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竞技 > 剑任逍遥 > 第七百零八章请求

第七百零八章请求

    在郑风的目光下,那道背着大剑的身影不断远去,最终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只是,这个吊儿郎当想着得过且过百年光阴的年轻人,脸色忽然变得有些正经,犹豫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逝,最终剩下的就是坚定。

    那种坚定,似乎前所未有。

    总而言之,这个年轻人,好像想通了什么。

    很多年后,这座城市,有一个叫做郑风的男人,独坐城头,一人之力敌千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说法就此流传。

    林逍此行并不是直接回到宗门,他要直接北上,然后去到北海。老师给的那根筷子还在身上,只是不知此行是否会有凶险。

    不过不管如何,现在的他都不愿意停滞不前,已经站在至纯境巅峰的他要迫不及待的领悟本命神通,走在神通境的行列上。

    在他的心目中,不到神通境,就是真正的蝼蚁。在西洲这边,只要你还不是这个高度,你就只能称之为天骄,而不是强者。

    事实上,林逍一直以来都不因为自己有天才一称而骄傲,甚至还有些反感。

    什么是天才?也许是比别人进步神速,也许是比别人洪福齐天,但不可否认,在这条大道上,有这些还不够,努力二字才是基础。

    不动手,便是再高的天赋,也只能寸步不进,但一句天才,竟然否认了很多人的努力。

    甚至林逍都自认为,努力比什么都重要,也许起跑线上比不过,但只要你一直走,总有一天,会达到你以前不敢想象的高度。

    林逍紧握双拳,眼神坚定,此行北上,他要全力以赴,那些撼天境以上的家伙肯定受伤不轻,也不知道会不会因他而出手。

    不过陆辰也知道自己的行踪,虽然这家伙不太靠谱,但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圣仙宫的人太出格。

    用陆辰的话来说,我这个徒弟比你们小了不知多少个辈分,你们这样打人不嫌丢脸我都替你们丢脸。

    要找我徒弟麻烦?可以,叫那些小子来找,到时候你把我徒弟打死了,老子也绝对不会多说半句话。

    这估计就是陆辰的性格。

    林逍微微一笑,并没有觉得什么,那家伙虽然有的时候很欠揍,也的确让他很生气,可归根结底,他给自己的好,他也看得到。

    这个看起来一点也不老的老头,欠揍是欠揍了点,可还是自己的师父。谁叫当初自己已经行了拜师礼?

    大龙江一行就此结束,这边距离落玉城其实也不远,以他的速度,一天之内就能回去。

    可林逍想了想还是没有回去,这样要是回去,说不定又得耽搁一段时间,肯定不能回。

    要知道,三年已过,虽然不知道为何东方族那边还没有动静,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还得是先晋级神通境来的稳妥。

    所以林逍也就只能上演一出一过家门而不入了。

    “北海,我来了。”林逍来到无人的地方,身形拔地而起化虹而去,如同流星闪过,一闪即逝。

    ……

    天洲之中,要说谁的势力最大,也许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但要说势力最大的有哪些,这个就简单很多了。

    因为这个答案已经深深烙印在天洲人的心底,“远古四族,齐天四宗。”

    八个字,就能诠释目前天洲的最强势力,而且是毫无争议。只要提及这八个字,不论是谁,好人坏人,都会由衷地赞叹一声的确厉害。

    而今天,远古四族之一的东方家传出来一则轰动全洲的消息。

    传闻许多年前的一个叛徒今日终于被抓回家族,并且还当众审判,当时不少外来人亲眼见证。

    那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啧啧啧,长的可真俊,若是没有这下场,估计就是天洲有名的大美女喽。

    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先是承受了东方家独有的九天神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狼狈不堪,到最后结束的时候奄奄一息,不少人甚至都以为就此香消玉损。

    不过谁都知道家丑不可外扬,东方家也知道,此举不过是为了告诫天洲,规矩就是规矩,不论是家里人还是外面人,只要是坏了规矩,都会有责罚。

    这样的形象其实就是古往今来东方家的形象,为此不少人为此竖起大拇指,都觉得公正不阿的大家族才能长长久久。

    同时也更多人不敢妄动,对于东方规矩,触之必死的传闻更是深信不疑。

    那个叫做东方紫涵的女子,被人带下去后还没有结束,据说从今往后都要被关押,永生永世不得出去,只能在其中等待死亡。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法外开恩?

    不过不论结果如何,反正这件事就是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成为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了谈资。

    在东方那座占地千里的府邸中,随便一间屋子,哪怕是门房的丫鬟行走在外那都是威风八面。

    其中就有一处专门关押东方家罪人之地,名曰九天雷池。其中雷霆精元无比玄妙,打在人身上不仅躯壳无比痛苦,便是撼天境界,灵魂也会收到烈火燃烧之痛。

    而且这种痛苦是无时无刻伴随在身,只要你一日在其中,那么这种痛苦就会一日在身上。

    之所以称之为九天,只是因为一共分为九层,依次递增,痛苦翻倍。

    据说第九层就只关押有一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这件事当年同样掀起了惊涛骇浪。

    总而言之,短短几十年间,东方族做的事情已经不少,所以格外的引人注目。

    而被东方老七亲自带回来的紫涵则是被关押在了第七层,其中痛苦,恐怕只有真正承受过的才能感同身受。

    能走到这一层的关押犯,哪一个都是狠角色,在这片独立的空间里,同样会给你房子,会给你衣食住行。

    可你就是要时时刻刻承受着难言的苦楚。

    在那场公开处刑后的第三个月,亲自把紫涵带回来的东方老七第一次走进九天雷池,直上第七层,然后来到紫涵的住宅。

    察觉到有敲门声,做在院子里盘腿打坐满脸雪白甚至有些狰狞的紫涵睁开眼,看到那位七叔推门而入。

    “七叔。”紫涵只是略微打了声招呼,那张俏脸已经在短短数月间变得消瘦。

    还是身穿一件紫色长袍的东方老七只是微微颔首,坐在她的对面:“是不是很恨七叔?”

    “没。”紫涵嫣然一笑,摇摇头。

    东方老七家中排行第七,年幼时期,紫涵的父母便响应号召,一路往北,一去不回。

    所以跟他父母走得近的老七就承担下养育这个小女孩的职责。不过他的性格摆在那,便是有心对人好,那也都会摆着一张臭脸。

    小时候不懂事的紫涵就经常去找那位女子,两人关系日进亲密,哪怕后来已经贵为一族神女的女子依旧没有改变性格,一如既往的温柔。

    后来啊,发生了很多事,变成了现如今这样的模样。

    其实紫涵之前听到来找自己的是自己七叔,她庆幸的同时,也知道自己绝对要走了。

    七叔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但正因为是这个男人来,她不能动手,肯定是要回去的。

    “你想听听那小子的事?”东方老七也不是那种拐弯抹角的人,直接开门见山。

    听到有林逍的事情,紫涵眸子微微亮了一下,而后摇摇头:“算了,只要人没事就行。至于发生了什么,不重要。”

    东方老七轻叹一声,自己这个侄女什么性子他很清楚,倔的跟头驴,只要是认定的事情绝对不改。

    “三年是不是太短了?”紫涵忽然忧心忡忡的问道,好像也只是在问自己。

    东方老七佯怒道:“你都偏袒到这份上了?三年,你知道三年时间有多长吗?”

    “可以再在这个基础上多加六个月吗?三年时间,很长,但其实也很短。”紫涵凄然一笑,大概是分心的缘故,闷哼一声,嘴角溢血。

    这就是九天雷池对于罪犯的时刻镇压,只要不全力抵御,那么就会像现在这样,雷元攻心。

    东方老七凝视着这个愈发长成大人的侄女许久,最终长叹一声,背着手默默无言的离开,没有忘记掩上房门。

    紫涵看了眼那紧闭的大门,很快收回视线,抬手摸了摸别在头发上不曾取下来的紫金发簪,笑容灿烂。

    天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经过东方家事情过去快三年后,另一个远古四族之一的圣家也有了动作。

    据说西洲那边出现了圣人之气,这可是不得了的现象。

    圣人!那是什么存在?便是在地大物博的天洲这边,那也都是高高在上。

    更别说其他几个洲了,相比之下,特别是西洲那边,近些年甚至不曾出现过圣域境,早就渐渐淡出视野。

    只是这一下子就出现圣人之气,让人有些匪夷所思,可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圣家十三便是以通天手段挪移去了天洲,并且还放下话,谁敢染指,便死。

    很多人疑惑,圣人之道虽然弥足珍贵,可对于底蕴丰厚的圣家来说,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吧?

    毕竟圣人留下来的东西怎么也比不过活的圣人亲自传道授业。

    但这个答案,恐怕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