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强行破城,首战告捷-虎狼之师-万书网
万书网 > 历史军事 > 虎狼之师 > 第178章 强行破城,首战告捷

第178章 强行破城,首战告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强行破城,首战告捷

    虎啸关。

    司徒睿在司徒越、司徒婴、拓跋野、萧成栋诸将的簇拥下登上城头,站在城头上往下看去,只见关城外的旷野上沸反盈天,两军正在激战不休,秦勇的明月骑士团所向披靡,在光辉帝**中纵横驰骋,不过光辉帝**相当顽强,最初的骚乱之后便渐渐稳住了阵脚。

    “可惜呀。”

    萧成栋不无遗憾地感叹道,“要是敌军刚才的那阵骚乱能够再持续一段时间,秦勇将军的明月骑士团就能突入敌方中军了,这样一来,敌军的溃败也就无可避免了,唉,就差那么一点点啊,太可惜了。”

    司徒睿神情凝重,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以他的老辣,早已经看出光辉帝**已经换了指挥官了,单从这次蒙衍被困之后敌军能够迅速有效地做出反应,司徒睿就能判断出,敌军的指挥官不知道比蒙衍高明了多少倍。

    对方指挥官的调兵谴将可以说是招招切中了司徒睿的要害,让司徒睿无从反击,不管怎么说,司徒睿的青州军团和应州的三个师团,甚至连萧成栋的重装步兵师团都已经打残,现在司徒睿就是想趁势追杀也是有心无力了。

    “鸣号撤兵吧。”

    司徒睿轻叹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真要让敌军的两支精兵迂回过来堵住了关门,秦勇将军的明月骑士团就会陷入重围了,重甲铁骑虽然势不可挡,可人力和马力毕竟有穷竭的时候啊,唉……”

    “唉。”

    “嘿!”

    司徒睿身后的众将纷纷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叹息,一次极佳的反败为胜的良机就这样白白错失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关里的八个重装步兵师团都在之前的防御战中被人家打残了呢,现在就是想反击也没有足够的兵力了。

    霎时间,低沉的号角声从巍峨的关头上响起。

    听到号角声,正在光辉帝**中纵横驰骋的明月骑士团立刻掉转马头,向着敞开的关门席卷而来,最终又抢在迂回过来的两支光辉帝国重装步兵之前撤回了关内,伴随虎啸关关门的轰然关闭,激战暂时告一段落。

    最终,明月帝**未能获得全胜。

    蒙衍的秦王卫队有一多半逃了回去,身受重伤的蒙衍也被陆承武拼死救了回去,不过为了救蒙衍和他的秦王卫队,光辉帝**还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尤其是郑重光的西北军团和乐虞的西南军团,被秦勇的明月骑士团来来回回地碾了十几趟,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虎啸关外,光辉大营。

    陆承武背着浑身浴血、昏迷不醒的蒙衍急步进了中军大寨,史弥远、朴散之、郑重光、乐虞、韩枫、蔺屠、腾青云、于龙云等人便纷纷围了上来,一边动手帮忙将蒙衍放在行军软榻上,一边七嘴八舌地喊着殿下,朴散之更是潸然泪下……

    史弥远替蒙衍搭了搭脉,一抬眼见朴散之在垂泪,不由皱眉道:“朴散之你哭什么,殿下不过受了些轻伤,你是不是咒他早死啊?”

    “啊,这……”

    朴散之闻言大惊。

    一边的韩枫、蔺屠、陆承武等五人却纷纷回头,狼一样盯着朴散之,大有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的架势,朴散之顿时噤若寒蝉,再不敢发出一丝悲声。

    史弥远又掀开蒙衍的眼帘看了看,这才起身对众人说道:“没什么,殿下只是受了些轻伤,有老夫在绝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只是这三五日内,殿下怕是不会苏醒过来,所以这三五日内,大军由谁来指挥,诸位需早做定夺啊。”

    郑重光眸子一转,抱拳作揖道:“本督以为,大军当由弥远先生暂时指挥!”

    乐虞眉头一动,赶紧附和道:“本督也认为应该由弥远先生暂时指挥。”

    韩枫等人也没有什么意见,史弥远的目光最终落在朴散之脸上,问道:“散之先生的意思呢?”

    凭心而论,史弥远并不想临时接过指挥官的职掌,局势发展到现在,光辉帝**所面临的局面已经是岌岌可危了,动辄便是全军覆灭的下场,这时候取代蒙衍成为临时指挥官真可谓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使。

    但史弥远别无选择,谁让大酋长在这个节骨上病逝了呢,圣国局势不稳,原定的西征取消,史弥远肩负的责任也临时变更了,他现在的任务不再是覆灭蒙衍的大军,而是想方设法协助蒙衍登上帝位,进而通过蒙衍控制光辉帝国的军政大权了。

    要想协助蒙衍登上帝位,这次西征就绝不能以惨败而收场!

    迫不得已,史弥远只能亲自出手,接过西征大军的临时指挥权了。

    见郑重光等人已经首肯,朴散之便知道自己独力难支,当下黯然道:“老夫也没什么意见。”

    “好,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那老夫就抖胆一回了。”史弥远沉声说道,“现在老夫以西征大军临时指挥官的命义命令,西征取消,大军立即撤回曲阿,再从曲阿取道河原,返回西部行省!”

    “啊?取消西征?”

    “眼看着虎啸关就要拿下了,这时候回撤?”

    “是啊,虽说今天我们吃了点小亏,可敌人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啊,这时候突然撤兵是不是太可惜了?”

    “是啊,弥远先生,要不要等殿下醒了之后再做决定?事关重大啊。”

    骤然听到史弥远下达撤兵的命令,郑重光等人立刻又忘记了史弥远临时指挥官的身份,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史弥远冷然道:“诸位,如果老夫没有料错的话,秋雨棠的五十万大军已经北面压下来了,我军再不及时撤退的话,很可能就会陷入敌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了,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还以为我军有攻陷虎啸关的可能吗?”

    “报……”

    史弥远话音方落,斥候队长突然疾步入内,跪地禀道,“两位先生,各位将军,虎啸关以北五十里发现大量敌军,具体兵力不详,但至少也在三个军团以上!”

    “啊?”

    “什么!?”

    “至少三个军团以上!?”

    “看来孟虎的北翼偏师已经全军覆灭了,这下糟了!”

    斥候队长话音方落,帐中郑重光、朴散之等人顿时脸色大变,局势急转直下,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这才突然惊觉,明月帝国最富盛名的秋雨棠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露面,对面在虎啸关支撑局面的似乎一直就是司徒睿。

    “孟虎的北翼偏师是否已经全军覆灭,眼下还不得而知,诸位不要轻易下结论。”

    史弥远轻哼一声,阴声说道:“传令,全军立即拔营,向曲阿方向撤退,再派出快马向南翼的重山将军和北翼的孟虎将军传讯,令他们率两翼偏师立即后撤,前往曲阿与中路大军汇合,是战是退,到了曲阿之后再做定论。”

    传令兵轰然应诺,领命去了,这次再没有人敢反对史弥远的军令了。

    虎啸关以北五十里,明月大营。

    秋雨棠正召集禁卫、近卫、并州、定州、云州五大军团所有师团长以上将领召开正式军事会议,不过说是五大军团,其实定州、云州两大军团已经是空壳了,两大军团全部兵力加在一块还凑不齐两个整师团了。

    参与军事会议的将领们群情振奋,纷纷向秋雨棠请战。

    秋雨棠却没有头脑发热,语含清冷地说道:“刚刚接到司徒老将军的急递,虎啸关仍在我军掌控之下,我军又刚刚经历了十余日的长途急行军,已经人困马乏,眼下不宜急战,大军应该先行休整三日,然后再择机与敌决战。”

    “报……”

    秋雨棠话音方落,斥候队长忽疾步入帐,跪地禀道,“殿下,前方急报!”

    秋雨棠清声说道:“讲。”

    斥候队长喘息道:“刚刚接到急报,虎啸关外的光辉帝**已经连夜拔营,正向曲阿方向撤退!”

    “哦?”秋雨棠秀眉轻扬,问道,“光辉帝**突然退兵了?”

    斥候队长应道:“是的。”

    近卫军团长萧浪起身说道:“殿下,看来蒙衍已经探知我军行踪,自知继续攻打虎啸关也不会有好结果,而且还有可能被我军抄截后路,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迫不得已之下也就只能选择退兵了。”

    并州军团长拓跋寿大声道:“殿下,绝不能让敌军轻易退走!”

    “说得好!”云州军团长姚苌起身附和道,“敌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把我们明月帝国当成什么地方了?菜市场吗?”

    姚苌话音方落,其余参与军议的师团长们也纷纷起身附和,一时间群情激愤。

    列席军议的明月太子秋野也将一对乌溜溜地大眼睛转向秋雨棠,据他所知,秋雨棠拟订了两套应对之策,其一是在条件有利的前提下与光辉帝**进行正面决战,其二是在条件不利的前提下施行水淹之计,以牺牲整个青州为代价换取卫国战争的胜利!

    眼下的局面似乎在两可之间,既不算对明月帝国有利,也算不上不利。

    秋雨棠心里也在犯难,正面决战的条件似乎还不成熟,水淹青州又是她极力想避免的。

    蒙衍的中路大军虽然久攻虎啸关不下,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但其主力尚存,可战之兵仍有将近二十万之众,而且又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师,反观秋雨棠麾下的三十万大军,其中一多半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两军进行硬碰硬的正面决战,秋雨棠并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可以说还是光辉帝**的胜算大一些。

    可要施行水淹之计,秋雨棠却又于心不忍,一旦燕长空掘开了月湖大堤,奔腾的洪水倾泄而下,将淹没整个青州大平原,到时候整个青州所有的庄田、村落、城镇将全部被夷为平地,来不及撤离仍旧滞留在青州境内的百余万难民将惨遭灭顶之灾。

    更为可怕的是,泛滥的洪水顺流而下,位于通天河下游的涿州、应州以及中州东南部也将遭受灭顶之灾,所以,不到实在万不得已,秋雨棠是绝不会采用水淹之计的,这可是是杀敌八百,自损三千的绝户之计呀!

    思来想去,秋雨棠认为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设法拖住蒙衍的中路大军,等待朔州、幽州两大军团抵达之后再进行最后的决战,这样的话,明月帝**的胜算将大大增加,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想拖住蒙衍的中路大军,也并非易事啊。

    秋雨棠主意既定,正欲向诸将宣布时,心腹侍女秋忆柔忽然莲步匆匆走了进来,郑重其事地将一封密信交给了秋雨棠,秋雨棠看罢密信顿时娇靥色变,整个人也从虎皮交椅上霍然站了起来,帐中诸将尽皆色变,看情形就知道出大事了!

    萧浪关切地问道:“殿下,出什么事了?”

    秋雨棠深深地吸了口冷气,娇靥上的神情很快镇定下来,挥手说道:“没什么,只是本王的私事,今日的军议到此结束,各位将军请自行回营,至于是否截杀蒙衍大军,本王已有计较,到时候自然会有军令送达各位营中。”

    众将面面相觑,各自散去。

    等众将先后离去,明月太子秋野迫不及待地问道:“皇姑母,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秋雨棠轻叹一声,说道:“刚刚接到五魁峰将军的急报,孟虎的北翼偏师并没有翻越青云山回国,而是长驱直入奔袭中州去了,这封密信送出时,五魁峰将军已经阵亡,孟虎的大军也已经通过刀剑峡南下,杀奔帝都去了!”

    “啊!?”

    秋野闻言大惊道,“眼下帝都并无大军留守,除了护卫皇城的三千御林军,就只剩下八千帝都警备队了,这可如何是好?”

    “是啊,这次要不是五魁峰将军及时把消息传递出来,帝都猝不及防之下,很可能被孟虎偷袭得手。”心腹侍女秋忆柔不无担忧地说道,“不过就算帝都事先有了防备,只怕也很难守得住啊,燕老将军的朔州军团和公孙将军的幽州军团离帝都还有七八百里路呢。”

    秋野急道:“皇姑母,既然蒙衍的中路大军已经退兵,我们就暂时别管他们了,还是赶紧回师帝都救援父皇吧,要不然,真让孟虎偷袭帝都得了手,父皇要是有个好歹,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秋雨棠轻手轻抚着秋野的小脑袋,柔声说道:“野儿你别急,帝都虽然兵力空虚,可是城高池深,城内还有十几万壮丁,孟虎的北翼偏师再是能征善战,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陷帝都,只等朔州、幽州两大军团赶到,孟虎的北翼偏师就会成为瓮中之鳖,插翅难飞了。”

    “对啊。”秋野闻言击节道,“司徒老将军东征攻打西陵时,孟虎曾经组织城中壮丁参与守城,父皇也完全可以效法孟虎,组织城中壮丁参与守城啊,这样的话,凭坚帝都坚固的城池,坚守十天半个月绝对没有问题。”

    秋雨棠浅浅一笑,回头对秋忆柔道:“忆柔,立即向帝都飞鸽传书。”

    秋忆柔答应一声,领命去了,秋含韵也带着秋野下去歇息去了,帐里便只剩下了秋雨棠一人,望着帐外白皑皑的崇山峻岭,秋雨棠的美目逐渐变得清冷起来,就算皇兄和帝都事先有了防备,真的可以坚守十天半个月,等到朔州、幽州两大军团赶到吗?

    想到孟虎用兵的狠辣,秋雨棠心里忽然间浮起了强烈的不安,她有种强烈的预感,这次孟虎搞不好还真的有可能攻陷帝都!

    大意,还是大意了呀,这一刻,秋雨棠真的有些后悔了,看来真的不该逼孟虎的,这头猛虎愿离离开战场就已经是托天之幸了,自己又何必再派兵截断天狼山道为难他呢?一念之差,现在却招来了这头猛虎的疯狂反扑!

    可现在后悔也晚了,朔州、幽州两大军团距离帝都还有七八百里,可她的大军距离帝都更远,现在就是想回师去救也是来不及了,更何况秋雨棠也不能在这时候回师,真要这时候回师帝都,放任蒙衍的二十万精兵撤回国内,他日必然会留下大患!

    就算要回师帝都,也必须首先解决掉蒙衍的二十万大军再回师!

    倏忽之间,秋雨棠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令人不忍卒睹的黯淡,有些凄苦地自语道:“终究还是免不了要那样做吗?唉,为了帝都的命运,说不得只好做一回千古罪人了……”

    话音方落,心腹侍女秋忆柔放飞信鸽后又转了回来。

    秋雨棠又道:“忆柔,再准备三只信鸽,分别向虎啸关、云州、幽州传书,令司徒睿留下五千精兵驻守虎啸关,其余大军火速回援帝都,再令燕十三和公孙项改变行军路线,原定向虎啸关集结的计划取消,令朔州、幽州两大军团立即以急行军速度往帝都集结!”

    刀剑峡通往西京的官道上,孟虎的北翼偏师正浩浩荡荡地南下。

    为了便于行军,孟虎又令士卒打造了一批马拉雪橇,专门用来驮载军中的粮草辎重,已及那些被冻坏了脚或者受了轻伤的士卒,总之自从西征以来,除了战死的将士,西部军团还从来没有抛下过一名伤兵。

    征途漫漫,孟虎、漆雕子和贾无道三人正缩在同一架雪橇上打盹,大军正行进时,天空上又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贾无道仰头看了看暗沉沉的天空,低声说道:“这鬼天气可真是邪了门了,四月天了居然还下这么大的雪!”

    “哈哈。”

    孟虎闻言却大笑道,“这就是天意,天要我猛虎军团创建不世功勋啊!要不是这连续几场大雪,我猛虎军团的行军怎么可能如此迅速?就凭眼下一天百余里的行军速度,就是连明月帝国的轻骑兵也赶不上哪!”

    “那是。”漆雕子缩着脖子应道,“冰天雪地能有这番行军速度,简直就是奇迹呀!”

    孟虎哼哼两声,接着说道:“老漆,老贾,你们说当猛虎军团突然出现在西京城外时,明月帝国的皇帝秋风劲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惊讶?沮丧?绝望?惊恐?还是气得暴跳如雷,在金殿上跳脚骂娘?哈哈哈……”

    漆雕子和贾无道也跟着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在风雪中一直传出老远。

    笑罢,孟虎忽又问道:“老贾,你倒是看看,现在离西京还有多远?”

    贾无道又掏出地图看了看,说道:“回禀将军,现在离西京差不多还有两百里左右吧。”

    “两百里?”孟虎略一沉吟,回头喝道,“张兴霸!”

    跟在附近不远处的张兴霸急忙用手双铁戟狠狠一撑地面,整个人便嗖地滑行到了孟虎三人的雪橇前,然后瓮声瓮气地问道:“将军,您有什么吩咐?”

    孟虎伸手一指前方,狞声说道:“再往前两百里就是西京城了,现在你带五百精兵乔妆明月帝国兵打前站,趁着西京城内还没接到消息,也没什么防备的时候一举拿下东门,为后续大军杀进城内扫清障碍!”

    “是!”

    张兴霸轰然应诺,然后回头对身后的近卫队将士喝道,“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中队马上换装,穿上明月帝国兵的军服铠甲,跟我去偷城门!”

    明月帝国帝都,西京。

    大雪漫天,帝国皇帝秋风劲披着厚厚的大氅,在帝国宰相萧成梁等大臣的陪同下巡视城东的难民营。

    光辉帝**大举入侵,明月帝国面临生死存亡的卫国大战,为了施行秋雨棠以空间换取时间的策略,青州境内的数百万百姓被紧急疏散,一部分逃进了北方的云州、并州,一部分逃进了南方的涿州、应州,更多的却涌进了中州。

    为了救济涌入中州的青州难民,秋风劲下令在城东临时搭建了一座庞大的难民营。

    这几天突然连降暴雪,不少临时搭建的难民营都被压塌了,已经有好几千难民因为缺衣少食被冻死了,秋风劲平时并不太体恤百姓,可在难民营巡视了一圈,他终于深切地感受到了底层百姓生活的艰辛和活着的不易。

    当秋风劲看到一对祖孙在风雪中被冻僵时,不禁潸然泪下。

    秋风劲当即下令厚葬这对可怜的祖孙,再回头吩咐帝国宰相萧成梁道:“萧爱卿啊,一定要想办法多征集粮食,再派人重新搭建难民营,而且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搭好,这些青州百姓为了卫国大战已经牺牲太多了,我们不能让他们再受苦了呀。”

    “唉。”萧成梁叹息一声,颇有些为难地说道,“陛下,西京城里的织物兽皮等帐蓬用具差不多已经征集完了,再要搭难民营那就只能搭土木结构的了,土方还好说,可现在冰天雪地的,上哪去筹集足够的木料啊?”

    “木料?”秋风劲忽然说道,“风陵不是有现成的木料么?把风陵的架手架拆了,拿来搭造难民营!顺便烧几百堆大火给百姓们驱寒,这天寒地冻的,要是再不升火取暖,百姓们可怎么受得了哇。”

    “啊?”萧成梁闻言大惊道,“陛下,风陵可是您的寝陵,岂能……”

    “百姓要紧。”秋风劲急道,“风陵暂时停工,来年再施工也不迟么,可这些百姓要是没有这批木料,只怕是熬不过这个严酷的春天了!”

    萧成梁抹了两把眼泪,黯然应道:“老臣遵旨。”

    目送萧成梁离去,秋风劲又在大臣的陪同下巡视了几处难民营,直到天色将暮才乘御辇返回皇宫,秋风劲刚回皇宫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内侍便神色匆匆地闯进了他的寝宫,跪地禀道:“陛下,月王急书!”

    “皇妹急书?”

    正坐着歇息的秋风劲忙接过书信,匆匆看了没几行便惊得霍然起身,失声大叫道,“不好,大事不好!”

    一边的皇后萧可馨急忙上前扶住秋风劲,柔声问道:“陛下,出什么大事了?”

    “猛虎!”秋风劲跺脚急道,“那头猛虎带着他的猛虎军团杀奔西京来了!”

    “啊?”皇后萧可馨闻言大惊道,“眼下西京兵力空虚,除了陛下的三千御林军和那三五千上不得台面的警备队,甚至连一支象样的正规军都没有啊,这可如何是好?陛下,是不是赶紧让月王率大军回援啊?”

    “你懂什么,让皇妹率军回援也来不及了!”

    秋风劲哼哼两声,再没心思跟皇后萧可馨解释了,立即对还跪在地上的内侍道:“快,快击鼓鸣钟,立即召集百姓廷、廷议,连夜商议应对之策!对了,再传令九门提督,立即关闭九门,不准任何闲杂人等出入!”

    “老奴遵旨。”

    内侍答应一声领旨去了。

    西城城东,夜色深沉。

    明月帝国宰相萧成梁刚刚带人将一堆木料送到城东难民营中央的空地上,还没来得及搭造营房呢,东北方向突然出现了一条火把的长龙,借着隐隐约约的火光,萧成梁发现大群全副武装的明月帝国正规军正排着四行纵队向难民营方向急速开进。

    咦,这时候哪来的正规军?禁卫、近卫两大军团不都已经追随月王出征了吗?

    萧成梁本能地感到事情有些蹊跷,但一时间还没有往别的方向去想,毕竟孟虎率孤军深入中州,奔袭西京实在是太过骇人听闻了,萧成梁再富有想象力,在没有任何提示和消息来源的前提下,绝不可能做出这般疯狂的推断。

    不到盏茶功夫,那支军队就开进了难民营。

    萧成梁上前拦住去路,大声问道:“你们是哪个军团的部队?”

    一员身材魁梧的将领迎上前来,瓮声瓮气地问道:“你又是谁?”

    萧成梁抖了抖衣衫上的雪花,朗声应道:“老夫萧成梁。”

    “萧成梁?”身材魁梧的将领浓眉一皱,冷然道,“没听说过,快让开!”

    萧成梁闻言愕然,心忖明月帝国的士兵居然还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没等萧成梁转过念来,他身后的侍从已经按捺不住了,抢前怒不可遏地呵斥道:“大胆狂徒,竟敢对相爷如此无礼!”

    “相爷!?”身材魁梧的将领环眼圆睁,霍然问道,“你是明月帝国的宰相?”

    萧成梁的侍从把头一昂,傲然应道:“正是!”

    “哈哈。”身材魁梧的将领大笑两声,挥手喝道,“来人,统统抓起来!”

    将领身后的明月帝国兵轰然应诺,虎狼般抢上前来,不由分说把萧成梁和他的侍从按倒在地,萧成梁见状顿时大惊失色,厉声喝问道:“不对,你们不是帝国的军人,你们是敌国的奸细,奸细!”

    “嘿嘿,终于知道了?可惜已经晚了!”

    身材魁梧的将领嘿嘿两声,对身后一名军官喝道,“你留下,看好这条大鱼,其余的弟兄跟我去抢夺城门!”

    “是!”

    将领身后的明月帝**轰然应诺,顿时就从大队人马中分出了一个小队,将萧成梁和他的侍从押到了难民营的边上,其余的大队人马则继续向前,径直杀奔西京东门而去,萧成梁这会真是急得上吊的心都有了,他担心哪,担心西京城没有防备,真要让这**细夺了城门,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这员身材魁梧的将领当然不是别人,就是乔妆明月帝**前来抢夺城门的张兴霸。

    张兴霸无意中在东门难民营抓了条大鱼,结果却误了大事,等他的近卫队赶到西京右东门外时,明月帝国皇帝秋风劲“关闭九门”的命令刚刚下达,沉重的右东门已经关得只剩下一条缝,架在护城河上的吊桥也已经升起半空。

    仅仅半步之差,张兴霸没能抢入城中夺门。

    “喂,为什么关城门!?”张兴霸心中大急,厉声喝问城头士卒道,“快打开城门,放我们进去!”

    城头守军反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人?哪个军团的?”

    张兴霸厉声吼道:“我们是青州军团第三师团的,听说帝都有险,所以奉了司徒老将军急令连夜回援帝都,另外还有紧急军情禀报皇帝陛下,快快打开城门放我们进去,否则要是误了大事,你小子担待不起!”

    城头守军冷然道:“对不起了,皇帝陛下有旨,九门皆闭,不准任何闲杂人等出入,真有什么紧急军情,就用弓箭射上来吧,老子可以代为禀报!至于你和你的人马,先乖乖在城外呆着吧,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接待你们!”

    “岂有此理!”张兴霸勃然大怒道,“再不打开城门,老子就带兵攻城!”

    城头守军冷然道:“胆敢靠近护城河,格杀勿论!”

    城头上霎时响起一阵弓弦崩溃的嘎吱声,守在城头上的几十名守军士兵已经纷纷挽满了手中的长弓,冷森森的箭簇已经瞄准了城外的张兴霸,张兴霸顿时气得暴跳如雷,毫不犹豫地挽弓搭箭,嗖的一箭射出,将城头守军的小队长钉死在了城头上。

    守在城头上的几十名守军见状顿时大惊,再顾不上放箭伤人,一个个全都躲到了垛堞后面,有两个机灵的赶紧躲进了箭楼里,很快,城头上便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听到号角声起,右东门军营里的警备队士兵顿时骚动起来,一个个胡乱抓起兵器,咒骂着乱哄哄地抢上了城头。

    十里之外。

    一听到这阵号角声,正准备翻身上马的孟虎愕然道:“怎么,失手了?”

    漆雕子也皱眉道:“看样子兴霸将军的偷袭没能成功啊,这是怎么搞的,莫非西京城内还留有大军,或者对方已经有了防备?”

    贾无道叹了口气,苦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了,如果偷袭城门失手,真要强攻的话,成算可不大啊!西京城高池深,就算城内兵力空虚,可我们要想在短时间内打造攻城器械也不太容易呀。”

    “是啊。”漆雕子皱眉道,“打造攻城器械需要大量木料,可这一路南下都是平原,根本就没见着一颗树啊,急切间上哪去弄这些木料?如果挖掘地道的话,又势必会旷日持久,而且西京城外的土质我们也不熟,很容易走弯路啊,唉。”

    “不忙。”

    孟虎摆了摆手,洒然说道,“这好戏不是才刚刚开始么?常言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我军已经打到了西京城外,这区区一条护城河和一段城墙又怎么挡得住我猛虎军团六万虎狼之师?”

    皇宫金殿。

    秋风劲正和朝中百官商量对策。

    猛听得东边方向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秋风劲顿时吃了一惊,失声道:“坏了坏了,这下坏了,没想到这头猛虎这么快就杀到城外了,也不知道正东门和左右东门有没有关上,这要是没来得及关上,可就坏了大事了!”

    “陛下放心。”

    九门提督闻言出班奏道,“臣早已经下令关闭九门,就算猛虎军团真的杀到了城外,也绝进不了城!”

    “报……”

    九门提督话音方落,便有御林军上殿禀道,“陛下,刚才有敌军奸细试图诈门,被我守军识破,今两军正在右东门外激战!”

    秋风劲闻报心中稍安,喘了口气又环顾群臣,问道:“各位爱卿都说说,有什么好办法可以守住城池啊?”

    兵部大臣出班奏道:“陛下,月王大军远在千里之外,朔州、幽州两大军团虽说距离帝都略近,可也在七八百里开外,急切间难以赶到,现如今,也只有募集城中精壮协助守城了,否则仅凭三千御林军和那几千警备队只怕不可能守住城池啊。”

    “对对对。”秋风劲以衣袖擦了擦汗,连声应道,“赶紧募集民壮,这件事就由爱卿全权处理,要连夜募集民壮!”

    兵部大臣想了想又道:“陛下,正东门和左右东门总共也只有千余警备队驻守,兵力太过单薄,城中精壮急切间又募集不了,是不是先调拨御林军前去支援?否则,要是被猛虎军团趁虚夺了城门可就坏了。”

    “对对对。”秋风劲连声应道,“马上调拨御林军前往东门支援,马上!”

    西京城东。

    孟虎大军刚到难民营外,张兴霸就带着近卫队的五百精兵迎了上来。

    这会功夫,被安置在难民营里的青州百姓也发觉情形不对,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声光辉帝**杀过来了,这下整个难民营可就炸了锅了,十几处难民营几十万难民,扶老携幼开始了暗夜逃亡,混乱中,到处都是张皇失措的身影,到处都是哭爹喊娘声,那景象别提有多碜人了。

    孟虎神情冷漠,对这一切根本无动于衷。

    张兴霸垂头丧气地来到孟虎马前,单膝跪地禀道:“将军,卑职无能。”

    “这没什么。”孟虎摆了摆手,淡然道,“这不怪你,因为敌人事先已经有所警觉所以你才失了手!这样,你先带着弟兄们下去歇息吧。”

    张兴霸应了一声,又道:“对了将军,卑职还逮住了一条大鱼,据说是明月帝国的宰相。”

    “哦?”孟虎闻言神情微动,欣然问道,“你逮住了明月帝国的宰相?”

    张兴霸回头把手一招,大声喝道:“把人带上来!”

    早有十几名壮汉将明月帝国的宰相萧成梁和十几名侍从官员押了上来,孟虎犀利的目光霎时像狼一样落在萧成梁身上,沉声问道:“明月帝国的宰相,萧成梁?”

    萧成梁轻哼一声,傲然道:“正是老夫!”

    孟虎脸上的杀机忽然隐去,微笑道:“如果本将军没有猜错,萧大人这么晚了还留在城外,应该是在想办法搭建难民营安置无家可归的难民吧?说起来,猛虎军团的全体将士学真得感谢萧大人啊,要不然也就不会有现成的军营给我们宿营了不是,呵呵。”

    孟虎说的就是西京城东的十几处难民营,照现在的情形,要不了几个小时住在难民营里的青州难民就会逃个精光,猛虎军团的将士们正好鹊巢鸠占,不用劳动就能舒舒服服地住进现成的营帐里。

    “无耻!”萧成梁闷哼一声,切齿道,“早知如此,老夫又何必运来这些木料……”

    话说到一半,萧成梁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顿时住口不再往下说了。

    孟虎的耳朵却霎时竖了起来,这家伙除了善于带兵,练兵之外,最令人忌惮的其实是洞察细微的能力,他往往能在不经意间发现敌人微不可察的破绽,进而抓住这丝毫的破绽大做文章,最终打垮敌人!

    这会,孟虎又从萧成梁无意间的话语中发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破绽!

    木料!刚才萧成梁提到了木料,而眼下猛虎军团最急需的就是木料!

    孟虎翻身下马,大步走到了萧成梁面前,沉声问道:“萧大人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萧成梁冷然道,“老夫只是说,你们这群光辉蛮子真是毫无人性,连难民营都敢占!”

    “不对吧。”孟虎道,“萧大人刚才好像说什么木料。”

    萧成梁道:“那是你听错了。”

    “是吗?”

    孟虎目光一转,伸手指着萧成梁身后其中一名侍从道,“你,出来!”

    那侍从夷然不惧,昂然出列,站到了孟虎面前。

    孟虎眉头微皱,不假思索地对张兴霸道:“就地斩首!”

    “是!”

    张兴霸一声应诺,抢前一戟挥出,那侍从的一颗头颅顿时凌空抛起,萧成梁和身后的十几名侍从官员无不神色骇然,显然,他们都没想到孟虎说杀人就杀人,这简直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啊。

    孟虎再次指向萧成梁身后的另外一名侍从,森然喝道:“你,出来!”

    那侍从就软蛋多了,吓得一屁股瘫坐在了泥泞的雪地上,泣不成声道:“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小人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不足百日的孩儿,小人不能死啊,死不得啊,将军饶命啊……”

    孟虎要的就是这样的软蛋,这家伙要还是个硬骨头,下场估计和刚才那家伙一样。

    当下孟虎阴恻恻地说道:“想活命?可以,你们萧大人刚才说什么来着?给本将军一字不差地重复一遍。”

    “是是是。”那侍从连声应是,颤声说道,“刚才相,相爷说,说,早知如此他又何必运来这,这些木料……”

    “说得好,呵呵。”孟虎微笑着问道,“那么现在你告诉本将军,这些木料现在哪里?”

    那侍从伸手一指前方不远处,颤声道:“就,就在前面不远,不过不是很多,如果将军需要更多的木料,得,得从三十里外的风陵去拆,拆脚手架了。”

    “哈哈哈。”孟虎仰天长笑三声,回头对漆雕子和贾无道说,“老漆,老贾你们听见了么?三十里就是秋风劲还未完工的风陵,拆了那里的脚手架,有的是木料,又何愁没有木料打造攻城器械!?”

    漆雕子和贾无道同时抱拳道:“将军洪福,无人能及!”

    孟虎脸上的笑容陡然隐去,朗声喝道:“战鹰听令!”

    战鹰急踏步上前,厉声应道:“卑职在!”

    孟虎道:“立即搜集军中所有雪橇,卸下所载全部粮草辎重,前往三十里外的风陵,连夜抢运木料,越多越好!”

    说罢,孟虎又向刚才那软蛋道:“你,负责带路去风陵!”

    “是是是。”那软蛋侍从连声道,“小人一定带路,一定!”

    孟虎想了想,又将贺庆叫到面前,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遍,贺庆连连点头,领命去了。

    平静。

    明月帝**并没有迎来猛虎军团潮水般的迅猛攻势,甚至连试探性的进攻都没有,明月帝国皇帝秋风劲和朝中大臣很是不解,也曾战战兢兢地上到东城头察看究竟,可除了看到一队队的光辉帝**正在东门外的雪地上踩雪外,再没有看到别的光景了。

    那些光辉帝**的举动也很古怪,既没有用热水泼雪使其融化,也没有用器具铲雪,反倒让士兵不停地在雪地上踩来踩去,一层积雪踩实了居然又从别的地方运来更多的积雪接着再踩,这不是存心要把松软的积雪踩严实吗?

    可这积雪要被踩严实了,到了第二天一结冰岂不是要变得滑不溜丢?这人在上面怎么还站得稳?这人都站不稳了,还怎么攻城?难道光辉帝**要从别的方向攻城,可敌军分明集结在右东门外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秋风劲和朝中大臣们百思不得其解,也就只能静观其变了。

    当天傍晚,贺庆的第二师团又偷偷将右东门外靠近护城河的雪地也踩实了,然后又趁着夜幕的掩护开始往雪地上反复浇水,前次浇下的水开始结冰,接着又往冰层上浇水,再结冰再浇水,直到次日清晨。

    第二天天刚亮,西京城头的明月帝**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之间,就在西京右东门外出现了一条晶莹剔透的冰道,一直从远处的敌军大营延伸到护城河边,厚厚的冰层在朝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很是壮观,城头上的明月帝**并没有意识到大祸已经临头,这会正对着城外的“冰道”指指点点地高谈阔论呢。

    倏忽之间,一阵嘹亮的号角声便从城外的敌军大营里冲霄而起,紧接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光辉帝**便从军营里队列森严地开了出来,就像滚滚铁流,迅速进至冰道两侧摆开了严谨的阵形,那阵仗就像是在迎接什么人似的。

    “咦?”

    一名眼尖的明月帝国兵终于发现了异常,手指敌军大营后方说道,“那是什么?昨天好像没看到有这玩意呀?”

    其余的明月帝**顺着那士兵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一座庞大的塔形物事,因为那物事隐在层层叠叠的营帐中间,而且相隔又远,所以刚才也没人去留意,可现在被那眼尖的明月帝国兵一说,众人才发现了。

    众人正惊疑不定时,那眼尖的士兵又道:“咦,你们感觉到没有,那玩意好像在动!”

    众人留神观察片刻,发现那高耸的塔形物事的确在移动,而且移动的方向居然是城门方向,一名御林军的中队长最先醒悟,顿时凄厉地大叫起来:“这是脚手架!该死的,这是一具巨大的会移动的脚手架!”

    这的确是一架脚手架,而且是史无前例的巨型脚手架。

    这是孟虎亲自带人花了一天两夜时间打造的,这绝对是中土世界前所未有的巨型脚手架,当然,结构和普通的脚手架也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架巨型脚手架不但是**存在的,而且还是可以依靠人力推动的多层脚手架!

    正因为是简易的多层脚手架,所以打造起来很快。

    在这架巨型脚手架的各层之间,都有简易木梯相连。

    而且这架巨型脚手架的前面是往前微倾的,就算底部没能贴住城墙跟,其顶端也能贴住城头垛堞了,一旦让这架巨大的多层脚手架贴住城头垛堞,猛虎军团的勇士就可以顺着脚手架各层之间的简易木梯在短时间内从地面抢上城头,然后向城头上的明月帝**发起面对面的猛攻!

    “脚手架?”

    另一名御林军中队长不以为然地摇头道,“这不可能,就算是脚手架,这么大的脚手架得有多笨重,怎么推得动……”

    “冰道!”

    刚才说话的御林军中队长惨然说道,“难怪敌军要在昨天把积雪踩实,然后又在上面浇水,这些狡猾的光辉蛮子,居然能想到利用冰层来推动巨型脚手架,要是我们不能在敌军脚手架顶到城墙之前毁坏城外的冰道,那就完了!”

    “快,快发射石弹,砸毁这玩意!”

    守城将领一声令下,右东门内的十几架投石车纷纷发射。

    不过遗憾的是,投石车的命中精度实在是太差,发射出去的石弹很难命中目标,更要命的是,投石车的发射间隔实在是太长了,等投石机的第二发石弹发射出去时,那具庞大的脚手架已经往前推进了好长一段距离!

    照这样的速度,没等投石机发射第三发石弹,敌军的巨型脚手架就会贴近城墙了。

    城头上的明月帝国兵脸上全都浮起了绝望的神情,投石机显然无法对敌军的巨型脚手架构成威胁,可城外的敌军已经列阵完毕,那一队队的弓箭手都已经摆好射击队列了,这时候也没法出城去破坏冰道了!

    “吼!”

    “吼!”

    “吼!”

    一阵阵整齐的号子从无到有,又从隐约可闻大到震耳欲聋,震耳欲聋的号子声中,那具无比庞大的脚手架终于靠近了西京城墙两百步以内,城头上的明月帝国兵也终于看清了,这具庞大的脚手架足有西京城墙那么高,正宽足有好几丈!

    很快,猛虎军团的巨型脚手架便进入了弓箭的射程之内,城头的明月帝**慌忙用火箭射击,可惜的是猛虎军团的巨型脚手架前端钉满了的湿牛皮,明月帝**射出的火箭根本就无法对其构成什么威胁。

    在明月帝**绝望的等待中,那架巨大的脚手架终于无可阻挡地贴近了西京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