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 第656章 都要好好的

第656章 都要好好的

    天后要说话,突然响起了沉重的号角声。

    穷奇兽破阵而出了!

    天后脸色一变,没再管少凰,带着人匆匆离去。

    帝盈转身,把少凰温扶起来,皱眉问:“你怎么了?为何如此虚弱?”

    少凰摇头,指着喉咙正要比划,这时,她看到了旁边正在消散的元神。

    那是温凰的元神!

    她一把将挡住她视线的帝盈推开,跌跌撞撞地跑向那边。

    温凰躺在血泊中,天后的神剑,不仅刺穿了她的神体,而且还刺散了她的元神。

    她的元神已经开始破碎,消散。

    与此同时,她身上的禁言术也解开了。

    少凰疯了一般扑过去,试图抓住她:“温凰!不要!姐姐!”

    可是她什么也抓不住。

    少凰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

    等她再次醒来,刚有一点意识尚未睁眼就有浓郁的血腥味儿直冲入鼻腔,令她作呕。

    少凰猛然抖了一下:“姐姐!姐姐!”

    入目是摇摇欲坠的血红色夕阳,还有焦土中无数的断肢残体。

    她呆呆地看着这陌生的一切。发生什么事了?

    温凰呢?父神呢?

    她在地上,她想飞到高处找人,脑袋却撞到了结界。

    这是时他她才发现,她被封闭在一个小结界中,地上铺着干草,干草上垫了一件神袍。

    这时,结界里进来一人,是帝盈。

    他手里拿着一袋子仙果,还有个玉瓶。

    “你醒了?”帝盈问。

    少凰想起,在她昏死过去之前,也见到了他。

    “你身体太虚弱了,我去附近给你找了一些补元神的东西。你吃下去吧。”他先将那玉葫芦递给她,“这是琼浆玉露。”

    少凰没接,冷然问:“我姐姐呢?”

    帝盈皱眉,语调有些艰难地说:“她……神陨了。你节哀。”

    “我节哀?是你母神杀了我姐姐,你叫我节哀?”少凰笑了,“我谢谢你啊!改天我杀了少芈报仇,我也会把这句话送给你!”

    帝盈神色黯然:“对不起……我来晚了。”

    少凰:“别跟我装了!你也是帮凶!明明我才是少凰!我们都一度谈婚论嫁了呢!难道你不认识我是少凰?可是你跟她说什么?说我是紫微上神的女儿?”

    帝盈:“我发现你们的时候,她已经……我又见他们称你为温凰,便将计就计,骗过了她。”

    少凰笑了一下:“呵!我谢谢您啊!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她勉力捏了个诀打在结界上,结界破裂,她转身就走。

    走了几步,她又回头问:“能否请小殿下告知,我父神呢?还有穷奇兽,哪去了?”

    帝盈:“他们……去了北边。”

    少凰:“北边?北边哪里?”

    帝盈:“亘狱附近,有个七星诛魔阵,是上古龙族处死混沌兽的地方。”

    少凰:“他们要杀了穷奇?”

    帝盈指着一地尸体:“那混沌兽发狂,杀了很多人。理应处死。”

    “混沌兽无灵智,谁把它带进来的,谁才理应被处死吧?”少凰说,“你知道的吧?你哥哥把它抓来的。”

    帝盈眼神疑惑:“怎么可能?”

    少凰不知他是装的还是真不知道,这对她来说不重要,她转身离开,去了传送阵。

    传送阵那边还是很多人,都是去北边的,得排队。

    少凰找了个地方,拿出通灵镜,呼叫父神。

    过了一阵,父神回应了,满眼温柔地问:“你们到度朔山了?”

    少凰的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父神……”

    “怎么了凰儿?”少昊问。

    “父神,姐姐她……被天后杀了!”少凰哭道,“天后要杀的人是我,姐姐是替我死的……”

    少昊眼神一变,沉默片刻,说:“少凰,你们去了天宫?”

    少凰:“我在传送阵听说穷奇在那边,我就让句皓去了度朔山,我和姐姐去了天宫那边。我想去安抚穷奇,它听我的话的。结果在那个阵法旁边……父神,我对不起姑姑,呜呜呜……我该听你的话去度朔山的……”

    少昊红着眼睛,问:“你现在在哪里?”

    少凰:“我在传送阵,我去找你。我听说你们都去了亘狱那边,您在那边吗?”

    少昊:“我在,但是,你不要过来,马上回迷藏山去!”

    “我不回去,我要去救穷奇!”少凰说:“父神,不能让他们处死穷奇!您知道吗?它相当于母神的父亲,我的外祖父。而且它一般是不会伤人的!肯定是他们做了什么手脚!”

    “嗯。”少昊擦拭着自己的神剑,“你放心,父神会阻拦他们的,等你师父来了,就能把穷奇带走。”

    少凰:“父神,母神和我师父什么时候能解完毒?”

    少昊:“明天。明天天亮的时候,你师父就好了。”

    少凰点头:“父神,帝枭太坏了!大家有没有相信,是他把穷奇兽带来的?”

    少昊沉默片刻,说:“凰儿,父神有话想交代你。”

    少凰:“什么话啊?”

    少昊:“你是我和你母神的心头肉,是我们血脉的延伸,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坚强地活下去。你活着,便等同于我和你母神活着。”

    少凰:“父神!您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个?您一定要好好的!我们一家三口——很快就是一家四口都要好好的!”

    少昊微笑:“嗯。你这个倔丫头,现在叫你回去你肯定也不会走,那你就过来吧。你到的时候,你师父,师公,还有紫微上神他们也该快到了。路上不要暴露了你的身份。”

    少凰:“好。”

    她回去,继续等传送阵。

    帝盈一直跟着她。

    她只当他是路人,一句话没说,静静地听着人们议论,穷奇如何厉害凶残,养穷奇的玄珀是如何邪恶,少昊神尊如何让人失望,还是帝昀神尊有担当,以一条胳膊的代价,用上古神器将穷奇束缚住……

    少凰听着听着,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或许,一直以来,从来都不是帝枭和师父之间的恩怨。

    而是,帝昀和父神的。

    只是在他们看来,师父,满月族,都是父神的倚仗,是他们莫大的威胁!

    可笑!父神从来就没有多在意那个位置。

    这次回去以后,就让父神辞了吧,省得那群疯狗成日里咬来咬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