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北宋往生寻归途 > 第176章 坦诚相待

第176章 坦诚相待

    李清照轻轻拉着白梦的衣袖,两人悄然步至房屋的拐角,避开了石桌旁林娉婷和婉儿的视线范围。

    她的举止间透露着一种女性的细腻与矜持,仿佛在维护着自己的清誉,同时又渴望着与白梦有片刻的私密交谈。

    白梦站在她身旁,心中却是如乱麻一般。他微微咬着下唇,眼神游移不定,脑海中不断闪过各种借口和理由,想要掩饰自己即将向唐采薇提亲的真相。

    李清照紧盯着白梦,注意到他眉宇间的不安和慌乱。他那清澈的眸光四处游移,始终不敢与她对视,仿佛在刻意躲避什么。

    这明显的回避让她心生不满,她双手环抱胸前,微微侧过头去,不再看他。

    随后,她轻启朱唇,声音带着一丝委屈和不满,说道:“哼,你若是有事要忙,想送客,直接告诉我就是了。难道我们之间的情谊,还不足以让你坦诚相待吗?”

    白梦看着她那委屈的样子,心中涌起一股怜惜之情。他伸出手,想要握住她的手,但最终还是停在了半空中,手指微微弯曲。

    他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然后缓缓开口:“哎,清照,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有些害怕。害怕面对你的父亲,我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他说,又怕你再次提及那个问题,所以…哎…”

    他的话还没说完,李清照就猛地转过身来,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和疑惑。

    她走到白梦面前,双手轻轻握住他的手臂,声音柔和了许多:“梦儿,我跟你说过了,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我们可以一起面对。”

    她这番突如其来的柔情,让白梦略感不适应。他习惯于她的娇俏与任性,喜欢与她打闹的日子。如今,她这般深情款款,让白梦心中涌起了倾诉的冲动。

    然而,在他即将敞开心扉之际,李清照那如清泉般悦耳的声音又悠悠响起。她轻轻地抽回玉手,嘴角微翘,露出几分调皮与狡黠:“哈哈,梦儿,想当初你趁我不在,竟敢孤身一人闯进我家,把我爹骗得团团转。那时候的你,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啊。怎么?现在反倒害怕起来啦?”

    白梦被李清照的话逗得一愣,随即双手环胸,脸上露出从容的笑容,眉清目秀间透着一股坚定与自信,嘴硬地回应道:“谁说我怕了?我只是还没想好而已。”

    李清照见状,继续调侃道:“哦?还没想好?是不是担心我爹不会同意啊?哎呀,这可真是让人头疼呢!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有这个可能哦!”

    白梦知道李清照是在捉弄和试探他,想测试他们之间的信任和感情。他能明白李格非身为父亲对女儿的担忧,但他还是有些底气的,只要他能解释清楚此前的离去,或许一切不成问题。

    于是,白梦故作惊讶的问道:“啊?那可怎么办?你是他亲闺女,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李清照见到他略微紧张的样子,便开玩笑的说道:“哈哈,娉婷不是给你支招了嘛?只要梦儿敢去翻我家的墙,然后正好被我爹撞见,考虑到家丑不可外扬,他只能成全我们了。”

    白梦听了她的话,轻轻摇了摇头,温文尔雅的笑声飘到了婉儿的狐狸耳畔,婉儿不免有些失落,但也不愿上前打扰。

    她选择继续和林娉婷品茶,谈论着提亲的聘礼要求,婉儿在心中邪笑道:让她先得意一会儿,等她最后发现相公是向采薇提亲,就有好戏看了。

    白梦温柔地看着李清照,伸手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宠溺地笑道:“你啊,真是跟林娉婷学坏了,调皮捣蛋的本事越来越高了。”

    李清照被弹得微微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假装生气地嘟起嘴:“哼,我可是在帮你想办法呢,你居然还弹我!”

    白梦看着她那假装生气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道:“怎么?不服啊?要不然你弹回来?”

    话音刚落,李清照的嘴角便微微上扬,她抬起玉手,作势就要朝白梦弹去。

    白梦见状,以为她真的要反击,只是淡笑着看着她。然而,他没想到李清照的玉手方向一变,突然朝着他的胸口砸去。

    “哎呦!”白梦被砸得直捂胸口,哭笑不得地看着李清照。李清照粉雕玉琢的鼻子微微上翘,半咬着粉嫩的下唇,白玉般的面孔却难掩得意之色。

    “你这小妮子,真是太调皮了!不过,这一下还真有点疼呢!”

    李清照看着白梦那夸张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谁让你刚才弹我来着?这就是给你的惩罚!”

    两人相视一笑,都在享受着这独特的互动方式,气氛更加活跃起来,不久后李清照主动问起:“对了,你今天去哪了?怎么不带婉儿一起?”

    “这……”白梦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该不该跟李清照说他去赌坊给赢钱,毕竟这可是为了向唐采薇提亲的聘礼一事,不好交代啊。

    李清照敏锐地察觉到白梦有些犹豫,她心中不禁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让他连妹妹都没有带去?婉儿很喜欢跟着他,若是能去的地方,她肯定也想去。难道他是担心婉儿不适合那种场合,所以让婉儿一人在家练剑?

    忽然,她嘴角微翘,然后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展现出无比失望的样子,声音有些颤抖的试探道:“梦儿,你该不会去了那种烟柳之地吧?”

    白梦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他立刻反驳道:“清照,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若如此不爱惜自己,又怎么对得起师门的清规戒律,怎么对得起你?”

    李清照听后,笑意盈盈地凝视着白梦,她的眼中满是温暖与信任。其实,她从未怀疑过白梦的人品。她回想起他在道门算卦之时,每当她独自或带着姐妹造访之时,他便会立即将所有门扉敞开,向外人展示他们之间的清白关系,不让外人说闲话。

    而刚才,他在自己和娉婷打闹嬉笑之时,刻意的将院门敞开,向外人展示他们之间的坦坦荡荡,也是在无意间维护自己与娉婷的闺誉。

    这些细节之处都被她看在眼里,这份默默维护,让她感受到他对自己与娉婷深深关爱和尊重。

    李清照轻盈地向前迈了一步,与白梦的距离瞬间拉近,她眼中的玩笑之意如晨雾般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认真的神色。

    她的白玉般的面孔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宛如一朵盛开的白莲。她轻声而坚定地说道:“我自然是相信你的,梦儿。不过,既然你提到了师门,我一直很好奇,你的师门究竟在何方?”

    白梦被李清照突如其来的亲近弄得有些羞涩,他微微低下头,避开了她炽热的目光。然而,她的话却让他心中一紧,难道她在自己的住处发现了什么秘密?或是从婉儿那里知道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