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竞技 >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 > 第七十八章:帝国边境,血腥试炼,圣女已无悬念?

第七十八章:帝国边境,血腥试炼,圣女已无悬念?

    天边,云霞绯红,落日余晖中,一抹蓝色虹光贴着草地向东方飞遁。

    雷恩忍着伤痛,背后光翼高速扇动,正在全力逃窜,他怕魔裔追来,根本不敢停顿一下,殊不知,魔裔这时也在仓皇逃命。

    起码有四五个人类君王正在追杀萨麦尔。

    魔人君主自己都有点泥菩萨过江,哪有空追杀雷恩。

    别看魔裔之前嚣张的没边,那都是提前布置好了,用『罪恶王冠』封锁了空间,让博尔东和雷鸣剑圣他们传不出求救信息,才能关门打狗。

    可一旦动静泄露出去了,他们就没什么优势了。

    特别是魔裔的计划已经失败了,失去了古尸,阿雷斯特也没能复原,更不能魂体合一超越巅峰……

    这导致萨麦尔孤身一人根本没法对抗闻讯赶来的几位人类君王。

    魔人君主此时只能逃跑,要是被理查德团长和天灾剑圣他们堵住了,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雷恩刚挨了魔裔一顿毒打,多少有点心理阴影。

    他现在只想远离战场,却没想过,牛逼哄哄的魔裔这会儿也在仓皇逃命……

    「雷恩,可以了,应该没人追击。」

    跑了几个小时后,女巫提醒道。

    她正被他搂着腰肢抱在怀中,公主抱的亲密姿势让她感觉很温暖,也很有安全感。

    而且,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他也没有抛弃她……

    一想到这个,女巫心中很暖。

    两旁的景物在飞速倒退,呼啸的劲风撩动了女巫柔顺的紫色长发,她嘴角上扬,笑容醉人,情不自禁地将脸庞紧贴着他宽广的胸膛,轻轻摩挲着,眼中荡漾着无限柔情。

    似乎想更靠近他一些,她一双雪白的藕臂环住了他的背,娇躯蜷缩起来。

    就像婴孩留恋母亲温暖的臂弯,她也深深眷恋着他的怀抱。

    就是这种,她一直追寻的感觉,像家一样安全而温馨……

    正在逃命,雷恩没察觉女巫的异常,他还在回想之前惨烈的战斗,道:

    「不能停下,我现在伤的有点重,被魔裔追上就麻烦了。」

    「放心吧。」

    女巫有点失笑,伸手捏了捏他脸蛋,柔声解释道,「人类没那么弱小,动静泄露后,萨麦尔可不敢光明正大追击我们,除非他不要命了。」

    她琢磨着,这会儿萨麦尔和阿尔维斯他们也在逃命,哪有空找他们麻烦。

    雷恩不觉得女巫会骗她,听到这话,终于松了口气,背后湛蓝光翼收拢。

    噗!

    他降落在地面上,刚放开女巫,忽然感觉疲倦和疼痛袭来,身体摇晃着咳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你没事吧?」女巫赶紧扶住他,看他脸色苍白的虚弱模样,眼中充满了担忧。

    「没事,死不了。」

    雷恩喘息着,额头渗出了冷汗,眼神有些黯淡,气息萎靡不振。

    他这次伤的挺重。

    挨了古尸一拳,肋骨尽断,内脏破裂,雪上加霜的是,千年老粽子的尸煞之气入体,正疯狂侵蚀着他的血气和生命力,让他的内伤难以自愈。

    最糟糕的还是挨了『原初之暗』一枪。

    这把顶级名枪的力量十分可怕,在他腹部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那种象征着万物终焉的可怕原暗之力不断侵蚀着他的血肉乃至魂体,让他这处伤口迟迟无法愈合,一直向外淌黑血。

    古尸的尸煞之气,名枪的力量,显然都远超中位圣者的层次。

    这两种强大邪戾的异种力量让雷恩的不灭金身都有点吃不消,难以自愈。

    还好有剑鞘avlon持续回血,不然,他之前可做不到强行压下伤势,一枪击毙妖鬼族的克里斯蒂安亲王,然后抢走古尸……

    「这里是哪?」

    雷恩扶着女巫的肩膀,环顾四周。

    这一带山青水秀,景色宜人,夕阳的余晖让花草灌木染上一分晕红,显得更加温情脉脉,不远处的山脚下可见一些房屋的轮廓。

    星之翼的飞行速度还是很快的,逃命一下午,这里已经出了法罗兰王国。

    「这里是诺克曼帝国的西北边境。」

    女巫打量了一会儿四周的景象,视线最后停留在远方的小镇上,道,「那边应该是马拉镇,我们去那休整一下吧。」

    说着,她撸起袖子,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背着雷恩向那边走去。

    两人进入马拉镇,女人背着男人,这种有点另类的组合引起了一些居民的注意。

    很快,一位热心肠的大叔就凑过来,看着女巫道:

    「这位女士,你儿子看起来伤的不轻,需要我帮你把他背到医院那边去吗?」

    女巫:「……」

    (??_??),她看起来这么老吗?

    雷恩:「……」

    他看起来这么小吗?

    虽然他有点娃娃脸,面相略显稚嫩,但万万没想到会被路人当成是女巫的儿子……

    太艹了。

    「不需要。」女巫冷冷的说了一句,背着雷恩走向旅馆。

    大叔:「……」

    (????_????)?,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生气啊?

    雷恩趴在女巫背上,虽然虚弱,但还是左顾右盼观察了一下小镇上的环境。

    这座位于诺克曼帝国边境的小镇不是很繁华,高楼和别墅不多,都是二三层的小楼,道路比较干净,没有随处可见的牛粪马粪,菜叶子和纸屑等垃圾,看来有人经常清扫。

    关键是氛围。

    黄昏时分,路上的行人不少。

    居民们三五成群,聊天,逛集市,还有一些孩童在街边嬉闹,整体气氛还算安宁。

    这种安居乐业的景象,在法罗兰王国境内的那些偏远小镇上已经很难看到了。

    现在法罗兰的很多地方总有种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感觉。

    窥一斑而知全豹,不难发现,诺克曼帝国的民间秩序还算稳定,至少比法罗兰好不少,来这闹事的魔裔应该不多。

    不过这也正常,来这个帝国闹事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毕竟,苍穹剑圣的剑气就跟洲际导弹一样,可以打到帝国的任何一个角落……

    女巫背着雷恩来到镇上一家的酒馆,还没进去,在蝙蝠门外就听到了超凡者们的议论声。

    「喂,你们知道是谁激怒了苍穹剑圣大人吗?坎贝尔大师说,中午的时候感知到了有惊人的剑气从上空飞过,吓的他差点尿裤子了。」

    「这谁知道呢,剑圣大人好久没朝别的国家扔剑气了。」

    「不知道谁被砍了,替他默哀三分钟。」

    苍穹剑圣出手的动静很大,很多人都察觉到了,但内幕少有人知,关于百花秘境的消息还没传过来。

    酒馆内的超凡者们很快略过了这个话题,说起了王室的八卦。

    「最近有传闻,凯莎公主要出嫁了。」

    「不,这怎么可能,公主殿下可从未给过哪个男人好脸色,甚至有传言会终身不嫁。」

    「这次好像是真的。」

    「不,我的梦中女神,最后只会嫁给我,不可能便宜其他臭男人!」

    「你

    们让开,我尿黄,滋醒他。」

    「……」

    酒馆内气氛火热,超凡者们东拉西扯,谈天说地。

    有醉汉在叫嚷,喝的酩酊大醉,有赌徒在玩骰子,打牌,还有一些穿着火爆的成***郎坐在客人怀中,娇笑连连。

    女巫背着雷恩,推门而入。

    空气中有一股刺鼻的气味,让她眉头微皱。

    那是香烟,烈酒,劣质的香水味和男人们汗臭味混杂在一起的气味,很熏人。

    两人的出现,让酒馆内稍微一静。

    主要是女巫约瑟菲娜长的很漂亮,水汪汪的双眸如蓝宝石一样晶莹剔透,脸庞皮肤水嫩,吹弹可破,略显宽松的紫色丝绸袍子下,那饱满诱人的胸部和翘臀曲线若隐若现。

    这种极品尤物,走到哪都容易引起男人们的窥视,何况是小镇酒馆这种鱼龙混杂的混乱之地。

    「咕噜。」n

    一些佣兵,醉汉立刻咽了口唾沫,看向女巫的目光贪婪而炽热。

    可惜,女巫没有给他们表现的机会,冰冷的眸光一扫,身上法术力量隐隐波动起来,带着一缕缕圣威。

    整个酒馆顿时鸦雀无声。

    下一刻,佣兵,赏金猎人,牛仔……所有人都默默把视线移开,不敢多看女巫一眼。

    诺克曼帝国比法罗兰王国强很多,是西贡大陆上数一数二的超级大国,国力鼎盛,高手如云。

    就算如此,圣者也不是大白菜。

    这座小镇上,还没人惹的起一位圣者。

    酒馆老板是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材修长,只是有点廋,站在那跟一根竹竿似的。

    他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看着女巫,态度恭敬的道:

    「这位尊贵的殿下,您需要什么服务?」

    遇到不认识的圣者,叫殿下就行了,这是大陆通用的规矩。

    「给我一间上好的房间,另外,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来打扰我。」女巫冷淡的道。

    酒馆老板连忙点头,道:「明白。」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女巫背着雷恩,登上木制楼梯,入住酒馆四楼装修最奢华的情侣套房。

    看到女巫消失,酒馆内才重新喧闹起来。

    「这女人是谁?」

    「不清楚,别问,那个女人看起来并不好惹。」

    「无知,真正危险的,是那个男人。」有个佣兵团长低声道。

    他是一位大师,四阶金蔷薇骑士,可对上女巫背上那个男人眼睛的刹那,他有种窒息般的颤栗感。

    他有些庆幸,幸好没有哪个喝醉酒的蠢货上前纠缠和挑衅,不然……

    …………

    法罗兰,东南边境,罗特镇。

    昔日安宁的小镇在暮光中安静的可怕,那不是静谧,而死气沉沉,橘红的残阳洒在布满血迹的大街小巷中,有种妖艳的死亡美感。

    房屋倒塌了小半,风拂过街道,传出哭泣似的呜呜声。

    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倒在街道上,墙边和巷子内,男女老幼都有,他们全是心脏部位或头颅上有个前后通透的血窟窿,像是被长矛捅死的。

    空中燃烧着零星的苍白火焰,大街小巷内残留一缕缕原暗之力。

    屠夫卡尔跪在街道中央,喘息着,鲜血从断臂中流出,染红了地面,周围全是死尸。

    他气息萎靡,脸上全是烧伤和血污,几乎毁容了,右臂袖管空空荡荡,风衣和制服都被鲜血浸透染血了,散发出浓郁的血腥味。

    当然,只要人没死,这些伤势总能恢复,圣者的生命力十分顽强。

    「卡尔!」

    「局长大人!」

    街道一侧,副局长图拉朗和一队第7局的执事看到卡尔后,急忙跑了过来。

    图拉朗搀扶着卡尔,神色惊慌,道:

    「卡尔,你没事吧?」

    「放心,死不了。」

    卡尔局长用仅剩的左手擦了一下脸上的血污,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尸骸遍地的死寂小镇,目光森然。

    几小时前,他在这座小镇上遭遇了魔人君主萨麦尔。

    他拼尽全力一战,还是不敌,遭受重创。

    假如不是自然学派的九星长老及时救援,他已经死了。

    卡尔是双30级巅峰的强者,而且生命形态已经在向君王层次蜕变了,超越了中位圣者的极限。

    他有君王级地板的实力。

    假如是面对仅剩魂体的老阿雷斯特,他有一战之力,再不济也能自保。

    可魔人君主萨麦尔即使在黑暗君主中都是佼佼者,显然超过了卡尔能应付的范畴。

    激斗半小时,卡尔被重创。

    不过这一带没有『罪恶王冠』之类的器物封锁,就算有设置魔域,动静还是不可避免的泄露了一些,九星长老闻讯赶来……

    见卡尔没有生命之危,图拉朗松了口气,问道:

    「卡尔,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萨麦尔血洗了这个小镇吗?」

    「不是。」卡尔摇摇头,慢慢站稳,扫视着四周道,「三天前,萨麦尔用领域封锁了这个小镇,用作试炼。」

    「试炼?」

    「对那位原暗之子的试炼,他让阿尔维斯手持一根生锈的长矛,将小镇上的男女老幼一个一个的杀死,说是要以此磨练他的心性……」

    「……」

    听到这话,副局长图拉朗眉头紧皱。

    第7局内,有关于阿尔维斯的一些记载。

    他是非常罕见的,人类和魔人的混血儿。

    这种身份很微妙,你可以说他是人类,也可以说是魔裔。

    关于是否接纳这种魔裔和人类的混血儿,大陆各国和各大势力也意见不一。

    教会是坚决不承认人类和魔裔的混血儿拥有人类的身份,认为那就是一种血脉不纯的肮脏魔物,一旦发现就要立刻抓起来,用圣焰烧死。

    不过这种混血儿实在过于少见,遍寻史书也只有十几个案例,平时也不会构成什么争执。

    「这下阿尔维斯可以归入魔裔阵营了,他无法回头了。」

    图拉朗看着一地的死尸,漠然道。

    这个小镇的所有人都被屠杀殆尽了,妇女,老人,儿童也不例外,血腥味飘散在空中,久久不散。

    卡尔局长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资料上没有阿尔维斯伤害人类的记录,他似乎一直牢记他母亲的话,与人为善,以人类的身份隐藏在人类社会中,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被人欺负了也是选择退让……

    可现在,在魔人君主的逼迫下,他挥起了屠刀,杀光了一个小镇的人。

    这一下阿尔维斯就没有回头路了,就算他是被逼的也一样,反正教会绝对不会容忍这种行为。

    卡尔眼神漠然,叹息道:「看来,我们又要多一个难缠的敌人了。」

    原暗之子不是吹出来的。

    阿尔维斯天赋之高,血脉之强,成为黑暗君主都轻而易举,就是达到魔皇的高度都很有希望。

    否则萨麦尔也不至于用这种狠辣的手段,逼他去屠杀一群平民。

    被魔裔阵营重点「关照」、培养,用不了多久,阿尔维斯就会成为一位黑暗君主。

    未来,他绝对是人类的心腹大患。

    …………

    法罗兰,南方平原。

    天色渐晚,残阳正在被一点一点吞噬。

    位于迪拉莫郡郊区的一座小教堂内,响起了祷告声。

    「自遥远之刻苏生的圣灵;

    端坐于人间之上的光辉主宰;

    您是成就世间一切行善者;

    您是罪与恶的救主;

    您是所有生灵的真我,灵魂的归所……

    啊,女神,愿您的旨意行于大地,如同行于天国之上。」

    圣台上,几个穿着典雅修女服,沐浴圣光的美丽女子正在祈祷。

    教堂内部是白色大理石筑成,厅内靠两边的侧窗采光,窗细而长,上嵌花纹精美的彩色玻璃,黄昏时分,光线朦胧而神秘。

    圣台上,九位候补圣女一起祷告,念诵《光辉圣典》。

    她们念出的每一个字都会化作金色圣文烙印在虚空中,密密麻麻的圣典文字犹如一颗颗金色星辰闪烁,散发出神圣威严的气息。

    整个教堂内部都被圣力光辉照亮,洁白的大理石墙壁染上淡淡金辉,庄严肃穆。

    读经台下,第一排座位上,站着几位红衣主教和圣堂骑士,后方则是一些跟着做祷告的信徒。

    更远处,靠近大门位置站着两个男人。

    教会的顶级天才,「圣白之剑」米歇尔面无表情,看着对面的男人,道:

    「团长,还要继续筛选下去吗?恕我直言,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她们和凯特·莱茵哈特的差距太大了,没有可比性。」

    不是他没耐心,有人鹤立鸡群,优势太明显了。

    另外八个候补圣女加起来,都不够凯特一只手打。

    这还选个屁啊。

    冈萨雷斯身材挺拔,面容硬朗,穿着圣银打造的华丽流线型甲胄,一双碧蓝的眼睛炯炯有神,给人威严又正气凛然的感觉。

    听到米歇尔不耐烦的话,他脸皮一抽,伸手捂额,道:

    「米歇尔,这是规矩,而且,选拔圣女不一定看实力,实力差一点,教会可以慢慢培养,只要天赋好……」

    「拉倒吧。」

    米歇尔脸色冷漠,没给团长面子,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乱世已至,现在哪有空让她们慢慢成长,我也没空给她们当保姆。

    听我的,把她们都送去平原前线,死的只剩一个,那个人就是圣女,没人会不服。」

    冈团长:「……」

    这样做,确实没人会不服。

    毕竟都死的只剩一个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戾气重,性子急,根本不喜欢按部就班来。

    这时,红衣主教安东尼走了过来,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话,点头道:

    「除了身份有些疑问,凯特确实是最佳选择,不说别的,她这气质和容貌往人群中一站,就不缺信众。」

    冈团长:「……」

    你这个老主教怎么也这么没耐心?

    冈萨雷斯团长不禁往圣台上扫了一眼。

    他不得不承认,凯特优势太大了,大到了没悬念的地步。

    此时,阿尔托莉雅用的是偏向御姐的姿态。

    她有一张精致绝伦的美丽脸蛋,翡翠色双眸清澈见底,不含一丝杂质,皮肤犹如牛乳般白皙水嫩,一头金色的柔顺秀发简单系成束,在尾端扎着小小的蝴蝶结。

    她身上则穿着一套深蓝色的修女服,外面套着银色甲胄,以银色的锁链轻锁住了饱满得惊人的胸口,双腿则裹着同色的***,隐约可见修女服下的大腿肌肤

    ,令人浮想联翩。

    整个人看起来既有种圣女般的圣洁感,又有种战士的冷冽,飒爽,让她既显得清纯、惹人怜爱,又显得凛然、坚定不移。

    其实,她这种造型还是雷恩设计的。

    灵感嘛,就是月世界的圣女贞德,衣服和甲胄都是雷某人先投影复制一套,然后找人定做……

    效果,杠杠的。

    连红衣主教安东尼都觉得非常完美,这形象,比他设想中最好的圣女还要出色……

    至于实力,那就更没有可比性了。

    除了凯特,其余候补圣女最强的不过四阶巅峰,而凯特都中位圣者了。

    冈萨雷斯团长也觉得这差距一目了然,可凯特的来历有些问题。

    她自称是辉月女神的一支后裔,有家族传承,来自北海群岛,和康诺尔伯爵是远亲。

    可北海群岛离法罗兰和圣乔安帝国太远了,而且因为地理环境因素,那里的人基本是信仰各种海神,什么神在那都斗不过海神。

    教会在那没怎么传教,也没有势力网,难以考证她的话。

    唯一可以证实的,就是她和康诺尔伯爵确实关系密切……

    冈萨雷斯团长心中不免有些迟疑,难以下定决心。

    「不好了!!团长,安东尼主教,百花秘境那边出了变故,萨姆大人陨落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圣骑士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什么?!」

    冈萨雷斯一惊,失声道。

    顾不得这是什么场合,他赶紧招呼米歇尔和几位红衣主教一起走向教堂一侧的密室。

    候补圣女们的祈祷中断了一下,勉强完成后,这些女孩不禁面面相觑。

    百花秘境出现了变故?

    萨姆大人……不就是雷鸣剑圣吗?陨落了?

    几位候补圣女一脸吃惊,走出去,发现教堂内外几乎乱成一团,连城市的街道上也一片哗然。

    「梅兰妮修女,发生什么了?」有位候补圣女拦住了一位年老的修女。

    「我也不太清楚,外面在疯传,魔裔袭击了那些去闯百花秘境的冒险者,很多人都被杀害了。」

    年老的修女脸色凝重,叹息道,双手合十,念了几句女神保佑。

    看到凯特跑了出去,她喊道,「凯特,你去哪?」

    「有事,我先回去。」

    听到百花秘境那边出事了,阿尔托莉雅脸色有些慌张,急忙跑出教堂。

    「她怎么了?」

    「不知道,她一向很冷静,我从没看过她这种慌张的样子。」

    「不会有亲人朋友遇害了吧?」

    看到她跑出去,几位候补圣女窃窃私语,眼中有些幸灾乐祸。

    没办法,圣女的位置只有一个,而凯特给她们的压力太大了,几乎所有候补圣女都希望她能出点事,最好意外出局。

    可她们注定要失望了。

    阿尔托莉雅跑出教堂,来到喧闹的街道上,想打听情况。

    被冷风一吹,她才想起,自己有特殊的联络渠道。

    阿尔托莉雅:[喂,你没事吧?]

    雷恩:[没事,我成功逃跑了,斗气化马,黑暗君主都追不上。]

    阿尔托莉雅:「……」

    ( ̄△ ̄;)

    都什么时候了,还皮。

    阿尔托莉雅:[那其他人呢?]

    雷恩:[都扑街了,md,魔裔不讲武德,盗取了西荒蛮王的尸身,加上阿雷斯特的魂体,两个君王级战力+四五个黑暗亲王,这种组合打我们四个中位圣者,简

    直不要脸……]

    经过他的讲述,阿尔托莉雅大致明白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

    虽然凶险,不过雷恩成功逃过一劫,让她心神稍定,手放在胸口,舒缓了几口气。

    没事就好。

    冷静下来,阿尔托莉雅一边发消息,一边返***堂,一路上都可以听到人们激烈的议论和争吵声。

    虽然报纸上还没刊登相关的新闻,可消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了过来。

    风暴,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