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只道今生应不悔-我的末世有问题-万书网
万书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末世有问题 > 第61章 只道今生应不悔

第61章 只道今生应不悔

    “唔……之前倒小看了这个野人,没想到呆呆傻傻的他,居然如此……如此与众不同。”

    来到赵杠杠身边的韩菱纱,手中拿着灵光藻玉,看着此刻挺剑直立,卓然站在魁召面前的云天河,心中不由得暗暗惊讶。

    但还不等韩菱纱细想,之前还表情严肃的云天河就转而露出了一脸憨憨地笑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

    “嘿嘿,杠哥你看,魁召都已经答应他以后不再骗人了,我们就不要再追究他了吧?”

    韩菱纱捂脸:“……对不起,我收回之前的想法,他果然还是那个呆傻的野人。”

    但他们没有得到赵杠杠的回应。

    ……

    赵杠杠从刚才递剑开始,就一直微微侧着头,站在一旁看着云天河。

    看着他走向魁召,明明一脸的稚气与懵懂,却带出了凛然的气势。

    听着他问出的两个问题,明明浅薄又简单,却又令人惊醒与沉默。

    身周的光流逐渐地稀薄,之前支撑爆发的情绪也渐渐地消退。

    赵杠杠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

    之前因为激烈情绪的掩盖与支撑,他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异样。

    直到现在弥漫在意识体内的颜色消退了,他才看到,自己的意识体早已被强行溢散的灵元冲击得支离破碎。

    之前,是被情绪蔓延的色彩强行支撑,如补丁胶水一般,将那些意识体的破洞弥补,残肢缝连。

    但现在,赵杠杠清晰地感知到自己的意识体随色彩的消退开始破碎剥落,之前被格挡住的剧痛也逐渐地强烈、奔涌。

    而且,他还感觉自己的大脑内有许多的热点开始弥漫,但整个头颅却又如同沉浸在冰水之中一样寒冷。

    不知道意识体的破碎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大脑的异样感觉意味着什么,但作为生物,赵杠杠还是本能地知晓:

    我要死了。

    赵杠杠耳边回荡着云天河清朗的声音,眼中映照着云天河认真又天真的脸庞,心中轻轻地叹了一声。

    “不愧是云天河啊……”赵杠杠露出有些苦涩却又释然的笑容。

    “两次我都在你即将伤害到韩菱纱的时候阻止,是存了故意增加韩菱纱对你的恶感,而自己来博取韩菱纱好感的心思的。”

    “直到刚才,我都以为自己成功了。”

    “但手段终究是手段……”

    想到这,赵杠杠不由得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韩菱纱。

    虽然因为之前的受伤,显得脸色比平时要苍白,但也因此,少了一分平日里的伶俐,而多了一丝令人怜惜的柔弱。

    看着她灵动的侧脸与红艳却又深沉的衣色,联想到她的身世与以后的悲剧,赵杠杠不禁觉得,韩菱纱就如一颗烙印在苍白世界上的鲜红朱砂,那么动人、美丽,却又那么渺小、可怜。

    “我不配啊……”

    都说人临死之前,会如放走马灯似地回顾自己的一生,赵杠杠此刻用自己的亲身体验,证明了这一传言。

    “庸庸碌碌,一事无成。好逸恶劳,念色贪吃。沉迷空想,不做实事。自以是的清高孤独,其实不过是空虚寂寞。”

    “无高尚之人格,无壮怀之远志。”

    “从来没有珍惜过时光,从来没有感谢过世界。”

    “就如此这般之人,何敢妄言拯救?”

    “那不过是,物欲的占有。”

    “如果有真有这样的主角,那还真是对那些美好之人,最大的不公。”

    “但是……但是……”

    “轻寒暮雪何相随,此去经年人独悲,只道今生应不悔……”

    “菱纱,但我真不是见色起意,我……我已经认识你,十年了……”

    ……

    赵杠杠看见云天河似乎转过头,傻笑着对他说些什么,但他已经没法回答他了。

    如同凌迟一般地痛感,从意识中蔓延,到脸,到身,到手,到趾。

    赵杠杠现在只能竭尽全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与生理,哀嚎一般在心里渴求着,希望在她,他的面前,留一个体面的死去。

    充盈辉耀的光芒,终于于此刻彻底消散。

    “赵……赵兄,你怎么了?”站在一旁的韩菱纱立刻发现了不对。

    赵杠杠脸上挂着微笑。

    “不……”韩菱纱的眼眸露出不可置信的色彩,一股强烈的不安与恐惧笼罩住了她的心神。

    “不……不会的!”韩菱纱有些颤抖却又焦急地迈到赵杠杠的身边,紧紧地扶住赵杠杠的手臂。

    但是,赵杠杠依然倒了下去。

    韩菱纱被赵杠杠的体重带倒,跌坐在寒冷的冰面上。

    “怎么会……”韩菱纱愣愣地看着倒在地上,依然面带微笑的赵杠杠。

    但赵杠杠的眼神她太熟悉了,那是她从小在自己族人的身上见惯了的眼神。

    那是死人的眼神。

    “为什么……”

    “杠哥!”云天河也意识到了不对,立刻跨过来,蹲在赵杠杠的身旁。

    云天河伸手试探了一下赵杠杠的鼻息,没有。

    又把头附在赵杠杠的胸前倾听心跳,没有。

    “杠哥……”云天河难过地低下头。

    他知道,赵杠杠死了,虽然他根本没法理解,为什么刚才还生龙活虎,大发神威的赵杠杠突然就死了。

    韩菱纱轻轻地将赵杠杠扶起,令其背倚着自己的双腿,左手挽着赵杠杠的后颈,右手抚上赵杠杠那胡子拉碴的脸颊,默默凝视着这张刚刚还意气风发,说要给自己报仇的面庞。

    一滴泪珠滴落在赵杠杠微笑的嘴边。

    “为什么,对我好的人,都要离开我……”

    ……

    年年安静地蹲在桌子上,似乎自赵杠杠离开后便没有移动过,而那双亮褐色的眸子除了与赵杠杠相处时的机敏灵动外,隐约还多了一丝深沉。

    “喵?”年年突然歪了歪头,似乎感到了些许疑惑。

    “喵!!!!”

    年年瞬间跨越数十米,窜出了服务站,朝着天空大叫起来。

    声音充满了惊讶与质问。

    ……

    “结束了吗……”

    萌:“才……”

    绝:“慢……”

    “又是你们!”

    江:“平……”

    暗:“书……”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