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我的黄金时代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成长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成长

    土拍结束,天源没能拿下地王。

    在价格飙到八十亿之后,邱雪娜和朱红丽就不再出手,而是在观望。

    她们两个面无表情的样子,倒是让在座的众人心里没底,谁都不知道天源会不会在最后的时候再插上一杠子——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

    但这次天源竟然真的放弃了,转让的地块到最后以八十七亿三千六百万成交,拍卖师的锤子敲响的时候,很多人都在看天源这边的团队,

    锤子敲了一下,两下,天源都没有动静,室内安静异常,似乎只能听到呼吸声。

    锤子落下第三次,拍卖师宣布地块成交。

    天源表情没有失落,拍得的人脸上也没有欣喜,最高兴的似乎只有拍卖师一个人。

    邱雪娜和朱红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抬脚往外走,临安的酒店已经定好了。

    在她们临出门的时候,忽然门口闪过一道人影,邱雪娜认出是刚才成功拍到地块的悦美地产的带队副总,好像姓孙。

    “邱总请留步。”孙副总几乎就是小跑着过来了。

    “有何指教?”

    邱雪娜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但孙副总却不敢这么认为。

    悦美在静海还有地块在开发,邱雪娜的舅舅可是静海的三把手,这就不去说了;最为要命的是,江海作为全国的经济强省,下面十三个地级市的gdp都很给力,全部进入了全国百强。

    这意味着在江海随便拿一块地,都会有利润;但今天这一下子,估计要把天源得罪了——那边有个省委大佬的公子同天源老总的关系可是不一般,传言中这个省委大佬还有希望更进一步。

    企业要吃饭,并不能因为天源这边有背景悦美就放弃眼前的地块,但该表示的态度还是得表示一下。

    “邱总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范总想约你们一起吃个便饭。”

    邱雪娜摇摇头:“我们已经准备要去临安了,改日吧。”

    孙副总想起来了,临安同样有土拍,同沪海这边的日期相差没几天。

    那边还有西湖美景,提前过去感受一下总比留在沪海的闹市来得轻松惬意。

    但人家的话都说出来了,他自问还没有那个面子能让人家改行程。

    孙副总赶忙递上一张名片,邱雪娜接了过来,看到上面的名字是孙彬。

    “下个月我们集团也会到建康,到时候还请邱总,张总拨冗一起吃个饭,聊一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没有成功竞标到地块,但邱雪娜并不能因此失态,一个没有城府的人是不会令人高看一眼的。

    邱雪娜从包里也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再约吧。”

    虽然话语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但孙彬没有得到明显的拒绝,那信号就是可以修好。

    “那下个月我们再去拜访。”

    目送着天源一行人离开,孙彬悄悄松了一口气。

    房地产行业里,天源不是龙头,但体量的增长速度很快,加上背靠着天源集团这棵大树,还有天源足球俱乐部,利物浦足球俱乐部两大球队做广告,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天源房产的将来必定是极好的。

    孙彬忽然背后冒出了冷汗,传言天源房产准备上市了,最近都要开始融资了,那自家这一下不是把人家的计划给搅和了么?难怪刚才那个女人脸色如此冷淡。

    邱雪娜没想那么多,她就是心情不美。

    这可是融资前的一个大战,竟然就这么哑火了?她都觉得心气儿不顺。

    但理性告诉她,心气儿不顺,只能回去自己顺,商场入战场,不是意气用事的地方。

    超出了集团的既定上限,那就不能再加价了,他悦美愿意加,那就加,天源不能跟。

    另外一边的朱红丽已经给梁元宇打了电话,随后张源也知道了这个事情。

    “宣叔估计会失望吧……”张源听到这个消息倒是心里没有太多的感触,做生意嘛,哪能事事都顺心呢?要真的这样,就不会有人赔钱了。

    硬拿也能拿,但利润谁来补?

    罗宣那边,再去解释吧。

    张源抓起手机,给罗宣拨了过去。

    天源在沪海铩羽而归的消息不过在稍晚一点就传遍了业内,许多资本都惊掉了下巴。

    “他们到底要不要融资?”

    宋引都开始准备钱了,冷不丁地听到这个消息,都愣住了。

    在上市前,许多公司都会弄出极大的动静,给消费者,也是给投资者以信心,但天源明显不走寻常路,这一波操作委实令人意外。

    不单单是宋引,其他的资本也都愣了。

    许多人都开始解读天源这一波操作了,按照常理来说,即便是赔本,也要赚个吆喝啊!更何况还有悦美的高价再后面,这一次竞标未必利润就少了。

    宋引想了好半天,嘴里蹦跶出来了一个字:“那小子想压价!”

    佟赟很是迷惑地问道:“三哥,您说什么呢?”

    宋引愤愤地说道:“那小子没安好心!想要融资不假,但又不想出让太多的股份,所以就来了这么一出!到时候肯定又是一副爱谁谁的态度,md,咱们给他送钱还得上赶着求他!”

    “这小丫挺的!心思还挺多啊!”严勋也琢磨了一下,觉得极有可能是宋引说的这样。

    张源这货吃独食吃惯了,让他融资那比要了他的命都难受!这小子刚开始找罗宣合作,从人家那边拿了七个亿,算是告诉大家:快来呀,我张源要融资了,你们快来呀!

    但这一出之后,声音立马就变成了:“我实力不行啊,你们少投一点!有钱多投投隔壁!别来我这蹭了!”

    要是张源知道这哥几个能解读出这个含义出来,肯定会给他们竖一个大拇指,然后赞上一句:“这脑子,啧啧啧,比我都能想!”

    佟赟想了又想,憋出来了一句:“三哥,你说,张源那小子,到底缺不缺钱?”

    宋引点了一支烟,喷出了一串的烟圈:“那要分怎么看了!要说缺钱,他是肯定不缺的;但要说不缺,他还真的无法为所欲为!所以,小钱不缺,缺大钱。”

    “那咱们还投不投了?”

    “投啊!为什么不投?”宋引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又开怀大笑,整个人都在错乱中切换个不停。

    这群公子哥已经找了一家风投做代表,纠集了不少人,初步计划往里面投将近三十个亿——这笔钱未必就能见得了光,但资本有办法让这笔钱变得干净。

    “不知道年前能不能有机会投进去!”严勋开始惦记了,这笔钱光存银行里就是一大笔利息。

    但这群人也反复研究过了,要是真的能在第一轮就入股天源,那收益就不是那些“利息”能比的了,实际上,这些人也不是靠利息生活的,只是数目太大,让人不得不谨慎。

    建康这边,张源已经约了罗宣去喝茶。

    听了张源的解释之后,罗宣笑呵呵地说道:“没拿下就没拿下,咱们的合作期限还没到不是么?下次再努力不就行了么?”

    罗雨托着下巴坐在旁边,看着张源肆无忌惮地喝着自己的大红袍,心里竟然开始心疼了。

    一壶两千块呢!你倒是挑着不要钱的来了!

    罗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惦记这些小钱了,这不像她的性子。

    她算看出来了,张源明面上是和自己老爸解释这次没能在沪海拿地的原因,但其实也没往心里去。

    等到张源离开的时候,罗雨终于坐实了自己的想法——那家伙真的白吃白喝了!他还欠自己老爸七个亿呢!

    看着罗雨趴在桌子上的样子,罗宣就感到好笑。

    “你知道张源为什么不急么?”

    “为什么?”罗雨懒洋洋地问道,她下巴甚至都不想脱离桌面,就这么懒洋洋地趴着,她心里还惦记着被白·嫖的那壶大红袍呢。

    “钱啊,是赚不完的!”罗宣摸了摸闺女的头发,起身离开了。

    见到罗宣离开,罗雨一骨碌从桌子上撑起,闷闷地想道:“你倒是大方,我那两千块的亏空谁来补了?”

    晚上见到安欣的时候,安欣硬是拉着她一起去上了形体课。

    “怎么?晚上不出去嗨就这么不高兴啊?”

    罗雨闷声说道:“安安,我可能要和你们一样了。”她不傻,当她反应过来自己开始心疼小钱的时候,就忽然间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逍遥下去了。

    “怎么了?”安欣伸手往罗雨的额头放了一下,有些不解:“你这也没发烧啊!”

    “我想好了,晚上回去我就和我爸说,我要去公司上班了!”

    安欣摸着罗雨的头发,慈爱地说道:“你长大了!”

    罗雨不满地打掉安欣的手,然后一挺胸:“来比一比!”

    “我说的是脑子……你不要随便改动发音的韵母!”

    “我也没说啥啊!”罗雨脸上又出现了以往的笑容,安欣一下子摸不准这小妮子是一时兴起还是真的长大了。

    张源回去之后没有闲着,时间对他来说变得异常宝贵,现在他正处在一个科技爆炸的时代,每天都会有新兴事物出现。

    人们对科技的需求五花八门,但只要有人敢想,那就有人敢去尝试,一旦成功,效果爆棚。

    回到公司的张源正式给王启年发了一封邮件,要求录用迟润和敬帆。

    新的事业群需要尽快上马,抢占新智能手机的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