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竞技 > 只有我能用召唤术 > 第七百六十三章、虎真

第七百六十三章、虎真

    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年轻男子,站在直升机旁边,静静的注视着张泽。

    “他是……虎哥的儿子!”

    张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他心里很惊讶:“他真的还活着?还是说,这是他的镜中人?”

    “罗刹!跟上!”

    雪莉的声音传来,张泽应了一声,回头再去看,虎哥的儿子已经不见了。

    “应该不是错觉。”

    张泽抿了抿唇角,转身跟上队伍,心里却一直在思考,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枫对张泽好奇道:“哥,怎么了?”

    张泽把自己刚才看见的一幕告诉了张枫,后者有些惊讶:“不管这人是不是虎哥的儿子,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汉克说镜中世界每次进来都不一样,而虎哥儿子失踪的镜中世界肯定不是这里,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张泽摇头,他猜测道:“或许,不管镜中世界如何变化,那些镜中人都是一直存在。”

    两人找不到答案,只能暂时放弃,专心跟着汉克行动。

    汉克他们这组的入口好像是休息室,进来后,能够看到很多铁皮更衣柜,而且很多柜门都是打开了。

    “小心更衣柜上的镜子……”

    汉克对雪莉和张泽等人低声提醒,众人猫着腰,贴着铁柜前进,顺手将路过的柜门都关闭。

    “等等!”

    来到一处拐角,雪莉一把拉住月光小兔,道:“前面有镜子!”

    张泽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只见在前面一条长长的走廊中,一侧的墙壁上竟铺满了镜子!

    “该死!”汉克低骂一声:“这里怎么有这么多镜子?”

    张枫插嘴道:“把镜子打碎不就好了吗?”

    “不行!”雪莉摇头:“镜子的碎片也能照到我们,一样会产生镜中人。”

    月光小兔苦着脸问道:“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绕路?”

    “进入基地只有这一条路,只能从这里通过。”汉克摇头,道:“必须想办法!”

    张泽沉思片刻,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汉克听完之后,惊喜道:“嗯,你这个办法不错!大家马上行动!”

    随后,众人从更衣柜上小心的拆下了柜门,并将上面的镜子也拆下来放好。

    他们蹲下来举着柜门挡住自己,向通道走去。

    半人高的柜门正好将他们的身体遮挡住,镜子照不到他们的身影。

    “小心点,不要把身体的任何部位暴露在外面!”

    雪莉提醒大家,所有人半蹲着身体,一点点的挪动步子向前移动,生怕不小心,被镜子照到。

    幸好,他们有惊无险的通过这条十米长的走廊,进入了基地的内部。

    “有电子锁!”

    一扇厚重的铁门拦在汉克和张泽等人面前,汉克检查了一下,道:“需要身份磁卡才行……”

    “上校,你那边的入口有没有电子锁?”

    汉克在通话器里与上校对话,后者回复:“有,我已经用复制的身份磁卡破解开了,队长,要我派人给你送去吗?”

    “不必,你把磁卡放在地上,继续行动,我会派人去取。”汉克结束通话,看向张泽三人,道:“你们三个人谁去?”

    “我去吧。”张泽自告奋勇,他不能让两个女孩子去冒险。

    “那好,注意安全,我们等你。”汉克点头,目送张泽离开。

    利用柜门重新穿过走廊,张泽返回了休息室,他还记得上校他们小组的入口位置,立即动身前往。

    来到基地外面的空地上,张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直升机的方向,但他并未看到任何人影。

    眯了眯眼睛,张泽收回目光向c入口跑去。

    c入口位于垃圾处理间,这里堆放着很多食物和生活垃圾,它们被一个个黑色的大塑料袋装着,堆积在一起。

    入口的铁门便在这堆垃圾山的旁边。

    “找到了。”

    张泽低头看了看,找到了上校留下的复制磁卡,当他站起身时,突然发现身后有一道人影!

    张泽瞬间反应,【血龙】出现在手里,直接向后面的人刺去!

    “嘿,别冲动,兄弟!”

    那人退后一步,避开攻击,他亮出双手,道:“我没有恶意。”

    张泽定睛一看,竟是他之前见到的那个人——虎哥的儿子!

    “你到底是真人还是镜中人?”

    张泽一边问,一边观察四周,他怀疑还有其他人。

    不过,直觉告诉他,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镜中人?是你们对我们的称呼?”

    虎哥的儿子耸耸肩,淡笑道:“其实在我看来,都一样。”

    “我既是虎真本人,也是虎真的镜中人,但不管怎么说,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虎真了,那就是我。”

    张泽心里暗自嘀咕:“虎真?原来虎哥的儿子叫这个名字。”

    “不过,从对方的话里可以判断,原来那个虎真八成已经被眼前这个家伙取代了……”

    摇了摇头,张泽不打算把这个镜中人带回去,太危险了。

    他也不打算把虎哥委托他找儿子的事情说出去,因为这和镜中人没关系。

    谁知,虎真却开口问道:“我爸爸,还好吗?”

    张泽愣了一下,他沉吟片刻,道:“不太好,好像生了重病。”

    虎真叹口气,道:“看来,他的肝病又恶化了……”

    张泽盯着虎真,见他表情真挚,不像作假,忍不住好奇道:“你真的是镜中人吗?我之前遇见过一个,跟野兽差不多,完全没有理智和人性,可你却会关心父亲……”

    “所以,我说你们对我们并不了解。”

    虎真微微笑道:“你们之前遇见的那个所谓的镜中人,是刚刚诞生出来的,它就是一只没有灵魂的怪物,唯一的本能就是猎杀本体,将本体吞噬。”

    “当它成功的吞噬了本体之后,它就会拥有本体的一切。记忆、知识、能力……最终完全取代本体,变成完整的人。”

    “这是每一个镜中人都要经历的过程……”

    张泽沉声道:“所以,你吞噬了原来的虎真,变成了真正的‘人’?”

    顿了顿,张泽又问道:“刚才你说你们,是不是你们有很多人?”

    “很多。”虎真并未否定,他说道:“不过数量远远无法和你们相比,毕竟,不是所有的镜中人都能吞噬自己的本体。”

    “对于我们而言,那些没有灵魂的镜中人和怪物没什么区别,我们不会接受这种东西成为自己的同伴。”

    张泽皱着眉头,问道:“还有个问题,这个镜中世界每次都会更新,变成不同的环境,你是怎么来到这里?”

    虎真环顾四周,道:“镜中世界确实是随机变化的,但我们却一直存在,永不消失。”

    “而镜中世界原本只是一片漆黑的虚无,除了一扇石门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说到这里,张泽顿时一惊,急忙打断他:“你说一扇石门?能告诉我它在什么地方吗?”

    “呵呵,当然可以,我甚至可以带你去找它。”

    虎真呵呵一笑,道:“不过,你未必愿意啊。”

    “这话怎么讲?”张泽觉得这个虎真说话拐弯抹角,他很不喜欢。

    虎真摆摆手,道:“先别急,等我把话说完,你自然就知道了。”

    “我们生活在黑暗之中,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感受你能体会吗?”

    “我们渴望光明,渴望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但是我们办不到。”

    “只有当你们进来的时候,镜中世界才会发生变化,重新变成正常的世界。”

    “哪怕这个世界是毫无生机的沙漠、是一望无际的海洋,甚至是人类无法适应的严酷环境……但至少,我们不用再面对黑暗了。”

    “我们也能像正常人一样,在阳光下行走,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但很可惜,这个世界只能维持到你们离开,然后一切都会崩溃,回归黑暗。”

    张泽低声道:“所以,你们想要离开镜中世界,来到我们的世界?”

    “是的。”虎真点点头,眼中带着憧憬:“你们的世界太美好了,我们做梦都想过去。”

    “只可惜,我们找不到入口,因为你们进来的入口是随机出现的,我们很难找到。”

    “这么说,你来找我,是希望我能带你去入口?”张泽摇头:“不可能的,我不会带你去我们的世界。”

    张泽本能的感觉到,虎真这些镜中人十分危险,一旦让他们来到镜子另一边,恐怕会发生极其恐怖的事情!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虎真摆摆手:“我们不是恶魔,不会滥杀无辜的。”

    “我们会取代原来的本体,融入你们当中去,无声无息,没有人会发现。”

    张泽不相信虎真的话,但他也不想说什么,只是摇头:“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本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没想到虎真很平静,点头道:“我明白了,你不愿意我不强求。”

    “不过……”他顿了顿,忽然说道:“你不想知道,石门在哪里吗?”

    张泽一愣,撇撇嘴:“你这是在要挟我?不带你去找入口,你就不告诉我石门的位置?”

    “呵呵,这是一笔交易,自然要公平才行。”

    虎真摊开手,道:“不过,我说了不会强求你,自然不会逼你带我去找入口。”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另一面直径二十公分的铜镜。

    “把这个,藏到你们带回去的物资里,完成你和木成秀的约定。”

    张泽瞳孔顿时一缩,急忙避开铜镜,低喝道:“把它拿开,不要照着我!”

    虎真将铜镜倒扣着放在地上,张泽这才松口气,他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木成秀?还知道我和他之间的约定?”

    “呵呵,神无所不能!”

    虎真并未正面回答,却说了一句木成秀曾经说过的话。

    张泽现在终于知道,这个虎真为什么会来找他,原来是为了给他送一面铜镜。

    但是,他还在犹豫要不要接受。

    “你担心我们通过这面铜镜,跑到你们的世界去?”虎真笑了笑,摇头道:“不可能的,你看,这面铜镜这么小,连小孩子都钻不进去,我们又怎么能进得去?”

    虎真说的没错,这面铜镜太小了,人根本钻不过去。

    但张泽依然没有同意,他总觉得哪里不稳妥。

    见张泽还在犹豫,虎真再次将石门的事情摆出来。

    “如果你错过这次机会,我保证,你下次会不再看见我。”

    “那么,石门你永远不会找到!我想你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吧?”

    张泽沉吟片刻,最终接过了铜镜。

    他承认,这么做风险很大,但他现在没有别的选择。

    不过他有补救的措施,只要拿到钥匙,掌握了石门的位置,他会亲手将铜镜毁掉。

    从旁边的垃圾堆里翻出一个黑色塑料袋,张泽小心翼翼的将铜镜包好,放进自己的系统背包里。

    “很好。”虎真面露微笑,道:“关于石门,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要想找到石门,你必须留在我们的世界里,因为,只有黑暗降临,你才能找到它。”

    “所以我才说,你未必愿意。”

    说完这些话,虎真转身离开,留下张泽独自一人沉思。

    从虎真的口里,张泽知道了很多情报,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多了解。

    但同时,也出现了更多的谜团,让张泽百思不得其解。

    比如:

    虎真和平等教教主木成秀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他就是那个“神”?

    如何在镜中世界里找到石门?会不会受到镜中人的攻击?

    这些问题没有人能够解答。

    这时,耳边传来汉克的呼叫:“罗刹!你在哪里?收到回复!”

    张泽回过神来,马上回复:“队长,我马上就回去了。”

    返回队伍,汉克接过磁卡,他上下打量张泽,问道:“你在路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这么迟?”

    “没什么。”张泽随口道:“我忘记了上校他们小组的入口位置,不过后来想起来,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汉克深深的看了张泽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去处理电子锁。

    张泽知道,汉克在怀疑他,但他并不担心,铜镜放在系统背包里,任何人都不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