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龙血战神 > 第2252章 异力解除,全员齐上

第2252章 异力解除,全员齐上

    沼泽岸边。

    神光悄然出现在了人群后方一里之外。

    出现的瞬间,他变回了本来的模样。

    这是因为他使用了厄图的灵压。

    刚才本想用祁上的力量转移,结果转移失败,为了避免被旁人察觉到,他只能使用厄图灵压。

    准备等重新变回祁上的时候再回去。

    此时,姜神武与封禁轴浮出了水面。

    距离两人消失到出现,已经过去了累积十个时辰。

    十个时辰时间,岸边等候的众人各怀心思。

    沼泽中的异力越来越明显,若是姜神武无法返回则罢了。

    若是他上来了,则证明他已经获得了神力,乃至沼泽中的异力。

    到时候只需要针对姜神武即可。

    吕漳的检测器想要覆盖沼泽范围,需要损耗大量精神力,索性不去使用检测器,选择静候于此。

    腾双则和周硕闲聊着。

    鸾羽起初和这些人待在一块,但在某一刻,他忽然感到一阵昏厥。

    意识昏厥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却让他警惕了起来。

    人群中一定存在着修为深不可测之人,且那人的目的并非沼泽中的神力。

    他便作势要下沼泽,想以此试探刚才到底是谁出的手,结果拦他的人很多。

    而且冲的最快的是这一路上闲聊、修为不怎么强的人。

    辗转之下来到了人群后方,注意到了人群后方有一个人极其面生。

    来这里的人很多,但他基本上都打过照面,此人看架势来了有一会儿,存在感却极低。

    此人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极其普通的感觉,过于普通就奇怪了,是刻意伪装成这样,有意不让人注意到他?

    鸾羽留意到此人后,遂有意无意的关注他,发现他的目光始终在正前方。

    确切来说是盯着那片沼泽。

    这就不难让人联想到地形图绘制者了。

    鸾羽不禁想到,什么时候绘制者动身了,沼泽下方的异力会减弱。

    而他也能想到诸位修炼者的心思,一旦姜封兄弟现身,二人则会成为众矢之的。

    除非沼泽中的异力消失。

    眼看时机差不多,鸾羽留意到疑似绘制者的人气息有了变化,便直奔沼泽而去。

    沼泽边上,众人注视下,姜神武与封禁轴终于浮出了水面。

    两人浑身脏兮兮的,周身气息紊乱不已,很显然两人的力量都受到了沼泽中异力的侵蚀。

    姜神武拽着封禁轴,将他先推上了岸边。

    鸾羽过去拉二人,脚下一滑,不但没有把人拉上来,自己反而跌了进去。

    众人:“……”

    鸾羽跌下沼泽后,下意识的运转起了精神力。

    众人时刻关注着鸾羽的气息变化,却见鸾羽的气息一切正常。

    “没事了?”

    鸾羽错愕不已。

    似是为了应证自己的猜测,鸾羽整个人没入了沼泽中。

    “鸾羽?”

    姜神武一脸错愕,想拉都拦不住鸾羽。

    “你们两个先上来吧。”周硕看了一眼已经没入沼泽中的鸾羽,过来主动拉姜神武和封禁轴。

    见吕漳出手了,吕漳也过去帮忙了。

    两人气息紊乱,衣服脏乱,很是狼狈。

    “我们先找个地方换衣服。”姜神武感激的看了一眼伸出援手的几人,道。

    封禁轴紧紧的跟在姜神武的身后。

    “带我一个。”

    不等周硕几人说什么,鸾羽从水中冒出了头。

    他像没事人一样自己跃了上来:“沼泽中的异力好像消失了,我的修为没有被卸去。”

    此话一出,在场一片哗然。

    有人迫不及待的跳下了沼泽。

    修为果真没有被卸去,索性潜入了沼泽更深处,朝着神力聚集之处赶了过去。

    有一大部分人已经忽视了找姜神武麻烦,先后跳入了沼泽之中。

    腾双本想沿着沼泽上空御剑飞行,但他接近沼泽的瞬间发现了问题所在。

    尽管卸去修炼者修为的异力消失了,但还是无法在沼泽上空御剑飞行。

    看来想要夺得神力,还是得从沼泽中过去。

    腾双使用法器包裹了全身,不让自己的衣服沾染脏污,快速掠了过去。

    “不愧是精致的老头。”吕漳打趣道。

    “你是不知道水里有多脏。”腾双跳入沼泽后就感受到了其中驳杂的气息。

    不止如此,他还能感应到枯骨的存在。

    吕漳瞥了一眼陆续跳入沼泽中的众人,迟疑了一下,也走向了沼泽中。

    进入沼泽时,不经意间往后瞥了一眼。

    人群涌动起来,却有一些人原地静止不动。

    那个周硕,他好似在想什么,没有动作。

    距离周硕不远处,还有一个人。

    是一个身穿着灰色长衫的青年,青年低垂着头,一直看着手掌心。

    在这个距离看不清青年的表情,只能看到青年的掌心中好似摊开一张地图。

    他在看地形图么?

    吕漳下沼泽的动作迟疑了。

    “吕兄,当心。”

    耳畔忽地传来了周硕的声音。

    猛地回神,胳膊便被什么人给撞了一下,身体一失衡,遂落入了沼泽中。

    “很抱歉。”

    旁边有一个人满脸歉意。

    “不碍事。”

    吕漳说这话的时候快速运转气息数个周天,没发现任何异常气息才松了口气。

    方才提醒他的人正是周硕,随口道:“多谢。”

    “应该的。”周硕轻轻笑了笑。

    吕漳来此地的目的是为了神力,便跟随着人群前往神力聚集之地。

    周硕原地站着,目光瞥向了沼泽尽头,似是自言自语般:“有这么多祭品,该现身了吧。”

    话落,便转身离开了。

    不远处,低垂着头的青年似是听到了周硕的话,忽然间抬头,瞥向了周硕。

    周硕甩了甩衣袖,大步离开。

    青年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周硕,眼底深处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所说的话,是巧合,还是……

    周硕没走多少步,就遇上了返回来的姜神武三人。

    “这衣服实在是太长了,我走路很不方便。”鸾羽提着衣摆,碎碎念着。

    “我觉得还好啊。”封禁轴拉着衣服,“刚好到脚踝。”

    “那是你,你看看我,只要我一松手,衣摆就掉地上了。”鸾羽一松手,衣摆果然掉地上了。

    浅色的衣服拖在地上很容易脏。

    “兄长怎么就没这种困扰?”封禁轴转而看向了姜神武:“我记得你们衣服尺寸一样。”

    鸾羽哽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他确实没姜封高。

    姜神武的注意力却在不远处的周硕身上,瞥向周硕时瞥见了一个人,那人侧影看着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