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终篇 第一章 破碎时空(大结局)-金鳞大王-万书网
万书网 > 武侠仙侠 > 金鳞大王 > 第七卷 终篇 第一章 破碎时空(大结局)

第七卷 终篇 第一章 破碎时空(大结局)

    .天灵山,大雷音寺内,诸佛与各罗汉归位,因为前次阵之缘故,如今这大殿之上,能摆出来的罗汉席位已经是非常稀少,加上几大菩萨出迎金鳞子,则更加显得萧条异常。

    三大菩萨引着金鳞子与孙悟空进得大殿之内,四大金刚自行护卫在殿外,三大菩萨各就各位之后,金鳞子就大踏步走上大殿中央。

    如来佛一眼便望见了金鳞子的面容,经他初观之下,眼界里竟然是一片模糊,这也和当初他在推演天机之时的情景类似。金鳞子不在天机变量之中,佛祖早就想借助他的力量帮助佛界度过此次劫数。只是途中有些变化,故此也想到了借助唐僧西行和孙悟空一路平妖的事情来减轻佛界的劫数。但是如今看来,劫数并不仅仅如此。

    “佛祖,却才在山前,我已出手灭了绿龙,想必这只是黑龙用以对付灵山的先头军,要不了多久,黑龙就会亲自前来。”

    “金鳞子,你夺天地之造化,如今进化成为了黄金龙不说,更是练就了帝仙之能,能催动火之精,行玄功之变,当真是打遍三界无敌手。”如佛祖这般修为者,还是很少夸赞过他人的。就数此次是个例外了。

    金鳞子刚想开话,那佛祖竟又继续搭讪道:“你本乃鲤鱼之身,修为低微,不堪入流,若非观音尊者带你去南海,教授你化形之术,让你成为下界妖魔,广学繁多法术,之后又让你去万魔峡谷中避难,更是成为了黄金龙之身,你也难有今日的风光。”

    原来佛祖是数落了金鳞一些前尘往事,好让他感念佛界的恩德,感念观音菩萨的恩德。

    “好了,佛祖必多言,金鳞子知晓便是。可是您也别在我面前这般说辞。毕竟观音菩萨寻我乃是为了将我度化,好为南海增添灵气,至于指引我无万魔峡谷,脱难不假,却也不知我有此奇遇。所以,这次来我是要对付黑龙,也就顺便卖给人情给佛界,至于念及前尘往事以及日后我对佛界的恩德,那也就不必了。”金鳞子暗想,自己只要打败黑龙,真正练就了巫神玄功,指不定已经返回了故乡,你们的感恩对于我来说也是无用。

    “也罢,既然大家目的都是一样,那共同~|黑龙这个敌人吧。”

    “可事先说好,我只负责对付黑龙一个,他带来的那些人可不管我地事。”却才金鳞子已经领教了那帮人的麻烦,所以他只想专心对付黑龙,不想有其余累赘。

    “你既然来了此:。表达了如此诚意。那我们自然不能让你失望。现在就告诉你知晓。佛祖已经事先照会了天庭。让玉皇大帝派遣了十万天兵前来。其余各方神将约有三百来位。不乏**力者以及各路星君在内。如此。对付那群妖魔也就足以。至于黑龙。此战必须要将其击败。凭你之力。应该能将其打败。但是黑龙多诈。恐怕他会在失败之后而逃窜。故此。佛祖命六大佛。四大菩萨在灵山之上。催动灵山聚集了十万年地灵气。结成了幻灵大阵。只要入此阵中者。一定会迷失其中。绝对逃脱不了任何打击。”站在佛祖身边地两位护法。将佛界安排之事都介绍给金鳞子听。好让他打消一切疑惑。

    “幻灵大?真地能够防止黑龙逃走?那要是被攻破地话。该当如何?”金鳞子竟反问了一句。

    那左右护法脸色铁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却是观音菩萨补充一句说道:“此阵应当能~将黑龙困住一时半刻。就凭你地法力。早在这一时半刻将黑龙击败了。”

    “还是菩萨说地中听。那既然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黑龙自投罗网”金鳞子一脸悠闲地样子。好似并不为即将到来地大战担心一样。

    金鳞子在大殿上闷地慌。于是出了大殿。白荷在灵山四处游荡。白荷见其若无其事地样子。表现出极大地好奇。

    “大战即将到来。即便你很自信。但是难道就没有一丝地担忧吗?”

    “担忧什么?一想到能够打败黑龙,练就巫神玄功返回故乡,我就很兴奋,有什么好担忧的。”金鳞子很平淡地说着。

    “不知多少次你都提到了自己的故乡,那里真地是个很美的地方吗?”

    “不,比天台山要糟糕的多。”金鳞子直摇头表示不是。

    “那你索性就留在这里,干吗要回去。”

    “我必须回去,因为这里并不属于我,我更不属于这个世界。”

    白荷当真是被金鳞子越说越胡涂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辞,只是干瞪眼地着他。

    “这次仙佛两界云集灵山,可谓是兴师动众,他们的目标都是黑龙,可是却才在大殿之上,我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什么不详的预感?”

    “对付区区一个黑龙,需要动用这般强大的力量吗?更何况以前天庭与佛界很少就这样地事情有过互助,这次当真是蹊跷。天庭居然会为了佛界出动全部的力量。想当年,群魔反天,西天佛界也仅仅是出动了极少部分人而已。”

    “你是说,这次对付黑龙是真,但是……”

    “想必你也猜到了,他们既然不能容忍一个强大的黑龙存在,又如何能容忍一个更为强大的金鳞子存在。”

    “天那,观音菩萨不会欺骗我们的。”

    “也许不会,可也动摇不了三界地秩序,谁都不能。”

    “既然如此,那你还留在灵山帮他们对付黑龙干吗,还不赶快离开为好?”

    “我也有我的目地,为了练成巫神玄功,我必须冒这个险。所以在此之前我要告诉你,只要大战开始,黑龙一发起进攻,我就有可能随时离开你,无论是战胜或者打败,结局都是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白荷看上去很是沮丧。

    “我们别无选择,除非我练就了巫神玄功,然后带你一起离开这个世界,返回我的故乡。可是那也很难办到,毕竟在战斗中,你无法参与进来,当我练就巫神玄功,释放出无穷威力之时,时空就会异变,你若不在我身边,我们将永远分离。”

    “我要一直在你身边,难道你忘了,我是你地妖元所幻化,只要将我的元神度入你地体内,就可以达到元气合体,永不分离。”

    “元气合体,永不分离,同生共死。”

    白荷重重地点了点头。

    金鳞子

    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带白荷一起离开,只不过,他就只能委屈白荷,要先将其元神度化进入自己的元神之内,达到元气合体地目的,然后带着白荷一起,共同对敌。

    天庭的众神已经赶来,在合理的分拨之下,天神被安排在了最外围,用来阻挡一切妖魔的入侵。至于金鳞子,则守侯在灵山脚下,与四大菩萨六大佛一起开始布置起了幻灵大阵。

    这次出动地四大菩萨乃是观音菩萨,地藏王菩萨,文殊与普贤四位菩萨,都是法力甚高者,而地藏王菩萨,更是有无上修为,法力高深难以估量。其余六大佛也是厉害无比,分别为燃灯上古佛,弥勒尊佛,龙尊王佛、阿弥陀佛,光明尊王佛以及金莲尊佛。

    在见识了佛界出动的如此阵容时,金鳞子心底在暗暗为自己的前途担忧。毕竟这些佛祖菩萨都是法力广大者,要联合起来对付黑龙,实际上并非是件难事。可是如来佛祖为何要挽留于我,要我参与其中,与黑龙一起身陷幻灵大阵呢?

    可想而知。

    金鳞子已经不愿去想这些事情了,反正他在这个世界已经走到了尽头,总归是有个最后的结局。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大阵置完毕,随即便启转了起来。在这灵山脚下有此一大阵,简直连只苍蝇也休想飞进去,更何况在前方还有为数众多的天神阻击。

    整个灵山:若金汤,但是很快前方就传来消息称他们消灭围困地妖魔多是法力低微者,更不曾见过黑龙之颜面。

    “发起对灵山的大规模袭击,黑龙可能不亲自前来,难道他听闻绿龙已被金鳞子打败,所以不敢来了?”众人陷入进了沉思当中,而这幻灵大阵的四大菩萨与六,都是稳稳地坐镇灵山脚下,仿佛对外界所发生的一切毫无所知一般。

    祖坐镇西方,在幻灵大阵尚未启动之前,前方的天神已经与众妖魔交手了半日时间,不断有新消息传来。因为没有黑龙地直接介入,所以群魔的损失非常之大,到后来简直就到了不堪一击的地步,除了大部分被消灭以外,只有少部分分散而逃逸。

    胜利来的太过利,不过一日的工夫,群魔都还未曾踏足灵山地界,就被众神给完全阻击。

    在金鳞看来,前方的胜利应该足以给佛界一个极大的惊喜,但是他却没能发现有任何一丝欢喜地迹象。更有甚者,金鳞子认为,天庭众神前来帮助佛界打败了妖魔,应该受到佛界的礼遇,最起码在如此距离范围内,灵山应该出面欢迎他们,然后摆下庆功会,犒劳一下众神,但是很意外,佛界甚至连知会一声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灵山上传老佛祖法旨,由右护法带着,径直朝山下而来,经过幻灵大阵时,被那燃灯上古佛阻拦,问明情况之后,燃灯直接就接过了法旨,却才知晓原来佛祖和佛界上下一个心思,虽然对众神有无尽的感激之意,却无任何的实际行动,而是让天庭兀自返回,无须来灵山,佛祖以及佛门弟子他日前去天宫拜会。

    很意外,主人不要帮忙的客人进门,还要登门拜访,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就在燃灯古佛想向天庭众神传达佛祖旨地时候,灵~脚下袭来一片云彩,众神齐下,就站在幻灵大阵之外。

    这时,燃灯古佛向他们传达了佛祖的意思,请他们不要见怪。

    天庭众神本就不想在灵山多作逗留,也是来告辞而已,一见如此,都各自返回。然而就在这时,金鳞子突然觉察到了异常。

    在众神地队伍当中,竟然有一种隐隐的突变波动,正好被金鳞子所洞察。金鳞子知道,拥有这种波动地强烈感应,除非练就了莫大的玄功法力才有可能。难道……

    也许谁都无法洞察这一点,也许谁也不知晓这众神当中,竟然有着黑龙化身地存在?

    佛界虽然没想到黑龙会混在众神当中进入灵山,但是如此数量地天神要进入灵山之境,依然是受到了佛界的极大排斥。原因很简单,因为佛界和天庭一样,都是互不侵犯的,而且互有扩张之心。

    佛界之人很是担心,天庭会趁着佛界大劫的时候动手。

    然而一切都未能如某些人所预料的那样,真正看透地却是金鳞子。

    “火德星君。”就在天庭众神准备返回的时候,金鳞子突然从法阵当中窜出,叫住了火德星君以及他身旁的~位弟子。

    火德星君很是奇怪,便转身向金鳞子追问情况:“你好似不是佛门弟子,怎么在这个地方?”

    “哦,他是我们的客人。”观音菩萨急忙搭讪一句道。

    “也是请来的救兵吧。”火德笑着说道。

    “请问星君身边,新近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为何如此一问?”

    “我隐隐有种奇怪地感觉,觉得星君身处险境之中却浑然不知。”

    “我来此之前一直在宫中,身边不曾有危险,更何况我也丝觉察不到危险所在,你不要在此处故弄玄虚。”被火德一口回绝掉,金鳞子依然嬉笑着说道:“既然星君如此说来,那我就要得罪了。”话音刚落,金鳞子突然出手,一袭火焰直逼火德身旁。

    火德本就是练火的,而金鳞子只用一般火焰攻他,有法宝傍身的他,当然不可能受到伤害。但是他身边的两个弟子就不同了,只见一个弟子受到侵袭,身上的道袍竟然烧着了,而另外一个则若无其事地站在一旁。

    经此一试之下,金鳞子敢断定,这个所谓地弟子一定是个不寻常的人物。

    “你干什么?”

    “真是迂腐,妖魔就在你身边,你还浑然不知。”说完,金鳞子按捺不住,终于向那弟子出手了。

    一袭硝烟弥漫而过,那弟子突然放声大笑,然后随着一股浓烟消失在天际当中。

    “你们就慢慢在这里争辩吧,我可是有重要的事情做。”声音消散,金鳞子惶恐不已。

    群神激动,佛界之人更是觉得阻拦这些人进入灵山乃是明智之举。而金鳞子则在不断地摇头。“决不可能,在我的攻击之下,黑龙能够遁身而逃与我一战,此乃第一怪也。其次,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消失掉,连本体也未显现,要不然在此处,他断然不可能逃过众佛与众神的法眼。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黑龙的本

    在这里,却才仅仅是他的化身而已。那黑龙究竟去会去干什么大事呢?

    思绪再三,金鳞子隐隐之间好似想到了什么。他向菩萨说道:“我知道了黑龙地行迹,先行一步再说。”话音刚落,金鳞子已经腾云而走,直接就朝天宫而去。

    三十三重天宫,矗立在南天门之上,显得巍峨壮观,但是却格外的冷清。因为这个时候,很多神仙都去了灵山,诺大的天宫没有战斗力超强的神将护卫,就如同孤独无助的广寒宫一般。

    金鳞子之所以到这里来,是因为他清楚黑龙。

    与天庭众神相比,佛界之人与他地仇恨根本不算什么。一开始,他就只将复仇的目标对准天庭,直指玉皇大帝。这一次改变初衷,突然要攻取灵山,本就是非常蹊跷地一件事。只是事先,金鳞子没有遇到刚才灵山脚下的一幕,所以根本无法觉察到异常,直到现在,他才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地判断丝毫不差。

    强烈的突变波也存在与天宫当中,正在快速地朝着三十三重天宫之上而去。那里正是灵霄宝殿地所在。

    黑龙要趁着众神未归,先禁玉皇大帝吗?他的如意算盘打的真不错,只要控制了玉皇大帝,就等于控制了天宫,辖制了三界。

    金鳞子为缓黑龙行进的速度,故意将自己~烈的波动散布出去,好让其觉察到异常。果然,黑龙放慢了速度,给了金鳞子充分的准备时间,提前赶到了灵霄宝殿之上。

    大殿之上,玉皇大帝刚刚遣散了会地众神,正安静地独坐之时,金鳞子出现了。

    ;大帝很是惊慌,但是很快就安神下来,因为金鳞子周围萦绕的乃是隐隐的仙气,不是妖邪一辈。

    “你是哪里的散,如何到灵宝殿之上?”

    “玉皇大,我不想跟你多说什么,你赶紧离开你的位置,不然你会很危险。”

    “你说什么?”

    “废话也不与你多说了,你先躲在一旁,黑龙已经来了。”

    听到黑龙一词,玉皇大帝脸色陡然变了。竟然从宝座上站起身,按照金鳞子地意思退避到了一旁,隐匿在了宫殿之后,只是临走之前,他对金鳞子抱有一丝困惑,却又非常坚定的眼神。

    很显然,玉皇大帝还是极有分寸与眼力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明白金鳞子的意图与心境,配合的如此恰当。

    金鳞子知道黑龙地本事,如若不在突然之间给予其重创,要解决他还不是件容~事情。于是金鳞子先布下,自己变化成了玉皇大帝的模样,就坐在宝座之上,并且刻意地隐藏了自己凌人气息,多了几分祥和之气。

    果然,一切皆在金鳞子的掌握当中,不过片刻时间,黑龙所幻化的一员神将就出现在了大殿之上。

    “来者何人,如何敢擅闯灵霄宝殿。”

    黑龙直接踏步走入,眼见四周无一人存在,当即哈哈大笑,隐隐当中带着无比自豪地傲气。

    “还没有什么是我不敢的。”

    “狂妄之徒,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已是瓮中之鳖,就不要再在这里发号施令了。本尊不想和你废话多说,把你的位置让给我,兴许我会乐意保住你的元神。”黑龙一边说着,一边向中央宝座的位置靠近。

    金鳞子为了能给黑龙致命一击,一直隐忍不发,直待最佳时机。所以他暂时假装慌张无比。

    “来人,来人。”

    “你别喊了,这里已被我设下禁制,谁也听不见你的喊声,你别指望别人能够救你。”话语之间,黑龙已经在暗暗酝酿法力,准备向玉皇大帝发起攻击,但是金鳞子感觉的到,这次黑龙用上地攻击力,仅仅只有两成而已,别说是借助法力防护,就连自己的本体会受到多大伤害。

    一道白光闪烁而过,轰击在宝座之上,金鳞子承受了这一击,就假装被束缚,侧立在一旁不能动弹。

    黑龙疯狂咆哮,缓慢向着宝座而来,神情已是到了猖獗至极的程度。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是最难以感觉到身旁有何异动的,金鳞子正好把握住这个时机,暗暗开始酝酿自己的龙神元气。

    就黑龙现在这个层次,如若贸然借助帝仙之气催动巫神玄功地话,就一定会被其察觉到,所以金鳞子索性借助龙神元气,给予其攻击也是不弱。

    黑龙以为玉皇大帝被制,就连看也不看他一眼,就稳稳地坐在了宝座之上。

    恰在这个时候,金鳞子呼啸而出,一阵催促的白色雾气闪烁过后,大殿发出极大震撼。

    黑龙惊慌不已,他还当真不知道玉皇大帝能有如此攻击技法,还以为他寻常都是以法宝服人,因此一时失误,实在是受到了莫大损伤。宝座随即坍塌,黑龙一飞而起,猛然喷出一团阴寒之火,瞬间将金鳞子包裹。

    是金鳞子低估了黑龙地实力,他那变异了之后的强悍本体,虽然受到龙神元气地攻击,但是也未见他有多大的损伤,更为重要地是,他竟然还能发起对金鳞子的还击。

    金鳞子释放帝仙之气,随即便破除了黑龙的攻击。

    “你不是皇大帝,又是哪位天尊降临?”

    因为黑龙已经感应到了帝仙之气的存在,所以他直接呼金鳞子为天尊身份。

    “穷凶极恶的黑龙,你素来有灭世之心,今日我断然不能让你活着走出去。”金鳞子凝视着黑龙,可怕的眼神中放射出道道寒光。

    “呵呵,你不要以为拥有帝仙之气就可以对付我,我可以练化了火之精的。只要我发出召唤,天下万火皆由我控,到时候整个天宫化为火海,也是你想看到的吧。”

    “你倒是试试看。”金鳞子有些高兴,毕竟他在这方面的法力比之更强。

    “那就如你所愿。”黑龙发怒了,当即咆哮声起,发出了万火召唤。

    果然,整个天宫之内开始动荡起来,一切天外之火也随之而来,各个火宫之内地法器都颤动不已。

    火云从天边飘荡而至,极大范围地震慑着整个天宫。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哼,废话少说。”金鳞子也发出火性召唤,顿时,那天边的火云汹涌而来,竟然在无限逼近金鳞子身躯的同时,幻化为了一个微小的火点。依靠黑龙召唤而来的天外之火,有足够毁灭天宫地

    竟然被金鳞子全部吸收,进入了体内。

    “你是什么人?”这是火之召唤到了更高层次的技法,所以黑龙非常震惊。

    “你看看我是谁。”金鳞子呼啸而起,竟然没有任何征兆地幻化为了黄金巨龙。

    啊,是金鳞子!

    比看见谁都要震惊,黑龙见到金鳞子之面,急忙朝大殿之外闪躲,与此同时,他立即化为翼龙之身。

    终极强者之间话,往往是最为直接的。

    黑龙出了宫殿,没有选择开,因为在金鳞子面前,根本无法逃逸,只有坦然面对一个可能。

    金鳞子也而出,与黑龙盘旋对立着,良久,黑龙率道:“金鳞子,我能够出天宫到如今,都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老是与我为敌,我想我们应该成为盟友,只可惜,到了今日,我们终于要一分高下了。”

    “诡秘莫测的阴阳玄功,有着灭世心的上古黑龙,同属神龙一族,你当是者,为何要走上这条不归路?”

    “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天地之间永恒不变地真理。要不是这样,当初巫神一族又如何会甘愿让出天宫,将三界交出,可到最后换来的却是灭种的下场。”

    “所以你才堕落了巫妖,修习了阴蚀玄功?有了先毁天庭,夺大权,再行灭世之举的想法。”

    “不错。”

    “只可惜偏偏遇到了我。

    ”

    “毫无选择,想必在汲取了火之精之后,你所谓的巫神玄功也应该大有长进,正好此时,我们一分高下。”黑龙话音刚落,就见那天宫之外,漂移来无数朵祥云,云端之上,各色衣服服饰已经表明了他们地身份。

    从佛界返回的天庭众神,全都云集而来,其中还有佛界众佛与诸多菩萨赶至。

    黑龙在惊愕之余,最终竟是开怀一笑,对金鳞子说道:“集合你们之力,想要灭了我区区黑龙,实在是容易之至,只是可惜,连我最后的愿望也要落空。”

    黑龙说完,很是无奈地看了一~天边云集~云彩,接着嘀咕道:“一群讨厌的漫天毛神!”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最后的愿望绝对不会落空,我们可以公平地对战一场,只是结局你应该知道,你若战胜了我,也一样会被这些所谓的毛神出手诛灭,而我战胜了你,抽取你体内地真元,夺取你的金丹,也许还未真正练就所谓的巫神玄功,就会被这群毛神干掉。”

    “那是为何?你何苦要这样做?”

    “你认为该当如何?”

    “我们联手杀出去,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呵呵。”金鳞子一阵苦笑,他笑黑龙太天真,此时说出这般话语,当真非一世枭雄而为之。

    随着金鳞子笑声的渐渐落下,黑龙竟然也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是那么地放荡不羁,放纵的欢笑声被一帮神仙地话语多打破。

    “原来黑龙真是在这里,我们赶紧在此处布置阵法,不可让他逃脱了。”那佛界的几位大菩萨与大佛说道。

    “这是灵霄宝殿,你们休要胡乱布阵。”

    此刻,众神与诸佛竟然为此事争辩来。

    “黑龙,你还等什么,快出手吧。你我各自释放出玄功地话,我想就算这些人想插足进来,也是难以办到的。”金鳞子说到这里,就再也没说话,却是黑龙迟迟没有出手,好似还在顾及着什么。

    金鳞子没再迟疑,率先出手,使出地便是他最强悍的攻击技法,借助帝仙之气,催动了巫神玄功。

    刹那之间,周围的异变横生,几乎所有神灵都不曾看见金鳞子是如何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而就在一瞬间,黑龙也迫出了阴阳玄功,阴阳二气极大地采集了天宫中旺盛的灵气,然后迅速会聚到金鳞子所处的方位,开始不断地增强攻击力。

    硝烟弥漫,根本分清谁胜谁负。整个空间之内只残留着黑龙那孤寂的身影与迷茫的神情。与他则恰恰相反,金鳞子此刻再度品味到了时空交错的异样感觉。

    那是什么?

    陡然的一丝惊喜让金鳞子无法忘怀,因为他看见了一样非常熟悉的东西—一个巨大的炼丹炉,好似是经过人工的刻意装饰一般,显得异常的诡秘与神奇。

    金鳞子认得这炼丹炉,那是炼丹祖先葛洪留下来的器物,一直保留在自己的故乡,延续了两千年之久。

    我之所以穿越,不就是因为触摸了这里炼丹炉的缘故吗?脑海里显现出这样一副画面,金鳞子一阵苦笑,心中的辛酸自不必说,他一怒之下,出手向炼丹炉发起了攻击。

    时空再次发异变,竟然将他带回了与黑龙交战的地点。

    很明显,突然出现的金鳞子,给了黑龙致命的一击。而在最后的片刻,众神与诸佛纷纷出手,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居然空前的一致,在金鳞子与黑龙所处的位置,布成了一个强悍无比的封印阵法。

    很显然,他们是想将金鳞子连同着战败的黑龙一起封印,让他永远不得出,永永远远都对三界现有的秩序够不成威胁。

    然而在黑龙本体即将被撕裂的瞬间,他将体内的全部真元,快速地注入了金鳞子的体内。金鳞子得到了极大的补充,更始永不停歇地开始修炼起了巫神玄功——寂灭!

    寂灭成,时空碎。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也不知是过了多长的时间,金鳞子终于将巫神玄功练到了极至。

    什么大阵,什么神魔世界,都让其统统见鬼去吧!

    寂灭玄功运转的刹那,金鳞子的面前出现了无数个异样的空间。为了完成若干着时空的穿梭,金鳞子放出了白荷,与她一起,开始了极度浪漫的时空之旅,直接向着故乡而去。

    故乡…………在炼丹炉破碎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彻底显现在自己眼前,金鳞子完全超脱了自我,再也不用凭借法力去威慑他人,可以自由地活,体验快活的人生。

    ……………………………………………………………………………………………………

    神魔界,天神与众佛诸菩萨都很是心安,因为他们知道,每日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个强悍无比的金鳞子,已经永永远远被封印在了法阵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