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讨逆 > 第1087章 跟着感觉走

第1087章 跟着感觉走

    陈寿在桃县多年,早已融入了进去。

    甚至他的妻子都是北疆人。

    他开了一个卖碗的铺子。

    民以食为天,你总不能用泥巴来盛饭吧?

    至于什么木碗,那成本比瓷碗贵了不知多少。

    午时前,陈寿回了一趟家。

    「夫君!」

    妻子郝氏正在做饭,百忙中出来笑道:「有你爱吃的羊蹄子,炖了许久,烂烂的都脱骨了。」

    「好!」

    陈寿很是欢喜。

    「阿耶!」

    陈寿有一子一女,长子九岁,女儿十三岁。

    女儿出落的越发的亭亭玉立了,儿子看着却顽劣。

    「大郎功课如何?」

    陈寿问道。

    「好着呢!」

    儿子的功课是陈寿自行教授的,闻言板着脸,「背!」

    儿子抬头背书,自信满满。

    「还行,不过不可得意,不可贪玩!」陈寿看着女儿,目光温柔了许多,「琴儿没事也出门转转。」

    「我在家陪阿娘!」女儿像她母亲,温和。

    「也不知谁有福气娶了琴儿!」

    陈寿笑吟吟的。

    「吃饭了!」

    妻子出来,两个孩子进去帮忙端饭菜。

    一家子其乐融融的吃了午饭,陈寿宣布,「等天暖和些,咱们一家就出游。」

    儿子欢呼,女儿也抿嘴笑。

    妻子轻声道:「生意要紧。」

    陈寿摆摆手,「哪有挣得完的钱,这一年到头你也辛苦了。」

    「说什么呢!」妻子笑了。

    吃完午饭,陈寿打个哈欠,「没事在家就打个盹,老夫去店里。」

    他得换伙计歇息一下,那句话咋说的......你把伙计当牛马使唤没问题,只要给钱。若是能顺带给些尊重,伙计能把生意当做是自己的去做。

    出了家门,陈寿哼着小曲儿,想着刺杀的事。

    此事虽说没成功,但定然让杨玄猜忌长安。

    此刻猜忌......后续再让他们出手,比如说,弄死韩纪什么的。

    一步步的,逼迫杨玄。

    这主意,真是不错啊!

    外面多了不少军士和锦衣卫,目光犀利,盯着往来行人。

    杨玄这是要疯了吧!

    陈寿从容而行。

    他转了几个弯,悄然出现在一个偏僻的巷子里。

    顺着走进去,二十余步之后,左边就是一个宅子的门。

    叩叩叩!

    陈寿敲门,干咳一声,「老夫取衣裳。」

    门内有人从门缝往外看了一眼,接着开门。

    开门的便是早上的刺客。

    「你怎地来了?」刺客不满的道:「不是说最近不见面吗?」

    里面还有一个刺客,手中握着横刀出来。

    「锦衣卫疯了!」陈寿笑道:「满城风雨啊!老夫是想告诉你等,最近一阵子别老憋着,该出门就出门。否则会被邻居发现不妥。不过,你就不行了。」他指指刺客。

    「什么意思?」刺客问道。

    「杨玄悬赏十万钱捉拿你,早上你出手时,看到的人不少......」陈寿说道。

    「我的脸抹了东西,谁也认不出来。」刺客对自己的易容术很有信心。

    「你莫要小看了北疆人。」陈寿警告道:「有的人能看你一双眼就能认出来。」

    「谁有这等天赋?」刺客笑道。

    ()「那些人有的能认人,有的擅长坑蒙拐骗,有的擅长套麻袋,有人擅长......」提及这些人,陈寿也颇为忌惮。

    「他们都有个名字,叫做......太平老人!」

    刺客一怔,然后一笑,「我专杀这等人!」

    陈寿指指他,「记住老夫的话,否则无人为你等收尸。」

    刺客摇头,「你在桃县的日子太长了,长到忘记了曾今的杀伐果断。」

    「话,我不说二遍,走了。」

    陈寿走到门边,缓缓开门。

    刺客在身后,「以后你少来!」

    陈寿冷笑出门。

    往左。

    他一路走,一路哼着小曲,想着回头和家人踏春的事儿。

    北疆的踏春和南方不同,南方是到风景秀丽之处去,北疆却是到河边,或是到山间,把踏春当做是一次全家游玩的机会。

    前方转弯,陈寿眼角瞥到了人影,刚想抬头,身体一僵。

    「我从你的身上,嗅到了那人的味道!」

    陈寿缓缓抬头,眼神绝望,「王老二!」

    王老二咧嘴一笑,「认出我来了?」

    陈寿转身就跑。

    可刚一转身,王老二一阵风般的就到了他的身后。

    陈寿猛的回头一拳。

    呼!

    拳头还没碰到王老二,他的后脑就挨了一巴掌,嗝儿一声晕了过去。

    王老二拎着他,干咳一声,「屠公!」

    对面巷子里转出一个人,正是屠裳。

    「你如何知晓老夫就在后面?」

    「感觉到的。」

    王老二笑的单纯,「刺客就在里面。」

    「老夫更好奇的是,你如何寻到了这里。」屠裳不解的道:「国公震怒,锦衣卫就如同是被猛虎驱使的狼群,正在城中发狂般的寻找刺客的蛛丝马迹,他们没寻到,你如何寻到了?」

    「我也不知道!」王老二把事儿一推,屠裳也不可能逼着他说不是。

    「准备动手!」屠裳没好气的道:「下次出来记得多叫几个人,否则遇到好手怎么死的都不知晓。」

    「哦!」

    二人拖着陈寿到了巷子口,王老二指指那个宅子里面。

    「你流眼抹泪的作甚?」屠裳见他在哭,没好气的低声道:「怡娘好着呢!」

    「我没......」

    王老二靠近房门,侧耳听了听,指指右侧,伸出两根手指头,示意有两个人在右侧房间里。

    屠裳点头,指指墙头。

    王老二一个飞掠,就越过墙头。

    两个刺客被惊动,从屋里冲了出来。

    「是王老二动手!」

    两个刺客拔刀夹击王老二,半途一人突然转向大门。

    另一人却没有被丢弃的忿怒和绝望,反而不管不顾的缠住王老二。

    逃窜的便是早上那个刺客。

    他跑到大门前,刚想开门,突然转身就想跑。

    呼!

    大门出现一个窟窿,一杆长枪从窟窿里旋转着钻了进来,闪电般的刺向刺客的脊背。

    刺客怒吼一声,拧身,猛的挥刀。

    长枪上挑,和横刀撞到一起。

    嘭的一声,横刀飞了起来。

    刺客目眦欲裂,喊道:「走!」

    缠住王老二的男子想走,但走不了了!

    他先前用的是不要命的招数,挨了王老二两刀,半边身体都被血给染红了。

    刺客回身。

    ()长枪正好到了他的胸口,一点,刺客张嘴,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委顿软倒。

    长枪往前一冲,从窟窿中飞进来,接着门被撞开,屠裳闪身而入,单手抓住了长枪的枪尾。

    一直飞舞着的红缨,此刻才缓缓落下。

    ......

    如安回来了。

    很是羞愧的请罪,「刺客狡黠,老夫......惭愧!」

    赫连燕冷着脸,「可有线索?」

    「刺客最后消失在城西。」

    赫连燕压着火气,「城西这般大,如何去寻?」

    如安低头。

    赫连燕叹道:「不是我刻薄,国公震怒,夫人震怒!主辱臣死,我锦衣卫责无旁贷!」

    「老夫先去吃饭,吃饱了再接着去找。」如安饿惨了。

    「饭堂没饭菜了。」

    和大唐此刻的诸多衙门一样,锦衣卫也有自己的食堂,国公特批的经费,伙食好的不像话。

    如安的老脸一下就皱在了一起。

    这个老吃货!

    赫连荣打圆场,「从刺客联手配合的默契来看,颇为了得。且他们熟悉桃县地形,很难抓捕。国公那边也知晓我锦衣卫的难处,故而才悬赏十万钱......对了,那笔钱怎么说?」

    赫连燕说道:「谁拿到就是谁的,就算是我锦衣卫的人,也行!」

    瞬息,如安眼中迸发出了异彩,「十万钱,那能吃多少美食?」

    「都忙起来!」

    赫连燕告诫道:「十日之内,我希望能看到刺客。」

    「十日,难了些!」赫连荣说道:「下官方才想了许久,刺客怕是在桃县有身份,如此,想找到他何其难。弄不好......此事就此沉寂也说不清。」

    「不难,要我锦衣卫作甚?」赫连燕说道:「发动那些眼线,那些太平老人都发动起来,让他们去找......十五日!十五日之内,必须找到刺客!」

    一个小旗疾步到了大堂外,「指挥使。」

    「何事?」赫连燕脾气不大好。

    「刺客抓到了。」

    「什么?」

    赫连荣霍然起身,「哪位兄弟抓到的?」

    锦衣卫内部也有竞争,比如说赫连荣的手下就和捷隆的手下对立,两边比拼功劳。

    而这种对立是在赫连燕默许,甚至是纵容的基础之上。

    捷隆笑道:「我的人最是勤奋。」

    「呵呵!」赫连荣总是一副被捷隆欺凌的模样,笑道:「老夫的人少了些,不过,少,而精锐!」

    小旗看着二人眼神不对。

    「是二哥!」

    ......

    一辆大车进了节度使府,王老二兴高采烈的道:「国公呢?」

    「国公在家呢!」门子说道:「说是午饭后来。」

    正说着,杨玄来了,「老二你弄个大车来作甚?」

    王老二打开车帘,往下扒拉。

    扑通扑通!

    三个被绑着的男子掉在地上。

    「这是刺客!」

    王老二指着刺客说道。

    赫连燕闻讯赶来,「老二真是厉害,不过背后那人......」

    「就是他!」王老二指着陈寿说道。

    赫连燕强笑道:「这是......一窝端啊!」

    「拷打!」

    锦衣卫的人出手,王老二进去,绘声绘色的说着自己发现刺客的经过。

    「我就是跟着走,脑子里好像有条线似的.....().」

    杨玄点头,「干得好,那十万钱......」

    「给怡娘!」

    「为何?」杨玄笑道。

    「怡娘把私房钱给我了,还说谁都不能说......」

    王老二看着众人。

    「老夫发誓不说!」屠裳笑道。

    「我也不说。」

    王老二满意的道:「我就说是我的私房钱,给她收着,要用钱只管花销!」

    众人默然。

    「我去看怡娘了!」

    王老二走了。

    韩纪笑道:「这样的老二,谁不喜欢呢!」

    功劳于他如浮云。

    钱财于他如粪土。

    名利于他,还不如一块肉干。

    活的这般纯粹的人是最幸福的。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杨玄觉得王老二是最接近道的人,宁雅韵的境界估摸着都不及他。

    「万里长城......秦始皇?」韩纪没听闻过这两个东西。

    「随口一说。」

    杨玄起身,「去看看。」

    到了锦衣卫,如安师徒三人蹲在边上吃胡饼,见他来了赶紧起身。

    「辛苦了。」杨玄颔首。

    「惭愧!」如安苦笑。

    杨玄想安慰,想想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要说老二是个天才,那咱们就说和天才没法比。

    败在能力上,无话可说。

    可王老二咋说的......我就是感觉,对,就是......跟着感觉走。

    谁都知晓王老二没说实话。

    但谁都不肯去琢磨他假话后面的真相。

    仿佛会破坏一块干净的水晶。

    「啊!」

    这条巷子以中间的国公府为核心,两侧渐渐变成了自己人的居所。锦衣卫的衙门也在其中。

    因为担心吵到国公府,所以锦衣卫重修了刑房,请了两个老匠人,把隔音做到了极致。

    进来就听到隐隐约约的惨叫声。

    杨玄知晓一时半会不会出结果,就去了大堂。

    「国公。」

    赫连燕和赫连荣在。

    「坐!」

    杨玄摆摆手,进来寻个地方坐下,问道:「北辽那边可有动作?」

    「赫连督仿佛是来养老的。」赫连荣一句话就总结了最近赫连督的动静。

    「国公。」赫连燕摆出了汇报的姿态,「这两年我锦衣卫的兄弟死伤二十余人,成功在宁兴布局。宁兴也知晓这一点,故而赫连督也无需隐瞒,就是一个字,守!」

    「攘外先安内,赫连春的选择不能说是错。那么,赫连督便是他的倚仗。上次一战只是试探,我希望今年,他能给我个惊喜!」

    说到惊喜,赫连燕感受到了一抹凛然之意。

    今年国公要发力了。

    捷隆进来,「见过国公。」

    「如何?」杨玄问道。

    捷隆恭谨的道:「两个是好手,其中一人咬断了舌头,没死,不过却没法拷打了。另一个不停的往后撞,后脑勺撞出了一个大包,昏迷不醒。」

    「这是死士!」赫连荣说道:「不是世家大族,便是大势力,豪强,不配拥有这等人。」

    「长安!」赫连燕的桃花眼中多了冷意,「皇帝是个疯子!」

    皇帝一直觉着自己挺英明神武的,却不知晓在许多人的眼中,他就是个爬灰老贼!

    「另一人呢?」

    「()不肯开口!」

    「去看看!」

    杨玄起身去了刑房。

    两个好手被绑在木柱子上昏迷不醒,一个嘴角流血,一个后脑勺鼓起大包。

    陈寿在喘息,见杨玄进来,就惨笑道:「国公有手段,只管用上。」

    这人身上多处小孔,手指脚趾尽数被锤子砸扁,依旧能咬牙不说,可见是没把生死放在眼里。

    杨玄心中恼火,赫连荣干咳一声,「听闻你有一儿一女?想来,为奴为婢,或是送进青楼也是不错。」

    北疆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比如说处罚,严重的自然是死,竖杆子都没问题。但对于家眷却没那么严苛,若是十恶不赦之人,他的家眷多是被流放,或是去修路。

    仅此而已。

    所以赫连荣说这话,是冒着触怒杨玄的危险。

    瞬息......

    「不!」

    陈寿疯狂挣扎着,「不是说好的流放吗?不是说好的吗?」

    杨玄深深的看了赫连荣一眼,赫连荣冷冷的道:「你等都敢冲着国公身边的人下毒手,还想着家眷能平安无事?」

    杨玄摆摆手,赫连燕说道:「若是你交代,你的家眷可从宽。」

    陈寿看着杨玄,杨玄微微点头。

    陈寿心中一松,「老夫是......鹰卫。」

    瞬间,所有的疑惑都揭开了。

    「这是想挑动国公对长安动手!」赫连燕恍然大悟,「那个寡妇倒是好手段!」

    杨玄想到了嫣红交代的事儿,若是她能成功下毒,杨玄第一个会想到的是李泌。

    亲人离去,杨玄愤怒绝望之下会干什么?

    起兵南下!

    这是配合宁兴攘外先安内战略的一步棋!

    当北疆把目光转向长安时,宁兴才好全力向舍古人发动进攻。

    「我说了,今年会给赫连春一个惊喜!」杨玄平静的道。

    但赫连燕知晓,老板,发怒了!

    这是一个价值无限的发现!

    老二自家人,就不提什么赏赐了。

    杨玄准备和刘擎等人商议此事。

    「国公,老夫还有一事相求!」

    陈寿突然开口。

    「看在这个消息的份上,不过分,我答应你!」杨玄说道。

    饶他一命没问题,但手脚都废掉了,活着也是个废人。

    陈寿开口。

    「请告知老夫家人,老夫是在城外被贼人所杀。」

    杨玄心中一动。

    「再有。」陈寿看着赫连燕,「杀了老夫!」

    看《讨逆》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到,为了您下次还能查看到本书的最快更新,请务必保存好书签!

    第1087章跟着感觉走免费阅读.

    新