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大奉金店 > 第323章 如虎跳桥

第323章 如虎跳桥

    他们过桥的时候碰到的鬼子还不多,

    这些鬼子全让如虎的机关枪打死,

    可是后面突然开来一辆军车,

    从军车里跳下的鬼子很多,

    他们向这边开枪冲锋,

    如虎愣了一下,

    鬼子越来越多,冲锋越来越快,

    如虎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只要他转过身去就可能被子弹打中,

    如虎一着急,

    他跑到桥边儿从桥上跳了下去,

    他立刻跳到了河里,

    高桥在后面看见了,

    他吓了一跳,

    这么高的大桥,

    下面的河水这么急,

    他跳下去以后就没影了,

    是死是活不知道,

    高桥也不能救他,

    高桥只好跑了,

    他们跑到了天亮,

    终于跑到了古堡,

    这座古堡就是古代建筑,

    现在成了一片废墟,

    他们非常警惕的来到这里,

    都拿着枪走了进来,

    副队长马发连,

    他端着机枪,

    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左右看了看没有人,

    这才一挥手,

    后面的小分队队员,

    他们端着枪走了进来,

    如龙和高桥走在一起,

    他们都非常警惕的走了进来。

    正在他们往前走的时候,

    突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喊,

    站住。

    把这些人吓了一跳,

    然后听到那个人爽朗的笑声,

    他们这才听出来,

    这个人就是如虎,

    他从大桥上跳了下来,

    以为他淹死了,

    没想到这么快他就追了上来,

    只见他穿着鬼子士兵的军服,

    拿了一把机枪。

    他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讲,

    你们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如龙非常生气,

    他斜着眼睛看着他,

    马发连对他讲,

    你是怎么回事?

    撤退不跟着撤退,

    你居然跳到河里,

    没把你淹死,算你走运,

    简直无组织无纪律,

    你的擅自行动,差一点要了你的命,

    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马发连对他一顿批评,

    如虎不愿意跟这个马发连讲话,

    他喜欢跟东洋人高桥讲话,

    他一边笑着一边走了过来。

    高桥问他,

    你带的发报机呢?

    他回答,

    发报机全让水打湿了,

    在一边晾着呢。

    高桥他们一看发报机,

    不仅湿漉漉的,而且还摔成了一堆废铁。

    旁边的陈而克问,

    如虎,你真了不起,

    你的水性真好,

    跳到河里没有把你淹死,

    还整了一套军服,

    这套军服是哪里整的?

    如虎回答,

    我是在海边长大的,

    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小河沟还能翻了船,

    我打死一个东洋鬼子,

    我的衣服全湿了,

    我把他的衣服换上,

    然后把我的湿衣服还有那个鬼子都扔进了河里。

    陈而克讲,

    你这是命大,

    我们好不容易才跑出来,

    行德还受了伤,

    解富强照顾他呢,

    可是现在他们还下落不明,

    不知道他们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候高桥拿着那个电台讲,

    这个电台摔坏了,

    现在已经不能正常工作了,

    你说能修好吗?

    如虎在对面嬉皮笑脸的讲,

    电台修不好,我们再买一个嘛。

    他说的非常轻巧,

    高桥把电台一扔讲,

    电台坏了再买一个,

    你去市场买一个,

    东洋特务对这种特殊器材非常重视,

    如果被他们盯上,简直是九死一生。

    旁边的队长如龙更生气,

    他生气的讲,

    没有发报机怎么跟指挥部联系?

    你现在起了破坏作用,

    如果我们把飞机场给炸了,

    把飞机给炸了,

    我们得通知指挥部,

    可是没有电台怎么通知?

    陈而克在旁边解释讲,

    到了飞机场,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马发连在对面回答,

    你这个人说的非常轻巧,

    到了机场如果没有办法呢,

    可是结果怎么样呢?

    队长我告诉过你,

    不能带他们来。

    这时候天空中突然传来声音,

    是鬼子们的飞机,

    鬼子们的飞机排着三角队形,

    从天空中飞过去,

    他们这些人只能仰望天空看着。

    马发连在下面看着讲,

    如果敌人的飞机这么频繁的攻击,

    他们不能及时突围的话,

    就可能被消灭在大山中。

    队长如龙讲,

    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我们得尽快赶到目的地。

    高桥在一边看着手表讲,

    是啊,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我们应该马上出发。

    可是解富强和行德他们两个还没有赶过来,

    副队长马发连不同意,

    他还要等一等,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等一等。

    解富强搀着行德,

    他们两个在后面一瘸一拐的赶了上来,

    看来他们没有那么幸运,

    在过桥的时候受了伤,

    特别是行德在过桥的时候,腿部中了子弹,

    他走路非常费劲,

    是解富强扶着他走的。

    行德对他讲,

    我腿部中了子弹不能行走,

    这样会连累大家的,

    旁边有老乡,

    我要去他们家里养伤,

    以前我在那里养过伤,

    老乡对我可好了,

    把枪和子弹都留给我,

    还有手榴弹,

    如果有什么不测,

    有这些武器我就不怕。

    解富强扶着他走,

    一边走一边讲,

    我要陪着你找到老乡,

    我要保护你,

    那个小分队人手够,

    他们没有我们也能完成任务,

    我的意思你明白,

    这个是我们的生命,非常重要,

    任务他们可以完成,

    我们一定要把伤养好,

    把子弹取出来。

    马发连他们还在古堡里,

    他们还在等着这两个伤兵,

    马发连讲,

    他们两个人非常奇怪,

    打仗的时候经常在一起,

    受伤的时候也在一起,

    他们两个经常受伤,

    到老乡家里养伤,

    如果这回他们受了伤,

    估计他们还会去找老乡,

    我们再等一会儿,如果他们再不过来,

    我们就出发了。

    如龙在一边说,

    当时解富强还是一个种地的农民,

    由于受地主老财土匪的欺压,

    他投奔了我们,

    行德是他们班的班长,

    行德经常帮助他,

    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如果这回他们受了伤,

    他们还是不要参加这次行动了,

    去到附近村子找老乡吧,

    他们有枪有手榴弹,

    就是碰见鬼子也不能让他们活捉。

    这时候解富强终于看到了古堡,

    他高兴的讲,

    太好了,终于看到了古堡,

    我们马上去接头。

    可是行德却讲,

    接头我还是不去了,

    我要去老乡家养伤,

    你自己去接头吧。

    可是解富强不干,

    他上去抓住了他的胳膊讲,

    我们得去找领导,

    让领导给我们安排,

    我们不能擅自行动。

    行德还没有什么理由,

    只得在他的搀扶下向前走去,

    看来解富强非常执着,

    在家听父母的,

    现在参加了游击队,

    他要听游击队领导的安排,

    这和如虎正好相反,

    如虎不听领导的,

    他只听自己的,

    所以游击队的领导都不喜欢他,

    但是解富强就不一样,

    解富强就听领导的安排,

    如果领导安排他们去养伤,

    他们才能养伤,

    最后还是解富强的意见胜出,

    他们两个去古堡,

    找到领导听领导的安排,

    解富强扶着他,

    他们两个向古堡走去,

    两个人走路非常费劲,

    解富强还要搀扶他,

    还要背着机枪,

    不过就是这样,两个人还是走进了古堡,

    走进了古堡以后,

    这些同志们都过来,

    把行德放在了地上,

    看到他伤的不轻,

    这次行动已经不能参加。

    马发连在旁边问,

    昨天晚上你们在哪里?

    解富强回答,

    我们隐藏了起来。

    行德回答,

    我的身体不行,

    这次行动我不能参加了,

    附近有个老乡,

    以前我曾经在那里养过伤,

    我要去他家养伤,

    请领导同意这个要求。

    马发连队长讲,

    这个要求可以,

    我们要护送你到老乡家,

    解富强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这下上面领导发话了,

    解富强马上服从。

    高桥过来给他重新包扎了一下,

    解富强在旁边问,

    他的伤重吗?高桥先生。

    高桥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回答,

    他的伤不重就是需要一个人照顾。

    对面的行德回答,

    这次我的伤很重,

    我的骨头可能断了,

    以前那个老乡有接骨汤,

    只要喝上接骨汤,

    养上一百天骨头就能接上。

    高桥在旁边讲,

    你们这里的民间偏方可真多,

    按照西医的方法应该正骨,

    骨头正对了以后,

    然后打上石膏,

    这样养几个月才能好,

    也不知道行德能不能养好伤?

    请看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