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望仙门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无可奈何

第四百四十八章 无可奈何

    与安阳郡太守晏思语分开之后,洛川没有再与广郡、永昌郡方面的人会面,也没有与金剑门、逍遥谷和百兽山等宗门掌教打招呼,直接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暑宫。

    苏一鸣则作为离郡的使者留在了晏思语身边,与安阳郡众人一同离开暑宫。

    且说洛川一行各自登上马车,离郡轻骑开道,出了暑宫往离郡别院的方向去,可只离开暑宫范围不远,道路就变得泥泞难行,到处都是被狂风吹起的杂物,让车队行进的速度变得缓慢。

    洛川坐在宽大的马车里掀开窗帘,率先打破了车厢内的沉默,“经过这样一场磨难,兴城的人口还要再下降个一两成吧......”车厢里还是寂静一片,没有人回应他的话。

    洛川回头去看,就见千雪坐在距离洛川最远的角落里安静看书,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影子则坐在另一个窗边往外看。

    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花语见状终是回了一句,“说不定还要更多。”

    “为何?”洛川问着花语,眼睛却看向了千雪。

    花语缓缓低下头不去看谁,“兴城本是商贸大城,诸侯之战开启之后,原本的许多商路自然就断了,加之永昌郡一战之下丢了三仓之地,它从原本的核心腹地成了三边之地,商贾富户们自然更不愿留在这里,有钱人走了,为他们做事的便也只能走,人口开始持续下滑,直到听闻兴城将举办安南大会之后,这种下降的趋势才有了止歇的意思,可经过了今日之事,怕是原本在走与不走之间犹豫的人们也会走掉不少。”

    洛川收回看向千雪的目光,点了点头道,“寻常人几辈子都不可能见过如今这般的天地异象,这种恐怖的末日之威不必说他们,便是我见了都感觉心惊胆战,不能安宁。”

    】

    此刻的天上,闷雷与爆响声已然不似先前强烈和频繁,可那种自天上降下的恐怖气势仍旧不减,便是花语这样的凡人也会感觉沉甸甸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都会塌了一般。

    “天地异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先前发生在议事大殿中的......一些事情,”花语低着头继续道,“当时殿内各方来人太多,其中消息必然会快速传开,再加上有心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恐怕用不了两天这兴城之中消息灵通的就都知道了,很多人原本寄希望于此次四郡召开的安南大会可以一定程度上弥合四郡之间的嫌隙,如今看来必不可能,那作为三边之地的兴城就太过危险了。”

    “有道理,”洛川随口应了一声之后,又看向千雪,问道,“千雪,今日之事,你怎么看?”

    千雪头也不抬,一边继续看书一边回道,“一场安南大会,你巩固了与苍颜剑宗和游仙门的关系,得了不少潜力非凡的中三境修士作护官,更重要????????????????的是,完完整整的得了一座听风阁,甚至还无声无息间赚了个媳妇,无论期间有多少波折,你都算是最大的赢家,除此之外便要数广郡了,虽说最终没有得到听风阁,可却得了半座逍遥谷和最多的中三境修士作护官,也算不虚此行,永昌郡只是意料之中的得到百兽山,算是不赚不亏,只有安阳郡算是彻底的输家,不但没有得到多少护官,道官也是一个都无,更是连原本囊中之物的逍遥谷都丢了一半,实在可算伤筋动骨。”

    “我却不这么认为,这一次安南大会,最大的赢家根本不是离郡,而是广郡!”洛川仍旧看着千雪道。

    千雪头也不抬的嗤笑一声,“就凭那半个逍遥谷?还是你或许会被天下人说不择手段?!对于一郡太守而言,这种事情根本微不足道。”

    “这绝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你方才说离郡完完整整得了一座听风阁,原本也该是如此,但就因为有了这件事,离郡最多算是得了半座听风阁,而就是这半座,也有随时丢掉的风险......”洛川满面肃然。

    影子拉上窗帘,将手贴在车厢壁上,光芒一闪,撑起一座隔音法阵,然后也回头看来。

    千雪仍旧在低头看书,手上却没有继续像方才一般飞快翻页,“半座听风阁?”

    “半座!”洛川长叹一声道,“自入兴城以来,我们便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广郡身上,防备着一件又一件突发的事情,唯恐其中藏了什么暗招会对我们不利,却没有想到,云百楼其实从一开始就只是想在听风阁的身上做文章,所有针对我们的动作,恐怕全部都是障眼法吧......”

    千雪和花语低着的头,眉毛齐齐一皱。

    影子忽的开口,“那枚显像晶石有问题?!”

    “不错!”洛川点了点头看向三女,缓缓道,“那颗显像晶石之中,记录着昨天入夜时分,听风阁掌门钟舒夜的女儿钟韵从听风阁出来,一路小心,最终与离郡太守......私会于某处偏僻宅院!而后进了屋,随即......熄了灯!!”千雪和花语齐齐抬头,满脸惊诧的看向洛川。

    洛川面容严肃颔首道,“没错,你们都知道昨天入夜时分我去了哪里,我秘密约见了听风阁掌门钟舒夜和风清子,那显像晶石之中的人......根本不是我!”

    “那你......”千雪一怔,随即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一样,面色阴沉。

    洛川接着说道,“我知道那不是我,巧的是,钟舒夜和风清子也知道那不是我,甚至听风阁的长老们如风尔之类也知道,可即便没有这样的巧合,假的也终究是假的,拿出这枚显像晶石的人,以及必然是他背后之人的云百楼,难道不知道我可以自证清白?”

    “他们知道,他们都知道,”他深吸了一口气后长长的呼出,然后苦笑道,“可他们更知道的是,在那种时候那种场合,我即便明知是假,也绝不可能不认!”

    千雪、影子和花语三女何等聪慧,听到这里自然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事情。

    只有洛川仍旧还在低声自语,“我若不认,则钟姑娘立刻便要名节尽失,听风阁掌门钟舒夜必然颜面无存,甚至连带着所有听风阁弟子都要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且不说我与钟姑娘毕竟有些交情,届时,离郡又如何邀请钟舒夜来做郡师?!”

    “这一计,简单卑劣到了极点......却也让人无可奈何到了极点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