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医妻三嫁 > 477.归来

477.归来

    裘琮和老沐都曾有过很多年独自隐居的经历,登上星落岛后,很快选中了一处人去楼空的宅子落脚,就在彭家宅子后面。

    作为岛上唯一一个能走但留下的人,彭芜必然会引来禁地那边的注意,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沐说这叫“灯下黑”,且封铭一直跟彭芜暗中有接触,她知道顾泠有同伴来了,住在附近,一旦有禁地的长老来“关照”她,她只管大声哭求长老可怜,放了她儿子就是。

    顾泠依旧住在盛越的房间,吃饭的问题封铭负责,会在饭点把给顾泠的饭菜带去八角亭,后来都是彭芜亲手做的了,往往还是热的。

    彭芜连着三日,在禁地外面游荡,该吃饭了就回去做饭,吃饱再去。

    到第四天,彭芜用篮子装着她亲手做好的饭菜,去敲禁地的大门,敲了很久,才有一个长老露面,语气不善地让她回去。

    彭芜红着眼睛说,“宋长老,这是我给孩子做的饭菜,我别无所求,只求宋长老帮忙拿进去交给盛公子,他定然会同意收下的!”

    姓宋的长老皱眉,看向彭芜手中的篮子,伸手接了过去,“老夫可以拿进去,盛公子要是不收,可就扔了!”

    “多谢宋长老!多谢宋长老!”彭芜神色感激。

    禁地的门很快又关上了,彭芜就站在外面等。她抬头看了看天,今日阳光很暖,她一时想到过往儿子在身边的点滴,一时又想到她被抓之前在家里安宁又幸福的日子,深吸一口气,不让眼泪流下来。

    宋长老当真拎着篮子去见了盛越。他不认为彭芜会玩什么花样,她都说了这是给孩子的饭菜,总不可能给自己的儿子下毒。

    山洞里还没开饭,两个男孩正在教小女孩说话,倒像是亲兄妹一般。

    “哥哥,我饿了……”一个小男孩肚子咕咕叫。

    另外一个拍了拍他的背,“很快就有饭了,别急。”

    突然闻到饭菜的香气,两个小男孩都看向山洞入口的方向。

    宋长老拎着篮子进来,盛越睁开眼看向他。

    “那俩小子的娘做的,说给他们吃。”宋长老把篮子递过来。

    两个小男孩眼睛都瞬间亮了,弟弟忍不住问,“我娘在外面吗?”

    宋长老轻哼一声,哥哥连忙捂住了弟弟的嘴,怕他说错话惹来麻烦。

    盛越神色淡淡,“放下吧,辛苦宋前辈。她若再来送饭,只管拿进来。”

    “若是如此,倒不如让她到禁地里面当厨娘。”宋长老说。

    盛越摇头,“不行。”

    宋长老只是随口一说。真让彭芜进禁地,她一门心思救儿子的话,不定会惹来什么麻烦。倒不是怕她,但如今禁地人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送饭没什么问题。

    宋长老离开,盛越转头,就见两个男孩眼巴巴地看着地上的篮子。

    盛越点头,“去吃吧。”

    两个孩子立刻冲了过去,小女孩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喊哥哥。

    有一碟包子,白白胖胖还冒着热气,双胞胎的弟弟抓起一个就吃起来,“我最喜欢娘做的肉包了!”

    哥哥则拿起一个跑到盛越身边递给他,“师父尝尝我娘做的包子吧!”

    盛越视线落在那个包子上,倒是想起他去年到苏凉家,也曾吃过一个包子,据说是顾泠亲手做的。

    盛越接过来,还说了声“谢谢”,小男孩扯了扯嘴角,这才跑回去,自己拿起一个,然后抱住扑过来的小女孩,先掰了一块喂她吃。

    吃完这顿之后,弟弟问哥哥,接下来他们的娘是不是还会送饭来,哥哥不确定,便看向盛越。

    盛越再次给了肯定的回答,“会的。”

    两个孩子都高兴起来,下晌盛越在山洞中教他们剑法,都学得格外认真。

    于是,彭芜每天就一门心思地做好吃的,先给禁地送过去一份,封铭会暗中过来拿走他跟顾泠的饭菜,老沐会过来拿他们四个的饭菜。彭芜这边每天起的炊烟,并没有人在意。

    而在这期间,顾泠已经暗中走遍了岛上除禁地之外的各处查看地形,包括树林以及海岸的情况。裘靖他们也都熟悉了岛上的情况。

    如此,在星落岛上的大部分人都离开后,岛上表面看起来很是平静安宁,仿佛只有几个人隐居在此。

    禁地里,盛越知道顾泠和封铭在岛上不会离开,或许还有其他同伴,但除了他之外,禁地之中的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彭芜的两个儿子和那个小女孩见过顾泠,但他们根本搞不清楚状况,也不知道顾泠是外来人,且一直被盛越控制在身边,很快就把顾泠抛在了脑后。

    裘靖来时说接下来只等墨岩,而这一等,过了大半个月。

    ……

    墨岩是独自驾船回到岛上的,在一个残阳如血的傍晚时分。

    他在途中并未碰上离岛的那些人,因为都知道他会回来,且都知道迦叶城附近海岸无法通行,所以刻意往远处绕,避免碰上他或被陆地上的官兵抓到。

    但上岸之前,墨岩就知道岛上出事了,因为一眼能看出海边的树林被砍掉了很多树,岸上供守卫队休息的木屋也都被拆了,码头附近没有一艘船,海岸上有一些被扔掉的衣物,食物残渣,还有破损的灯笼。

    墨岩在码头停下自己的船,跳上岸后,将船固定好,便进了树林。

    之后墨岩并没有从树林另外一边出来,而是暗中行事,绕路到了禁地的后方。

    除了宋长老之外,常年看守禁地的另外一位长老姓庞,此刻正坐在禁地后方一棵大树上晒太阳,怀中抱着旱烟杆子,昏昏欲睡。

    突然感觉有人靠近,庞长老挺直脊背,眸光微缩,旱烟杆中闪出一道银光,那是他的武器。

    “是我。”墨岩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他轻飘飘地落在了旁边的树枝上。

    庞长老神色一震,“主子回来了!”

    “怎么回事?”墨岩冷声问。

    庞长老如实回答,岛上的人趁着墨岩不在,都跑了。

    “当时我跟老宋去问过盛公子,是否要阻拦,盛公子吩咐,只需守好禁地,不用管那些叛徒。”庞长老恭声说,“盛公子带了三个孩子,一直在禁地里面,没出来过。”

    墨岩转动了一下戴在左手食指上的红宝石指环,看着庞长老问,“中间没有外人来过?”

    庞长老下意识地摇头,随即又想起封铭来,“有人来把他救走了,但都没见到是什么人,就跟那回顾泠上岛救人差不多。”

    “如今除了你们几个,别处都没人了?”墨岩又问。

    庞长老摇头,“还有个女人,是老钟的长孙媳妇。盛公子抓了那女人的双胞胎儿子,那女人不肯走,被撇下了,如今天天做饭送到禁地门口,老宋拿去给盛公子。别的就没人了。”

    墨岩听到这里,没再问其他的,飞身离开了。

    ……

    入夜时分,山洞深处点了两盏灯。

    盛越带着三个孩子,正在吃晚饭,如今他们的饭食都是彭芜做好送来的。

    盛越怀中抱着小女孩,喂她喝粥,两个小男孩板板正正坐着自己吃,一举一动都颇有规矩。

    听到有脚步声靠近,盛越放下手中的勺子,用帕子擦去小女孩嘴角沾上的米,看了过去。

    先出现的是一道影子,盛越没动,随即就看到了墨岩的脸出现在光亮之中。

    盛越立刻抱着小女孩起身行礼,“师父回来了。”

    墨岩环视四周,看到水潭边满是“一家四口”生活的痕迹,最后视线落在了那三个孩子身上,问了盛越一句,“你这是在模仿我那外孙女婿?你该不会看上我外孙女了吧?”

    墨岩有这种怀疑倒也不是没根据。但凡是个知道苏凉和顾泠家里情况的人,都会觉得盛越如今这架势是在有意模仿顾泠,三个孩子对应了顾泠家中的一个女儿和两个小徒弟。

    盛越面色平静,“是在模仿顾泠,但徒儿对苏凉没有那种心思。因徒儿怀疑顾泠可能会来岛上,是以专门在此等他。他若是来了,见到此情景,想必会很有感触。”

    墨岩轻哼,“他来了,想必更想杀你。”

    “徒儿此举只为守住禁地。”盛越说。

    墨岩点头,“很有用。为师就知道,这件最重要的事交给你,不会有问题。”

    墨岩问都没问岛上逃走的那些人,以及盛越是否发现他之前安排了替身。因为这些事不必问,墨岩已经知道答案了。

    墨岩也盘膝坐下,两个小男孩都紧张地垂着头不敢说话。

    “你们接着吃。”墨岩开口。

    两个小男孩便又拿起勺子,依旧不敢抬头。小女孩一脸好奇地看着墨岩,倒是不怕他。

    墨岩对着小女孩,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来,“可惜,我此行并未见到苏凉的女儿。”

    盛越没有主动打听任何事,只听墨岩说,“我以为,顾泠已经来了岛上。”

    盛越点头,“徒儿对此也有所怀疑,但因岛上发生变故,那些人便是不走,也不可信,宋长老和庞长老需要守着禁地,徒儿也不敢贸然离开这里,便并未调查过。”

    “你做的是对的。不用查。”墨岩拿起一个包子,很快吃完了,“他们在不在,很快就知道了。”

    彭芜做的晚饭被吃光了,墨岩站起身,“我回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再过来。”

    “是,师父。”盛越点头。

    墨岩离开山洞后,回了他在禁地的小院。

    而此时,顾泠正站在花园八角亭最高处,看着这个方向。

    墨岩上岛的时候没人看到。顾泠没安排人去海边盯着,因为假如墨岩回来,跟他碰上,极有可能会被抓住。

    自从顾泠来星落岛,墨岩的房间夜里从未点过灯,因为其他人不敢进,能进去的盛越始终住在山洞里。

    但此刻,顾泠突然看到墨岩的院子亮了。

    “封铭。”顾泠开口。

    站在他身后的封铭立刻应了一声,“王爷有何吩咐?”

    “墨岩或许回来了。去告诉我师父他们,躲好了,不要靠近禁地。假如碰上墨岩,什么都不要做,跑远一点。”顾泠说。

    封铭神色一凝,领命离开了。

    然后,顾泠借着月色,动作娴熟地把自己易容成了裘靖的样子后,离开八角亭,朝着禁地的方向去了。

    得知墨岩回来了,顾泠交代他们躲远一点,老沐表示认同,“我们要避免被抓,才有机会救人!”

    裘琮觉得很憋屈,“老天爷真是瞎胡闹,为什么要把厉害的法宝赐给那种人品败坏的贱人?简直是助纣为虐!”

    澄云连忙拦住裘琮口出狂言,“前辈,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的,还是不要说这些了。”

    “我们知道了。”裘靖很淡定,“你再见到顾泠,转告他,让他自己小心点,接下来的事主要靠他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吩咐。”

    封铭回到八角亭,已不见顾泠,怀疑他去了禁地,就留在亭子里等着。

    ……

    深夜时分,墨岩再次进了山洞。

    双胞胎已经到石屏后面睡觉了,小女孩也躺在水潭边的小床上睡着了,盛越盘膝坐着,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站了起来。

    “你做得很好。”墨岩再次肯定了盛越守住禁地的功劳,然后直言道,“我把苏凉带回来了。”

    盛越并未露出惊讶之色,因为那很假,只是问了一句,“师父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一直以来,苏凉和顾泠谁才是穿越者,我无法确定。”墨岩一句话就表示,他并未真的相信顾泠就是穿越者而苏凉不是,“之前不知苏凉是我的外孙女,派贺巍前去,说是杀人,其实是试探。真正的穿越者,是不可能被他们杀死的。”

    墨岩停顿了片刻,看着沉静无波的水潭,说了一句,“或许,他们夫妻俩,都是。”

    “那,要想办法让顾泠现身吗?”盛越问。

    墨岩摇头,“明日再说,不用我们做什么,他自己就出来了。今夜有件事,我要确认一下。”

    话落,墨岩往后退了一步,盛越也默默地后退了一步。

    而后,墨岩抬手,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两人中间,尚未站定,就被墨岩抓住了手臂。

    是假扮苏凉的燕十八。

    她身上穿着的并不是被抓走时的衣物,而是墨岩专门在随身空间里给她准备的,头发披散着,遮住了大半张脸。

    被抓之前燕十八每次出门都做好了被带走的准备,所以身上有易容药物。她被关在墨岩的空间里之后,怀疑一举一动都被墨岩监视着,但时间长了,她的易容是必须修补的,为了避免露出破绽,燕十八就总是在脱光衣服洗澡的时候补易容——苏凉毕竟是墨岩的外孙女,他再变态,也不会偷看自己外孙女洗澡吧——这是燕十八的想法。

    事实证明,燕十八成功了,到此刻,她被带来了星落岛上,墨岩依旧没有发现她是假的。这跟中间墨岩为了以防万一,始终没有让燕十八出来过也有关系。从这个角度看,其实两人迄今为止并没有任何交流。

    “小凉。”墨岩眸光温和,“用那样的方式带你来星落岛,实属无奈。我们祖孙之间存在很大的误会,希望你不要计较之前的事。”

    燕十八眸光冰冷,声音冰寒,“祖孙?真是可笑!”

    墨岩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不管你认不认,这是事实。外公有件事要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

    燕十八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墨岩便问道,“你是穿越者吗?”

    燕十八面露嘲讽,反问道,“你猜?”

    墨岩越过燕十八,看向了盛越,随即又看向了那个小床。

    盛越立刻会意,把那个小女孩抱在了怀中。

    “小凉,我没有带暖暖跟你一起来,并不是我做不到。”墨岩说,“如果你好好配合,我们一切好说,否则,你会后悔的。”

    燕十八看了一眼盛越怀中的孩子,“我真是一点都不意外你们会使出这样卑劣无耻的手段。”话落重新看向墨岩,“我们之间没有误会,我也没有你这样毫无任性的亲人。事到如今,我再否认,似乎也没意义了,你们猜到了,我才是穿越者,顾泠不是。”

    墨岩闻言,叹了一声,“或许,是天意吧。若是如此,你到底是我的外孙女,还是一个异世幽魂,霸占了我外孙女的躯壳?”

    燕十八冷笑,“一听说我才是你要找的人,立刻跟我撇清关系了?佩服佩服,这等厚颜无耻,实属我两辈子都罕见。”

    墨岩再次叹气,而后眸光一沉,便将燕十八大力推入了水潭之中!

    燕十八在空间中每日吃的饭食是墨岩放进去的,里面有压制她内力的药物,但她身体是正常的,因为墨岩还需要她能潜入水底去探路。

    燕十八之所以毫无反抗,是因为这些都是她预料到且打算体验一番的事,至于是否有危险,并不是她首要考虑的。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去试试吧,不要让我用手段逼迫你。我想你也很好奇下面有什么。”墨岩站在岸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