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封档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 > 第一百零一章:交织

第一百零一章:交织

    在发动“铁石之誓”的瞬间,以威廉为核心,在他所能模湖感应到的范围之内,空间中原本活跃的“创质”,飞速地褪去一切试图改变现世的激情,转而衰变成了冰冷而空寂的现实残渣。

    一阵风吹来,整个大殿里莫名的下起了密集的金属簇,看起来就好似一场银色的雨。

    而这便是彻底展开“铁石之誓”的效果了——创造出一个直接作用于创质的广域禁魔领域,它能够在任意一个术式尚未成型之前,使充满可塑性的魔力急速衰竭死去,变为死寂的金属,冰冷的现世。

    这是与静默领域原理不同的另一种禁魔方式。

    其实威廉一直不是很明白,为何哀尔会将这个交给自己作为所谓的“王牌”。

    要知道在展开“铁石之誓”以后,他即便能够仗着自己那规模远超常人的以太域大力出奇迹,但在施法时需要的消耗也会翻上好几番,甚至有一些耗魔量较大的法术还会因此直接无法释放。

    这其实就是在当年攻略铁心寡妇的虚无化身时,玩家要吃到的三阶段debuff。

    这玩意怎么看都是给普通人用来越级击杀魔法咏唱者的底牌——对于威廉本人来说,除了在实战中帮忙拉近自己与其他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之外,基本上没有任何作用。

    但没有办法,想要与另外一条时间线进行沟通的话,威廉就必须在这个会给自己带来极大负担的玩意给展开。

    此刻,“铁石之誓”与那个大概率是饥腐女士月之源的死婴之间,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共鸣。威廉很难用自己在现实世界所构筑的语言系统来形容那种感受,就好像他至今都不知道该如何以严谨的逻辑来归纳总结自己在施法时,那几近本能的感悟一般。

    如果一定要比喻的话,就好像在两者发生共鸣的瞬间,他仿佛感受灰色与惨绿色相交织,随即有什么东西被这两股力量给打碎了。

    想到这里,威廉转过身看向之前被自己吊起来的那个森林德鲁尹。

    此刻,在那个被吊起的森林德鲁尹身边,正站着一个自己之前不曾见到过的男人。

    那个男人正背对着自己,身上穿着的那身黑色服饰有点像圣灵教会第二教团弥撒服的变种。

    在威廉没来得及询问这位疑似圣灵教会高级神职人员的家伙究竟是谁之前,那人便是如临大敌的盯着威廉先前召唤出来的那些石像鬼的方向,头都不偏的谨慎向威廉问道:

    “喂……现在可以解开结界了吗?”

    过了几秒,男人继续道:

    “回话啊,想要从那唯一的出口离开这里的话,这个审判席成员我们是必须得干掉的。你不可能……”

    嗯,虽然还不清楚对方的具体身份,但在立场上是自己的敌人这点绝对没跑了。

    威廉心想。

    那人说着,居然还很熟稔的往后伸手,拍了拍威廉的肩膀。

    那动作流畅得就好像在拍自己能够安心将后背交付对方的生死战友一般。

    而威廉也没有阻止对方的行为——毕竟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他自己也有些懵。

    而在眼前的那个男人拍到了自己龙鳞肩甲,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随即脸上露出见了鬼一般的表情以后,威廉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你刚刚说要干掉谁?”

    虽然威廉不否认自己是带着些许戏谑的心理才这么问的,但他的这句话还真不完全是在威胁。

    因为在他的视野里,对方此刻看起来,就好像在如临大敌的与他先前召唤出来的几只石像鬼对峙。

    再怎么说,就算是个瞎子,也不可能称那几个中等层次的召唤物为“审判席成员”。

    而在对方看到威廉的瞬间,他那只拍在威廉肩膀上的手,就好像在烤火时手触碰到了烤炉边缘一般迅速得缩了回来。与此同时,那人也化作为了无数的枯叶往后飘零。

    在拉开一段足够远的距离以后,漫天的枯叶才开始重新组合成为人形。那人不等自己的身体完全汇聚成型,便极为焦躁而恼怒向威廉问道:

    “你是谁?究竟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此刻的西格蒙德是又急又气,那道由【逆熵】加固过的结界并没有被打开,这说明对方只有可能是从一开始就藏在了这间密室内。

    换而言之,自己现在可能是直接踩到了陷阱还不自知。

    还有,自己身后的那个“芙拉洛”究竟去哪里了?不可能是因为自己这么一个转身,就瞬间消失,或者是变成了眼前这个长相颇具风暴人特征的人类男性了吧?

    对此,威廉则是皱了皱眉头。

    不用多说,眼前的这个人替换了先前那个被自己捆绑起来的森林德鲁尹,是“铁石之誓”与另一个月之源共鸣,使得两条时间线交织而产生的结果。

    但对方此刻的表现,却完全不像被拉扯到了另一个时间线时应该有的样子。

    正常人难道不应该先仔细观察四周,然后发出“这里是什么地方”的疑问吗?

    怎么会反过来问我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等一下,难不成……

    某个可能性浮现在了威廉的心中,令他差点没有直接惊出声来。

    爪玛拉所说的打破两条时间线的阻碍,原来是这么一个打破方式?

    …………

    之后发生的事情,在奈泽玛尔与蕾梅黛丝看起来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那个名为西格蒙德的主教突然间就如临大敌一般,又是化成枯叶的风暴,又是通过祝圣召唤了各类异象在那间密室里肆虐着。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他几乎将里面给重新犁了一遍。

    到了最后,这位回归教派神卷者的身后,甚至都隐约地浮现出了一尊模湖的圣灵虚影。

    令圣灵的虚影浮现,唤醒她们的力量直接支援现世的凡人,这可是教会“活圣人”才有资格做到的事情。

    眼前这名主教召唤出来的圣灵虚影虽不及蕾梅黛丝印象里,戒律马卡斯召唤出来的那般的凝实,并且数量也只有一个,但这已经是极为恐怖的存在了。

    但要知道假如单纯评价战斗力的话,能够召唤三尊圣灵虚影的马卡斯,在过去的终焉守望者内部,实力只是稍逊于当年的审判长而已。是同魔锋尹芙琳以及巨龙杜瓦·金一起,在审判席中战斗力是无可争议的第一梯队。

    能够召唤圣灵虚影,哪怕是再模湖的圣灵虚影,其力量便已经是不可小觑的存在了。

    可以说,在眼前这么个缺乏腾挪空间的环境下,蕾梅黛丝估计倘若自己与其搏命战斗,可能只有六成左右的把握能够获胜。若是还加上对方身边的那个“芙拉洛”,那么对于自己而言,这将是一场绝对的逆风战斗。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名强者,此刻却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开始一脸惊恐与茫然的攻击着四周。

    看起来就好像正与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在战斗一般。

    但假如真有一个什么看不见的敌人的话,此刻在整个密室里,却只有他留下了破坏痕迹。

    “您说他这是突然疯了吗?我在教会里有听说过好像有因为承受不住圣灵意志而疯掉的人……”

    奈泽玛尔在沉默的看了这场独角戏许久以后,开口说道。

    “我不清楚……还有,芙拉洛怎么突然不见了?”

    蕾梅黛丝如此回答道。

    “那个,请问一下……你们……难道都看不到吗?”

    这时候,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是刚刚恢复过来的尹利斯,这个女孩此刻正用她那布满了白翳的眼睛盯着西格蒙德。

    “看到什么?”

    奈泽玛尔问道。

    “难道又是只有我才能看到——是审判长大人正在与他进行着战斗吗?”

    尹利斯指着某处空无一人的地方如此道。

    说完,她顿了顿像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然后才道:

    “我感觉……这就好像是他们此刻正同时存在于两个不同的时间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