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言情 > 全宗门都重生了 > 第七百四十六章 仙人

第七百四十六章 仙人

    继续敲击石卵,朱茯好像从中得到了乐趣,这会儿变着花样的敲打这石卵。从石卵的角度看,自己就像个恶霸一样,不停的骚扰人家。但朱茯实在是太无聊了,以至于现在只能来骚扰这空间里唯一一个活物来保证自己不会无聊死。

    只是,那石卵是真的有种固执的感觉,不然怎么会十万年都没有破壳?虽然知道这颗石卵是因为先天不足和被吸走了力量,但朱茯心里隐隐有种觉悟。这颗石卵哪怕最后孵化出来,也是个犟种,要么就是个懒洋洋的家伙。

    这会儿微微叹了口气,朱茯面无表情的捶打这颗石卵。

    “你就不能跟我说说话吗?我很无聊……”

    过了会儿,朱茯自己也觉得这纯属是为难蛋了,毕竟人家连孵化都是难题,怎么可能会说话呢?

    这时候朱茯终于消停,开始静下心来修炼。或许是因为这光膜是晋源大世界天道所赠,又或许是因为渐渐回忆起来的前世记忆,让自己可以将其与之前就赠给自己的经验结合起来,朱茯的修为几乎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这虚空乱流之中,连时间都好像凝固了一样,几乎看不到流逝,朱茯只能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不停的前进。

    终于,似乎在许久之后,朱茯眼前不再是一成不变的斑斓光芒,而是有一束耀眼的白光骤然出现。虽然那白光还很微弱,但却让朱茯忍不住站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目的地了吧?她终于可以脚踏实地,而不是只能踩着脚下虚无的光膜提心吊胆的修炼。朱茯将石卵收起来,然后紧张又期待的看着对面的那束白光。

    “石蛋蛋,咱们这是要着陆了。”

    就在朱茯要说下去的时候,突然觉得脚下一阵抖动,她本来还以为是石蛋蛋在跟自己开玩笑,毕竟它不喜欢这个名字已经很久了。但下一刻朱茯就发现,自右后方出现一团巨大的黑红火焰,狠狠地撞向自己所在的这团光膜。

    朱茯顿时脸色大变!

    下一刻,这团火焰就撞上朱茯所在的光膜,火焰带来的巨大冲撞力直接撞歪了朱茯原本的轨道。整个光膜都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原本安全的光膜之内危机四伏!

    朱茯本来有怒火佛莲,这是独属于朱茯的异火,但是毕竟羸弱,还没有成熟,但这团异火却带着极其庞大的威势,若不是还有这晋源大世界的馈赠护着,朱茯早已眨眼间化为灰烬!

    眼看着前方已经隐隐可见其轮廓的仙界大陆离自己越来越远,朱茯有些着急。晋源大世界天道既然想要将自己送到眼前这块儿仙界大陆去,自然有其道理。但是现在她竟然被硬生生推离原有的方向,那就意味着自己可能完不成天道的嘱托,那师尊他们怎么办?

    就在自己即将没入幽暗且一望无际的虚空之中时,这层光膜陡然自内而外的燃烧起来,耗尽最后的力量强行改变轨道,将朱茯狠狠扔向其中一块儿距离最近的大陆之上。

    “轰——”

    那团攻击朱茯的火焰就这么在虚空之中炸成了烟花。

    仙界大陆之上,某处仙气缭绕的洞天福地之所,苍翠的群山之上,有一白衣仙人,端坐在一处棋盘旁,洁白的手指看起来竟然比手中的白玉棋子还要无暇。

    只见他轻轻将把玩的那颗棋子放在棋盘之上,看似杂乱无章的棋盘竟然瞬间局势明朗起来。

    此时,在仙人端坐的这处悬崖之下,重重叠叠的云雾宛如海上起伏的波涛,分外壮阔。再往远处看,连绵起伏的远山之上笼罩着一层轻纱,朦朦胧胧的,在飘渺的云雾中若即若离,就像是几滴水墨晕染出的痕迹,随意的点缀在天边。

    而随着容貌俊美煌煌叫人不可直视的仙人手中棋子的随意落下,这些云雾都好像被搅动了一样,凝聚成数个漩涡,随即又闲散。如此循环往复,却并无规律可循。

    在这位仙人身旁,是一株大概只有两人高的老树。这老树不知是何品种,此时连一片叶子也无,只有光洁的树干和肆意生长枝条。但是在这光洁的枝干之上却缠绕着一根苍翠欲滴的藤蔓,弯弯绕绕的缠遍老树,在枝干之上垂下几个绿意盎然的葫芦,圆润可爱。

    微风吹过,那几个小葫芦就微微荡漾,有种说不出来的韵律。

    这位仙人此时低头看向脚下这片云雾,就像透过这云雾看见了想看的那个人一样,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他轻轻弹指,一道清脆的铃音响起,须臾,一个容貌秀丽的女仙垂首低眉的走了过来,安静听令。

    但这位如松如玉的高洁仙人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他沉默片刻,就在那女仙坐立不安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之际,方才缓缓开口。

    “素女,我要你去找一个人。”

    “神君请吩咐。”

    “不知其名,不知其姓,不知容貌,不知种族修为。”

    素女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着神君的下一步吩咐。她知道神君不会无的放矢,尽管自己听到的是一个什么都不了解的人,只要神君有所吩咐,那么无论千难万险,她都会去做!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这位仙人才缓缓开口。

    “但,那乃异界之人。”

    “在元壶仙洲,找到那个异界人,将其带回。”

    “是!”

    素女领命,带着主人的吩咐缓缓退下,等离开神君所在范围之后,才悄悄地松了口气。她侍奉神君多年,对神君的脾气有所了解。虽然神君面上丝毫不显,但她却隐约能感受到,神君此时的心情不是很好。

    原因,大概就在那个异界人身上。

    她是侍奉神君时间最长的素女,自然要完美的做好神君吩咐下来的任何事!

    而留在悬崖棋盘旁的仙人,则是随手拂乱了这一局棋盘,轻轻一笑。

    注定该毁灭的世界,竟然也会多出一个异数?这十方宇宙万千世界,新生的世界如过江之鲫,逝去的世界也多如牛毛。为何这些世界,乃至世界上的修士总不愿意接受自己既定的命运呢?

    这种拼死一搏的赌注,除了垂死挣扎之外,还能有什么结果?

    何其可悲……

    明天加更哈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