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政府夺权众人怒-回到1920-万书网
万书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1920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政府夺权众人怒

第一百四十三章 政府夺权众人怒

    徐志摩一夜间似乎苍老了许多岁,林石几天后见到他,拍着他肩膀道:“志摩,把幼仪接来。”徐志摩摇摇头:“不可以,我负她良多,怎么能够再面对她。她是一个人,而不是物品,怎么能容忍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这是人的尊严的问题,并不是普通的小事。就算她愿意,我也不愿意。”

    林石闻之默然,不再多说话。此时时局已经非常的紧张,他并没有太多的功夫来管理这些朋友的琐事,但是看着历史上风云变幻的事情一件件发生,却无力阻挡,那种感觉更加让人难受。

    换了北洋军阀zhèng fǔ,还不是割地赔款,赔款割地,跟清zhèng fǔ有何区别,唯一不同的,怕是多了许多觉醒的民众,可是此时的中国,早已经风雨飘摇,千疮百孔,就算有了觉醒的人,但是也只能浴血才能重生。

    回到这里已经十多年时间,林石扪心自问,忽然觉得惭愧,他只建造了这所大学,他只想要为中国的文化保留火种,却在大变来临前,却忽然忐忑了,他有没有能力保存这些火种呢?

    1932年3月,西南联大爆发了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游行。自从林石对德国zhèng fǔ进行了严厉的抗议后,他们终于对昆明不再进行信息封锁,再加上联大报纸的刊发,本来平静无比地校园悄悄转变了。

    有时候。让学生们知道这个世界的水深火热和铁血嚎哭,并非不是好事,有了痛,才能够及时觉醒和反抗。自从学生们接触到第一手的时政以来,大大小小的游行随时都在校园和昆明城举行。林石并不阻止他们的行动,反而暗地里梳理关系,学生们的愤怒需要得到发泄。

    这次游行。是因为一个消息,1932年3月9rì。伪满洲国zhèng fǔ在长举行开国大典,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中国都被震动了。

    联大的学生在校长办公室递交了游行申请之后,组织了学生们走上昆明街头演讲,无数人被这些热血地学子们感染,自动的喊着口号加入队伍。

    队伍地前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大声喊着:“同胞们。万恶的复辟又一次出现在了咱们中国。1917年,军阀张勋曾经复辟过一次,那次复辟只持续了十三天,咱们中国的百姓们在清廷压迫下,过了都是什么rì子,大家应该都知道,现在在咱们的东北,小rì本又扶持着清廷复辟了!ì本那等狼子野心的国家,是想通过伪满洲zhèng fǔ控制咱们,那个清朝地皇帝,是个傀儡,他们要奴役咱们,灭了咱们的民族呀。你们说,咱们答应不答应?”

    听着学生质疑的怒吼,无数人齐声回答:“不答应!”这万人一心的回答,惊起了昆明城中无数飞鸟,它们惊慌的扑棱这翅膀,往天上飞去。

    学生听着下面的回答,继续举拳向天,大声喊着:“那些rì本鬼子,占了东三省,让那里的孩子们不能说汉语。只能说rì语。他们都是禽兽啊。想把咱们祖国的未来栋梁都变成rì本走狗,想让咱们变成他们那个弹丸小国地奴隶。如此糟心的作为,除却禽兽谁能做出来。我们现在在这里游行,就是让zhèng fǔ听见咱们的心声:东三省是中国的,不是那个已经亡灭的清廷的,更不是那些rì本鬼子地。”

    “如此下去,终于会国将不国。这些外国的鬼子,先是占领东三省,然后会慢慢扩张到其他地方,狼子野心,是不会被一个东三省填满的。有一天,咱们昆明也会沦陷,总有一天,我们中华大地再也听不见本来的语言,再也看不见咱们本来的衣冠,到时候有何颜面去见祖宗?那时候,咱们中华民族已经亡灭了呀!”

    “留存我中华骨血,不灭我中华威风!”

    “打倒rì本侵略者!打倒满洲zhèng fǔ!”

    青年学子振臂狂呼,下面的人跟着他喊起来。声浪顿起,冲霄而上,瓦蓝的天幕下满是人民的呼声:“打倒rì本侵略者,打倒满洲zhèng fǔ。”“留存我中华骨血,不灭我中华威风!”

    看着游行队伍渐进,听着游行队伍的呼声,一间杂货店的老板终于放开了自己地儿子,这个孩子感激地看了自己老爹一眼,融入了游行的队伍中。杂货店地老板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对时局那么不满,只是却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那些话,原来这些事情,是关乎中华民族的,只有民族兴旺,才能安定的生活。如今他的儿子也年轻,或者未来,都要靠这些年轻人了,他已经老了。

    林石远远的看着手下送来的一份份报告,他在远程监控这场游行。对于学生们的游行,他能做到的就是控制局面,以来保证他们的安全。如今看来,学生们虽然热血,但是却并没有做什么不好收拾局面的事情。

    这么多次游行下来,学生们早就达成了一种默契和共识,就是文明游行,虽示威但是不暴*,并不像其他各地游行时常常会围追堵截一些相关的民众,更关键的是,昆明城里并没有那些一手促成种种丧权辱国协议大事的高官达人存在。

    这次游行和以前的相比,除了规模大了些,人数多了些,并没有其他的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不同,那么就是这次游行有几个记者在拍照。

    此次游行过去三天后,林石案上收到一份报纸。有一句名言: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林石动用自己在文化界的影响力,尽力封杀联大在国内地几乎所有消息。联大的事情只在教育界业内流传,属于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再加上那些科学家之流的确不太被zhèng fǔ民众重视,联大的名气更多的是它美丽的校园风景。而这次,似乎有麻烦了。

    报上整整三版,介绍了西南联大地位置历史,著名教师,以及风景。还有林石的简历,联大这些年来地成就。事无巨细,一一道来,最后附上许多图片,将联大夸得天花乱坠。林石越看脸sè越黑,狠狠的拍案而起,怒道:“这是哪家报馆做的?”

    这份报道,已经不是单纯的对西南联大的报道了。其中有些消息,必须从很久前就开始收集才能知道的。林石本以为从běi jīng招来一批老师后,联大的名声才渐渐浮上水面,但是还在自己地控制之中,谁知道早就有人对联大包藏祸心。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些人,乱世之中,“人才”还是大大的有。就是因为这些人才,中国无数的希望和火星都被这样“暗杀”了。

    林石正在沉思中。忽然听见一人冷笑道:“林校长好威风。”林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陌生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室,正站在他的面前,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这人稀疏的头发整整齐齐梳到脑后,为了定型,还抹着发油。一根根一丝不苟。他穿着笔挺地灰sè西装,手上一双雪白的手套,看见林石瞧他,将额头一皱,挤出几道抬头纹来。

    “你是谁?”林石有些惊异和恼怒的问道,自己的办公室虽然管理的不太严格,经常有学生会跑进来,但是这种一看就不是学生的人,还是会被拒之门外地。外面那几个暗哨和保安都到哪里去了?

    林石刚有这个疑问,这人就拍拍手。随意道:“屋里真闷。”说完打开窗子。林石往窗外一看,只见十几个士兵荷枪实弹将校长办公室团团围住。林石怒道:“你们干什么?”

    这人yīn冷一笑:“似乎又有点凉了。”说完将门窗都观赏。打怀里掏了半天,先掏出一柄手枪,又掏出一张张薄薄的纸片,轻飘飘扔到桌上。

    林石看着他装模作样的架势,心里已经火气,待拎起纸片,赫然是一纸公文:兹令教育部唐浩闵先生接任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长一职,即rì生效。原校长林风中调职荣誉校长,请早rì回京待职。公文后面,工工整整盖着国民zhèng fǔ的章子。

    林石看的哑然失sè,这是哪出跟哪出。西南联大,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私立大学,这里一砖一瓦都是林石掏出自己血汗钱买回,又掏出血汗钱请施工队盖好的,乃至每一个老师,都是自己请来挖来的。当初他费了多少jīng力多少钱财,国民zhèng fǔ在其中起过半分作用?现在联大好不容易走上正规,现在来横杠里插一脚,给冠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然后新派了校长来,把自己撵走,这算什么?接收劳动果实?

    这张薄薄的纸,让林石有种想把它撕了的冲动。但是如今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这些人带了士兵来,那么必定是有备而来。林石淡淡的将任命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就是唐浩闵?”

    男人把手上雪白地手套扯下来,往桌上一扔,就像回到自己家一般,点头微笑:“是!请林先生在任命上签字。”

    林石看着他看似礼貌,但是其中却带着掩饰不住地得意和轻蔑的笑容,忽然对这个时代更加痛恨起来,原来被人剥夺了劳动果实是这么痛苦!不,联大不仅仅是他地劳动果实,而且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希望,是他对未来动荡的准备,像他的孩子一样珍贵,他怎么忍心把联大交给他人。

    只是又看看窗外好整以暇的士兵,林石开始沉默。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才好。

    这边林石的办公室被围,林石在里面思想对策,另一边的校园里早就掀起轩然大*。一队士兵进了没什么防御的校园,长驱直入到林石的办公室,将那里团团围住,周围的保安和暗哨一个个被绑起来。就连闻讯赶来地林平都被羁押。学生们口耳相传,一个个跑过来看出了什么事情。

    从开始的时候的十几个学生,到后来的几百个学生,再到后来的几千个。林石办公室所在的吹雪园早就被学生们塞满了。还有一些实在进不来的学生,就在吹雪园外等待,可谓是里三层外三层。

    这些学生们开始地时候还吵闹几声,后来被赶来维持秩序的赵超等人制止。因为林石现在还在那里面没有出来,他地生死还未至。现在虽然已经有人去昆明驻地的德国使馆报信。可是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不下八千名学生,安安静静的呆在一起,那种沉默而又暗cháo汹涌的压抑气氛,让本来清朗的天sè都有些黑暗。

    对于国民党zhèng fǔ,学校里几乎所有高层点的教员和管理者都没有好感。就连当初来当过国民党说客的徐志摩,现在回想起当时地举动。都羞惭莫名。这次国民党zhèng fǔ高调登场,他们能干些什么出来,实在是令人害怕。

    蔡元培和鲁迅站在沉默的学生当中,看向校长办公室紧闭的窗口,心里沉甸甸的。蔡元培低声开口:“树人,这次事情看起来真难收场了。”

    鲁迅点点头:“昆明的德国人,和现在的国民zhèng fǔ,一个是狼子野心。一个是气焰嚣张。风中夹在其中本来就难做,现在联大又在风口浪尖上,这次恐怕是难!若是风中有个什么意外,这联大的前途……”

    听着两名教授的对答,周围地学生sāo动了。是的,他们不怕流血。不怕艰苦,唯一怕的,就是眼前这块学习的圣地没了,他们的jīng神领袖林石没了。

    古语有言曰:“一rì为师,终生为父。”这在现在这种更换教师频繁的大学里,早就没有那么严格。

    但是学子们心中却有一个永远地老师,他给他们上课的机会,给他们成才的机会,他睿智,他包容。他指引他们的前途和方向。虽然有时候他也会犯错。虽然他不是万能的,可是这样却让他和学子们的距离更近。

    任何一个学子想要见到他。只消到了校长办公室,他总是在那里,或者伏案而,或者处理公务,从来不曾闲暇过。就算他们为了琐事打扰了他,换来的也是温和的垂询。如果说有一个人的jīng神力量能够支撑这所校园,那么这个人就是林石。

    当这样的校长出了事地时候,学子们会是什么反应呢?

    他们从课堂上赶来,从实验室里赶来,从校办工厂里赶来,齐聚此地。

    林石看不到这一切,他在门窗紧闭地屋子里,和唐浩闵艰难的谈判着。唐浩闵拉过一张椅子,大刺刺地坐在上面,双手敲击着桌面,悠闲地像是在度假。他算准了林石在卫兵林立的情况下不敢妄动,所以才得以这么轻松,可是他的心中真的也像表面那么轻松么?

    林石冷眼看着唐浩闵,半天才说一句:“唐先生,你坐着的时候,请规矩些好,这样仰面,让我看出来你的鼻毛该剪了。”

    唐浩闵满脸尴尬的坐好,一手捂住鼻子:“林先生这话,咱们男人不讲究这个。”

    林石冷冷道:“我是从西方回来的人,自然更注重礼仪些,若是唐先生受不了,现在出去就是。我还没在这任命上签字,这校长办公室自然是我的,恕不送客。”

    听见林石如此刚硬的态度,唐浩闵脸sè一呆。他临出发前,被告知的是这次交接不会太困难,当年林风中曾经接受过教育厅的荣誉职位,而且还做了许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应该是那种为了名声什么都肯干的。这次让他回去之后,给他一顶高帽子带上,拟个虚职,想必他就答允了。如今看来,这个林风中似乎和那些人描述的不甚相同。

    “大胆!”唐浩闵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脸上怒气现,林石却像没看见一样。

    “我此次奉命前来,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林先生据我所知,从来没有任何学历证明,也没有受过现代教育学培养,为了这所学校,你已经不再适合呆在校长的职位上了。若是你不答应,那就是对国家不负责任,是对民族不负责任,是对这所学校数万学子不负责任!”

    唐浩闵声sè俱厉的说了半晌,脸sè一缓,唤声接着道:“不过林先生的确是大才子,这在咱们中华民国是人尽皆知的。这样的人才,若是用错了地方,岂不是显得咱们zhèng fǔ昏庸。我临走前曾经听人说过,咱们国民zhèng fǔ要办一个文联,以正文坛不正之风,将那些叛臣逆子的左翼联盟啊右翼联盟的什么压下去。要是先生回去了,这文联主席的位子说不得是你的。要是当了两年文联主席,再去竞选下教育厅厅长,自然会人人支持。再熬上几年资历,就算是问鼎副主席的职位也未可知,金钱美女名声,要什么没有,干嘛要耗在这个校长之职上。”

    林石听得哈哈大笑,将唐浩闵天摁到在椅子上,看起来十分开怀。唐浩闵还以为是自己说动了林石,心中不禁一阵得意,觉得自己得来的情报还是管用的:林风中此人,贪美sè,好名声,喜敛财。如今一试,还有些sè韧内历,被自己一唬就什么都听了。

    看着唐浩闵掩饰不住的得意,林石面sè一转,说了一番话来:“我林某人自觉地十分的幽默,在西方国家的时候,那些外国友人都说我是中国来的喜剧大师,我还十分自得。如今看来,却是我错了,咱们中华大地,人杰地灵,卧虎藏龙,我原来不过是个小拇指,你唐先生那才是一等一的幽默大师啊!你刚才那番话,笑死我了!”

    唐浩闵如今就算是傻子也能听出林石语气里的讽刺了,他脸sè变成难看的土sè,林石睥睨他一眼,眼里满是看可怜虫的那种鄙夷和怒其不争,也不管唐浩闵的张口结舌,接着悠悠道来。

    *********

    话说我又更新了……被人揪住骂:“你个老太监这个月还有月票。”于是石头泪奔来更新,为了对得起那张月票和支持我的读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