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君王无情-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君王无情 > 第160章

第160章

    」

    「我可不是说你带的不好,但你与那些个守卫太熟,总被人钻空子。」楚寒急忙安慰道。

    「我明白。」萧然点头。

    到楚寒住的地方拿过礼物,萧然准备离开皇宫。越靠皇宫的正门,越多穿着官服的官员们走动,每个人的脸上挂着严肃庄重的表情。萧然将这些与边关的士兵们比较...还是回边关吧!

    闭上眼,麟帝龙云烟那张细致的脸浮现在萧然的脑海里。见过赵昭仪的人都说麟帝长得像赵昭仪,但仔细观察过麟帝的人却认为,麟帝更像太皇龙璇晖,那双透人心魂的眼睛加上冰冷的气质,无一不与太皇相似。

    走出皇宫,萧然回头看着皇宫繁复华丽的大门与楚寒的背影,心里觉得有些感伤...如果当年没遇上那个人,自己也会像楚寒一样成为太监,一辈子只能留在宫里,哪儿也去不了。想到此,萧然有些庆幸...至少自己还有另一条路。

    走到府邸,萧然不禁感慨从前若不是麟帝与师父吕墨辰的关系,依自己的个性早就被人陷害,又怎能娶妻生子。现在皇宫已有更好的人能守护麟帝,他明白自己更该留在边关...

    「夫君。」蒋德淋抱着孩子迎接。

    萧然的眼睛盯着那一团小布包有些颤抖的问「可取名了?」那是他的孩子,继承他骨血的孩子。

    「您还未回来,不敢取名。」蒋德淋用欣喜的目光看着萧然。

    「就叫君,萧慕君。」萧然红了眼眶,伸手抚摸着婴儿的脸。

    蒋德淋看见萧然激动的样子,倍感欣慰,她认为自己辛苦怀胎总算是得到回报了,她转头吩咐站在一旁的丫环「去通知父亲一声。」

    「夫君,请让妾身帮您洗尘。」蒋德淋热切的招呼着。

    萧然拿出麟帝送的东西「辛苦妳了。」对蒋德淋,萧然只有心虚与愧疚。

    蒋德淋听见萧然体贴的话语,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不会,边关风霜,夫君才是辛苦。」

    「怎么会,为了...皇上,一切都值得。」萧然喃喃的说。

    春日暖风篇

    君王无情 番外 春日暖风篇

    楚寒领着一群宫女与太监忙着布置御花园里的亭子。今日可是麟帝龙云烟的生辰,马虎不得!即使楚寒已不是总管公公,但太监们仍向楚寒询问布置的事情,毕竟所有人都明白,太监里,楚寒才是最明白皇上心思的人。

    「楚公公,您看这样如何。」总管青叶拿着单子向楚寒询问。青叶与楚寒是同期受训的太监,他与楚寒一同被当时的皇后选去伺候二皇子龙玉炫,也在楚寒顶撞二皇子时帮忙说请才让楚寒逃离被仗打而死的下场,最后楚寒被扔出皇后的宫殿时,扶着楚寒回礰心阁受责罚的也是他。也因如此楚寒就算后来跟了五皇子,依然与青叶有所来往。这些麟帝龙云烟非常清楚,所以在楚寒推荐青叶为总管时,麟帝二话不说点了头,让青叶顶了总管的名。

    楚寒有些无奈的看着青叶「青叶,你现在已经总管不需凡是询问我的意见。」

    青叶苦笑「楚寒,你也不是不知道皇上的脾气,这次可是战后第一次举行宴会,出了岔谁也担不起。」

    楚寒接过单子,仔细的看了看。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是没少些东西。不过青叶,你可要注意几位娘娘的坐位,千万要摆的正,万一偏了点,娘娘们可不会饶过你。」后宫里最会斤斤计较的可是那几位娘娘,楚寒在她们身上可没少吃苦头。

    「我明白。」青叶接过单子,在心里叹了一大口气。太监里谁不想当总管,但青叶这总管的位置坐得一点也不稳。在外人眼里青叶能服侍当年刁钻的二皇子,一定是有些手腕。可是在青叶的眼里,现在的麟帝才是最不可让人捉磨的人。

    「怎么发起呆了,青叶。」楚寒用手推了推。

    青叶忍不住开口「皇上的性子一直是如此的难以捉磨?」

    楚寒笑了「皇上从以前就是如此少言,但皇上是位好主子,更是位好皇帝。」

    青叶想起前服侍的二皇子,有些苦涩的点头「是!」青叶虽与楚寒交好,但当年因为二皇子的缘故,从未与五皇子有过竖交集,一直到主子死了,青叶被迫回到礰心阁跟在总管公公身边,才正真识得五皇子。在青叶的记忆里,麟帝在当年是皇子里最不被看好的一位,一直到宣王叛乱后,众人在明白太皇的瞒天过海之计,在众多皇子里五皇子才是太皇真正捧在手心上的皇子。一开始众人对这点还有所怀疑,但五皇子成了太子后的一切,让所有人见识到太皇对麟帝到底是如何的宠爱。青叶看着楚寒,觉得这世界真不公平,明明自己从前的主子是皇后所生的皇子,太皇却单宠五皇子一人。只要是五皇子想做的事,太皇从未说不,就算是颠覆朝中现有的政策也一样。甚至是皇位,太皇也一样送给了尚未及冠的五皇子。

    「我也该回去了,那么,接下来就麻烦你了。」楚寒弯腰向青叶行礼。

    青叶连忙还礼「哪里。」

    看着楚寒的背影,青叶心里的苦涩更加的浓厚,这总管的位子,自己当得可真窝囔。服侍麟帝已有一年,却从来也看不懂麟帝的心思,连茶水也准备不好,总是要楚寒帮忙看着。若是以前的二皇子,哪儿需如些费心,只要将最好最奢华的放到二皇子的面前就足足有余。想到此,青叶更加小心的布置。

    ※※奇※※书※※网※※

    夜深了。楚寒跟在麟帝的身后三步远的地方走着,他从麟帝嘴角的弧度读出麟帝对今晚相当的满意。楚寒侧头对青叶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

    回到寝宫,青叶停下脚步,而楚寒则跟着麟帝走进里面。寝宫里青儿与竹儿已经准备好热水,麟帝走到澡盆旁,而楚寒快速的帮他换下身上的衣服,再将龙袍与帝冠交给竹儿。

    青儿倒了杯茶送到麟帝的眼前「皇上,请用些茶醒酒。」

    麟帝接过茶,喝了一口后又递还给青儿「下去吧!你们也累了。」

    「是!」青儿行礼,将杯子放回茶几上,转身走到门边等楚寒与竹儿将东西放好。然后三人一同向麟帝再行一次礼,安静的退出寝宫,关上大门。

    青叶看见楚寒她们连忙迎了上去「辛苦了。」

    竹儿伸手敲了敲肩膀「青总管也辛苦了。皇上很满意今日的晚宴。」

    「不敢。」青叶慌忙摇头。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静默了下来,麟帝身边的人怎能如此的怯懦!

    楚寒打圆场「青叶不用谦虚。不过,皇上似乎没动几次筷子,明日可得上御膳房去问问。」

    青儿在旁边没出声,眼睛盯着寝宫的窗户不放...

    「妳做什么?」竹儿用手肘顶了青儿一下。

    青儿吃吃的笑了几声「我准备了药膳给皇上,全补的那种。」

    楚寒瞪了青儿一眼「妳疯了?皇上最不喜欢那种。」

    「是钟老吩咐的。」青儿笑嘻嘻的说完,伸手拉着竹儿「咱们回去,明早起来准备新菜让皇上尝尝。」

    竹儿理了理掉落在脸上的头发「夜深了,也请总管公公早点歇息。楚寒,一起回去吧!」

    楚寒抬手向青叶示意,跟在竹儿她们身后离开,留下青叶与一群太监伺候麟帝。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麟帝在歇息后,就不需要有人伺候,但宫里规矩如此,青叶等太监只能乖乖的守着夜。

    梳洗干净,楚寒躺在床上休息,心里面全是麟帝的影子。方才,他替麟帝更衣时注意到麟帝的颈子上有一块粉色的印子。那是吻痕,楚寒非常确定!

    记得第一次发现吻痕时,正巧月凤国的殿下来访,自己虽然震惊却没时间确认。后来那样的痕迹也曾印在自己的身上过,由月凤的皇子与他的手下们。想到此,楚寒觉得一阵恶心,连忙跳下床往木盆里干呕。过了一会儿,楚寒摸黑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压下嘴里的酸味。

    楚寒有些心酸,自己本来就配不上麟帝,又遇上那样的事,但请麟帝从未多说什么,依然让楚寒留在身边。楚寒认为,这是因为麟帝信认他...麟帝不喜让人在身上留下痕迹的习惯楚寒尤其清楚。楚寒伺候麟帝已有二十一年,但楚寒从未服侍过麟帝沐浴,而且在麟帝登基后也显少进入寝宫的内室。楚寒明白这是因为麟帝为了隐藏一个人,一个能在不喜他人碰触的麟帝身上留下痕迹的人。楚寒认为能在皇宫来去自如的,一定是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而麟帝身上的那些吻痕总是淡淡的,或许是位既温柔又豪放的姑娘。想到此楚寒握着麟帝送给他的玉佩祝福着「...皇上,一定要幸福。」

    番外...真的写得比较顺手!不用考虑太多。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http://Www.Qisu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