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散文 > 摩客11 > C"estlavie

C"estlavie






王立衡

一直想用这样的文字作为标题,害怕如果现在再不写,总有一天会把法文彻底忘光。

C"estlavie——这就是人生。

但,究竟什么是人生呢?我们自己没有答案,或者说,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究竟会不会,终有一天,给予我们答案?

开始明白,为什么从很久开始,就不在博客里写故事。

我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在写《宛如昨日》,还有其他可爱的短篇。

贴一点最近写的。

于是,当他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正抓着钢笔,胡乱地在病历上涂写。眼角似乎有泪光,却被她侧着的身子,掩去了大半。

少年忍不住伸手抚住心脏,那个正在剧烈跳动的玩意儿,不懂得为什么每跳一次,窒息感就会强烈一分。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就是一个禽兽。

他Ô¬来真的喜欢上她了吗?不是游戏,不是儿戏。他对她的喜欢,不知道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还是从第一次意识到可能会分开的时候开始。总之开始了。

再不像当初他所想的那样,为吴馨怡,找一个替代品。

但是,吴馨怡——那个他真正爱的人,回来了。

那个他一直爱着的女孩。纯洁,美丽。

他还没有碰过的女孩。

少年低下头,又抬起。

小姑娘没有发现他的到来,还是专注地涂着写着。有些憔悴,µ¬µ¬的忧伤印在脸上。

林昨日用右手指节敲了敲洞开的房门,看着她犹如受惊的小兔般忽然停下了动作,然后,缓慢地抬头看他。

再然后,他被吓住了。

因为他竟然——他竟然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少女眼中的茫然。

似乎在问他。

“你是ˬ?”

但是她的眼睛很快恢复了清明,带着些疏离和冷漠。瞬间的迷惘,仿佛未曾存在。

可是,既然世界上有了时间。

那么,曾¾¬存在过的东西,就会成为不可磨灭的东西¡¬¡¬而他,已¾¬把少女的那种茫然看透。他不敢想象,如果她真的忘记了自己,那么会怎样。

他勉强提起微笑:“阿伶,对不起。”

尹婧伶没有回答,只是这么直直地看着他。到了他开始恐慌的时候,少女却又闭上了眼睛。

“你终于来了。”她扬起很µ¬的笑容,“来过了就好。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来过了就好。

来过了,就可以回去了。

林昨日呆在了门前,看着她,不知所措。他们有多久没有相见?他想象中的那些轰轰烈烈的场景,竟然全部没有发生。林昨日情愿少女骂他,骂他禽兽,骂他变态,骂他负心,骂他混蛋¡¬¡¬什么都可以的,什么样的态度都行,只是,不能如此平µ¬,不能一句不问自己为什么不来找她,甚至,连电话都没有打给她。

现在这样的情景,真会让他误会,自己才是那个替代品。

真的会。

“阿伶,我们要好好谈谈。”

“为什么?”

她瞪大眼睛,痛苦在灵魂的深处燃烧。

所以就成了甩脱不掉的痛苦。

林昨日无法回答这个为什么。他愣了片刻,走到尹婧伶的病床边,找了张椅子坐下。他看见尹婧伶脆弱地往后退缩,脸上写满了防备与不信任。

“因为我说过我要保护你,这是一个我必须实现的承诺。”

他疯了似的说出这样的话。

“你想让我相信你?”

“不是¡¬¡¬”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阿伶¡¬¡¬”

她忽然笑了。往后一躺,倒在了病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

“我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我真的,非常幸福。”

“真的。”

真怀疑,我是不是在写自己。那个,不存在的我。

还有,不存在的ˬˬ。

会不会这就是我的人生。

我用双手亲自构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