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极限警戒 > 2081节 回流?

2081节 回流?

    世上的规则不见得正确,不过多是为了维持一种稳定。

    世人多希望这种稳定持久,若能达到天长地久,那是最好不过。却不知道所谓的稳定比起宇宙的变化不过沧海一束,既然稳定不稳,那为之稳定的规则呢?或许同样不过是冰封之寒、化气之暖,某些时候看起来没错,但用在另外一些方面却不过是南辕北辙,背离了正确。

    沉约懂天涯。

    事实上,他因融入,能懂得太多人所思所想——天涯是天女所创,它不是人,可它又渴望自己是个人。

    这就和一个自幼被人类收养的动物仿佛,它们渴望和收养人产生等同共鸣,这才能得心安。

    天涯虽超脱世人的存在,可仍有这种不可避免的自我意识,但沉约明告天涯——世人多错,你本来就是正确的,何必去学那些错误?

    沉约对此深有体会,这世上孩童本有天真,可在成长过程中被成人所污,学会了成人的圆滑世故,却从此偏离本心,偶有人能坚持所想,却被世俗打压为不合群,竭力的铲除,这是幸事还是悲事?

    周遭再度大亮。

    天涯显然极有收获。

    水轻梦喝道,「不错,我行不愧天地,自行天地之意,何必理会世俗目光?!」

    喝声出,水轻梦本是幻化的身影竟有光芒射出,如同那发亮的墙壁般。

    众人闻言,再度有悟。

    完颜娄室叹道,「我纵横一生,如今方知大错特错。」

    他在金人中乃不败战神,自身当然以这标签为得意,可听水轻梦所言,才发现自己耿耿一生,不过为此名所累。

    他看似不败,却早自囚于旁人的评判、世俗的藩篱中。天涯评点世人高下,在天涯心目中,他完颜娄室根本是不入流的行列,可他执着这个不入流,却以荒芜一生为代价,岂不滑稽可笑?

    墙壁蓦地大明,再有光辉汇聚在完颜娄室头顶,然后顺着完颜娄室顶门注入。

    完颜娄室已知明光非伤,竟能坦然对之。

    片刻后,光华散尽,完颜娄室对空道,「多谢阁下两次出手帮我。」

    他身为名将,头脑自清,第一次昏沉吐血,等醒来后察觉自己虽然稍有虚弱,可脑海却前所未有的明晰,已知光芒无害,此番再度证悟,见光芒如出一辙,终知天涯竟然是在帮他明心之意?!

    可他内心随即有个疑惑,天涯为何对他屡次相助?

    众人同样有这个想法。

    天涯突然道,「你疑惑什么?」

    完颜娄室一怔,不由说出心中所想,天涯缓缓道,「你觉得我在害你?」

    完颜娄室连连摇头,「非也,非也,只是……只是……」随即叹道,「只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天涯轻声道,「世人渴明之时,我若能助力,忍不住伸手。以前的我,倒一直不求什么回馈,只觉得所有人都好了,等到天女回转后见到这般境况,自然开心。开心不好吗?」….

    它句句说的如天真的孩子,可句句又有那种无邪的力量。

    完颜希尹赞道,「菩萨心肠,莫过于此。」

    他那时候想到的是《金刚经》有言——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想必就是天涯的这种心境。

    沉约缓缓道,「因此陈硕真、方腊等人见你的时候,你同样这样帮助他们的?你以前一直不求得到什么回馈,那如今呢?希望得到什么回馈?」他总能听出对方言下更深的用意。

    天涯默然片刻,「我希望,他们能助我一臂之力。」

    完颜娄室诧异非常,却挺起胸膛道,「阁下帮我去除身毒,让我获益匪浅,恩同再造,若有

    所需,我绝不推搪。」

    他这般说,并没有夸大其词,事实上,他知道自己从此后,决定走的就是另外的人生,既然这般,那和人生再造有什么区别?

    天涯缓声道,「我希望你帮我进行回流。」

    「回流?」完颜娄室怔住,他搞不懂天涯的意思。

    天涯轻声道,「这是个极为复杂的过程,我想如今,只有沉约能够明白。」

    沉约微笑道,「你高看我了,我暂时也不知道。」

    天涯喃喃道,「但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回流和孙思邈有关?」沉约并未坐享其成。

    天涯「嗯」了声,「我对太平道的了解,当时多是因为孙思邈的缘故,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张陵和张角有关。」轻轻叹了口气,天涯又道,「事实上,哪怕我知道了他们的父子关系,当时也想不到更多。」

    沉约微有皱眉,脑海中想的只是「裂痕」两字!

    张角制造了裂痕,这才让天涯都开始不安?

    天涯继续道,「孙思邈告诉我,他应太平四道道主所请,成为太平道宗主,本意是约束他们,不让他们再度兴风作浪,因为当时杨坚羽翼已成,取代北周建立大隋,天下已经向好,再起纷争,只会苦了天下百姓。而四道道主听了孙思邈的建议,答应孙思邈收手。」

    沉约皱眉道,「那四道道主既然齐聚灭掉斛律明月,气势正盛,想必要完成一番伟业,如何肯轻易收手,让杨坚坐享其成?」

    完颜娄室点头道,「沉先生说的不错,那四道道主,只怕另有诡计。」

    天涯似在叹息,「那时的我,根本没想到这些,只听孙思邈说——那些人答应收手,可条件是,他们钦慕孙思邈的技艺,只想同入昆仑学道。孙思邈问我,此事是否可行?」

    完颜娄室皱眉道,「其中只怕有诈。」

    沉约沉吟道,「孙思邈既然这么问,多半已存了让他们进入昆仑的想法。」

    天涯应道,「的确如此。」

    沉约大约想到了后续,还是问道:「他们进入昆仑,又有了什么变故?」

    天涯回道,「按照孙思邈的想法,他希望借昆仑改造四道道主,若能成事,反倒是件好事。若是不成,那些人恪于承诺,也不会再起什么风波。孙思邈思虑再三,觉得此事可行。」

    沉约喃喃道,「看起来,孙思邈对天女的考验很是信任,觉得任凭那四人能力通天,终究不能在天女的地盘掀起风浪?」.

    墨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