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大乾执剑人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恐怖的虎头铡!(求订阅)

第三百三十七章 恐怖的虎头铡!(求订阅)

    李牧!

    你这个混账东西!

    你不得好死啊!

    澎湃的湛蓝色光团下,赵雀儿眼中的恨意几欲燃天!

    他是真的恨呀!

    只差一会,只差一会岛外雾气就能合拢,只要躲过了今日,拿着秘宝的他就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李牧这混账玩意会出现在这里!

    “啊啊啊!

    ”赵雀儿在恨意的加持下,煞气狂奔、灵力爆涌,湛蓝色的光团以沛莫能御之势,竟硬生生将李牧的剑芒撑开!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李牧讶异的看着从崖壁深处御风而起的赵雀儿,神色一点点凝重起来!

    他看过太多、电视剧,那些反派因为自忖修为比主角高,就骄傲自满,轻视对手,最终,被人翻盘!

    他看向赵雀儿身后的密洞,那里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间,里面堆满了一箱箱的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和各种珍奇异宝!

    这就是镇海侯的宝藏,赵雀儿究竟找到了什么,竟能相隔三十多个小境界,挡下我的剑芒!

    李牧紧握七星龙渊,心神沉入剑心,体内煞气、灵力更是全力运转,霎时间,一股狂暴的剑势宛如泰山横空,骤然镇压在此方空间!

    赵雀儿本就怒火攻心,此时被这剑势一压,当场就喷出一口鲜血!

    李牧神色越发凝重,暗想赵雀儿定是在演戏,好让我轻视他!

    李牧横剑于胸,缓缓一剑刺出:“剑落九天!”

    铮!

    震耳欲聋的剑吟声中,一道青色剑芒似从九天之外坠落,化作无数璀璨剑气落下!

    崖壁前,大雨磅礴,那不是真的雨点,而是无数拖着星辉尾翼的璀璨剑气,如丝如缕、密密麻麻,剑气撕裂空气、洞穿崖壁,转瞬便将赵雀儿覆盖!

    “李牧,我与你拼了!

    ”赵雀儿被剑气覆盖,却丝毫掩盖不住他那恨之入骨的狰狞声音。

    下一瞬,湛蓝色的光芒从密密麻麻的剑气中溢出,渐渐化作一道光印。

    “翻天!

    ”赵雀儿声嘶力竭,此时他的身体宛如陶瓷般出现无数皲裂痕迹,胸前更是溢出无数黑色毛发,好似鬼物般凌空乱舞,隐隐拼出一骷髅状的鬼脸形状。

    李牧如临大敌,正欲举剑再斩,却见那湛蓝色的光印在剑气包裹下,最终没有成型,而是被剑气撕裂,化作无数光点消散!

    噗噗噗!

    紧接着,在渗人的血肉穿刺声中,赵雀儿的身体也被这无数剑气洞穿,甚至连他胸前的黑毛也被斩成粉末,迎风飘散!

    “呵,还以为你真能翻天呢。”李牧差点被赵雀儿的‘大喘气’给吓着了,敢情是银枪蜡样头,中看不中用啊!

    “李……牧……我我做鬼也,也不会放过你!

    ”赵雀儿狞声说道,那如陶瓷般布满裂痕的猩红童孔,充满恨意的瞪着李牧!

    除此之外,这双童孔中还有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留恋,以及无尽的……憋屈!

    憋屈?

    你个地煞二十境都没有的家伙能挡我地煞六十四境的一剑,足以告慰你赵家列祖列宗,你憋屈个啥?

    在李牧的疑惑中,赵雀儿的身体终于崩溃,彻底化作灰灰!

    随后,一个储物袋从赵雀儿身上掉下。

    李牧心中一动,忙御剑而下,抓住储物袋。

    储物袋被李牧的剑气射出了许多洞,但好在里面无碍,李牧心神一扫,只见……

    呃……

    李牧看到储物袋里的东西,懵了。

    这玩意……

    赵雀儿难道还是包青天的粉丝?

    李牧看着储物袋里的一丈方圆的虎头铡,风中凌乱。

    又或者,赵雀儿是想迷惑我,所以故意弄了个虎头铡在储物袋里?

    李牧念及此,赶紧进入密洞。

    这里已经被李牧刚刚的一剑弄的坍塌大半,到处都是岩石泥屑,但更多的,却是金银珠宝、古玩字画。

    金银珠宝都是俗物,而那些古玩字画……李牧心神一扫,也全是‘废铜烂铁’,竟没有一件灵宝!

    按理来说,但凡大儒留下的古物,或是有历史渊源的重宝,大多会在紫气东来日吸纳紫气,蜕为灵宝!

    如李牧最早时候的对手章玉城手里的那根大儒之笔,又如他现在手中的翻天覆地印。

    可这藏宝洞里这么多古玩字画却没有一件灵宝,也委实太过古怪!

    莫非是这里临海,湿气太重,千年以降,使得这些古玩字画全都湿了,变成了水货,所以无法吸纳紫气?

    李牧百思不得其解,但此时也来不及他多想,因为岛外的雾气已呈合拢之势,再不走,就要等三个月后了!

    无奈之下,李牧只好御剑而起,化作青色剑芒,破空而去。

    ……

    太阳终于消失于大海尽头,暗澹的夜幕上,繁星点点,一轮残月高挂。

    李牧在雾气彻底合拢前,成功御剑而出,得脱囚牢。

    “先生!

    ”白司柠等人就守在外面,见李牧出来,她忙挥手招呼。

    空中剑芒听到她的声音,划过一抹优美的弧线,来到众人身前。

    “先生,找到镇海侯的宝藏了吗?”白司柠又是好奇,又是振奋的问道。

    毕竟,是她发现了镇海侯的日出‘秘密’呢!

    她很期待李牧能找到镇海侯的宝藏!

    “找是找到了,不过……”李牧一想到储物袋里的虎头铡,就有些无语。

    赵雀儿临死前的憋屈眼神,让李牧误以为他手中有什么重宝,结果,就一虎头铡!

    这货简直有病!

    “怎么,诗剑仙还怕我们抢宝不成?”秦梦如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不满的哼道。

    “先生肯定不是这个意思。”白司柠赶紧维护李牧,坚定的认为李牧不是这种人!

    “秦小姐,你对先生有误解。”白姝也在旁开口。

    误解?

    他当着我的面将我喝过的酒一饮而尽,哪里有误解了!

    秦梦如贝齿轻咬,凶呼呼的瞪着李牧。

    李牧才不搭理她,只是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赵雀儿死有余辜,诗剑仙大人,您杀的好!

    ”蓝忘在旁开心大叫,一脸解气。

    “镇海侯的宝藏竟是赵雀儿先发现,难道好东西都被他藏起来了?”白姝分析道。

    李牧摇头:“他的储物袋只有一虎头铡,其它的……全是金银俗物,没有半件灵宝。”

    “虎头铡?”秦梦如虽然没消气,但女人的天性还是让她对虎头铡产生了强烈好奇,她哼道:“以虎头铡杀刑犯盛行于两千年前,若真是虎头铡,少说也有两千年的历史!”

    两千年历史?

    李牧眼睛顿时亮起。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他赶紧掏出那破破烂烂的储物袋,然后取出里面的虎头铡。

    虎头铡足有一丈方圆,通体青绿,底座厚实,上面俯卧着一只青铜巨虎,虎头栩栩如生,目视前方,威严如狱。

    虎背则是铡刀,此时铡刀闭合,但刀身上长满了青绿铁锈,看着似乎和虎背‘粘’在了一起。

    有点重……李牧单手抓着虎头铡,粗粗掂量,竟有数吨之重!

    “先生,这虎头铡看起来不想是灵宝啊。”白司柠感应了一番,没发现虎头铡的特殊,再用手摸,也没有异常。

    “秦小姐,你看呢?”白姝问道。

    秦梦如此时也再仔细感应、审视,但最终,也没发现这虎头铡有何异常。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虎头铡?

    可以她对赵雀儿的了解,若真的是只是寻常虎头铡,又何必贴身收藏?

    “是不是要打开铡刀?”蓝忘在旁开口。

    “我来我来。”白司柠忙御风到虎屁股处,然后用力抓住青绿色的把手。

    她原以为这铡刀很重,但结果,很轻松就将铡刀抬了起来。

    铿~~

    霎时间,天地间闪过一道暗澹的锋芒,转瞬即逝。

    李牧眼眸微微刺痛,再细看那铡刀,冥冥中,竟感觉到一股生死间的大恐怖!

    让他有种丢下虎头铡,转身就跑的冲动!

    不止是他,此时除了抬起铡刀的白司柠,其余人,包括白姝、蓝忘等南诏修士,乃至是秦梦如,全部如坠冰窟,在这铡刀下瑟瑟发抖!

    “这铡刀……”秦梦如开口,却发现自己语气颤栗,竟已害怕的说不出话来!

    “殿下,快松手!”白姝咬牙说道。

    “哦。”白司柠也发现众人异常,小心的将铡刀放下。

    当刀锋隐匿于虎背,那份弥漫虚空的大恐怖终于消失。

    李牧长舒口气,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在那拼命的喘气,刚刚,他们在这铡刀下,竟真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铡刀的来历恐怕不凡。”秦梦如深呼吸,眼中已恢复澹然,但心中的波澜却仍此起彼伏。

    难怪赵雀儿会将这虎头铡贴身收藏,果然不凡。

    可惜,便宜了李牧,这登徒子的机缘怎么这么好……秦梦如越想越气。

    李牧也是越想越后怕。

    因为,如今他已是地煞六十四境,这等境界,放眼全天下都是巅峰之列,可刚刚他竟害怕起一尊死物来!

    甚至有一种,如果他在铡刀下,就必死无疑的感觉!

    “这玩意究竟是什么!”李牧也尝试着伸手去拉铡刀,可结果,那铡刀在他手中竟似重于万吨!

    怎么会这样,白司柠明明很轻松啊。

    李牧不信邪,右臂煞气缠绕、青筋暴起,但也只是将铡刀稍微抬起了一点点!

    但就这一点点,亦是渗出一道暗澹的锋芒,好似将天地都照亮!

    李牧心中一紧,手中力道顿消,铡刀重重落下。

    铿!

    天地间一声清鸣,众人好似被晨钟暮鼓击中,大脑嗡嗡作响,竟久久说不出话。

    李牧甚至有种心神都被一刀两断的错觉!

    “先生,先生你没事吧?”白司柠在旁担忧的问道。

    “我,我没事。”李牧摇摇头,刚刚的那一瞬让他明白,自己的感觉没错,如果他真的被这铡刀铡了,必死无疑!

    哪怕是有断肢重生,也绝无幸免可能!

    甚至,李牧觉得即便是地煞七十二境,也扛不住这铡刀一击!

    可能……天罡境也……

    李牧都不敢想下去了!

    这铡刀不会真是包青天的吧?

    李牧看向秦梦如,问道:“秦小姐,你可知历史中可有一人物,名叫包拯!”

    “包拯?”秦梦如虽然气李牧,但也很想知道这虎头铡的来历,她仔细回忆,最后摇头:“未曾听闻。”

    李牧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记载很乱,秦梦如不知道,不代表真的没有。

    等回去后,再细细查找一番……李牧暗想,随后又庆幸不已。

    若不是白司柠最后回返告诉他此岛‘日出’的秘密,那这虎头铡就真落在赵雀儿手中了,到时候有了这大杀器,再有心算无心……李牧暗呼刺激!

    “奇怪,为何殿下抬铡刀如此轻松,先生却……”白姝发现奇怪的地方,也上前抬铡刀,可结果,铡刀纹丝不动。

    饶是白姝使出了全身力气也无用。

    一旁的蓝忘也试了下,一样。

    秦梦如也来了兴致,她上前抬刀,可惜拼尽全力,也只能抬起一点点,还见不到刀锋。

    李牧心中一动:难怪赵雀儿没拿出这铡刀对付我,敢情他也是抬不起来。

    或者说,他抬起了一点点,但远达不到铡人的地步!

    李牧此生回想起赵雀儿死前的憋屈,终于释怀了:你死的确实憋屈啊!

    李牧心中欢喜,随后新的疑惑出来了:为何旁人都不行,唯独白司柠可以?

    难道是虎头铡认主了?

    “虎头铡专铡刑犯……或许是白殿下一生未曾犯错,又或者是她心思单纯,所以才能抬起铡刀。”秦梦如一边分析,一边看向李牧,暗想:如此大杀器,如果李牧能随意使用,那这天下还有谁能拦得住他?

    不过,白殿下心思单纯,又如此信任李牧,一旦这铡刀之事传出去……秦梦如也不知道这对白司柠来说是福还是祸了。

    白姝也想到了这点,忙嘱咐蓝忘等人不得将铡刀之事外泄!

    “先生,也请你务必收好虎头铡!”白姝凝重道。

    如果虎头铡被外人得到,那白司柠这个‘铡刀手’必然也会被掳走!

    反之,如果虎头铡一直在先生手中,那外人就算知道白司柠能随意开铡……

    不对!

    为了防止先生随便开铡,恐怕先生的敌人也会针对殿下!

    白姝顿时紧张起来。

    “别担心。”秦梦如开口道:“虎头铡虽然可怖,但限制也颇多,一来笨重,无法和刀剑之类的武器随意使用,二来旁人也不可能傻乎乎的任由铡刀落颈!对那些大人物来说,此铡的威胁还不如李牧手中的七星龙渊。”

    白姝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这才松了口气。

    “被你这么一说,这虎头铡好像是有些鸡肋。”李牧看着秦梦如,得重宝的兴奋,竟一下就无了。

    说着,他将虎头铡收入龙鳞空间。

    然而下一瞬……

    吼!

    铮~~

    当虎头铡进入龙鳞空间的刹那,一道恐怖的龙吟声突兀的从里面轰然传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璀璨到极致的锋芒!

    怎么回事……李牧甚至生不起一个念头,他的心神就直接被龙吟震散,再被那抹锋芒整齐的切成两半。

    李牧两眼一黑,直接从高空掉下。

    “先生?”

    “先生!”

    “李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