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秦时小说家 > 第二五零零章 惹不起(求票票)

第二五零零章 惹不起(求票票)

    “……”

    看着鸿鹄干脆的出动……翅膀,将那人击倒,坠落下方大地,很是行云流水,阳滋不由一呆。

    “……”

    曦儿还等着要看看那人是谁呢?

    可以御风天地间,那就是师尊一个境界,是谁呢?

    还未看清,便是被鸿鹄……击落虚空了,生死不可知,而且那人好像还说话了吧。

    尽管断断续续的。

    似乎提到了晓梦两个字!

    晓梦子?

    那人认识晓梦子吗?

    “阳滋姐姐,那人是谁?你认识吗?”

    “那人……似乎有提到晓梦子?”

    曦儿抱住鸿鹄的脖子,看向身边的阳滋姐姐。

    “不认识!”

    “晓梦子……好像有提到。”

    “他难道认识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

    阳滋单手摸了摸鸿鹄的光滑羽毛,俯览而下,那人快要坠落大地上了,速度很快,该不会摔死了吧?

    如果真认识晓梦子她们,那就不太好吧?

    “下去看看?”

    有鸿鹄在。

    还有师尊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手段,应该无碍吧。

    阳滋想了想,刚才那人没有看清楚就被鸿鹄打下去了,自己……应该不认识吧。

    不过,万一是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的朋友呢?

    “鸿鹄,下去看看!”

    曦儿轻嗯一声,说不准那人还认识师尊呢。

    有鸿鹄在,也不用害怕。

    刚才那人直接被鸿鹄击落了,实力应该不如鸿鹄。

    锵锵锵!

    ……

    鸿鹄再次鸣叫一声,停下前进的动作,径然化作一道白色的流光,俯冲而下,寻找刚才被自己击溃的人类。

    “……”

    “阳滋姐姐,他……没有气息了吧?”

    数十个呼吸之后。

    由着鸿鹄的精准锁定,在下方一片不知名之地的山脉一隅竹林间……找到了那人。

    那人好像有点惨。

    从空中掉落下来,掉落竹林中,身上又被竹子洞穿了,浑身上下都是鲜血流淌。

    面上也都被鲜血覆盖,看之不清。

    腿脚、胳膊都断了吧?

    明显不太正常。

    而且,略有靠近一些,观察了一下,都没有呼吸了。

    是死了吗?

    师尊说过的,人只要活着,便是需要呼吸,吐纳天地之气,炼入天地之气,修行也需要如此。

    “……”

    “死了?”

    阳滋心中觉得怪怪的。

    被鸿鹄打下来,摔死了?

    浑身都是血?

    自己仔细观察了一下,真的气息都没有了,一动不动的,身上还插着竹子,也太惨了一些。

    这人是谁?

    能够御风,那就是和师尊一般的强大,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先前还可以御风的,现在……死了?

    鸿鹄杀的?

    他还认识晓梦子她们?

    一时间,有些沉默。

    自小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杀过人呢,现在……鸿鹄杀了一个人,算不算和她们有关?

    “阳滋姐姐,怎么办?”

    距离竹林中的那人两丈远,曦儿两只小手纠结一处,粉嫩的可爱小脸上掠过一丝浅浅的愁绪。

    “会不会是鸿鹄把他打死的?”

    刚才还好好的,现在一动不动了。

    不就是死了!

    “……”

    “要不……我们走吧,这人我们也不认识。”

    阳滋想跑。

    眼前的事情,自己也没有办法,自己的一颗心现在也是乱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他认识晓梦子和雪姬姑娘她们呢?”

    曦儿也想走。

    却……再次陷入纠结,又觉得不应该走,小脸上不由的秀眉微蹙,如果是师尊的话,师尊会如何做呢?

    “……”

    “……”

    四目相对,阳滋和曦儿二人皆叹了一口气,她们只是跨乘鸿鹄在咸阳内外逛一逛。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呢?

    完全没有任何道理的。

    实在是想不好该如何做!

    嗡!嗡!

    一侧虚空颤动,由空而落两道身影,没有落于大地上,均站在竹林顶端,扫视四方,看向此行目标。

    倒是,这里多了一只实力不若的异兽,还有两位少女,年岁都不大。

    “三元俱灭。”

    狼神平静道。

    “子午玄甲散,很是棘手。”

    “他没有解药。”

    “又强行逃到这里,气息皆无,真元皆散,精血全无。”

    “死!”

    “他死了!”

    立于竹林之上,手握鲨齿,灵觉扩散,苍璩此刻浑身内外的所有状况一览,没有一丝生机了。

    “你们是谁?”

    “认识他吗?”

    又来了两个人,他们认识吗?

    阳滋转动一双明眸,抬首看向那二人,轻飘飘的站在竹子上,实力应该不错,可惜……也不认识。

    “朱家兄弟!”

    “一些朋友!”

    “还有师尊,还有师兄,都是苍璩!”

    “当以他的首级祭奠!”

    卫庄扫了那名少女一眼,资质不错,实力……先天绝巅了?这般年岁就有这般实力?

    从气息而观,有些阴阳家的气息,还有道家的气息?

    那只……白色的巨鸟,有些像近年来在诸夏不住出没的凤者五象之一——鸿鹄,若是鸿鹄!

    那么和阴阳家东君有关?

    和咸阳宫有关?

    虽如此,并未理会他们,苍璩的事情和她们无关。

    如今,苍璩终于死了。

    怅然一语,脑海中拂过诸般画面,当年兰陵城中,苍璩袭杀了师尊,令鬼谷名声有损。

    蜀山之地,师兄为自己故,丹田破碎,至今还在西域,不知道近况如何!渊虹也落入苍璩之手!

    现在。

    他死了。

    还有朱家堂主,他是农家内难得对自己性情的一人,奈何……也是被苍璩狡诈袭杀。

    ……

    一切都是要有结果的。

    解决苍璩的事情,紫兰轩也会少一些麻烦。

    伸手一抓,便是一股无形的强大之力席卷竹林深处的苍璩,他虽然死了,还有别的用处。

    “哼!”

    “你不能带走他!”

    “鸿鹄,把他们赶走。”

    “他是本公主的!”

    阳滋秀眉挑动,神容很是不悦的看向那二人。

    自己问他们话呢。

    不理自己?

    咸阳宫内,还无人敢对自己如此呢。

    一观他们出手想要将那个死人带走,阳滋直接伸手指向二人,同时看向身边的鸿鹄。

    锵锵锵!

    ……

    鸿鹄低首,只得略有低鸣表达自己的不解,双翼伸展,催动内丹,便是一股更强大的牵引之力拉扯那个死人。

    “阳滋姐姐,鸿鹄说它刚才的那一击不足以杀他。”

    “他身上有他们的气息,应该是他们所为。”

    忽而。

    曦儿面上有些喜色。

    鸿鹄告诉自己,那人身死不是它干的,先前一击将他击落,是那人的气息本就不稳。

    刚才又感知了一下,和新来的那二人有关。

    “公主!”

    “嬴政的女儿!”

    卫庄冷眸看向那只异兽,它的实力不弱,若是自己完好无缺,它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现在……自己一身之力不足巅峰三成,现在……竟争不过一只畜生了。

    公主!

    大秦之内,能够称为公主的,也只有嬴政之女了,和先前预料的一样,同咸阳宫有关。

    虽如此,也不算什么。

    “你们是谁?”

    “可敢报上名来?”

    “鸿鹄,带着那人,我们回咸阳!”

    那人的眼神冷冷的,头发白白的,自己很不喜欢。

    另外一人,静静呆呆的,也不说话,傻子一样,可……能够双脚站在竹子上,实力应该也不俗。

    鸿鹄所言,那人身死和她们无关,心中也是舒缓一口气,既然和她们无关,那就和他们有关了。

    回首再次看了鸿鹄一眼。

    说着,便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住自己和曦儿,归于鸿鹄的羽背上,远处的那人……也被鸿鹄拉来了,也被一团浅浅的白色光芒包裹,落于羽背远处。

    “……”

    卫庄陷入沉默。

    嬴政的女儿!

    秦国的尊贵之人!

    尽管不想要承认,可……这人很有可能是最为受宠的公孙丽之女,那位阳滋公主。

    刚才另一位少女也有提及阳滋之名。

    嬴政对她很是宠爱。

    帝国数十个郡县都有所传,是帝国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另一位也是嬴政的女儿?

    道出名号倒是没有什么,就怕……别生出无端的麻烦,世俗权谋,有些时候,并不讲道理。

    “把苍璩留下!”

    名号就算了。

    可……苍璩她们不能带走,苍璩身死,她们带回咸阳也是无用,自己带回去还有大用呢。

    一步踏空,拦在面前。

    “你敢拦我?”

    “你好大的胆子!”

    阳滋更为生气了,秀眉都要竖起来了,站在鸿鹄的羽背上,盯着那踏空而立的男子。

    御风?

    很强!

    却不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自己见过好多能够御风的人呢,叔父都杀过一些御风的人呢。

    娇喝一声,呵斥着。

    “公主。”

    “此人无关公主,公主何必将其带走!”

    从鬼谷下山以来,到现在二十余年了,卫庄只觉此刻是最有些无能为力的时候。

    面对一位少女。

    一位身份不俗的少女。

    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如果是一位普通人,早就强行下手,将苍璩的尸身取走了。

    而非现在尽可能心平气和的同她聊天。

    “本公主记住你了,你不说名字就算了。”

    “曦儿,记住他的样貌……回去之后画出来,尤其是他的一头白发,诸夏可是不多见,让父皇身边的影密卫好好查查。”

    “还有罗网,也好好查查!”

    “让我查到了,有你好看的!”

    “凌虚御风,实力倒是不错,那又怎么样,叔父说过,帝国之内,就算是合道归元也要守法!”

    “这人犯了什么事了,你们要杀他?”

    “杀人要偿命的!”

    “本公主现在宣布,你们两个要倒霉了。”

    “一定会倒霉的!”

    阳滋仍为不悦。

    “阳滋姐姐,他……遮颜容貌了。”

    曦儿站在旁边,闻阳滋的吩咐,连忙点头,连忙看过去,却……那人的面上直接多了一层云雾之气。

    自己都看不清楚了。

    “哼!”

    “帝国能够凌虚御风的没多少人,早晚查出来。”

    “鸿鹄,我们走!”

    现在想要遮掩真容了?

    晚了!

    敢不搭理本公主!

    现在又犯了杀人的罪!

    必须好好查查,查出来,直接抓来,然后关在国狱一辈子出不来,让他在自己面前冷冰冰的。

    锵锵锵!

    ……

    鸿鹄本体扩散一股先前隐匿起来的威势,内丹之力强劲叠荡虚空,身化一道白色流光,消失在远处。

    原地虚空。

    卫庄散去真元遮掩,冷酷的面上凝视那道巨鸟离去的身影许久,握着手中鲨齿的手也不自觉紧了许多。

    “何不留下苍璩?”

    狼神立于身侧,也是看向那只白色巨鸟消失之地。

    “突生枝节。”

    “那只鸿鹄实力不弱,强行带走苍璩,接下来麻烦很大。”

    卫庄叹道。

    如今的秦国非多年前的诸侯国,一国之力,无比恢弘强大,得罪了一位帝国最受宠的公主,不为明智。

    再有自己的身份,也不合适。

    “苍璩已死,也无碍。”

    “接下来花费一些代价,应该可以将他的尸体从咸阳取出。”

    尽管苍璩的尸身被她们带走。

    但。

    一个死人的尸身又有何用?

    还是要给于处理的。

    接下来他们可以前往咸阳,稍作筹谋,再次得到苍璩的尸身不难,师尊墓前,必要苍璩首级。

    ******

    “你们两个好端端的出去玩耍,一些好吃好玩的没有带回来,带回来……一个死人!”

    “是他!”

    “杨朱一脉的苍璩,死了?”

    “伤势那般严重?”

    “丹田溃散,百脉断裂,五脏六腑的筋脉更是断裂,三元皆灭,再加上别的伤势,无怪乎撑不下去。”

    “遇到对手了?”

    “敌人!”

    “能够给苍璩这般压力的敌人可是不多。”

    “你们两个将事情好好说说。”

    “苍璩的灵觉应是灭了。”

    “……”

    “……”

    咸阳宫,一隅偏僻殿阁,阴阳家所在之地,护国法师东君炎妃所在之地。

    一位身着盛装的绝丽女子立于殿中前方,踏步随心,打量着站在面前的两个小丫头,又扫视着殿中一丝生机也无的苍璩。

    对于苍璩,多年来还是认识的,还是了解的,更别说先前的蒲坂地宫还见过他。

    他很是不俗,郡侯也有夸赞他,他自创的种玉功名震百家。

    然。

    苍璩此人行事全凭本心,因而和山东之地的诸子百家闹的不愉快,尤其是一些大家显学。

    现在!

    死了?

    突然间死了?

    前些时日不还好好的,突然间就死了。

    “师尊。”

    “我……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另外两个人杀的吧?”

    “那两个人我不认识,不过……有一个人面相我虽记得不清楚,可是他一头白发,冷冰冰的,实力也可御风。”

    “不像好人。”

    “曦儿,是吧?”

    阳滋讪讪一笑,连忙说道刚才的事情。

    “师尊,阳滋姐姐说的是。”

    “那人就是一头白发,浑身冷冷的。”

    “师尊。”

    “他原本还没死的,我和阳滋姐姐乘着鸿鹄准备回来的时候,碰到他御风而来。”

    “好像还说道晓梦子。”

    “……”

    一旁站着的曦儿点动小脑袋,那人的容貌自己记忆的也不太清楚,一头白发倒是明显的。

    其它的事情也有一些,便是一块道出了。

    “白发!”

    “御风!”

    “鬼谷卫庄!”

    “大可能是他!”

    “鬼谷一门和杨朱一脉近年来血仇相连。”

    “晓梦?”

    “你们两个确定他提到了晓梦?”

    “难道来找晓梦子的?”

    “还是其它的事情?”

    星眸深处,暗金色的玄光掠过,能够符合那般条件的人,只有鬼谷卫庄了,先前所想的苍璩劲敌中,也有卫庄。

    苍璩为卫庄所杀?

    当初苍璩杀了鬼谷子,现在为卫庄所杀,也算事情了结了。

    晓梦子!

    苍璩找晓梦子?

    找晓梦子庇护的?

    还是其它的事情?

    苍璩此刻……的确没有一丝生机了,心脉早就断了,气息都连不上去了,近距离之下,苍璩的所有境况尽在感知。

    “既然和天宗晓梦子有关,我带他前往郡侯府邸。”

    “你们两个好好在这里修行,不得乱跑了。”

    “扶苏公子就要姻亲了,你们到时候也要去的。”

    苍璩已经死了。

    既然提及了晓梦,那就让晓梦看看还有没有救,毕竟晓梦的修行比自己高,且……已经入了合道归元。

    说不得可以看出一些自己看不出来的东西。

    生与死!

    有些时候,并非绝对,万物阴阳,生死难测。

    以自己来看,苍璩是死的不能再死了,甚至于他身上还有一些毒……,那些毒药都侵入苍璩的浑身上下了。

    无处不在。

    卫庄能够击杀苍璩,和那种毒脱不了干系。

    毕竟,传闻中,卫庄在苍璩手中可是吃了不小的亏,更有……就算苍璩真的打不过了,遁逃也是法子,没有必要死磕的。

    “是,师尊!”

    阳滋阴阳道礼,幸好师尊不准备将事情告诉母亲,否则,就糟糕了。

    “师尊!”

    曦儿嘻嘻一笑,再次点了点可爱的小脑袋。

    “你们两个啊,越来越不省心了。”

    东君素手轻抬,虚点了一下二人,她们的修行还可以,就是……其它方面需要好好修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