过了一会,山民端着两份食物进来。

    一份递给了我,来一份给了老山主。

    “不用。”老山主抬起手说。

    山民端着食物离去,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

    就我一个在监视器房内吃东西,很让人觉得尴尬。

    其她人看着我吃,甚是难以下咽。

    “嗯?”老山主划拉着监视器画面,直至放大到山林位置。

    那边有什么东西吗?

    似乎是打起来了,内讧吗?

    张文海站起身,走上前细细打量。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我盯着监视器画面看着,只见有一群人正在冲击着敌人后方。

    是援兵吗?

    奇异国?不,那个方向应是边海国。

    我转头看向张文海,静静地呆望几秒后才回过神。

    “你的人怎么来了——”老山主靠到椅背上说。

    张文海说:“不知道,应该是残存的贵族们。”

    “怎么,你还挺开心?”

    “有吗?”

    “哼哼哼,你国家的人自相残杀,你是怎么开心得起来的?”

    “你不懂!这是边海国——不——我也想不起自己国家叫什么了。”

    “……”

    “无所谓,这是我们国家千百年来的最后一战!”

    “愚蠢的人类。”

    “哈哈哈哈哈……你我皆是如此,别无一二!”

    “或许吧。”

    “热闹的终结,总好过无声无息的消散!”张文海笑道。

    他的笑容逐渐夸张,甚至是癫狂。

    边海国也算是报应,看来他们要步我风啸国的后尘了!

    不能亲自报仇总归是有些遗憾,但是无所谓,我依旧开心。

    面对监视器画面中残酷的一幕幕,我早已激动到不能自拔。

    我知道我多少有些神志不清了,但这——真的无法控制。

    我瞪大双眼死盯着监视器画面,感觉呼吸都快停止了。

    嗯?

    有人好像抓住我的手腕了。

    谁?

    我僵硬地低下头,顺着手臂看去,直至与老山主对视。

    在我俩对视的瞬间,我打了个冷颤。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我。

    我咽了咽口水,终于像是缓过气似的深呼吸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