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历史军事 > 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 > 第45页

第45页



戏曲演员受到来自舞台灯光和布景的限制,自然而然地用特定风格,夸张地演绎自己的角色。戏曲演出中的一招一式被一代又一代人固定下来,成为一种标准。中国戏曲演唱的声音音色极其尖锐,在我们这些西方听众听来非常可怕,不过慢慢也就习惯了,而且这声音和那夸张的动作配合得天衣无缝。

戏曲演员从年纪很小时就要开始学习。从年轻时候起,演员就会确定他的资质,并据此来确定适合他秉性的角色,且从职业生涯之初就开始按照该角色进行训练。

在戏曲学院里可以看到一些孩子在脚上绑上类似小高跷的东西、穿着极小的鞋子在练习走路,他们这是要模仿中国裹小脚的女人——这些就是将来扮演女性角色的演员。而将来要扮演武士的演员则拿着大刀或长矛花上几个小时重复一个动作,目的是为了将动作做到完美。

中国戏院里演员的表演给我们感觉虽然很老套,但他们却懂得将自身的技巧发挥到极致。这门艺术还有许多不为我们所知的部分,它神秘而模糊的记忆既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中国人的性格,又有助于我们研究它既古老又鲜活的传统习俗。

亚科韦莱夫





《虔诚者报》(画报周刊)

1933年 1月29日 第2914期

LE  PÈLERIN(REVUE  ILLUSTRÉE  DE  LA  SEMAINE)Nº2914,29  JANVIER  1933

依然不过时的著名的中国长城全景及一位中国士兵的肖像

UNE  VUE  PANORAMIQUE  DE  LA  CÉLÈBRE  MURAILLE  DE  CHINE,TOUJOURS  D’ACTUALITÉ.  EN  MÉDAILLON,UN  SOLDAT  CHINOIS





《意大利画报》

1934年 2月11日

长江上的一艘轮船发生了火灾





《虔诚者报》

1935年 4月21日 第3030期

LE  PÈLERIN  Nº3030,21  AVRIL  1935

将病人送往中国的烟台医院。在那里,玛利亚方济各传教修女会以上帝之爱救济穷人。

VOICI  COMMENT  S’OPÈRE  LE  TRANSPORT  DES  MALADES  À  L’HÔPITAL  DE  TCHEFOU(CHINE)OU  LES  SŒURS  FRANCISCAINES  DE  MARIE  SOIGNENT  LES  PAUVRES  POUR  L’AMOUR  DE  DIEU.





《画报》(画报周刊)


1935年 9月28日 第4830期

L’ILLUSTRATION  Nº4830,28  SEPTEMBRE  1935





在海盗之国


这些孩子,并不是我在北京、广州、上海、河内或是西贡这些大城市里看见的,而是当我有一天走进他们所在的大山、田野和农庄时发现的。我与中国的村民一起生活过,他们大概是世上最穷苦、最悲惨的百姓了吧……

这真是一段难忘的记忆!我天一亮就出发了,日上三竿才到了村里。很快,眼前便出现了乡间小路、石桥及当地人各色的服饰。我在那里发现了几座曾经一度皈依基督教的村落,但后来因为海盗刺杀了我国传教士,当地便慢慢地改信了佛教。维亚尔神父正是其中的一位,他也被残忍地杀害了。他曾经为了传教事业和拯救受压迫的教众而捐献了自己位于都兰地区的城堡和财产。一个从4岁起被他收养并抚养长大的中国小女孩在她的内心深处仍然保留着对这位伟大的法国人及法兰西民族深深的爱意。这位叫保琳的姑娘像招待一位修女一样接待了我。

如同在有神父的年代一样,夜幕降临时,妇女们便会围着我纺纱,微笑着并且叽里呱啦地议论着,而一旁的男孩子们则玩着他们的古提琴。接下来便到了夜晚祷告的时间,大家用当地的语言唱着祷告词……我给他们留下了一台留声机作为纪念,之后每天晚上,从田野里回到小山村后,这些中国妇女便会一边纺纱一边听着法国歌曲。

大姐,您没有小孩儿,您买我的吧。60块(美元),不贵。

你说什么?你想60美元把你的孩子卖给我?你那漂亮的小姑娘!而你想都没想?现在你有奶水喂养她,一旦没有了你的奶水,她会生病的。

您需要的时候我愿意给她喂奶。他爸爸是个士兵,被辞退了,希望我卖了她。

别再说了,你让我恶心。看好你的女儿吧,想想以后,等你有了儿子时,她还可以帮你带。那年轻妇女的眼中闪耀着光芒。一个儿子!当然如果是个儿子她肯定不会卖的,但现在要养活的是个女儿!她真的是太穷了。几个星期过去了。那个年轻的中国妇女穿着白色孝服,静静地走进我家,脚步颤巍巍的,那被裹的小脚都快无法支撑她的身体了。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你的小女儿……死了?你是说她之前一直咳嗽,对吗?

我怀疑地看着她。我又提起了她漂亮的宝贝。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如果她……这真是太可怕了。那只蹲在街头瞪大眼睛看着我的怪兽是什么?原来是一头张开大口喘着粗气的老虎的漫画。我想研究研究,便走上前去一看究竟。他抬起了头,露出了象牙般光滑的脸庞。原来这是一个婴儿,紧紧地裹在冬天的棉服里,头上戴着乳帽,那小帽子上有一个可怕的老虎形象,据说这可以帮助这个小家伙摆脱一切死亡病痛的纠缠。

①妇女和她的孩子(云南)

FEMME  LOLO  ET  SON  ENFANT,  PAN-TIAO(YUN-NAN)



②背着孩子的中国苦力(云南府)

COOLIE  CHINOIS  PORTANT  SON  BÉBÉ(YUN-NAN-FU)



③渔民的孩子

ENFANTS  DE  PÊCHEURS(NHATRANG,  EN  ANNAM)



④戴着老虎帽的中国小孩(云南府)

BÉBÉ  CHINOIS  AU  BONNET  FÉTICHE(YUN-NAN-FU)

东方的孩子(文章和水彩画作者:西蒙娜·古泽)

ENFANTS  D’ORIENT(Texte  et  aquarelles  de  SIMONE  GOUZÉ)



①海盗之女(云南)

FILLE  DE  PIRATE(YUN-NAN)



②中国母亲和她的孩子(云南)

MATERNITÉ  CHINOISE(YUN-NAN)



小朋友头戴两只动物头饰,一只像雪地犬,一只像狼。他始终蹲在街上,嘴巴翘得高高的。之后,我便越来越熟悉这样的情景。

哦,别害怕……你儿子那么漂亮,我想给我国家所有妈妈都看一看。来,把他放在您的膝盖上,转过他的小脸让我瞧瞧。

这位妇女很生气,她害怕画像会害死她的宝贝。

您看,您的孩子很开心,身体也很好,您不用再害怕了吧?

她微笑着递给我一条紧紧拴在婴儿脖子上的红绳,红绳的两头一直垂到孩子的脚踝。

不,我并不害怕;有了佛祖保佑的红绳,一生便会大吉大利。

她从容地走了……中国的孩子不像我们的孩子会接受早教,不会过早地遵守纪律从而压抑了一个新生命原始的冲动,但是……

东方的孩子们,为什么你们很少微笑呢?……那些保佑你们童年的怪兽是不是也过早地在你们的灵魂深处留下了恐怖的阴影?……

西蒙娜·古译





《虔诚者报》

1937年 9月5日 第3154期

LE  PÈLERIN  Nº3154,5  SEPTEMBRE  1937

北京的德胜门。这是一座高度设防的大门,门楼里隐蔽着众多的护卫。

PORTE  DE  LA  VERTU  TRIOMPHANTE  À  PÉKIN.C’EST  UNE  PORTE  EXTRÊMEMENT  FORTIFIÉE  ET  LE  PAVILLON  À  TRIPLE  TOIT  QUI  LA  SURMONTE  ABRITE  DE  NOMBREUX  DÉFENSEURS.(COMPOSITION  DE  CIGNO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