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言情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2117 雪浪

2117 雪浪

    “风花大道已经是我们的了!接下来就是风花镇!”

    翻卷层云的风席卷过风花平原的大地,将原本占据着风花平原的空寂驱散了少许,奔走在平原上的参战玩家们此时也聚集在了通往远方山城的那条宽大石板道路两旁,举着各自的武器装备欢呼雀跃出声——由段青的一番宣言与裹挟的人群所鼓动的战势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公国方位于风花平原正面战场上的玩家野团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无数阵亡的玩家与倒在他们身后的魔法帝国魔法师们也随着各类武器装备的散落出现在风花大道的两侧,将他们此时的喧嚣与半日鏖战之下的战果映衬得更加惨烈了几分:“啊哈,你们不是很牛x吗?不是谁来谁死吗?区区几个魔法陷阱就想阻挡我们的脚步,未免也太天真了!”

    “只要敢死不怕死,这些所谓的复辟者根本就不足为惧!堆尸体也能把他们全扬喽!”

    “好不容易才打出了这样的成绩,不能半途而废,让他们卷土重来!我们再接再厉,只要——咦?”

    无数人大呼小叫开始叫嚣着向道路尽头的山城指去的景象中,一部分玩家却是在他们的身后开始悄然撤退了,于裹挟的浪潮中逆行的身影自然也在第一时间引起了周围的注意,那无法完全消失在他们视野中的动作也很快被一些人伸手拦了下来:“你们去哪?不会是认怂了吧?”

    “我们也知道现在是巩固战果的最好时候,大家之前的牺牲也不能白白葬送。”撤退的那队玩家的队长指了指自己的耳边,然后朝着远方的天边示意着什么:“不过我们收到了消息——决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地点在雷德卡尔。”

    “你们想打就接着打吧。”

    没有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此时却同样得到了消息的世界各地玩家开始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城镇内汇聚,拥有法师议会魔法技术支撑的酒馆内也很快聚集起了大批的观众,攒动的人头拥挤在酒桌、吧台与魔法屏幕面前,以每一个酒馆的老板心中乐开了花的热情将气氛瞬间炒得犹如节日般勐烈。明里暗里的各方努力营造的气氛似乎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聚焦在段青为中心的所谓“决赛”一瞬间再度成为了自由大陆上最受关注、最为流行的事件,被冒险者群体所带动的大众目光最后便是在这样的情况成为了新一轮聚集的焦点,在繁花似锦激情的解说声音中丢下了手头上所有的事情、纷纷落在出现在屏幕中心的那两道相互对峙的人影身上:“不管他们最后的赛事是如何安排的,总之诸位现在看到的是这两位老对手对峙在了一起,他们的身份和实力应该不用我多说,过去的无数经典传奇一般的比赛已经足够说明这两个名字中蕴含的重量!”

    “两个人目前似乎还在交流着什么,估计赛前垃圾话的环节依旧必不可少,不过如果魔法网络现在依然无法将话音清晰地传递过来,所以……呃,所以你们聊完了吗?什么时候开打?”

    “咳咳,我可不是为了没话找话或者拖延时间才这么说的,我这是为了大批等待在世界各地的观众们问的啊!要是大家全都等急了可怎么办?大家可是花了钱买了门票……唔,好像也没有买门票,想喊退钱也喊不了呢。”

    “好在我们亲爱的、心地善良的语殇小姐没有让我难过……呃,我是说,不会让大家失望,她已经明确表示,会安排一位全新的嘉宾配合我们这一次的决赛解说舞台,只不过那个人可能还没有到,我们会在稍后一段时间揭晓他的身份——哦?能听到声音了!”

    仿佛真的有技术人员听到了繁花似锦喋喋不休的抱怨,他和围聚在魔法屏幕面前的无数玩家观众一起听到了画面中的同步环境声,分属于段青与断风雷两个人之间的谈话似乎也在时间的流逝里变得愈发激烈,看上去已经略过了正常的交流环节、直奔阴阳怪气的冷嘲热讽环节了:“……看来三年的时间并未让你的智商脱离愚蠢的地步,都过了这么久,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还拥有着曾经的统治力吧?”

    “那也无法改变三年前的江湖被我们爆杀无数盘的事实啊,从前没有抬起头来,现在就想抬起头来了?老子想在你们面前跳,还需要别的理由?”

    “三年前你确实是有这个资格,但现在已经不能了,没有实力并没有什么错,但没有那个实力却还要出来叫嚣……你的脑子是不是也跟着岁月的流逝一起老化了?”

    “怎么,我经过了三年岁月的折磨,难道你就没有经过三年岁月的折磨吗?操作、意志和反应力可不会因为你一直在当职业选手而不会退化,这是自然规律,除非……你不想当人了吗?”

    “……时间确实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背着双手直起了身,立于雪地中不曾移动的断风雷终于在斗技场的中央收敛起了自己与段青对喷的势头,他用一声感叹平息了自己嘴角不停抽搐的模样,目光也由那令人生厌的灰袍身影上移开,唏嘘不已地向着湛蓝色的天空中落去:“我确实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落于对你的憎恨中,恨你为什么如此嚣张却无人能敌,恨你为什么抢了我那么多夺冠的机会却又在最后莫名消失,连给我复仇的机会都没有留下。”

    “但时间经过,你消失之后的世界逐渐侵蚀了我的生活,那份憎恨也渐渐被磨成了遗憾,最后化成了刻意的遗忘和释然。”说到这里的他再度望向段青的脸,那针锋相对的讥讽之意也从那张脸上渐渐褪去:“我也不是喜欢沉溺于过去的人,我和我的家族、我的俱乐部、我的行会都还要继续前行,没有了你的时代自然需要新的适应和改变,甚至已经到了继承和发扬的地步,结果没想到——”

    “没想到我又像野草一样死灰复燃了,是吧?”嘴角翘起的段青低笑着回应道:“真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关系,野草自然也有野草的生存方式,我非常能够理解。”立于雪中的断风雷犹如立于雪中的寒松般一动不动:“事已至此,我反倒非常庆幸,庆幸自己又有了一次向你复仇、证明自己的机会。”

    “自你重出江湖以后,这应该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正式对决,没错吧?”

    “‘重出江湖’这个词汇应该不适合我,毕竟我也没想再返回职业界,跟你们这些还不知放弃的老不死继续抢饭吃。另外……刨去那些大大小小的战役,我们不是在天空之城的时候正面相对过吗?”

    “那次不算。”就像是一名固执的老顽童,断风雷直接省却了中间大量的论证,直接将结论抛在了段青的脸上:“总之在你们决定举办这场比赛之后,我就一直在等待着,等待着与你一同站上比赛赛场、再度相互厮杀的这一天。”

    “你也不怕自己提前被淘汰掉……嘁,算了。”同样背起了自己的双手,段青满不在乎地低啐了一声:“我就不再多说那些没用的废话了——怎么样,对这个舞台还满意吗?”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确实,多说无益。”

    雪松在这一刻出现了变化,位于断风雷背后的双手也随着他摆开的应战姿势也抬到了他的胸前:“那就让我们开始吧——需要给你准备时间吗?”

    “准备?”

    “你现在看上去像是一名魔法师,按照规矩——”

    “不不不,我不需要套盾或者提前施法什么的。”

    似乎明白了对方话中所指,段青失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你还记得那种古早的规矩,不过据我所知,现在已经不流行这样的规矩了呢。”

    “自由世界确实是个好地方。”

    双脚在拉开的动作中划出了一条直线,于雪地上弯弓沉步的断风雷周身的气势也开始逐渐攀升起来:“物理效果,魔法的设计,还有一些事关战斗的世界法则……虽然不是所有的规则我都很满意,但已经足够适合实力的发挥了。”

    “既然你拒绝了我的好意,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啊。”他的右拳对准了段青的脸,似乎在进行着最后的警告:“这里没有什么掩体,一对一的情况下,近战职业可是优势很大的呢。”

    “喂喂,我可是特意在决赛宣言后联系了你,让你当这次决赛的‘开门红’。”面对扑面而来的如山气势依旧面不改色,段青摊着双手向着对方笑了笑:“要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我还在这里玩个什么劲啊,干脆早点认输算了……唔,这样吧。”

    “我就稍微给你一点‘全力以赴’的信心吧。”

    无数聚焦于观战魔法屏幕的玩家们目露惊讶的视线中,一道道代表着魔法能量的强光开始在段青的周身上下显现,被这些魔法强光所包裹的灰袍魔法师微笑的表情随后也在下一刻消失在了原地,与断风雷刚勐回头之后的重拳交织在了一起:“在这儿!”

    “哎哟哟,想偷袭还是有些困难呢。”举起的手臂挡在了对方的重拳之前,属于段青的声音也在若无其事的第一次正面碰撞中再度拉扯到了远方:“不过——”

    “你最好不要掉以轻心。”

    急速之下的声音被拉得同样变形而尖锐,来自段青的第二击随后也在断风雷的侧后方再度显现,只不过这一次被断风雷一拳击退的不再是灰袍魔法师的手臂,而是凝聚在他手中的一柄造型粗糙的石刃:“我的花样可是很多的。”

    “……魔法强化?”

    望着对方再度退开之后逐渐变得清晰的那把土黄色的武器,放下了拳头的断风雷沉着眉头低声说道:“不,不对,正常的魔法强化不可能将身体也强化到这种硬度……你用了什么魔法?”

    “只是‘岩石皮肤’的一种特化应用而已。”

    手掌在手臂上拍打出了铿锵作响的声音,站定在圆形场地远方的段青笑着摇了摇头:“将土岩元素充斥在体内,强化防御的同时增加身体的强度……真不知道自由世界里的魔法师都是怎么想的,居然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将这么实用的招数发扬光大。”

    “那是因为他们不屑于使用像你一样野蛮粗鲁的‘近战’方式。”狠厉一笑的断风雷再度沉下了自己的身体,摆出了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而且即便是真的将自己的身躯变得犹如岩石一般坚硬,没有相应的力量,想要行动自如恐怕都难以做到吧。”

    “这就是你不懂魔法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办法可多得是。”段青作势伸展了一下自己的双腿:“比如轻风术,比如附魔术,重力魔法,祝福魔法,甚至可以服用强化力量的炼金药水——当然。”

    “身体的条件可以想办法解决,但近战的技巧和经验可不是轻易能获得的呢。”

    连串的闷响声又一次出现在断风雷的身边,那是再度消失在原地的段青欺近而来的攻击所发出的声音,两名单挑的选手随后就这么以出乎所有观众意料的方式开始了新一轮的近身战斗,密集的招式互换也在掀起的雪浪中不断发出恐怖的破风声与碰撞声:“锤拳!断风雷接住了——化刃后接二段闪击!断风雷选择用直拳打回去,但对方紧跟着一个撤肘,顺势抓住了对方的……哦哦哦哦哦!结结实实的背摔!真是难以置信的场面!那个男人居然在近战格斗中压制住了对手!断风雷一直处于守势!似乎完全没有找到反击的间隙!”

    “毕竟是断天之刃,即使三年未战,论近战的战斗经验也是丝毫不落下风,更何况他目前使用的全新系列手段等同于偷袭,以断风雷的老道和谨慎,他是不会在摸清这些套路之前轻易出手反击的。”

    “咦?你是——”

    “我就是嘉宾。”

    一直响起在观众耳边的繁花似锦的声音被另外一道插入的声音所搅乱,似乎是有一名玩家在繁花似锦没有注意到的时候落入了解说席的位置,沉稳而又充满磁性的男子声音似乎也略过了介绍自己的环节,非常务实地进入到工作状态之中:“好了,不要分心。”

    “那套简单的魔法强化应用方式,应该也已经展示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