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体修之祖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魔宝体系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魔宝体系

    就在洪云天开始阅读罗家炼器之术的时候,罗家藏经阁的第一层已经多了一名身穿兽皮,身上没有骨刺鳞片的壮硕魔族,正是罗雷魔君。

    “罗月这小家伙看得挺快啊,看其神情似乎已经明白了血炼师的几分奥秘。”

    罗雷魔君喃喃道,他单手按在石窟墙壁,上面深紫色的电光闪动,映射着罗月仔细阅读兽皮玉简的身影。

    “毕竟是师父您老人家收的记名弟子,不过小师弟还真不简单,弟子当年来的时候,这么短时间恐怕连血印法术还没参悟完,看来小师弟进入血炼师的机会很大啊。”

    】

    一旁站着的魔族老者,神情也有些惊异,对罗月的阅读速度同样感到吃惊。

    “能不能成为血炼师,要看这小家伙的造化,就算为师当年也差一点失败。”

    罗雷魔君澹澹说了一句话后,右手臂微微一颤,深紫色的电光从墙面收回体内,罗月的画面随之消失。

    “罗炎,如果罗月这小家伙需要什么突破材料,你可以帮一把手,本君要去第三层查阅远古典籍,打开传送法阵吧。”

    “是,师父!”

    ……

    ……

    洪云天并不知道罗雷魔君也来了藏经阁,他此时正沉浸在罗家的炼器之术中。

    过了数个时辰,他缓缓抬起了头。

    “原来魔界的炼器之术,其根基也在于血印法术,将这些来自于魔兽血脉的神通法术,铭刻进魔器之中,就成为了魔宝。”

    “其器灵有所不同,要抓取与血印法术对应的魔兽,将血脉和神魂一同融入其中炼化,才能大幅度增强魔宝威力。”

    “一般的中期魔帝,可以操控与其功法相匹配的初阶魔宝,一些特殊炼制的魔宝,后期魔王在付出一些代价后也能勉强施展。”

    “中阶魔宝则是后期大成魔帝,或者魔皇才能够使用自如,最强大的高阶魔宝,则能让魔皇施展出魔君的几分神通。”

    看完这些兽皮后,洪云天心中对魔族的炼器体系有了较深的了解,魔界的炼器体系分为两种,分别是魔器和魔宝。

    魔器其实和人族的法宝有些类似,每一名魔修都能自己炼制,是魔族最常见的,他们在修仙界收集到的,都属于魔器。

    而魔宝体系则完全不同,这样的宝物只有通过魔血元和血脉本源才能够激活,能发挥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威能。

    虽然这些兽皮只详细讲解了初阶魔宝的炼制体系,中高阶只是简单提了下,但洪云天曾经和陆坤共同开创高阶战宝的炼制之法,很快就推断出了中高阶魔宝的方向。

    “初阶魔宝仅仅是印刻血印法术,中阶魔宝应该强化了法术威能,使其达到了炼虚的层次,到了高阶战宝,恐怕就和魔君一样,真正用到了血脉深处的恐怖力量,血雷力。”

    洪云天在心中分析着,立马将之与体修的战宝体系相互印证起来。

    “战宝的主要目的,是将肉身源力的无形之力通过法宝,最大程度发挥出来,随着肉身源力的威能放大,天地元气的操控也随之出现了变化。”

    “对于初入脏元期的体修而言,战宝还是有不少作用的,但力量超过了一元之力后,作用就小了很多。”

    “参考魔族的魔宝体系,战宝似乎可以将血脉法术融入其中,不过想要借用血核力的话,恐怕陆坤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

    “根据血炼师的修炼道路来看,体修到炼虚境界的话,十有八九会掌控血核力的力量,可听陆坤上次分享的经验,似乎还没思考到血核力的利用。”

    “不对,血脉符文的裂变和聚变,这两种反应产生的血脉辐射,好像就是血核力的一种间接利用。”

    “脏元期体修是从血脉本质入手,比魔族高明不少,因为血脉大型符文的存在,血核力很难直接渗透出来,间接血脉辐射的风险小很多。”

    他联想到曾经的几次突破,如果失控的不是血脉辐射,而是血核力的话,他和陆坤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如此看来,血炼师的修炼风险远在体修之上,魔族都是血脉小符文,他们没办法产生血脉裂变反应,想要冲击更高境界,只能设法利用血雷力。”

    “伪魔帝在冲击魔帝,内脏元婴成型的瞬间,血雷力就会泄露一丝,伪魔帝的自爆,其实就是他们在冲击魔帝,所泄露的那一丝血雷力导致的。”

    “血炼师的突破,牵扯到血脉本源力量的直接利用,对体修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必须仔细研究。”

    洪云天越想越深入,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陆坤修炼至今,不但构建了双螺旋血脉符文,还创出了血脉之核这样的特殊结构,这家伙对血脉符文的组建有异常准确的直觉。”

    “可他现在四面环敌,还要四处解救人族,剩余精力还要推导功法,既然如此,体修战宝体系的完善,以及对魔族血雷力的研究,就让本座来吧。”

    洪云天心中做好决定后,缓缓闭上了眼睛,收拢脑中的万千思绪,开始分析自己往后的修炼之路。

    “首先,本座按照陆坤的突破之法,体内会出现血雷力、血核力以及血魂力三种不同的血脉本源之力,稍有不慎就会灰飞烟灭。”

    “其次,想要发展战宝体系,那本座就一定要炼制魔宝,且体内有血雷力可供研究。”

    “除了这两点,本座的突破还要防止气息大变,需要有一个合适的伪装,用来应对高阶魔族甚至魔君的探查。”

    想要同时解决这三个问题,看似是无法实现的,不过洪云天能硬生生踏出魔僵炼体决,并创出莫环符文,思考方式自然与常人不同。

    他沉思良久,忽然低头看向自己的身躯,这副属于罗月魔帝,浑身散发着初期魔帝巅峰气息的肉身,以及内脏深处,那个被他莫环符文死死锁住的魔魂,心中不由冷哼一声。

    “哼,什么狗屁魔帝,罗月就和当年的魔僵一样,不过是本座暂时寄居的躯壳而已。”

    “本座为何要考虑它罗月的魔族内脏和血脉本源,它只配当做一件器物,一具材料!”

    “既然是材料,那为什么不能将之炼制成一件特殊的魔宝?”

    洪云天思绪跳动不已。

    “如果有这样一个魔帝模样的魔宝,其内脏刻画有血印符文,内脏深处涌动着魔族血脉,在本座本体的寄生下,随时能产生魔血元和本源颗粒,这样的活体魔宝和真正的血炼师又有什么区别?”

    洪云天想到这里,思维一下子广阔起来。

    “血雷力蕴含在罗月的魔族血脉中,本座血脉蕴含着的是血核力,如果剥离掉这具魔帝躯壳,那本座冲击魔脏中期的方法,完全可以参照陆坤的突破之法。”

    “等本座突破后,本体再重新寄生到这个人形魔宝体内。”

    “如果这样的话,本座要结合战宝和魔宝,创出一种崭新的炼制之法,来修改罗月魔帝的肉身和内脏,而这样的炼制之法,在外界的魔族看来,就是一种自创的血炼师功法!”

    “除此之外,还要想办法将本体进行一定伪装,使其能随时变作一件魔宝。”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罗月的肉身躯壳可以是魔宝,本座的本体亦可为魔宝,相互转化,一体两面!”

    “若是神魂被发现有些端倪,完全可以用器灵来进行掩饰,本座和罗月的神魂,都可以是器灵。”

    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个绝妙的方向。

    不过方向有了,可还有很多困难需要他去解决,比如这个魔帝躯壳如何炼制,是仅仅将其内脏炼制,还是连同身躯一起炼制。

    况且魔宝炼制之法,洪云天虽然明白其原理,但还需要实际炼制下,而且魔帝内脏会不会炼坏掉,也要谨慎考虑的。

    按照这些兽皮玉简所言,由于魔宝的炼制牵扯到血脉本源力量,只要稍不留神,泄露了一丁点的血雷力出来,就会导致材料尽毁。

    洪云天心神沉浸在罗月的内脏深处,看着那些三角形的血脉符文,心中开始默默规划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