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网游竞技 > 逆天斩仙 > 第538章

第538章

    她猛然一扫!

    七条狐尾的青丘天狐,已然达到了完全的化神修为!

    七条天狐尾巴,如同七道万丈霞光,威力无穷,横扫世间一切!

    欧阳娜娜如何能挡得住!?

    就算是她拼命催动蛊神钵,驱动那些恐怖的加蓬巫龙,也无济于事!

    只是一瞬间,加蓬巫龙就被燕云烟的七尾,一扫而光!

    瞬间,巫龙们惨死一地!纷纷在空中爆裂开来。

    红色的血线,四处崩解,如同在空中下一场血雨!

    “噗!”

    欧阳娜娜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些加蓬巫龙,都是她以本命精血喂养,时间一长,便与她的本命魂魄连为一体,隐隐有深刻的血脉羁绊!

    平素顺风顺水时,她固然可以通过血脉羁绊,如臂使指,指挥这些巫龙去伤敌!

    但有一利必有一弊。

    一旦巫龙们受到斩杀,空中爆裂,她也必然受到反噬!

    欧阳娜娜瞬间重伤,鲜血喷吐不止。

    高耸的胸/前,顿时染红一片。

    整个人也仿佛被抽干了,无力倒在地上,美眸之中满满都是惊恐。

    “我的修仙之路,到此为止了吗?”

    欧阳娜娜内心悲鸣:“为了修仙,为了变强,我放弃道德,我不择手段,我付出了那么多!”

    “我父母、家族的血海深仇,何时才能得报?”

    此时,燕云烟走到她身前,冷冷俯瞰她。

    欧阳娜娜闭上眼睛,

    听天由命。

    她败了!

    彻彻底底败给了燕云烟。

    燕云烟的青丘狐血脉,太强大了。

    燕云烟却头也不回,冲向了城主府!

    “你一定很不甘心吧?我能从你的眼神中,看出你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或许你投身这污秽之地,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苦衷。”

    “我便不取走你命!望你好自为之!”

    “下次,我必杀你!”

    欧阳娜娜:“····”

    就这么完了?

    不杀我?

    看不起谁呢?

    “我宁可玉碎,不为瓦全!”

    她愤怒挣扎起来,正要指天骂地,大骂一顿。

    谁知···

    青丘天狐燕云烟又转回来了!

    姜小白领头,还抱着一个千娇百媚、身材劲/爆的美人!

    “燕云烟?你,你居然救出来了?”

    欧阳娜娜大吃一惊,结结巴巴道:“我家老祖?怎么可能?被你得手?”

    姜小白看到欧阳娜娜,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这女人可恶的很,给我抓了抓了!”

    燕云烟二话不说,直接一尾巴扫过来!

    号称要玉碎的欧阳娜娜,帅不过三秒,惨叫一声:“不对,你不是要放过我吗?你个言而有信的女人!”

    燕云烟摇摇头道:“我是说过放过你,但谁让你得罪了姜小白?姜小白说什么,便是什么!”

    她狐狸尾巴,一巴掌抽的欧阳娜娜原地打转!

    飞了起来。

    姜小白二话不说,困仙绳凌空飞出!

    将蛇蝎美人欧阳娜娜捆地结结实实!

    姜小白:“拿来吧你!”

    捆仙绳将欧阳娜娜困住,姜小白丢出界狱塔!

    界狱塔的光芒,在欧阳娜娜的

    眼前越来越亮!

    欧阳娜娜面容惊恐万分:“不,不要啊!我知道自己错了!”

    她曾经亲眼看到,这界狱塔中貌似是姜小白一处极强的宝物,其中能释/放出不少美丽而强大的女囚!

    魔女、仙子、妖女、龙女···

    什么女性都有。

    如今,连自己也要被他抓了?囚禁在其中?

    我不要啊!

    欧阳娜娜尖叫起来。

    她此时美貌无双的面容之上,再也没有了妩媚、嚣张与恶毒,只剩下了惊恐万状。

    但没有任何用处。

    她被瞬间吸入了界狱塔之中。

    成为了姜小白界狱塔中最新的猎物。

    一个冰冷的铁窗,一间不大的囚室,还有各种各样的刑具。

    姜小白只要一个意念,便可让欧阳娜娜受尽折/磨。

    而姜小白果然也没放过这屡次偷袭自己、与擎天学院作对的欧阳娜娜。

    “妖女,迎接疾风吧!”

    姜小白断喝一声:“给我上大刑伺候!”

    欧阳娜娜顿时惨叫连连。

    “不要啊,你这混蛋!你不是人!你是魔鬼!连王霸都没有你狠·····”

    欧阳娜娜的叫声,从界狱塔之中不断凄惨传出。

    燕云烟好奇道:“这女人已经是蛇蝎心肠,冷血至极,想不到你居然有办法能让她比在王霸手下还恐惧?真好奇你界狱塔之中,到底如何对待女囚的?”

    姜小白汗一个!

    他可不能让嫂嫂们看到,自己在界狱塔中,如何对待妖媚无双、蛇蝎心肠、或者与自己作对的女囚犯的。

    那场面···只怕嫂嫂们都会生气。

    但姜小白也是没办法

    。

    这些女囚,反正杀了也是浪费,还不如给她们一个洗心革面、社会改造、重新做人的机会。

    活着,总比死了强是不是?哪怕是接受自己的强制改造,洗/脑控制,让她们这些高傲、优秀、强大的女修,变成只忠于自己一人的牝母忠犬。

    这界狱塔之中,各种刑具能无孔不入的打击冷傲蛇蝎女修、妖女、魔女、仙子们的心灵,强制她们接受一个理念——姜小白主人牛逼牛逼最牛逼。

    至于极少数顽固派,不肯屈服的,例如那鹿角女,姜小白也不怕。

    界狱塔乃是剑仙他老人家,煞费苦心寻找祭炼而成的真正仙人之物。

    凡是被收入界狱塔的生灵,生死都在姜小白一念之间。

    姜小白对她们拥有无限掌控权。

    哪怕她们临时逃跑,也无法逃出界狱塔与灵魂的羁绊,姜小白一个意念,她们就要生要死,只能乖乖回来。

    要说姜小白得到的宝物极多,但最有用的宝物,除了紫金补天瓶,便是这界狱塔。

    姜小白此时顾不上炮制蛇蝎美人欧阳娜娜,一个意念,先给她一百杀威棒,杀杀她威风,自己飞快带着燕云烟、燕云烟撤退。

    “快走!离开此地!”

    姜小白喝道:“先去找燕云烟汇合。”

    燕云烟也在陷入极度苦战。

    对面的魔音尸傀,几乎是无解的存在。

    特别是对刺客。

    刺客的潜行、隐身、刺杀能力,对他全部失效!

    燕云烟这四海八荒第一女刺客,在魔音尸傀面前,束手束脚,极其难过。

    轰!

    她一击背刺,狠狠刺/入魔音尸傀的背后脖子!

    但魔音尸傀非但无动于衷,反而暴怒暴走。

    他一把伸出大手

    ,胳膊柔若无骨,反关节一把抓住燕云烟!

    这魔音尸傀,浑身骨骼如同不存在,完全不能以常人比拟!

    他能作出许多常人不敢想象的动作。

    “额!”

    燕云烟被扼住天鹅雪颈,无论如何双刃刺砍,都无法破开魔音尸傀的掌控。

    魔音尸傀将她拉到眼前,空洞的眼眶之中,满满水银流动,却透出无尽怨毒之色。

    他已然没有意识,将自己无尽的痛苦与黑暗,归咎于任何攻击自己之人。

    愤怒和怨毒,是魔音尸傀的无尽动力源泉。

    “吼!”

    他一把捏住燕云烟脖子,将空气挤/压出来。

    燕云烟感到脖子要断了!

    她意识模糊起来。

    “要死了吗?”

    “我连区区一个魔魁都干不掉·····”

    “谈什么帮助姜小白?”

    “不甘心!好不甘心!”

    燕云烟倔强的个性,在心中疯狂呐喊。

    她脑海中,出现了儿时在【心想事成阁】受训的场面。

    有人说,人一生的时光,都在治愈儿时的痛苦。

    儿时的很多记忆和伤痕,将伴随终生。

    她是一个弃婴,连父母名字都不知道。恰好被路过的【心想事成阁】阁主收养。

    【心想事成阁】名字很喜庆,但只针对有钱人。

    只要你能拿出足够动人的灵石、灵宝、仙宝、天材地宝,走入【心想事成阁】,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任何事!

    任何人!

    包括复仇,杀人!

    只要给的筹码足够,连暗杀化神老怪的任务,【心想事成阁】都敢接!

    阁主是

    个极其神秘之人,无人见过他或她的真面目。

    但无疑,此人修为极高。

    道历9071年,曾经有一浑身残疾、气若游丝的男子,爬入【心想事成阁】,口口声声要杀沧海宗化神宗师易生潇。

    那易生潇乃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宗师,化神境界已数百年,实力深不可测。

    听到这残废男子如此一说,待在心想事成阁的众人都惊呆了!

    但当那男子哆哆嗦嗦,拿出一本【金阳玉曜功】,悲愤道:“此人心肠歹毒,为夺取我家传天阶功法,不惜杀死我全家一百六十余口。屠/杀我满门!将我弄成残废,我好不容易逃/脱。只要杀死此人,我情愿将功法奉上!”

    心想事成阁中,居然传出一道光,将金阳玉曜功收走。

    一道人影掠出!

    不多久,那人又掠回。

    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依旧温热!

    正是堂堂的化神宗师易生潇!

    从此,心想事成阁声名鹊起!

    一路扶摇直上,成为了以杀人震动整个九州大陆的无上宗门!

    没有人不敢杀的【心想事成阁】,与没有什么不敢买卖的登仙阁、没有丹药练不成的药王谷、没有情报不能探听的天策阁,并成为九州大陆四大奇门!

    而燕云烟,就出身心想事成阁!

    她还记得,自己作为阁主亲自抚养长大的亲传弟子,被阁主一次次特训的惨状。

    她3岁就开始训练,各种杀人技巧。

    她才5岁,就被丢入了【杀机阁】中,与只懂

    得杀人的机关人搏斗。

    但她修为不够,被机关人掐住脖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眼看她就要死亡。

    是那个戴着斗笠、不知男女的阁主,突然出现,将她从濒死救回来。

    阁主只冷冷丢给她一句话。

    “活命,只能靠自己!”

    “啊啊啊!”

    燕云烟猛然一刀!

    生死边缘,她打出了自己最强的一击!

    寂灭一击!

    两道阴阳短刃之上,燃烧起黑白两道火焰。如同阴阳鱼一般徐徐转动,生生不息,生命与死亡气息交织在一起!

    那不是俗世之中的寻常火焰,而是黑白轮回之火!

    这火焰发自灵魂深处。

    这是比她的燃魂一击,更强的一击!

    一旦黑白轮回之火,未能将敌人的生命带走,便注定要将燕云烟的生命带走。

    这就好比一场用命的豪赌!

    不是你死,便是我死!

    在濒临死亡的瞬间,参悟生死之间的奥义之后,以必死通明的心境,发出的恐怖招式!

    那魔音尸傀正在疯狂加力,要将燕云烟活活掐死,谁想到这即将死亡的女刺客,居然如此倔强、强悍,越是死亡关头,越是能打出这种灵魂一击?

    他破天荒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

    连被水银烫坏的嗓子,都撕/裂开来。

    这【寂灭一击】,是发自灵魂的攻击,直接作用于灵魂。

    故而他再强横的肉身防御,也是毫无作用。

    魔音尸傀肉身颤/抖,灵魂被瞬间拉入了与燕云烟的灵魂竞技场!

    黑白阴阳鱼,在徐徐转

    动。

    燕云烟冷如冰山,傲欺霜雪,一双紧身衣勾勒的九头身蜂腰大长腿,夺人心魄!

    魔音尸傀的灵魂咆哮一声。他的灵魂,早已被王霸折/磨的痛苦不堪,强行封印在体内,不得超生。

    如今,他终于看到了解脱的曙光!

    “痛苦····”

    燕云烟喃喃道:“解脱!”

    她一闪而过!

    魔音尸傀仰天咆哮一声,重重倒在竞技场中央!

    阴阳鱼,将他吞噬。

    现实世界中,魔音尸傀,呆立当场。

    他庞大的肉躯,剧烈颤/抖。

    突然,肉山开始崩解!

    这由上百修士生魂祭炼而成的可怜魔物,终于土崩瓦解,其中被禁锢的亡灵,飞身上天,超度得脱。

    燕云烟冷冷持剑而立。

    她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寒冷刺骨的孤寂。

    仿佛遗世独/立的一株冰封溪谷之梅花,冰雪重压之下,傲骨绽放,暗香浮动,又偏偏蕴含无尽空空寂寥之心。

    姜小白掠空而来,惊喜叫道。

    “燕云烟!原来你已经杀了魔音尸傀?”

    燕云烟眼波流转,看到姜小白怀中、安然无恙的燕云烟,微微点头颔首。

    要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唯一的温暖。

    便是这擎天学院,九个姐妹!

    她嫁入擎天学院,同样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心想事成阁】阁主的命令。

    但这十年,毫无疑问是她人生之中,最快乐的十年。

    没有命令,没有杀戮,也没有牺牲。

    有的,只是姐妹们每日的窃窃私语、闺房秘戏,还有一起做弄姜小白的趣味恶作剧。

    燕云烟燕云烟,最为关心燕云烟,燕云烟在她身上仿佛找到了亦母亦姐的感觉,极其

    留恋。

    而姜小白更是荤素不羁、混熟之后,让燕云烟冰山溶解,难以如同过去关闭自己心扉。

    “我就说,燕云烟那么强悍,没问题!”

    姜小白笑嘻嘻,搂着燕云烟的细腰。

    燕云烟看向姜小白怀中娇/媚入骨的燕云烟,狠狠给了姜小白肋骨一下,冷哼一声道:“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男人没有好东西!”

    姜小白痛苦弯腰叫道:“燕云烟!我跟燕云烟是清白的,我最爱的是你!”

    燕云烟和燕云烟异口同声骂道:“渣男!”

    一瞬间,场面温馨无比。

    燕奚夷四大长老,都愣住了。

    他们刚才远远看到,这头恐怖的化神巅峰魔物魔音尸傀,被这看似娇滴滴、身材辣爆、性格冷傲的燕云烟,一剑打爆!

    这威力,这实力,这修为····

    擎天学院,真是人才辈出,不容小觑啊!

    不过,这姜小白小子,可真是艳福不浅!

    明明抱着我家大小姐,居然还跟其他娘子,嬉笑怒骂、搂搂抱抱?

    四大长老,心中有气!

    姜小白正色道:“如今大家没事,赶快走!不然一会就走不了了。”

    “是!”

    姜小白带着三女,直奔城门而去。

    燕奚夷四个老头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大小姐如此高贵身份,怎么与这小子不清不楚?”

    “我看大小姐,是真的喜欢这小子。”

    “一路上,大小姐与这小子亲密无比,又搂又抱,偏偏还都以叔嫂互称。这这不是乱来吗?”

    “不行!我等忠于大小姐,

    不能任由高贵的燕家大小姐,被这小子给采喽!”

    四大长老,越想越气,决心要干涉!

    “喂,小子!”

    燕奚夷怒道:“把你脏爪子,从我家小姐身上放下来!”

    姜小白何其聪明,一眼就看出这老头不喜欢自己。

    一脸鄙视的目光,盯着自己。

    姜小白何其无耻,怎么可能放过美丽水蜜/桃般熟透的燕云烟?

    “啊这?”

    燕云烟摇头道:“奚夷伯伯,没事的。我受伤了!”

    燕奚夷气得嘴歪眼斜:“既然大小姐受伤,我老头子愿意背你。”

    燕云烟揽着姜小白脖子,柔声道:“不用劳烦伯伯了,我喜欢让姜小白抱着。嘻嘻。”

    姜小白小人得志,紧紧搂着燕云烟熟透娇躯,还给燕奚夷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燕奚夷气得摇头连连道:“大小姐,原本战事激烈,场面凶险,我不想此时横生枝节,但这小子真是太不像话了。如此对待大小姐,叔嫂之间,成何体统?”燕奚夷乃是一个老古板,忠君、伦理概念深/入骨髓,食古不化。

    在他看来,燕家的血统就是高贵!

    哪怕是燕犊城实力达到化神,也不可以篡夺燕家正统嫡系血脉的掌门之位!

    既然燕家嫡系燕苍龙已然死去,也应该由燕云烟继承掌门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